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1、绝学无忧:

   如果东海一枭的名号用在时间先后的分别,绝学无忧肯定东海一枭2的名号和近日所发的帖子。因为东海先生对儒学的认识是越来越深刻和精进了。

   真理是随着认识的越深刻,精进而自明的。

   因为基本上史记太史公陈述儒学的概念和范畴和其对儒学的论断是符合历史实事的。仲尼之道在太史公口中所说的不仅“以仁义为本,恭谨为则,孝友为范,俭让为率,忠恕为表,礼乐为教”的生活礼教,还有“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也”的思想教化。前者是“德”之教化,后者是“道”之教化。

   后世儒生对太史公的“儒学”之概念的经典权威的诠释认识不够深刻,误把孔子儒学一家之言的“中庸之道”仅限于汉后儒家的“中庸之德”,狭窄化了孔子注疏六经原道和原儒的经典学问。这是历史命运的作弄,不是孔子的局限。

   儒学教化包括德的教化和道的教化两个方面.

   (绝学无忧)

   2、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矛盾,二律悖反的矛盾,东海一枭几百万字的文章,在我眼中几乎是垃圾,但透过这些垃圾,却看到了一束金色的光芒。这是一个奇异的现象,本来,从乾坤元初揭示的道的体相用来看,相是体的体现,语言是人心的体现,文章是一个人良知的体现,东海一枭的文章体现的是迷惘和混乱,但从这些迷惘和混乱中却彰显着一个伟大人物襟怀坦荡的勇气和济世救人的情怀。

   

    东海一枭人是正的,但文章是邪的。心正,语言和行为的邪亦正;心邪,语言和行为的正亦邪。所以,我对东海一枭的态度是:你办事,我放心;你说话,我担心。

   

    为什么担心?就以他今天的文章《枭灭性恶论》谈起。

   

    东海一枭始终举着一杆破旗,他称这杆破旗为“东海之道”,这个“东海之道”的骨髓是“儒”。“儒”是什么东西?“儒”就是没有“道”和“德”的小把戏“仁义礼智信,”就是维护集权和传统而扼杀人性的“吃人”文化,就是封建社会女子的“三寸金莲小脚+裹脚布”和男子的“长辫子”,就是不要脑子只把头发侍弄得乌黑发亮油关光的“头油”。

    “儒”透过其表面温情脉脉的华丽说教教导人们稳稳当当做奴隶,永远承认自己是被豢养的“猪”。

   

    老枭大概从小记住了《三字经》,所以对“人之初,性本善”情有独钟,所以,在其文《枭灭性恶论》中下“结论”说:“只有认同并接受性善论的指导,在承认本性至善的前提下论性恶,才不会出偏失误,才不至于误己误世。”

   

    老枭错了。错在哪里?

   

    错在不知“性”。什么是“性”?“性”就是如来,就是佛,就是元初。“性”本身不分善恶,也没有善恶,若一旦给“性”加上“性善”“性恶”的标签,就误入了争斗的歧途。

   

    “善”和“恶”不是“性”的属性,而是由“物质逻辑来决定的,”也就是说,当“用意识的内容去实现物质内容”时才出现善恶之分。生命禅院的乾坤元初告诉我们:“在意识层面上不存在对错与善恶,意识只是如实地放映了物质逻辑所实现的结果,对错与善恶是由物质逻辑来决定的。满足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对与善,破坏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错与恶。所以,若从纯意识的角度而言,意识层面没有是非。但是,如果意识“显相”了,用意识的内容去实现物质内容,意识就有了对错与善恶,而该对错与善恶是由实现该内容的物质逻辑所决定的。比如,电脑存储的信息无论好坏都是同样的二进制,本身不分是非与善恶。是非与善恶是人对该信息的应用在物质层面上导致的,同样的科学原理可以改善人类生活也可制造武器破坏人类的生活。同理,在宇宙的意识层面上,即阿赖耶识也是不分是非与善恶的,宇宙的意识只是如实地记录宇宙内的物质运行数据与生命的意识及活动数据,宇宙的是非与善恶是由生命的个体意识所决定的,而判断生命的个体意识的善恶是由生命的意识对物质逻辑的应用所决定的,而体现物质逻辑应用的是非与善恶是由物质运动的整体性所决定的。”

   

    所以,不论是“性恶论”,还是“性善论”,都是错误的论调。

   

    三岁小孩子性善,还是性恶?一个成人性善,还是性恶?我们无法判定,也不能判定,只有当他有了动机,有了行为时,我们才能依据他的动机和行为判定他是善,还是恶。动机和行为消失了,善和恶也消失了。至于导致的结果,另当别论。

   

    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乾坤元初告诉我们,“满足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对与善,破坏创造整体性的物质逻辑就是错与恶。”我再补充说明一下,凡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之道的思想、动机、言论、行为都是善;凡无视上帝的存在、虐待和滥杀生命、破坏大自然、自私自利的思想、动机、言论、行为都是恶。

   

    仅仅从太极思维来讲,世界是阴阳对称的,是对立统一的,佛魔同体,善恶共居,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善恶成分,并不存在绝对的“善人”和“恶人”。

   

    有些局部的善,从全局看,是恶;有些局部的恶,从全局看,却是善。从生物链的生态平衡看,谁能判定哪个动物是善,哪个动物是恶?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政党主义、宗教主义,从局部看,是善,从全局看,却是恶。老枭为了孩子杀鸡,站在孩子的角度看,是善;站在鸡的角度看,却是恶。

   

    老枭说:“不少人包括一些知名学者认为,争论本性善恶没有什么意义,实乃严重的学术近视和思想盲眼。”相反,老枭争论性善恶,实乃严重的认识局限和人性盲目。不透过现象认识性的本质,给你老枭十万年寿命,你也弄不清人性到底是善,还是恶。

   

    老枭说:“如果善不是“性”,人生的一切理想,人类的一切文明、个体的圣贤道德、社会的大同理想,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要说,如果善是性,那么,圣贤的一切教导,人类为文明付出的一切努力,个体的道德追求,社会制定的一切文明法则和守则,都毫无价值和意义。如果善就是性,大家都善,还用得着老枭写文章“教导”人“行善”吗?

   

    老枭批评“性恶论”是错误的,是的,“性恶论”就是错误的。但是,“性善论”同样是错误的,都是走了极端。

   

    老枭议论的总方向已经是错误的,其他细枝末节也必然是错误的,不值得一段一段地分析批驳。就像背向大海却跑到沙漠里汲水,不论你的水桶如何结实漂亮,不论你如何辛苦,都是徒劳的,是毫无价值的。

   

    总之,东海一枭的《本体三论》和《枭灭性恶论》都是错误的,毫无价值。尽管你辛辛苦苦费灯耗油熬红了眼睛累酸了腰腿,都是小孩子在沙滩上建筑的城堡。

   

    2007-5-15

   东海一枭:

   雪峰驳了半天,空对空。请看两段枭文:

   东海一枭:

   首先要指出的是,东海之道认同孟子性善论,但认为其论仍有所“偏”。孟子以仁义礼智之“四端”言性,将耳目口鼻的生理欲望即食色之性归类为“命”,从人性中划出去,既大可不必也很不“科学”。

   性字由心和生组成,仁义礼智等道德之性与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皆人之本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食色作为人之大欲,自私作为人之本能,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广义而言,都是一种至善。与道德之性不同的是,生理之性食色之欲,如果缺乏有效制约,很容易泛滥过度,以致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欲不可纵,纵之成恶,私不宜过,过度便错。

   ----------《本体三论》

   东海一枭:

   客难:阳明晚年四句教首句“无善无恶心之体”,以“无善无恶”形容心体,岂非与人性善矛盾?

   枭答:非也非也。阳明之意,心体是绝对至善的,相对的善恶概念不足以名之,超越一切正负相对价值的限制,所谓“无善无恶,是为至善”是也。

   王阳明《大学问》说“至善”就是吾心之“良知”,他说:“至善者,明德、亲民之极则也。天命之性,粹然至善,其灵昭不昧者,此其至善之发见,是乃明德之本体,而即所谓良知也”;民国大儒段正元在论《大学》中曰:“至善二字,亦有先后天之分。先天至善,心性相通,保合太和,纯然粹然,毫无渣滓。”

   同时心体活泼自由,并不执着于具体善恶观念,不执着于善的作用形式,“心之本体原无一物,一向着意去好善恶恶,便又多了这分意思,便不是那廓然大公”(《传习录》上)。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3.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