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日前荧石说“东海一枭是我钦佩的几个诗坛高人之一,他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云云,我以为不是过誉更非苟誉。我曾自“捧”新诗:

   

   我文章的好,很多人知道;旧诗的好,不少人知道;新诗的好,几乎没有人知道(皆相对而言),几乎没有人知道多数枭诗意象之出彩、思想之深刻、境界之高远、技艺之高妙。诗彩为文光所掩,“默默无闻”,屈居第三,缪斯有知,一定会愤愤不平的。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好。不知艺术有相通处。对于得大般若者而言,一通百通,无不可通。诗文俱佳,“诗史思事”皆通,并非难事。齐白石在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时说过:"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老枭也要郑重宣告:生平人第一,新诗第二,旧诗第三,文第四。

   

   余杰断言荧石君对老枭的评判是“吹捧”。仿佛与余杰对着干似的,荧石新的“吹捧”又来了。他2007-9-11在老枭组诗后《我的自由,自由的我》跟道:“东海一枭,一个被世人忽略的明珠, 思想中闪烁着人类进步的光芒;东海一枭,一个被现实冷落的才人, 诗歌中燃烧着献身真理的火花。如果他的现代诗歌在行文上再凝练些,他的才华事必会征服整个诗歌殿堂. 因为他的作品立意高, 创意新,敲击着正义, 真理和人生的主题,前所未闻。”

   

    是否“征服整个诗歌殿堂”我不在乎,“征服”又如何?“在行文上再凝练些”的假设已无必要,多数枭诗已凝练得象原子弹啦。另外最近痛扁枭诗的网友不少,“吹捧”的也不少。顺录一则跟帖:

   

   “楼主是为诗而生的人,天生富裕语言才华的人,这几天看了楼主很多诗歌,十分感慨,让我觉得遇到一个为诗而生存的人,你的生命和血液里流淌着诗的细胞和语言,万分感动,每一组诗歌都是精品”、“看完的感触是诗歌有高度、广度和深度把现代诗歌写得很活,让人回味和哲思”(琉璃花开)。

   

   国学论坛fkccp网友则在枭文《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枭诗“我的自由”浅析》后直言指斥:“空有政治熱情和理念,但學養不足.此乃民運人士的先天不足.其能力可想而知!想想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吧,何止天壤之別!連這麽簡單的新詩都無法欣賞.可悲. 余杰是碩士出身,但古文底子也不行,書生氣質太重.充其量做個魯莽的先鋒而已.智慧不夠.”

   

   余杰见了,不知作何感想。可笑此人新诗旧诗俱不会(或不写),却喜欢指手划脚装内行,说什么“在笔会的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连基本的格律都不符合的古诗我真感到脸红。”云云,再三嘲笑一位独立笔会老会员。那位会员恭请余杰指正,余杰丢下一句话:你从小学学起吧。虚妄骄狂如此,真叫人不知说什么好了。转一位网友的话吧:可怜妄人,小眼茫茫,不知守拙,遗笑大方。世界蛮大,时间挺长,蜉游何苦,徒劳雌黄。

    2007-9-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