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老枭有时很老玩童,但生平绝不玩弄感情、思想和文字(正式文章。网上跟帖中偶有调戏嘲谑则在所难免。当然那种“玩”也不属于玩弄)。至于出言不严谨之处,则在所多有。想起有两次枭言牵涉两位,有必要说明一下。

   

   一次是致草庵居士电邮中有这么一句话:“论坛上那些儿戏之言,我从未当真过。你也未必相信吧?” 我自己的任何发言是绝对“当真”的,所谓的儿戏之言,是有特指的,不是指枭言。枭文《圣人最爱说家常》中说过:

   

   我提醒过海内外多位友人,论坛上许多发言颇为儿戏,不值得重视不宜太当真。这些儿戏之言,有“军中人土”的豪言,有自由人士的宣言,有各色名家的发言,也包括江湖各派人士对我的誉言。我知道,它们很多都是不着调、不靠谱、非衷心的。

   

   这里重申一下:我为自己网上网下所有文字、言论负责!

   

   一次是去年(或前年?)刘刚来电,似是要我参与当地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并搞个相关论坛之类(大概意思),我嫌烦,就回绝了,并说“象选网络总统之类玩玩可以,对于具体事务和现实政治,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你们对我不了解,这一点还不如中共”云云。似乎刘刚颇不高兴,反问过“原来你是玩玩的?”之类话吧,电话有杂音,我没听清,加上当时与枭婆口角,气哼哼的,也没心情多解释,就搁电话了。这里向刘刚说个明,道个歉。

   

   竞选网络总统,尽管不无风险,但不用付出什么时间精力,不用出门,不用见俗人伧物,故不妨参与;竞选人民代表,尽管毫无风险,但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需要出门见大量俗人伧物,故不可能参与!

   

   我多年来致力于反专(制)弘儒并开辟“东海之道”,可谓忙他人之所闲,闲他人之所忙,的确是很厌烦琐碎俗事的。2005-10-10我在《就理事提名一事致笔会诸位同道》说过:“我是个不拘小节、不爱琐碎、浑浑噩噩、两眼朝天的人,许多事,无可无不可,没啥主见,不爱多管。诸君提名我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我一再谢绝----不是矫情,清高,更非客气。我早已是客气尽消真气足,世缘渐淡道缘深的人了----只因为怕繁琐,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这个事不少人都会理得比我好。”

   

   近来反思自己以前的一些言行,越来越发现颇有幼稚粗躁之处,甚至不乏暴躁轻浮之态(当然,内心一直是真诚的,这不矛盾),同时也越来越感到江湖险恶、人心阴险(很多人本心不明、习心用事)!一言不谨,便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往死里整(例如与某人网战多年,其人一再表示“我和老枭没事,是闹着玩,别误会,这小子器量大着呢。”之类,不料我偶尔“闹着玩”时对方却趁机真的翻脸。虽显此人过于阴毒,也是自己幼稚轻浮所致。咎由自取啊,今后当吸收教训,引以为戒)。

   

   两位当然不会整我而只有关爱,但我有些话对两位没讲清楚或表达失谨,内心一直耿耿,还是说明一下好。两位似乎常来这里,反正没啥机密,就借此地盘一用吧。

   2007-6-19东海一枭

   

   注一:与草庵居士、刘刚两位久无联系了。三日前寄草庵君一函,未蒙赐复,疑电邮已变或有故障,刘刚君电邮找不到了(或者本就没有)。非机密,公开说吧。

   

   注二:关于“一次是去年(或前年?)刘刚来电,似是要我参与当地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并搞个相关论坛之类(大概意思)”当时心不在焉,没听得很仔细,如有误,请刘君更正并以刘君之言为准。

   

   注三:已与两位说明并承蒙谅解,何幸如之。留此备案。

   

   [独评] 老枭何必在意。 草庵居士 [0 b] 2007-06-21 01:10:04 [点击: 56] (708129)

   谢谢草庵君。再为刘刚君提上来 东海一枭 [1808 b] 2007-06-21 00:07:54 [点击: 129] (708106)

   老枭一向洒脱。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刘刚 [290 b] 2007-06-21 18:08:26 [点击: 70] (708273)

   我虽不象老枭那般洒脱,但还不至于如此小鸡肚肠。我原本也就是玩玩的,也希望带老枭一道玩玩。希望老枭玩好,今后若有好戏好节目,也带老兄一道玩玩。

   多日未曾到此一游,回晚了。道两个歉。

   望老枭再洒脱些,大可不必为些支言片语鸡毛蒜皮之事反复道歉。如此道歉,岂不是让我又无端地歉了你一堆的歉?

   刘兄 东海一枭 [348 b] 2007-06-21 20:04:22 [点击: 56] (708301)

    刘兄:当时确我不恭,意思又未能表达清楚(我平时说话很直,且简略,反不象写文章周到。),本来完全可以委婉些。后来又没及时解释。现在忆及,内心有些不安。所以罗嗦一下。我生平交友不少,得罪人也不少,世俗之人,一向是随他去。您老前辈,有大功于吾民,若有误会,我会心痛的。见你多日不复,故提上来激一下。如再不复,我就会误会老兄不肯原谅了。见上述话,甚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