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一

   与一位好友闲聊时谈到儒家以直报怨的原则。我说,如果被流氓(或文氓骚扰欺辱威吓,或避而远之掉头而去,或以牙还牙给点教训,都可以,视具体情况如何而定。友人认为这样解释“原则”有些随意。其实儒家圣王两方面的大原则都是相当灵活时宜的,一点也不僵化,不拘泥。只要“不逾矩”,就可以“随心所欲”、率性而为,而本心仁心圣心良知之发动,自然是“不逾矩”的。

   

   二

   对于小流氓,道家或一躲了之,小乘佛家或一味退让。有一种人为了故示清高超脱,无论如何都坚执不睬,那其实是另一种执著----对清高超脱的执著。寒山谓拾得:“今有人侮我,辱我,慢我,冷笑笑我,藐视目我,毁我伤我,嫌恶恨我,诈谲欺我,则奈何?”拾得曰:“子但忍受之,依他,让他,敬他避他,苦苦耐他,装聋作哑,漠然置他。冷眼观之,看他如何结局”。

   

   世人皆夸拾得“高”,不知其“看他如何结局”之言,已带有某种幸灾乐祸之情,有违佛家慈悲了。还有一种人对流氓行径不仅不予惩戒,反而加以鼓励,那就比流氓更坏了。有个故事:有无赖小儿爱用弹弓打人,第一个被打者逃之夭夭,第二个被打者夸其勇敢,第三个被打者赏以糖果,小孩愈加欺人上瘾,结果被人一怒而毙。

   

   唯有儒家,如果力所能及(如一时力不能敌,一般儒家亦不会冒险,不值得。枭式儒家则自有无敌气概),又非另有要事,而且围观者众,大可停下来,杀杀小流氓的气焰,即借机让自己舒心活血一番,又可以提高观众世人维权抗恶的勇气,还可以让小流氓汲取点教训-----即使未能让他洗心革面“让世上多一个好人”,至少让他知道流氓不是好做的,让流氓中的其他人及后来者有所顾忌和自警。

   

   儒家有与人为善的一面,又有以直报怨的一面(直者直道也。正直公道、合情合理的报复,符合君子风范,不违仁义和恕道。其公羊家还有“大复仇”的主张呢,详枭文《大复仇论》),有温良恭俭让的一面,又有颇为侠义勇武、相当不好欺侮的一面(孔子力大,子路艺高。孔子逝后,儒分为八,其中一派的末流为游侠)。两“面”一体,相辅相成,就象大乘佛家所言,慈悲与威严同在、惩恶即是行善。

   

   三

   世人喜欢以小衡大,以管测天,以为讲仁义道德就不能好美色谋私利,更不能制恶报怨,不能打人骂人,否则就是“满口仁义道德,满肚男盗女娼”,纯属“包子之见”或恶意上线。只要合情合理合法,好色谋利自无不可,打人骂人亦无不可。别说一般打打骂骂,杀人甚至杀君(诛一夫)、开战(义战)都是允许的。

   

   该杀不杀,该战不战,那才不义,那不是儒家是懦家----胡适说儒即“懦”,儒家以软弱自名,那是胡说。即使从字源考察儒与懦有某种关联,经过孔子的改革,儒已具阳刚勇健之德而与懦字完全脱钩,成为“人人所需”(儒字从人从需)矣。

   

   当然,儒家又是最宽弘广大的,对于个人的小恩怨报或不报,对于遇偶的小流氓睬与不睬(如果小流氓不仅针对个人,而且弄些乱石毒草挡了正路,为了弘道卫道,那是非踩不可),都是风行水流,绝不放在心上的。物来斯应,事过即迁。儒心大仁,即致力于修齐治平又“上下与天地同流”,容不得太多世俗琐屑也。

   2007-5-20

   附笔误修正: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原文:(黄宗羲)他的“气”,等同于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应为:他的“理”,等同于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在黄学中,“气”属现象界的。理气“非两物”,但“气”粗而“理”精也。

   首发《民主论坛》2007-5-2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