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并介绍“外王”大作《中国民约精义》

   一

   孔孟之道,内圣外王。如果说程朱理学、阳明心学是内圣学的两标劲旅的话,黄宗羲就是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内圣属于道德自由、意志自由的范畴。“内圣”到了高处,必然追求思想独立、维护人格尊严。我说过,明末清初的反理学运动其实是理学内部发展出来的(反理学者也属儒家或广义的理学家),这是理学作为道德心性之学的逻辑发展之必然,是理学家(心学也属理学范畴)不断高涨的尊严意识使然。

   

   而道德、意志自由到了极至,一旦历史时机成熟,必然追求社会、政治之自由。所以,儒学的内圣学说和民本思想相结合,纵无外来思想的刺激,也必然会开出现代民主之花来。黄宗羲就是最好的证明。

   

   二

   黄宗羲(16l0-1695),字大冲,号南雷,学者称梨洲先生,宁波余姚明伟乡黄竹浦人。他十九岁人都讼父冤,以铁锥毙伤仇人,名满天下;他领导“复社”成员坚持反宦官权贵的斗争,几遭残杀。清兵南下,他召募义兵,进行武装抵抗。明亡后隐居著述,屡拒清廷征召,写成了《明夷待访录》、《明儒待访录》,《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等史学巨著。

   

   后人称《明夷待访录》为中国的《人权宣言》----比卢梭的《民约论》早100年。《原君》是《明夷待访录》的首篇。黄宗羲开篇就阐述了人类设立君主的本来目的是为了“使天下受其利”、“使天下释其害”, “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之毕世而经营者,为天下也。”君主只是天下的公仆而已。然而,后来的君主却成了害民之贼。他说:

   

   "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 “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无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呜呼!岂设君之道固如是乎!”“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原君》)。

   

   黄宗羲从根本上否定了君主“家天下”的合法性。其民权思想,不仅对清末的维新变法、君主立宪行动,而且对辛亥革命中反专制、倡民权思潮及孙中山、邹容、陈天华等志士的思想产生很大影响。梁启超、谭嗣同倡民权共和之说,曾将其书节抄,印数万本,秘密散布,于晚清思想之骤变,大有影响。

   

   同时黄宗羲主张废除秦汉以来的"非法之法"的君主“一家之法”,建立万民的“天下之法”(《原法》);他在《学校》篇中,提出以学校为议政机构的设想,颇有近代议会政治的意识萌芽。另外,《明夷待访录》提出的“税赋积重难返论”,被称为“黄宗羲定律”或“黄宗羲怪圈”。

   

   黄宗羲被称为“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中国人本人权思想启蒙第一人”。其民权思想确实完全没有外来影响,但有学者誉之为空前绝后则过了。其思想乃《尚书》政治思想、孔子外王学说、孟荀民本观念在君主专制后期的跨越式发展。孔子的《春秋》经,孟子的“民重君轻”和荀子曰“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等原始民主思想,都是黄宗羲思想之根基也。

   

   三

   黄宗羲是外王学的一面大旗,内以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为据、外援之以卢梭的《民约论》的《中国民约精义》一书,则是一本外王学大著。

   

   刘光汉(1884一一1919年,江苏仪征人,原名师培)编纂的《中国民约精义》,从上起孔子和孟子,下讫龚自珍魏源两千余年间前圣曩哲的著作中辑录了关于反对专制、主张民主的论述凡一百八十余条,分上古、中古、近世三卷,是一部以近代民权主义分析中国古代民主思想、直接呼号民权自由的著作。

   

   据编纂者陈寒鸣君总结,该书辑录的语录主要包括下列几方面的内容:(一)与主权在民思想相接近的民本观念或重民主张,如《尚书》中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诗经》中的“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及《孟子》中有关国人曰贤方贤、国人曰可方可的言论等等。(二)与社会契约论相接近的君臣、君民通功易事的思想,如《墨子》中关于天子、三公、诸侯皆由民选的论述,柳宗元《封建论》中的君由民举的观点,黄宗羲《明夷待访录》中关于君臣皆为民立的思想等等。

   

   (三)反对君主私天下、主张天下为公的思想,如《礼记•礼运》的“大同”说,《吕氏春秋》、《六韬》、《明夷待访录》、《潜书》中有关“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的论述。(四)反对君主专制的法治思想,如《管子》中“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此谓为大治”之论,《商君书》所言“国之所以治者三,一曰法、二曰信、三曰权。法者,君臣所共操也;信者,君臣所共立也”等等。

   

   刘光汉在《中国民约精义》中反复地强调“主权在民”的思想,并概论黄宗羲之学道:“要而论之,黎洲之所言,为天下非为一姓也,为万民非为一人也;以君为国家客体,非以君为国家主体;以君当受役于民,非以民当受役于君也。……本此意以立国,吾知其必为法、美之共和政体矣。……中国当三代以来,官天下变为私天下,政冶之学泯然罔闻,君民尊卑判若天壤,名位之说深中人心。而黎洲独能以雄伟之文醒专制之迷梦,虽其说未行于当时,讵不得不谓为先觉之士哉!此吾所以崇黎洲为中国法理家也。”

   

   四

   黄宗羲的内圣学也水平极高,对心学宗师陆九渊、王阳明极为推祟。其晚年著成的《破邪论》一书中,专设《骂先贤》一文,文中就传闻一书生因骂李贽而梦见李贽前来质问惊吓成病事发表议论,称“于是为今之骂象山、阳明者大惧焉,卓吾生平喜骂人,且其学术偏僻,骂之未始不可,而聊尔人尚不可骂,况象山、阳明之为先贤者乎”!

   

   他对“道体”的认识相当透彻。他说,“通天地,亘古今,无非一气而已。一物而两名,非两物而一体。在天为气者在人为心,在天为理者在人为性,理气如是则心性亦如是,决无异同。”他的“气”,就是老枭《本体论》中“心物一元”之本体也。他反对“测度想象,求见本体,只在知识上立家当,以为良知”。以为“致良知”之“致”字即是“行”字。

   

   黄宗羲治学,提倡以六经为根祗,兼谈历史,贯通经史,通达古今,经世致用;他还是个大诗家,论诗称“情者,可以贯金石,动鬼神”,强调诗写现实:“夫诗之道甚大,一人之性情,天下之治乱,皆所藏纳”。《山居杂咏》一诗,充分体现了这位学兼圣王的一代大儒追求正义的凛凛风骨和笑傲艰险的乐观精神,诗云:

   

   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

   死犹未肯输心去,贫亦其能奈我何?

   廿两棉花装破被,三根松木煮空锅。

   一冬也是堂堂地,岂信人间胜着多!

   

   老枭次韵写怀曰:

   

   大小难关竟迈过,谱就风流绝代歌。

   不自在时皆自在,要如何处任如何。

   十年寂寂养真气,半世常常背黑锅。

   立定脚跟昂起首,人间鬼魅任其多!

   

   注:“不自在时皆自在,要如何处任如何。”是化用古人风月亵联“得少住时且少住,要如何处便如何”的,但意思已截然不同了。上句谓外境不自由而我心自由,下句谓外境会怎样,中共要如何,一切任之。

    2007-5-2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5-20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