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
   -----枭诗《我的自由》浅析
   
   一

   大多数枭诗言简意深,语约旨丰,句浅理高,一些人自以为读懂了,其实皮毛都没摸着。独立笔会中有诗人说:“看到你的新诗了但我是把它们读成散文的。而从散文上看,它们似乎太简约了。那么从诗歌呢?你喜欢的排比句又太罗嗦了-----你怎么这么罗嗦,将一句话反反复复地说了又说呢?”另一个笔会诗人干脆斥我为“男版赵丽华”。
   
   两个诗人与其他多数读者一样,皆不懂诗,简直是把唐僧肉当作猪肉吃了。我只有苦笑,请他们试翻一遍金刚经-----那比枭诗更加“罗嗦”更加“赵丽华”。为启愚蒙,兹选一首特别“排比”、“罗嗦”的小诗略予简析。近发《民主论坛》组诗《我的自由,自由的我》中第二首《我的自由》:
   
   想什么时侯起床就什么时侯起床
   想什么时侯入睡就什么时侯入睡
   想什么时侯上网就什么时侯上网
   想什么时侯大醉就什么时侯大醉
   
   想什么时侯开骂就什么时侯开骂
   想什么时侯流泪就什么时侯流泪
   想什么时侯出家就什么时侯出家
   想什么时侯圆寂就什么时侯圆寂
   
   二
   本诗含两层意思,一是暗示外在不自由,即政治、社会的不自由。在一个正常的政治生态、社会环境中,公民应该拥有言论、信仰的自由和免除恐惧不虞匮乏的自由。而“我”仅有起床、入睡、上网、大醉等自由,岂非大不自由乎?
   
   有人说,还可以续写:想什么时侯吃饭就什么时侯吃饭,想什么时侯上街就什么时侯上街。我说,错了。中国人哪有吃饭、上街的自由?多少人饭食匮乏或因“上街”而失去自由?
   
   本诗第二层意思,抒写内在的自由,包括道德自由、意志自由和心灵精神的自由。开骂和流泪是因为慈悲,因为忧伤和痛苦,对政治之黑暗而骂、为社会之不平而忧、为民众之苦难而痛也。如果开骂和流泪无用,那就只有“出家”甚至“圆寂”一途了----这里顺便抒发了“我”面对死亡的坦然和无畏。
   
   本诗在表现形式上含蓄着某种内在的张力和暗示。如,本诗是新诗、自由诗,却方正呆板,看上去即不“新”也不“自由”;又如叠用排比句,句句深入,层层推进,语气斩钉截铁,读者可以自然地感觉到“我”绝不妥协的决绝态度和追求自由的坚定决心。诗中的“我”,可以读为作者本人,也可以视为我的同道“同类”们----争取自由的先驱者。别林斯基所说,“伟大的诗人在谈自己的时候,也是在谈着人类。”然哉。
   
   上述简析并不足以尽本诗蕴含,它还当作禅诗、证道诗读,指向一种更高层次的大自由:生死的自由,得道的自由。不过这第三、第四及“更高层”的蕴意,已不足为俗人道了,就象三维以上的空间不是世人能理解的一样。老枭慈悲,在此提示一句,供有心人、有缘者参考吧。例如,诗中“想什么时侯流泪就什么时侯流泪”这句,就是修炼到了“受阴第一境界”的表现,即《大佛顶首楞严经》所描之境状:
   
   “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虻,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此名功用抑摧过越。”
   
   这种情况“非为圣证”,还须从此再精进,才可真正出家、圆寂---彻底究竟的自在无碍解脱。这里“出家”是出离三界火宅;又如“想什么时侯圆寂就什么时侯圆寂”,常人当然做不到,但古来一些修行人证得身心自在解脱之后,生死自在,任随其意,要去即去,可以“坐脱立亡”。而要起即起,想睡就睡等自在,都可以是一种禅的功夫、修养和境界。
   
   三
   大多数枭诗貌似很低而实高、文字很浅而实深,可谓意在言外,情在深层,理在高处,要准角深度理解,非易事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贤者识其小者,贤者识其大者。读者是“赵丽华”,只能见到轻飘飘“梨花”;读者是“东海一枭”,才能感受其中椎心泣血的枭声、汹涌澎湃的海涛乃至扶摇万里的天风。
   
   枭诗不仅“有个真生命在字里行间涌动”(天高任鸟飞网友),而且“直取无上菩提”,西方中心论者、对儒佛道缺乏深度把握者是难以理解的。知我者其古人乎,其未来人乎?某诗友说我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如果在新诗上达到其古诗歌的水准,将来很可能获诺奖。他是真誉,我却嫌“不够”,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意谓西方文化的标准,焉能衡量中华文化和枭诗枭文的思想智慧高度?
   
   有笔会领导在内坛嘲评:“某君(指老枭)居然贴出别人吹捧他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字,真是感到羞耻!”这是哪跟哪呀?我对自家作品自重自尊实话实说,何耻之有?作为一个文化人,就这种阅读能力和思想水平;作为笔会领导,对我这个老会员说出这种无知又无礼的话来,才真该感到羞耻!
   2007-9-12东海一枭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12] 修订:[2007-0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