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当年小公司成立不久,与宣传部门合作搞了一个电视纪实系列片,在采编过程中,某单位领导向我部门负责人私下表示愿意作为协办单位大力支持赞助,但要求把赞助款的一半转入其个人帐户。部门负责人得意洋洋回来请示,被我一口回绝。结果弄得各方都不愉快,连老妻也气坏了:这是一举四得一战四赢的好事,赞助方领导、公司和我、部门及职员都有好处。反正公家的钱,别人都是那样干的呀。

   

   我是我,不是别人!我断喝一声,中止了争论。但一顶大傻冒的大帽子悄悄压在头上再没摘下来。虽因我超拔的办事能力、广泛的师友交际、真诚的工作态度等,公司勉强撑了八九年,终于支持不住了。由于我种种犯傻的行为,弟兄们先后散去,朋友们面夸心嘲,夫妻长期冷战。我也自知难以与目前这阶段的官场和社会彼此接轨、互相适应,大钱赚不了,小钱厌倦了,想成就一番利己又利民、利家也利国的事业,更不可能,遂功不成而身先退,成了当代隐士。

   

   我无憾无悔,赋诗明志:为人难得三分傻,处世唯持一点真。在聪明人过剩的今日社会,傻才难得,傻又何妨。适度的傻,是一种雅量、度量,一种气质、精神,一种登高望远的大境界大智慧。

   

   这种傻,不是行动上的颟顸无能,思想上的冥顽不灵、迂腐不化。不欺人不亏人但不受人欺被人亏,不挣不干净的钱但不是缺乏起码的生存能力、养家责任和奋斗精神,不作小人恶人但不缺少报复小人恶人的手腕。害人之心不可有(例如本文开头事例中,我可以不答应,但绝不可以告发那个单位领导),防人之心报复之力不可无。

   

   我博览古今、深研人性、才识超卓,却自愿保留三分傻气,是某些方面有意的装聋作哑,是懂得克制不贪小便宜、不用小聪明,是包容他人的蒙昧和小过失,是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宽容,是淡泊泊志宁静致远,注重长远利益、心灵利益。有些事,不但为一身计,也为一家计,为儿孙计。“若夫一日纬画,终身用之,数世赖之,则固非戋戋之小知之所及矣”(清《新智囊》)。

   

   我自愿保留三分傻气,更是为了我自心---无论为父母妻儿、为亲朋好友,为美酒美色,为国家民族,本质上最深处都是为自心而活,为自己的心灵和爱,为自己的追求和向往。活在自己心中而不是别人眼底,在万假丛中活出真实,在无所不在的庸俗中活出品位,在丑迹四布、邪恶肆虐中活出美好和善良,在假冒伪劣、浮华匆促的普遍生活状态中活出人生的质量和重量!

   

   不幻想傻人有傻福,不奢望痴人有成就,只是不愿丢掉一些传统的美德,一些属于心灵、属于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只是想活得自然自在自如自由些,做一个大自由者。康德认为,当人服从道德法则时,他就是自由的,这种道德法则他发现于他自己,而非外部世界。“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或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他的意志是自由的;当他们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他的意志便是自由的”(英-埃里-凯杜里《民族主义》)。

   

   当今社会道德水准大幅度下滑突破底线,许多在正常社会的正常行为,都成了人们眼中的傻气,比如拾金不昧见义勇为,比如遵守协议一诺千金,比如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比如严于律己待人以诚,比如当官不贪污受贿…,若能持傻以恒,自是大丈夫行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生平自己傻,也喜欢与略有傻气的人交朋友,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相识满天下,相知有几人啊。而聪明人何其多,那么圆滑、精明,那么擅长心计和暗斗。

   

   古今多少聪明者,聪明反被聪明误。从某种哲学的高度和角度看,有时小聪明反而是种大愚蠢呢。螳螂捕蝉,黄雀其后。过于聪明,易沾染阴气,走上邪途,最后毁了自己。如开头那个领导,工于捞钱,精于算计,据说已因经济问题出事了。回过头来想想,老妻也佩服我当初傻得英明。万一与他“愉快合作”了,没准而今也得到有关部门去“把问题说说清楚”呢,弄不好自毁一生清白!

   

   这不,又大冒傻气啦。一年前开始大写抨击政府、宣传民主的“反动文章”至今,朋友劝戒老妻责骂都当耳边风。不让我出贴不许我发表,更激起我逆反心理。老枭胆子不太,却也不是懦夫。我认定的理,可以把我驳倒,却难以把我吓垮、打垮!别说不见棺材不落泪,到了黄河我未必会回头!

   

   写完此文,正想帖到青梅煮酒论坛去,见坛上1989网友笑我是《让权贵们胆战心惊的人!》:“如果一个人正在嫖妓高潮时,有人不知趣闯进来,如果一个吸毒者正在沉醉于袅袅青烟的幻觉中,有人猛拍一巴掌,可以想象,该是多么扫兴,恨不得把那个人给宰了,这个人,就是东海一枭,就是令贪官污吏十分不爽的老枭.东海一枭,你是个死认理的人,正直的人视为偶像知己,但是当今中国,专制导致道德沦丧,民族精神荡然无存,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东海一枭却成了堂吉珂德,顽强的和风车搏斗.网友们,我们该怎样评价东海一枭?”。

   

   此文虽小看了“贪官污吏”的胆量(他们连朱镕基总理拍桌子敲凳子甚至一百口棺材的威吓都不放在眼里,会在乎区区老枭?)高估了我文字的能量,但说我“是个死认理的人”,是“和风车搏斗”的堂吉珂德,却是十分中肯!特录于此,作为 “傻” 的最好注解。

   东海一枭2002、10、14“续破戒草之三十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