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耶合作一家春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一

   虽然程度不同、方式有别,多数儒者和佛徒对基督教是持贬斥和抗拒的态度的。

   

   据一位佛教大德介绍,在台湾早年的时候,基督教对于佛教不仅是障难,而且毁谤侮辱,进行种种的破坏。道场讲经的时候,他们来干扰,一群人大叫大闹,这种事情常常有。有一位煮云法师写了一本《佛教与基督教的比较》,对基督教进行严厉的批判。这位大德看了这本书,对煮云法师很佩服。有一天,他带了这个小册子去见章嘉大师,把这个事情向大师报告,章嘉大师笑了笑,举了个比喻:“基督教像两、三岁的小孩,佛教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先生。这个小朋友小拳头打几拳,老先生还真生气跟他打一架吗?”

   

   煮云法师是积极的抗拒,章嘉大师是消极的贬斥,表现方式虽然不同,基本态度却是一致的。现当代大陆佛徒和儒家对基督教的态度,大都也不出两位大师的“范畴”。一些儒佛人士不仅是一般性贬斥和抗拒,还带着浓烈的敌意。

   

   二

   ,我此前对基教有严肃理性的批判,也不乏某种程度的贬斥和抗拒。回想起来,未免有点“分别执着”和狭隘。今读到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观念,眼前不禁一亮。

   

   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但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牟宗三从理和事两方面指出了儒耶合作的可能性。就理而言,不同宗教的互相谅解,圣人的应该合作,以求互相取长补短,这个道理,对中国人是特别容易理解的。因为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有着很高的和合力量,并有一种很高的圆融的智慧。就事而言,中国以前曾根据传统的儒道思想与佛教相摩荡,结果以儒道的智慧心灵吸收并且消化了佛教,今日一样也可以传统的儒释道三教与基督教相摩荡而融化基督教。

   

   凡是大的宗教都有其高度的真理性,亦皆可互相启发与补助。中国三教有一种智慧,可以消融西方哲学、西方宗教而无碍。儒耶合作,传统的大本不会丧失,因为三教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智慧积累而得的大本原、大传统,它们具有内在的沛然莫之能御的潜力。以前的理学家由于受佛学的刺激而对先秦的儒学作出深化的理解。传统三教很可能由于耶教的刺激摩荡而得崭新的发展。牟宗三据此指出了两大“中国哲学未来的方向”,其中之一就是:根据传统儒释道三教的文化生命与耶教相摩荡,重新复活生命的学问(见牟宗三《中国哲学的特质 》)。

     

   三

   孔子说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庄子说万物不齐而齐,佛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又说“一切法皆是佛法”,又说“人无我,法无我”佛法八万四千法门,只要导人向善,引人向上,任何法门都是对的、好的、正确的。儒佛道三家可以贯通,东西方哲学宗教同样也有相通处。如对人性的认识,儒释道耶四家有异有同。

   

   性善是儒家主流人性观,孟子以仁义礼智之“四端”为人之本性,荀子则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持性恶说(孟子以心言性,将耳目之欲、食色之性从人本性中划出去,亦有所偏,也很不“科学”。性字由心和生组成,心,仁义礼智等善端,道德之性也;生,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生理之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狭义而言,是非善非恶的,广义而言,是一种至善。食色作为人之大欲,自私作为人之本能,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非至善而何?)。

   

   尽管荀子论性恶并未穷源彻底把握人性本身,而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尽管荀子之恶与孟子之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但性恶说亦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人性的内容,如清戴震所言:荀子性恶说与孟子性善说不惟不相悖,而且相若发明(大意)。

   

   对于人性问题,佛教多数派别持众生性善说,但亦有其它说法,如唯识宗在本体“如来藏”外又建立相当于本体功能的阿赖耶识,以载善恶基因,共为善恶之源,相当于承认性有善恶。

   

   基督教认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这种看法接近或相当于性恶论(但不等同)。类似“性恶”,但作为上帝的创造物,所有的自然物本质是善的,人的本性尤其如此,因为人是上帝依照自己公义和慈爱的形像而造的,这又类似“性善说”了。

   

   还有,儒家的忧患意识、佛教的苦业无常思想与基教的罪恶怖栗意识,都有相通之处。中西各大教派都具有某些超越了宗教民族国家的局限的、具有永恒价值的伦理道德和思想智慧。例如,儒家讲仁爱,佛教讲慈悲,道教教诲“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太上感应篇》),基督教也告诫“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这些道德训示都具有全人类的永久价值,可谓道德中的黄金原则。

   

   这些都是儒耶合作以及佛耶合作、道耶合作的义理基础。

   

   四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中华文化的爱好者崇奉者,对于基教信仰,纵然不支持不鼓励,也不必反对。只要致力于宣传自“家”弘扬本教即可,一切交给民众去选择,交给时代和历史去选择。佛教讲应病与药、方便对机,基教自有可疗治的病,自有对基教的机。

   

   从积极的一面说,我们应该站在人类一体、天下一家的高度,以开放、尊重的心态,包容和吸纳包括基教在内的世界各教派学派中积极、健康的因素,主动参与与开展多元文化包括多元宗教文化的比较和对话,例如儒基对话、佛基对话、道基对话等。比较对话不是为了争长论短,而是为了沟通和理解,为了博采众长为我所用。

   

   全球化的过程中,每一种文化传统对文化全球化都能作出各自的贡献,儒基两家历史悠久,影响深远,对全球文化更有着特别的意义。两家之间异处固多,相同相通处也不少,可以求同存异,更可以取长补短,开展各种方式各个层面的合作,争取一个双赢的局面。

   

   需要说明的是,儒基的交流与合作,主要障碍其实在基教一边。基教作为一神教,具有特别强烈的排他性,多数基教信仰者“卫道心切”,经不起任何批评,那怕是友善而合理的义理“比较”。标题“儒耶合作一家春”,只是我的一个理想,它的实现有待于儒基双方的努力尤其是基方的宽容。

   2007-8-10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31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