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在杭州(诗一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杭州(诗一束)

   写在杭州(诗一束)
   
   《问天楼》
   这个名是十年前取的
   那时的天高高在上

   与我同体的屈原
   总是仰头问个不休
   
   现在的我
   万惑尽销风清月白
   现在的天月白风清
   与我同体
   
   现在的楼可以改名为乐天了
   2007-8-15
   
   
   《说剑堂》
   半世炼就十年磨成
   一开口
   就有剑光从中发出
   杀人不见血见到的
   是一个个生命的
   新生
   
   我的剑是看不见的
   一定要看
   须有天眼
   从杭州问天楼
   看进我万水千山的
   深处
   2007-8-15
   
   
   《独乐斋》
   不是吝啬不是冷漠
   有些东西只能独自享受
   
   比如好诗比如奇石
   比如美梦比如妙道
   多么希望人人分享
   奈何世人没有那样的
   眼光和胃口
   
   偶有二三子与我同乐
   已是天幸
   2007-8-15东海一枭于杭州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杭州有诗侠》(外二首)
   钱老明锵,浙江新时代诗社社长,世界汉诗协会常务副会长,西溪文化研究会会长。此老好酒擅诗,为人热诚侠义,敢直言,有正义感,自号涵天楼主,被誉当代诗侠,相识十多年来,情深谊厚,交结忘年。当年在杭居住期间,来往密切。每次回杭,皆往探望,论新叙旧,乐何如之。
   
   杭州有诗侠
   而且“好色”如痴
   西湖贵妃西溪村姑
   都不寂寞了
   
   诗人只合风流老
   老了的是年龄
   不老的是诗心
   不论有没有春风
   一样开花
   钢筋水泥的从林里
   一样飘馨
   
   杭州有诗侠
   东海有诗风
   中华有诗韵
   玉佩锵锵
   古道渐明
   2007-8-15
   
   
   《一星如月看多时-----赠星水》
   张星水是我“林案”律师,律法水平和文化、品德修养“三高”,其侠义心肠赤子情怀,令人感佩,一见如故,相识恨晚。在杭州期间,星水到浙江某地办案,路经杭州。故人重逢,喜不自胜,小诗一首,聊作纪念并示尊敬和厚望之意云尔。一星如月看多时,借清诗人黄仲则句。
   
   不论风有多狂雨有多暴
   天有多黑
   那颗星总是默默地亮着
   风越狂雨越暴天越黑
   它就越响亮
   
   不论风何时歇雨何时休
   天何时白
   那颗星总是默默地持着
   风越狂雨越暴天越黑
   它就越坚持
   
   只要星光还在
   天就不会黑透
   风雨就无法猖獗到底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
   那颗星就是月亮
   我和我的同道们
   也确实把它看成了
   月亮
   2007-8-13
   
   
   《怀振标》
   民主道上鱼龙混杂,有伪人也有真人,有小人也有大人,有可怜可嗤之辈也有可钦可敬之土,吾友薛振标就是其中一个。此君考虑问题比较周到,不偏激,不极端,不张扬,不慷慨激昂唱高调,但任何时候都能坚守底线坚持原则。更难得的是,为人处世诚恳实在,比较关心别人、同道和朋友,颇有利他精神和侠义心肠,这是我最为欣赏的。老枭息交绝游闭门隐居近十年,薛振标成了我几年来来往较多无话不谈的朋友。一月不见,小诗怀之。
   
   是沉寂岁月的一阵狂飙
   是鸡犬时代的一头猛彪
   是精神领域的一杆高标
   是灰暗世界的一朵光镖
   
   有阿镖在灰暗就不会完整
   有阿标在精神就不会沉沦
   有阿彪在鸡犬就不会安宁
   有阿飙在老枭就不会寂默
   
   走路要走自由路
   交友要交薛振标
   2007-8-14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与克坚、爱宗及“美人”在西湖边》(外一首)
    “美人”从西方来
   问候西湖
   问候地下的中国
   
   语言需要翻译
   西子的风采
   莲子、龙井和咖啡的清香
   不需要翻译
   
   仁心没有障碍
   2007-8-18
   
   
   《西溪》
   是横山草堂堂主江元祚
   是梅竹山庄庄主章次白
   是常常吟咏西溪的诗魔厉鹗
   是在西溪驻过锡的智一禅师
   是在西溪读过书的大儒荀子
   到底前身是谁
   我已忆不起来了
   
   沧桑历尽重来
   群山环抱清溪九曲
   十八里溪山无恙依旧
   习习的是梅竹清风
   深深的是松楸余荫
   秋雪庵前弹指楼头
   “八景”可圈可点
   梵音若隐若现
   
   左拥西湖的秀雅妩媚
   右抱西溪的纯朴幽寂
   于春晨月夕
   与西溪的风光交流
   与西溪的庙庵接触
   与西溪的历史对话
   老枭有福了
   杭州有福了
   无数游客有福了
   2007-8-18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住在哪里》(二首)
   邕州有邕州的好
   杭州也有杭州的好
   也各有各的不够好
   与青秀山并肩十几年了
   是否改与西湖西溪为邻
   是一个问题
   
   杭州文化氛围浓些
   历史积淀深些
   但消费较高而且
   户口不易迁入
   孩子上学
   要多交一笔择校费
   枭婆主张仍在南宁
   住几年再说
   
   ok没有问题
   邕州杭州都有房子
   哪里都是仁宅
   哪里都在中国
   哪里都有网络
   都有好友和论敌
   住在哪里我都是我
   一边自得其乐
   一边春风化雨
   2007-8-19
   
   
   《住在哪里之二》
   如果继续住在青秀山下
   就要让找我解渴的人
   品尝西湖的清韵
   如果移居到西湖西溪旁
   就要让向我垂青的人
   领略青秀山的风骨
   
   不论住在哪里
   让我住在自心
   以更多生活的琐碎
   让自己更加充实和沉重
   再以滴血的枭声
   把精神的光辉
   投射和贯穿到
   污泥顽石噪音嚣尘中去
   2007-8-19东海一枭
   
   
   《别西湖》[外2首]
   西湖太柔太腻
   不妨偶尔游戏
   不宜长久缠绵
   
   我不属于西湖
   西湖不属于我
   不属于以天风海雨
   为家常的大男人
   2007-8-27
   
   
   《安吉县竹博园》
   亿万年来
   我散居世界各地的
   389个家族的
   竹友竹师竹兄竹弟
   结集于此
   品种形态各异
   硬节虚心相同
   曲径幽处
   散发着竹林七贤的
   清香
   
   厮混了大半个下午
   挥别的时候
   我和旅伴们的手上
   纷纷丛生
   郑板桥的竹叶
   迎风摇绿
   2007-8-28
   
   
   《偶感》
   很多人听懂了
   我凄厉的枭鸣
   
   很少人能听进
   我澎湃的涛声
   
   没有人能听见
   我霹雳般响彻天宇的
   沉默
   2007-8-27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