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东海一枭(余樟法)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一、曾经主动检讨

   在笔会论坛上,余杰副会长对我提出旁敲侧击而极为严厉的批评:

   “xx会友(这是余杰写给另一个会员的):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长期以来,我根本不理会这样的人。我的好友,真正的古典诗歌的高手徐晋如先生曾经告诉我,某君昔日写过大量歌颂中共官僚的所谓“诗歌”,非常恶心。我是不愿与这样的人见面的,当然也不害怕因为不愿见他而被他辱骂。在笔会的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连基本的格律都不符合的古诗,我真感到脸红。”

   以前确实与一些“中共官僚”有交往,确实写过大量唱和应酬之作和少量粉饰现实之作,在此局部接受余杰这方面的批评。我上网以后自己也曾多次真诚地自我忏悔,如写于2002、9、27的《感谢与检讨》(见附文)。请笔会同道和广大同胞恕我年少无知之时某些“光屁股”文字。

   但要补充说明的是,制度与体制中人,有关系又有区别。当年体制内一些师友主要是离退休老同志,对我很友好,我无悔与他们的诗酒交往,唱酬之作中有赞誉有批评,更多的是感慨、抒志和写怀。我说过:“当年与一些老同志诗酒交往,那是因为他们能在一定程度上欣赏我的品格,纵容我的狷狂,而且他们大多已不在位。同他们酬唱交游,与怀刺拜见在职高官性质不同。”(《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有的老人现已去世,谨在此致以深深悲悼。很怀念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当年有些方面识理不透见事不明,辜负了一些前辈的关爱和厚望。

   二、不敢再“摆谱”

   我喜欢对英雄士谦,对邪恶者狂,比弱者更弱,遇强势更强。对于在职官员,我自以为还是相当“摆谱”的,当年挨过枭训的人中不乏省市公仆。我曾写道:

   够资格让我摆谱的可不多,我还真想摆谱给胡温辈看看,让他们知道人应该怎样活着。所以我倒想见见胡温之辈,不是求官,而是想当面训斥他们一顿。怎么训我都想好了,至少要训四个小时。开头是:你们这两个狗头(狗党之头)终于也敢来见我了?一下子就把他他的威风干净全部彻底地打掉…(详见《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

   有人说我对胡温只敢“偷着骂”,真见了他们就不敢了。殊不知见面一骂并不希奇,信号一掐,大门一关,除了他们几个亲信,神不知鬼不觉。我持续多年公开枭鸣却是封不死的,虽算不得什么大勇,比见面私下里骂骂,勇气还是要大些。

   不过现在我想得更透了,不会再胡乱“摆谱”了。欲以身任天下,却图一时口舌之快,儿戏之至,“其何能济”?一己荣辱算得了什么?如果机缘成熟, “怀刺拜见在职高官”又何妨?孔孟不也主动周游列国求见大小君王吗?如果谁能听老枭的话,用东海之道(不是东海此人哦),“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即政权为公众所授,可不是大公无私之意),从最基本的民主制度开始逐步推行儒家王道政治。那么,别说叫我老师,我反过来毕恭毕敬地叫对方老哥、老大、老板都可以。

   三、愿为“泄密”行为负责

   枭文《向伪优雅唾一口痰!》公开发表后,余杰曰:笔会论坛不是完全公开的论坛,是我们讨论内部事务的地方。你在一个团体中生活,却又不遵守这个团体的内部规则,将笔会内部讨论发表在外边,还振振有辞说什么公义。

   确实,一般情况下,不宜公开内坛争论。“内部规则”不是正式法律条文,也不是最高的必须无条件坚守的“绝对真理”,特殊情况,只要合“义”可以从权。论坛虽“不是完全公开”,却是半公开的。余杰与某会员一唱一和的批枭言论“非常恶心”,所以我再次声明:没有为他俩保密的义务。我也不怕显丑----美也罢丑也罢,事无不可对人言,老枭作为一代大文化人,历史上的丑,理应让更多的人了解。

   更重要的是,作为“自由先锋队”的“独立中文笔会”这个团体比较特殊,与一般沙龙、兴趣、同仁组织的宗旨有所不同。当有人以“优雅”的名义试图堵住“笔门”并将人赶出“笔门”,当有人要以“优雅”的标准“把粗鲁赶出笔会”且得到领导的喝彩和支持,当笔会有些人违反自由事业的责任伦理、试图把笔会变成高档淑女俱乐部和王伦的小粱山的时候,相关争议直接涉及到广大民主同道和自由事业,我认为有责任让会外的自由人士了解有关情况。

   对于违规的谴责,我可以部分接受,但请比较一下“擅自传播内部讨论到外面”与某会员“掉转炮口向同道” 的恶意诬蔑诽谤两件事的性质,比较一下“违反论坛管理规定”与有关人士“违反自由事业的道德伦理” 两件事的“严重”程度。同时,我愿意为自己的“泄密”行为负责,将接受笔会合乎章程和程序的任何处罚。

   余杰又说:在完全不知道议案及程序的情况下,就高喊“坚决反对”,实在太可笑了,民主素质太差了。

   这个批评我不接受。“议案及程序”只在某种程度值得尊重,但不是神圣到绝对不可质疑、不可反对的程度。宪法还可以修正呢。我认为,除非犯了什么不得了的罪行,不然,笔会以任何理由开除高寒都是不义的(对任何会员都一样),哪怕议案及程序最完善。

   我改变不了也没有采取什么“非法手段”试图改案“议案及程序”,但喊“坚决反对”,为高寒叫一声屈,恰是我作为一个会员的“民主权利”。据说开除高寒的主要理由是“诽谤”,可某会员对我的诽谤严重得多,何以不予处理?(当然,我坚决反对因“诽谤”之类理由开除任何会员)

   四、这种测猜太“淑女”

   至于余杰当年不愿与我见面,我完全理解。我也不爱见人,不喜与性情不相投者打交道。余杰没有一定要见枭的义务。那是大前年赴京举办林案研讨会,当时对余杰的人品了解无多,作为笔会同道,又受枭婆催迫,顺便打了个电话,不见就罢,并无勉强。那是在余王排郭事件发生之前。之后,即使余杰南来,我一般情况下可就抽不出时间接见了。

   此事本不值一说,可江湖传言不少,会员中至少十几位误会,以为余杰拒枭不见,所以我要骂他,殊不知我对余杰态度的改变是从“拒郭”事件曝光之后开始的。也希望余杰明白,他被我骂,根本与“因为不愿见”老枭无关。这事当时我虽不快,早已风流云散,丝毫不值得记恨和开骂,我也从来没有为此骂过他。这种测猜太“淑女”了些。

   2007-9-10东海一枭

   9/13/200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附:感谢与检讨

   一

   今日上午在几个论坛发了个启事:

   大部分货物已陆续运抵杭州,尚有部分拙作,留滞南宁,今拟按半价处理并免收邮费,欢迎邮购。每种约一、二百册不等,购完即止:

   旧诗集《逍遥山庄三集》(28元,半价10元)

   旧诗集《逍遥山庄四集》(16元,半价8元)

   旧诗集《逍遥山庄诗稿续集》(银河出版社25元,半价10元)

   新诗集《未必逍遥》(民族出版社2.5元,半价1.0元)

   新旧合集《浪子吟》(金陵书社4元)

   新诗集《剑胆琴心》(广西人民出版社11.8元,半价6元)、

   新诗集《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老枭卷:在命运之上》(作家出版社18元,半价9元)

   散文集《呼唤英雄》(8.2元,半价4元)

   旧诗集《当代诗词精萃》(老枭、饶惠熙主编 ,48元,半价20元)

   旧诗集《当代爱国诗词选》(丁芒主编)(64元,半价30元)

   诗书画集《大龙初诞》(老枭主编,12元,半价6元)

   不到24小时,便收到将近百位网友的回贴、电邮和QQ,要寄款邮购,且不少人都要整套,如中青论坛李三来也网友,在猫眼论坛留言后不放心又qq追来,要我务必给他留全套,并表示要在中青论坛予以“宣传”。

   这倒让我心虚脸红起来,仿佛叫卖了什么假冒伪劣商品似的。而我的旧作,虽非假冒,有一些确属伪劣(按半价处理,便是我心虚的表现哪),真怕辜负了朋友们的厚爱与重望,怕朋友们消费之后大呼上当。为免挨骂,赶快作此声明,致谢兼致歉,并作一番检讨。希望网友们想清楚了再购,勿谓我言之不预也。

   二

   诗友晚成前不久读了《逍遥山庄三集》,坦诚地指出:“读先生诗集,第一感觉便是俗。一是设计平庸,二是题诗题词太多。诗艺平平者往往以此来装点门面,以先生禀性,不致如此,但此书前数十页,多为名流名人‘墨宝’、‘赠诗’,并无多少可取之作,无非展示出一幅先生的交际图;三是内容失之于轻。尤其是唱和之作,言人好处往往一捧至天,想是先生前为人情所羁,这与先生在网上拳打脚踢判若云泥”。

   我从商多年,虽自持颇严,一向高自位置,高洁自许,但环境移人,虽不市侩,不知不觉中还是沾染了一些江湖气,不能不承认自己还有肤浅骄躁的一面,而且这一面,曾经表现得相当肆无忌惮!就如晚成所说的,“小环境估计适应起来容易”,锋芒内敛了,棱角磨圆了,与一些官人商人吃吃喝喝拉拉扯扯习以为常了。

   我出身农村,经历坎坷,但凭一股不服输的蛮气,在荆棘丛丛的城市闯出一片小天地,颇为沾沾自喜:为自己写得一手好诗,耍得一手好拳,出得一圈好名,交得一批好友…。自以为逍遥自在,独往独来,不看天色与人的脸色。尽管隐约自感终将站出来笑傲天下,但一直未能铁骨铮铮光明正大站出来,很有时候反而淡忘了自己所受的苦,淡忘了还有绝大多数贫弱群体在受苦,浑浑噩噩就这么过来了。

   三

   感谢网络,让我无意中发现了许多内幕和真相,让我更高远更清晰地看透这个时代和我自己,让我《再也不能这样活》了。觉醒得太迟太迟啊。重翻旧作,惭愧至深,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应酬诗”多了,俗。瞧我歌颂《春天》:

   一冬的风雪之后/春天如期而至/从地下到地上/许多的喊声愈来愈响亮/我们要红起来我们要绿起来/要雨露要阳光要歌唱 一个少女斜倚晨风低吟/一群少女挥舞雨丝呼喊/桃花开在她们脸上/鸟儿啼鸣在他们枝头/八只燕子花间集合/十只心脏空中跳动/十八个萧瑶/十面埋伏,八仙过海…结尾是:春天,每天的太阳/从我六楼的阳台起跳/每天的灵感每天的强盗/在这里集中然后/八方出击…/大地在脚下颤动

   很美很有艺术性是吧?比起官方报刊上的“诗”,高明何止十倍。然而,愈高明,愈令人恶心,愈是垃圾!春天?春天在哪里?万古长夜,中国人民何曾有过当家作主的真正的春天!诗是审美的,现实有何美可审,有何诗意可挖掘?到处是污泥浊水,到处是假恶丑,诗意也是虚假的,只有假恶丑是真的!只有那些审丑----审判假恶丑的作品,才是有价值的真诗真文章!谁粉饰现实,把苦难和罪恶诗化,谁就是帮闲帮忙的伪艺术家!

   

   我现在才理解了为什么许多文人会“悔其少作”。钱钟书在与人书中就有这样的话:“x君美才,通函以少作相询。弟老而无成,壮已多悔。于贾宝玉所谓‘少时干的营生’讳莫如深,兄不为锦被之遮,而薄情忍心,窃有怨焉”。有人将《围城》搞出汇校本出版,结果被钱氏告上法庭。可见钱氏确是悔其少作,不愿让人知道作品原来面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