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一
   独立笔会某会员要《把粗鲁赶出笔会,请优雅留下来——笔会精神整合谈之六》,把“优雅”与否拔高为会员的取舍标准,本不值一驳,身为副会长的余杰,居然为之喝彩道: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粗鲁当然是不好的,但它是态度问题,文化修养问题,不是道德问题(至少不是很严重的、原则性的道德问题),更不是“罪行”。自命优雅,把粗鲁当作“赶出笔会”的理由,这才是真正的大粗鲁、大不雅。
   
   粗鲁与否,不是衡量一个人品性高低的主要标准。对优雅者固当优雅,对粗鲁者何妨粗鲁?对赖子骗子逆子伪君子狗腿子何妨粗鲁地报以冷眼和唾沫?鲜花献给美人,宝剑献给烈士,痰呢,就献给上述诸“子”吧。至于对凶手恶棍,在呐喊、抗争、搏斗时,只怕很难按世俗标准优雅起来!我想没有人会指责战士制恶和抗暴的姿势不够优雅,除非是别有用心。
   
   另外怎样才算粗鲁,见仁见智,颇难定义。按该会员的标准,岂但热衷棒喝的禅宗太德,连骂人“无后”、禽兽的孔孟也太粗鲁了。至于王丹满嘴“你小子”、“你小子”地叫着并“威吓”对方(见王丹《寻人启事》),岂非粗鲁得可以?
   
   当然,能够在笔会论坛“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是好事,但营造不出,也坏不到哪里去,用不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大义凛然地费这种鸡巴劲。笔会,毕竟不是淑女院,优雅毕竟不是笔会的最高宗旨和追求。在目前这种局势下高调倡导“优雅和绅士风度”,就象在遍地饿殍的时侯高叫注意进餮礼仪一样,太不对机了。
   
   二
   如果不仅高唱优雅,而且要“把粗鲁赶出笔会”,就更“过”了,且很容易成为别有用心者“赶”人或“堵”人的借口。君不见一些民运人士及自由作家被种种理由“堵”在门外或“赶”出笔会?
   
   在目前这种局势下,国内自由人士“入会”是多么值得鼓励的行为,“笔门”应该特别广大一些,而不应该在作品数量质量、出版情况及作者性格态度等方面过于苛察。2005年,两位大陆自由作家申请入会被拒,我《有感》了两首诗示独立作家笔会同仁:
   
   其一
   唤起迷人追旧梦,蘸将热血写新诗:
   千霜万雪摧残后,尚剩风流笔几支?
   
   其二
   眸昏骨软尽侏儒,屈指中华几丈夫?
   打破梁山圈子小,开门广纳自由徒。
   
   这次外出一个多月回来,惊见高寒被开,冒昧喊了一嗓子:“坚决反对开除高寒!”,又大大犯忌。余副会长斥道:“到了议案已经终结,才宣称“坚决反对”,这不仅是对章程的蔑视,也是对全体会员的不尊重,更表明完全不懂得按照民主的程序在一个组织中生活和与他人相处。”
   
   我出远门回来,不了解什么议案,不知“议案已经终结”,就算喊错了口号,何至于上纲到“对全体会员的不尊重”的地步?确没弄清楚开除高寒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双方争啥。鸡毛蒜皮,懒得多看,就算不鸡毛,值得采取“开除”这样严厉的措施么?这才真是粗鲁得可以!
   
   三
   儒家倡导温良恭俭让,但这必须立足于更高的道德-----仁义的基础上。如果违悖仁义,温良恭俭让就不足道了(不仁不义却伪装“温良恭俭让”者,古今很多,兹不详举)。所以没有道德支撑、有违仁义原则的优雅,是一种伪优雅、僵尸优雅、鸡巴优雅、王八蛋优雅。例如,该会员曾毫无凭据却信誓旦旦地指控:“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
   
   一个人品性如何,修养怎样,什么根器和境界,有时用不着过多的听言观行或察颜观色,听其一言或看他一句回帖足矣。很多时候短短一句话或寥寥几个字,即使很“优雅”的,也会将其人之肤浅、轻浮、阴毒、虚伪、恶劣等暴露无遗。该会员虽然枭兄枭兄地“优雅”着,傻子也知道其用心之险恶、为人之不堪。这样“优雅”地不诚不义诬蔑恶攻,这样信口妄言的“绅士风度”,也太可怕太无耻了!
   
   我看问题不看表面形式。赵达功“你小子”、“你小子”地叫,“老枭中儒家毒太深了”地骂,见面就开我批判会,我高兴,因为他只有友谊而毫无恶意;某会员客气又优雅地称“枭兄”,我却厌恶无比。即使装饰得最优雅,诬蔑依然是诬蔑,下流依然是下流,内斗依然是内斗----义理争鸣和批判不是内斗,但恶意的诬蔑诽谤造谣就是内斗,付诸行动的对同道的排斥,不论用的是上帝还是“优雅”的名义,都是内斗。
   
   该会员说过:必要的道歉是有教养的高贵的表现。很好,我等着,不然,就请举证老枭是如何“掉转炮口向同道”的,又有哪些同道伤亡在我的炮口之下?还有余杰自己,利用上帝的名义排拒郭飞熊,“优雅”云乎哉?我倒宁愿余杰当时对飞熊语言粗鲁些,但胸襟不要太狭隘、行为不要太粗鲁。
   
   对于伪优雅,对于不仁不义不道德的行为及言论,休怪老枭粗鲁!不过我要声明,粗鲁只管粗鲁,厌恶尽管厌恶,我并不主张把伪优雅者、诽谤者、心胸狭隘排斥同道者赶出笔会。如果好诽谤、爱排斥的会员再出啥事,我依旧有责任和义务向他伸手、为之呼吁。
   2007-9-8东海一枭
   
   注:有人认为,笔会论坛的“内斗”,不应该“传到外面”,我觉得,有些笔会内部争论涉及会外人员、“公共事务”或影响到自由事业,就不是内务了。文字和观点只要发到论坛上,就是公开的言论,不存在保不保密的问题。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特别是余杰作为笔会副会长,更应有担当。笔会不存在“家丑”的问题,笔会之丑,某种意思上就是“自由”之丑、民运之丑,如有“丑”更应外扬,才是对公众、对社会、对自由事业负责的态度。再说我没有为两个不值得我尊重的人“保密”的义务。
   2007-9-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9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