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偶得一联,似乎举世无人配得上,遂留以自勉,联曰: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君首倡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

   

   这些枭言枭语大言大语,或许在别人看来,过于自负,有吹牛之嫌,但我确是以此自许自估的(柴门广纳客三千句,不宜实解)。老枭人生理想是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天下士,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大半辈子以此自勉。还有一点自信绝对经得起考验的,那就是我的诚信,师友间也素有定评,名下无虚也。

   

   三国时,魏将羊祜镇守襄阳,吴将陆抗统领江陵。一日,羊祜忽然收到陆抗派人送来的一瓮酒,人皆劝以有毒,羊祜却在使者面前将酒喝尽。后来陆抗生病,羊祜派人送来良药,人皆劝以有诈,陆抗笑道:“岂有鸩人羊叔子哉!”毫不迟疑地服下,不日痊愈。羊陆二人身处敌我之间,却对对方毫不怀疑,这种坦荡心胸磊落气度,何其难得。若非双方诚信素孚,安能感人一至于此?

   

   老枭当年读书至此,不禁拍案叫好,为之浮一大白。大半辈子以诚信自律,不敢有丝毫松懈,尽管为此吃了不少亏受了不少罪,却也蠃得“师友圈中姓字香”。当然,信任我的也只能是小圈子里慧心法眼的好友。当代中国道德陵夷,人与人之间缺乏起码的信任感,又能有多少人了解信任我?

   

   近不断有网友问我网络竞选到哪里投票,所以通过代理找到投票处,从浏览器地址栏复制了网址,附于《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文后,经小安子指出,始知此址有误。据高寒君、草根君告,正确的中国天鹅绒行动投票网站是:http://crdea.net/ChinaElection/ChinaVote.aspx。为此,小安子、火凤凰等叠番质疑我作弊,认为我“把投票网站偷偷设在自己的电脑上!”、“企图混水摸鱼欺世盗名” 云云。

   

   初闻大怒,继之深悲,继之反躬自省,这也是诚信未孚,未能取信于人吧。我也知道,当此红朝末世和五浊恶世,欺诈盛行,互信久缺,便是羊祜再世,也再难取信于敌人。只是从我这个角度,自当竭诚尽心,剖肝输胆,力争做一个大真人、大善人、大美人,时时以此自勉。希望将来有朝一日,我中华美德重建,老枭诚信之名布于天下,也能让我的仇敌们道一声:“岂有欺人东海君哉!”呵呵。设若老枭从前或今后有什么坑蒙拐骗、欺世盗名之行为,敬请生人熟人枭友枭敌踊跃揭发为荷。

   东海一枭2005、3、27平书之七十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