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日前荧石说“东海一枭是我钦佩的几个诗坛高人之一,他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云云,我以为不是过誉更非苟誉。我曾自“捧”新诗:

   

   我文章的好,很多人知道;旧诗的好,不少人知道;新诗的好,几乎没有人知道(皆相对而言),几乎没有人知道多数枭诗意象之出彩、思想之深刻、境界之高远、技艺之高妙。诗彩为文光所掩,“默默无闻”,屈居第三,缪斯有知,一定会愤愤不平的。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好。不知艺术有相通处。对于得大般若者而言,一通百通,无不可通。诗文俱佳,“诗史思事”皆通,并非难事。齐白石在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时说过:"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老枭也要郑重宣告:生平人第一,新诗第二,旧诗第三,文第四。

   

   余杰断言荧石君对老枭的评判是“吹捧”。仿佛与余杰对着干似的,荧石新的“吹捧”又来了。他2007-9-11在老枭组诗后《我的自由,自由的我》跟道:“东海一枭,一个被世人忽略的明珠, 思想中闪烁着人类进步的光芒;东海一枭,一个被现实冷落的才人, 诗歌中燃烧着献身真理的火花。如果他的现代诗歌在行文上再凝练些,他的才华事必会征服整个诗歌殿堂. 因为他的作品立意高, 创意新,敲击着正义, 真理和人生的主题,前所未闻。”

   

    是否“征服整个诗歌殿堂”我不在乎,“征服”又如何?“在行文上再凝练些”的假设已无必要,多数枭诗已凝练得象原子弹啦。另外最近痛扁枭诗的网友不少,“吹捧”的也不少。顺录一则跟帖:

   

   “楼主是为诗而生的人,天生富裕语言才华的人,这几天看了楼主很多诗歌,十分感慨,让我觉得遇到一个为诗而生存的人,你的生命和血液里流淌着诗的细胞和语言,万分感动,每一组诗歌都是精品”、“看完的感触是诗歌有高度、广度和深度把现代诗歌写得很活,让人回味和哲思”(琉璃花开)。

   

   国学论坛fkccp网友则在枭文《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枭诗“我的自由”浅析》后直言指斥:“空有政治熱情和理念,但學養不足.此乃民運人士的先天不足.其能力可想而知!想想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吧,何止天壤之別!連這麽簡單的新詩都無法欣賞.可悲. 余杰是碩士出身,但古文底子也不行,書生氣質太重.充其量做個魯莽的先鋒而已.智慧不夠.”

   

   余杰见了,不知作何感想。可笑此人新诗旧诗俱不会(或不写),却喜欢指手划脚装内行,说什么“在笔会的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连基本的格律都不符合的古诗我真感到脸红。”云云,再三嘲笑一位独立笔会老会员。那位会员恭请余杰指正,余杰丢下一句话:你从小学学起吧。虚妄骄狂如此,真叫人不知说什么好了。转一位网友的话吧:可怜妄人,小眼茫茫,不知守拙,遗笑大方。世界蛮大,时间挺长,蜉游何苦,徒劳雌黄。

    2007-9-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