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东海一枭(余樟法)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王云高

   李渔是编剧行的权威,他对人物设置,剧情穿插和科目推敲作了许多发人灵感的论述。他的《乔王二姬合传》也被称经典的言情散文。

   但是,文俱时进,看了当代“星群”纷纷推出隐恶扬善的自传以及传媒上曝光隐私的爆料,还有“要想不受累,先跟导演睡;要想挂头牌,再跟制片来”的潜规,回观两个13岁的妹仔跟一位55岁的“老板”的“浪漫史”,我似乎又读懂什么!

   这到底是“恶搞风”的流毒?还是索引派的再现?走着瞧好了。

    一

   [史料]岁丙午(1666年康熙五年)予自都门入秦,赴贾大中丞膫候,刘大中丞耀薇、张大将军飞熊三君子之招,道经平阳,为观察范公字正者少留以舒喘息。时止挟姬一人,姬患无侣。有二妁闻风而至,谓有乔姓女子,年甫十三,父母求售者数矣,盍往观之。予曰:“阮囊羞涩,焉得三斛圆珠,辞之勿获。适太守程公质夫过予,见二妁在旁,讯曰:“纳如君乎。” 予曰:“否。”具以实告。太守曰:“无难,当为致之”。旋出金若干授二妁,少迟,则其人至矣。(《乔王二姬合传》)

   经不起范正大人的软磨硬缠的劝说,李笠翁终于决定在平阳留几天,玩玩再说。看到姓范的屁颠屁颠离去的背影,“时止挟一”的钱棠姬陷入了深思,这老头历来以“登徒子”自命,见了女人就眼馋,在杭州把老娘弄上手,硬是把本名废掉,只让家人称为“钱棠姬”,还说是梨园的艺名。只可惜他一辈子有才无命,榜上无名,朱家天子不睬,如今“国变”22年了,清朝皇上也没给他一官半职,至今,他只能开个私人戏班过日子。开就开呗,反正江南富庶,衣食不愁,就安安生生度日罢!可他偏要大老远跑到这山西来拍什么马屁!还把自己带来了。不过这也好,在家的时节群芳粥粥,有艺无色的她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如今成了“二人世界”,像新潮后生说的“走近”了他,她正想借此沾点雨露,解一解多年寂寞,可那老头他就就像段死木头,整天忙忙颠颠,晚上还写到深更半夜!……

   姓范的走了又来了,还带来了俩媒婆!这些禄蠹也真是,就那么个寒儒,说钱没钱说势没势,也值得巴结成这样!不过她相信她的李十郎是性情中人,写曲演戏,口口声声要痴情不变。何况杭州家中还有十二金钗,这次旅途上的几次接触,他就对自己讲了许多深情的话,使她一回回心跳不止……。

   你看你看,真是祸不单行!哭了一段穷,半真半假,总算敷衍过去了,姓范的哑了,俩媒婆尴尬了,棠姑这才喘了口气;可偏又闯来个程太守,还大拿拿地掏出现钱来,这事又眼看定下了!

    心情复杂地望着主人,棠姑酸溜溜地说:“十郎,你可是说过的喔……”没想到老头回过头来,觑着她,冷冷地反问:“你不是老说晚上要个伴吗?”

   她不作声了,不是没话说,而是明知说也没用。

   “其人至矣”,一个13岁的山西小妞,笠翁高高兴兴地为她定名晋姊,还要那女孩称她钱棠姑!叫姑没错,自己是比她年长一倍,可十郎呢,年龄不是比我又长一倍!当初上床时,自己就有些别扭,可日后,他要跟眼前这个毛丫头片子上……她真不敢想象!

   钱棠姑,你委屈个啥?你懂得你那位“十郎”是啥人?他虽然一介书生,算不上大款,但大腕也自有大腕的牛劲,是一个异曲同工的“另类权威”!

   二

   [史料] 有一金阊老优,年七十许,旧肃王府供奉人也,失主无归,流落此地,因招致焉。始授(乔)一曲,名《一江风》,师先自度使听,复生低徊久之,谓予曰:此曲似经过耳,听之如遇故人,可怪也。”予日:“汝未尝多听曲,焉得故人而遇之?”复生追忆良久,悟曰:“是已是已,前所观《凰求凤》剧中,吕哉生初访许姬,且行且唱者,即是曲也。”予不觉目瞠口吃,奇奇不已,谓师曰:“此异人也,当善导之。”于是师歌亦歌,师阕亦阕,如是者三,复生曰:“此后不烦师导矣。”竟自歌之。师大骇,谓予曰:“此天上人也!” (《乔王二姬合传》)

   “复生”是乔姬死后李渔赠的“谥号”,意思是盼她活转来。当时,她一个13岁的少女,虽然因穷被卖,无可奈何,但到底人“性”观念开始萌发了,对前途便不无警觉。尽管来此之前,妁婆们向她说过此翁的为人和声誉。而且看上去这位“主公”也还文质彬彬,但人既是血肉之躯,也就不能不警惕,所以她一味在那里发怔。

   在这关节上亏得那位老师。在“传道”,“授业”之前先来解惑,做了一番“思想工作”,舌粲莲花地劝她好好学艺,详细阐述了戏行的潜规则:女孩子在戏台上虽然要卖弄色相,但是“女旦不同,有三许三不许:许看不许吃,许名不许实,许谋不许得”(见李渔《连城璧》)。他还举了些高徒的遭遇为例。

   “我不要听”晋姊反感地捂上了耳朵,“别尽说你那些招牌货色,张姐李姐的,也不觉得烦,学好了戏就有铁饭碗?我就不信,你自己就是一代名师,不也就挨炒到这儿来啦。”

   老师傅触电般地一震,没错!艺术不是铁饭碗,他自己本是肃王府的红人,现在也“失主无归”了!但惟其如此,到今日更要在艺术之外“立新功”,跟新主建立更特殊的关系,而眼前这个小妞素质灵慧,从笠翁的眉梢眼角上也看得出她的份量;做好她的工作,也许就是挤身亲信的平台……他笑了,可眉梢眼角,却带着一丝冷意:“你驳的好,我不怪你,可我到底还到了这儿,穿上了这身戏服,老爷称不上,到底上上下下还叫我师爷!要连这两下也没有,没准儿就该跟你爹那样,卖儿卖女度日了。”

   到底是老戏子“千斤说白四两唱”,他一下子把晋姊降服了,嚎啕痛哭了一场之后,她终于叠起心水学起戏来。就在前引的文前,笠翁还作了段描述:“此女出身贫家,不解声律为何事,以北方鲜音乐,优孟衣冠,即富室大家犹不数见,矧细民乎!……予以聋瞽目之,非惟目词莫解,亦且宾白难辨。以吴越男子之言,投秦晋妇人之耳,何异越裳之入中国。”但决心派生慧性,晋姊终于过关了,“难矣哉!未习词曲,先正语言,汝方音不改,其何能曲?”对曰:“是不难,请以半月为期,尽改前曲。”

   就这么着,一个新花旦在戏台上站起来了。

   李渔设宴,请一群“粉丝”为晋姊捧场。听说设宴的花销比自己的身价还贵,小乔迷惘不解,李渔说:“京城不是晋城,别在这儿学土老冒!”老师傅则从旁启发,教育他一生别负老板恩典!

   由于这位“晋姊”学艺进步得快,她被安排与钱“姑”住在一起。受宠而惊,开始她对此“姑”很巴结,可令她纳闷的是钱“姑”总是冷冷冰冰的,俩人就像贴错的门神。只是李渔不知,那天还要钱姬通知她:准备随行!上秦川去。

   钱“姑”肚里反感,可还是不得不向小乔转达了这通知,小乔问她干吗频频出行?憋着气,钱跟她说李渔“无半亩之田,而有数十口之家,砚田笔耒,止靠一人”(李渔《与柯岸初》)不能不弄点外块。小乔不吱声了。不过她不知道,这解释很肤浅,其实当时的文人墨客,大多喜欢巴结达官贵人,以“打抽丰”,这是“借士大夫以为利,士大夫亦借以为名,二十年来负笈四方,三分天下几遍其二”(李渔《上都门故人》)从中所“抽”颇“丰”,因此,虽然他在入清以后没再应试,仍被吴梅村等复社清流以“俳优视之”。因为他不巴结皇帝却巴结贪官。

   吴梅村和东林、复社的清流们嫉恶如仇,可以理解。但政坛足迹与剧坛舞步,剧坛舞步与恋足之癖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而李笠翁与乔晋姊这一段隔代恋情,又刻骨三分地打上了戏剧艺术的烙印。翻译成他的欧洲师侄的理论,那就是“第一自我与第二自我的交融”,这就在幸福之中泛出强烈的无奈,它正是明末清初那个时代和中国江南这片土地的产物。对于异地和异时的读者看来,似乎是不可理解的。

   不要说 “不打自招”的刻薄话,也不用摆“索引派”的神秘腔,仅仅为了破译这段恋情的头绪脉络,我们不妨翻阅一下李渔本人的小说,他在《连城璧》中有了一篇故事“谭楚玉戏里传情”,其中对当时的私人戏班以及戏剧舞台中明明暗暗的“规则”,有过栩栩如生的描写:

   戏房里面的规矩,比闺门之中还严一倍,但凡做女旦的,是人都可以调戏得,只有同班的朋友调戏不得。这个规矩(源自)做戏的祖师,叫做二郎神,是他立定的法度。同班相谑,犹如姐妹相奸一般,有碍于伦理。做戏的时节,任你肆意诙谐,尽情笑耍;一下了台,就要相对如宾,笑话也说不得一句。略有些暧味之情,就犯了二郎神的忌讳,不但生意不兴旺,连通班之人都要生起病来。”而且,为了形象地说明问题,他还给声绘色地写了一段情侣谭楚玉与刘藐姑“真戏假做”的场面——“一日,乘师父不在馆中,众脚色都坐在位上念戏,谭楚玉与藐姑相去不远,要以齿颊传情,又怕众人看见。还喜得一班之中,除了生旦二人,没有一个通文理的,若说常谈俗语,他便知道,略带些之乎者也,就听不明白了。谭楚玉乘他念戏之际,把眼睛觑着藐姑,却象也是念戏一般,念与藐姑听道:‘小姐小姐,你是个聪明绝顶之人,岂不知小生之来意乎?’

   藐姑也像念戏一般,答应他道:‘人非木石,夫岂不知,但苦有情难诉耳。’

   谭楚玉又道:‘老夫人提防得紧,村学究拘管得严,不知等何时,才能够遂我三生之愿?’

   藐姑道:‘只好两心相许,俟诸异日而已。此时十目相视,万无佳会可乘,幸勿妄想。’

   谭楚玉又低声道:‘花面脚色窃耻为之,乞于令尊令堂之前,早为缓颊,使得擢为正生,暂缔场上之良缘,预作房中之佳兆,芳卿独意乎?’

   藐姑道:‘此言甚善,但出于贱妾之口,反生堂上之疑,是欲其入而闭之门也,子当以述致之。’

   谭楚玉道:‘术将安在?’

   藐姑低声道:‘通班以得子为重,子以不屑作花面去之,则将无求不得。有萧何在君侧,勿虑追之无人也。’

   谭楚玉点点头道:‘敬闻命矣’。”

   三

   [史料] 广陵散变湘灵瑟,昨夜怜予续好音。倩女若能回玉趾,相如端不负琴心。霜风飒飒肠增裂,夜雨潇潇涕莫禁。愿假黑甜常会汝,巫山经过易追寻!姬亡月余不得一梦,是夕始返离魂,丝竹横陈,奏予所改《琵琶记•寻夫》一曲,醒后余音在耳,为之凄绝。(《断肠诗廿首之九》)

   钱棠姑怔怔地瞪着戏台。思绪连翩,戏台正面,笔飞墨舞地悬着去年李笠翁挥毫亲书的对联:“唱戏不如看戏好,上台终有下台时!”

   感情凄婉,哲理深沉,她明白其中有着十郎多少切身的体会!

   “晋姊”上台之后,她这个“棠姑”便从正印花旦退下来“看戏”了,还看到十郎亲自上台中跟她拍戏。正如十郎日后所写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