[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日前荧石说“东海一枭是我钦佩的几个诗坛高人之一,他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云云,我以为不是过誉更非苟誉。我曾自“捧”新诗:

   

   我文章的好,很多人知道;旧诗的好,不少人知道;新诗的好,几乎没有人知道(皆相对而言),几乎没有人知道多数枭诗意象之出彩、思想之深刻、境界之高远、技艺之高妙。诗彩为文光所掩,“默默无闻”,屈居第三,缪斯有知,一定会愤愤不平的。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好。不知艺术有相通处。对于得大般若者而言,一通百通,无不可通。诗文俱佳,“诗史思事”皆通,并非难事。齐白石在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时说过:"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老枭也要郑重宣告:生平人第一,新诗第二,旧诗第三,文第四。

   

   余杰断言荧石君对老枭的评判是“吹捧”。仿佛与余杰对着干似的,荧石新的“吹捧”又来了。他2007-9-11在老枭组诗后《我的自由,自由的我》跟道:“东海一枭,一个被世人忽略的明珠, 思想中闪烁着人类进步的光芒;东海一枭,一个被现实冷落的才人, 诗歌中燃烧着献身真理的火花。如果他的现代诗歌在行文上再凝练些,他的才华事必会征服整个诗歌殿堂. 因为他的作品立意高, 创意新,敲击着正义, 真理和人生的主题,前所未闻。”

   

    是否“征服整个诗歌殿堂”我不在乎,“征服”又如何?“在行文上再凝练些”的假设已无必要,多数枭诗已凝练得象原子弹啦。另外最近痛扁枭诗的网友不少,“吹捧”的也不少。顺录一则跟帖:

   

   “楼主是为诗而生的人,天生富裕语言才华的人,这几天看了楼主很多诗歌,十分感慨,让我觉得遇到一个为诗而生存的人,你的生命和血液里流淌着诗的细胞和语言,万分感动,每一组诗歌都是精品”、“看完的感触是诗歌有高度、广度和深度把现代诗歌写得很活,让人回味和哲思”(琉璃花开)。

   

   国学论坛fkccp网友则在枭文《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枭诗“我的自由”浅析》后直言指斥:“空有政治熱情和理念,但學養不足.此乃民運人士的先天不足.其能力可想而知!想想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吧,何止天壤之別!連這麽簡單的新詩都無法欣賞.可悲. 余杰是碩士出身,但古文底子也不行,書生氣質太重.充其量做個魯莽的先鋒而已.智慧不夠.”

   

   余杰见了,不知作何感想。可笑此人新诗旧诗俱不会(或不写),却喜欢指手划脚装内行,说什么“在笔会的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连基本的格律都不符合的古诗我真感到脸红。”云云,再三嘲笑一位独立笔会老会员。那位会员恭请余杰指正,余杰丢下一句话:你从小学学起吧。虚妄骄狂如此,真叫人不知说什么好了。转一位网友的话吧:可怜妄人,小眼茫茫,不知守拙,遗笑大方。世界蛮大,时间挺长,蜉游何苦,徒劳雌黄。

    2007-9-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