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1半山:对东海一枭先生劝一言

   半山

    有一种言论,是将自己的屁股先摆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这个位置使论者产生了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还有一种言论,是将自己事先摆到学术水平的制高点上,这个位置,恍惚间使论者获得了这样“优势”:你接爱不了我的观点,你不赞美我,只是因为你愚钝得不可救药。如果说前者是一种霸道的话,那么,后者简直就是透顶的愚蠢、莫名其妙的自恋了。

   东海先生对儒学经典的研读到底有多么的“精深”,我从他的几篇文章里还确实不太看得出,但东海先生的自恋,实在的说,不禁让我哑然失笑。说句不敬的话,东海先生的几篇文章,我很有点当作一场笑话来看的意思。得罪了。

   极端崇儒的人是有的,这不奇怪,我对东海先生不以为然的,并非他将儒学推到很不恰当的位置上,并非他让儒学担当其自身力所不能及的使命,而是这位先生对己的极度以为是、对所谓“平昌老人”几句水平还算勉强看得过去的诗作那种傲视千秋万代的口气,那口气只能说明:如果不能说这位东海先生为文、为学的心态还处在类似于文学青年的初级阶段,只能说这是某种精神病理现象了。

   顺便点评几句东海先生的精华:

   “此文彻谈本体,非浅识者所知也”

   什么叫彻谈本体?孔子一生不曾回答过“世界是什么”这个问题,而是越过本体论,直接回答人应该如何面对世界。连这点常识都有待补课,也妄称自己见识高深?

   “批者须对中西哲学皆有一定了解,在儒佛二学皆有一定造诣,始有下手处。仅半通不通读几本经书者,不如闭口藏拙为妙,哈。”

   典型的自恋狂,自恋的同时说明学术底气实在太虚了——如果你有真材实料,何必要人家“闭口藏拙”,底气虚,就只能有这种小孩子玩家家似的先把你吓住再说的游戏伎俩了。

   “佛典浩如烟海,摘其片言只语来相斥,毫无意义。”

   言下之意,东海先生是把浩如烟海的佛典都研读尽了?已经超越了“摘其片言只语”的水平了?这话,恐怕是据说具有饕餮般阅读量、扫描般记忆力的钱钟书先生也不敢说吧?要是真的如此,半山向东海先生表示五体投地的佩服。你有那学问实力,人家自然会承认,用不着事先咋乎。如果你对佛典也不能凫其烟海之浩,那么,你岂不是说,你与昌平老人的言论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至于“欣看东海真文出,一洗万古凡文空”之类,简直就是出丑了。如果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口出狂言,那倒有几分可爱之处,然而,如果这样的狂态出自一个上了一定年纪的读书人,那我只能奉劝东海先生:磨刀不误砍柴工,先生如果能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再皓首穷经,实在不算太迟。

   如果儒学的修身养性,修养出的只是狂妄、霸道与自恋,这儒学,就绝对有毒了,千万别修。但我想,儒学毕竟不是毒品,只是东海先生离儒学还很远很远。奉劝东海先生认认真真向历代先贤硕儒学习一种很基本的、同时也是非常可贵的品德:谦逊。

   阅读全文(451) | 回复(0) | 引用(0)

   2.mountw:性恶论和性善论应该用在谁身上?善与恶的标准是什么?

   送交者: mountw 于 北京时间 05/16/2007 (13 reads)

   回答: 枭灭性恶论! 东海一枭文章 于 05/15/2007

   主题:性恶论和性善论应该用在谁身上?善与恶的标准是什么?

   性恶论和性善论应该用在谁身上?

     善与恶的标准是什么?

   先生对“性恶论”和“性善论”的应用是在他人身上。所以得出结论说性恶论 ”导致对他人、对人性的极端不信任,轻者滑入冷漠虚伪和利己主义的泥坑,重者以邻为壑以人为敌坑蒙拐骗欺世害人,无所不至矣。 ”

   可是,对于基督徒而言,性恶论首先是要应用在自己的身上,知道“在我之中没有良善”。所以,要谦卑倚靠至善的上帝,让圣洁的上帝的灵来我们心中掌权,指导我们做事,我们才会有真正的无私的爱心。

   我们常常看到许多历史的罪人,在他们残害民众的时候,他们自以为是在为民造福,或是为了什么伟大的目标。他们自认为是好人,是人类的救星,是正义的代言人。可是,实际上,他们刚愎自用,根本看不到自己有错误的可能。面对怨声栽道的民众,竟然还沉浸在对自我的伟大和美好的陶醉中。

   我在认识上帝以前也是愿为国为民造福的有志青年。可是,认识了上帝,我才知道,在我的美好理想中,有很少是真正地为了人民,有很多是为了自己的名利。我若遇到选择的关头,一定会为了自己而牺牲人民,而且还要编造伟大的故事来欺骗自己和别人。

   正是对自己的良善的不信任,使我们谦卑地听取别人的意见,采纳中肯的批评,在这一生的道路上,与上帝同行,在他的引导下,渐渐脱去旧的卑情下品,一天新似一天,渐渐成为圣洁美好人--也就是上帝最初造人时,对人的期盼。

   性恶论者怎么看待他人呢? 人若知道自己是罪人,看到其他人的不好时,会有更多的理解和宽容。在为人处事时,对人的估计不至于理想主义,而是更切合实际。

   最危险的是,自以为善,而认为他人恶。这样的想法,的确会如先生说的那样,“ 极易导致对他人、对人性的极端不信任,轻者滑入冷漠虚伪和利己主义的泥坑,重者以邻为壑以人为敌坑蒙拐骗欺世害人,无所不至矣。 ”

   性善论者,如果能应用在别人身上,看到人性中有怜悯互助的一面,也就是”良心“,那是很好的。圣经说,我们是照着上帝的样式造的,后来背叛上帝。我们的心中,仍然存留着一些美好的东西。孟子所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 这个“几希”,指的就是仁义礼智“德之四端”,可是,这些美好之处,比起上帝的良善来,实在是很可怜的一点点。

     基督教的”性恶论“, 与我们一般华夏文化中的”性恶论“是不同的。 亚当和夏娃吃了个上帝的禁果,在华夏文化看来,这是小事一桩,有什么大恶吗?可是,基督教的”恶“或”罪“的定义,是偏离了上帝的标准,就好比射箭偏离了靶心。上帝的标准超过人道德的标准,所以,我们所谈的 ”恶“ 与 ”善“ 因标准的不同而有分歧。

   举个例子。 一个人的牛陷到沟里,过路的人视而不见,反正牛也不是他的错而陷到沟里的,这是善还是恶?您可能说,这不是很善,但也不能说是恶。可是,在上帝看来,这就是恶事了。

   或者,夫妻俩吵架,一个破口大骂,一个沉默不语。那个不说话的人,是善还是恶? 按照上帝的标准,若是他怀恨在心,这就是恶了。

     这是在下对性善恶论的一点认识。

   还要请教先生,如果人的本性是善的,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的坏人坏事?恶人是怎么来的?恶的起源是什么?

   

   3、儒家文化也不是自由的老母——驳儒家文化是“种文化”及现代“济世文化”论

   月华苍炎

    读老枭“基督不是自由的妈!”感到很有趣。因为我又看到了现今流行于全球(特别在中国大陆被别有用心的人大加吹捧)的新儒学的陈词滥调。这些陈词滥调主要有以下共同特点:

    一、把儒家文化看成是每个时代都不用大费周章,只需简简单单对其稍作修饰和改装(这种改装可以是“土”的、“洋”的,或者“土”、“洋”结合)就可以成为中华民族万古长青的“种”文化。

    从这个角度出发,又可以看出新儒学的以下两个特点:

    1.复古主义:他们完全忘记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时代、历史的睁眼瞎,其实也是彻头彻尾的历史虚无主义者。

    在复古主义的背景下,新儒学因其在学术思想与现代文化建设思维上缺乏洞见未知领域的独创性,必然带来它在学术探索上的惰性与疲软。

    新儒学家总以为套上几个新名词,刷上几曾新油漆,就能通过儒家文化的所谓“现代复兴”完成建设中国现代文化的“大业”。

    焉知中国现代文化的形成既不可能通过对西方现代文化的简单移植来完成,更不可能经由儒家文化这个“千年老妖”的现代“尸变”来实现。

    中国现代文化自有一个复杂、艰难的生成过程(正因为其艰难与复杂,她自今仍未完成其生成过程),她必然应该是在中国现代历史土壤之上生长起来的,既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儒家及儒家之外的一切优秀古典文化)的有益因子,又吸纳了西方现代文化的可借鉴因素的一种区别于任何其它文化形态的全新的文化形式。

    2.“儒学”自大主义:在学术研究上,借儒家文化“万古长青”论,有意无意地通过儒家文化的万能“彰显”“儒学”的“独尊”地位。

    正因为如此,新儒学“大师”们,在其“学说”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维护当政者的腐朽统治现象所利用时,往往沾沾自喜。自以为如同贤明神武的姜子牙找到了“周文王”,可以大展宏图,完成无数个千年儒生的幽魂所期待的济世救民的鸿鹄之志了。

    于是所谓“德政”、“和谐”的高调响遍神州。

    安知他们与当政者正在策历史以反动,正在以“德政”消解法制,以“和谐”掩饰因集权政治的独占而造成的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

    二、把继承传统作为时下中国人的第一要务,否则就等于“全盘西化”或者“数典忘祖”。

    他们在强调对传统文化的回归时候,无视中国现代化的实际进程和现代文化变革与建设的实际需要。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远未完成的背景下全凭主观癔念,一厢情愿地认为“现代化”为中国带来了灾难。似乎中国已经到了高度工业化的时代,一切西方曾经发生过的“现代病”在中国已经发生了,而“复兴”儒家文化是唯一的“拯救堕落现实”的唯一“良方”。

    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的一切近、现代的苦难均源于那些曾以满腔热忱变革中国社会的先驱对儒家传统的破坏和反动(老枭谴责辛亥革命、否定五四思想文化变革就是最好的例子)。似乎中国的一切变革,只要与儒家文化相抵牾,就是危害民族、危害历史,在儒家文化这个“太上老君”头上动了土,就是完全忘了中国儒家道统承传千载的“礼仪”和“规矩”,和背君忘父、光屁股蛋子乱跑的野蛮行径没什么区别。

    另一方面,他们也似乎看不到仍然极端落后的中国在现代化建设方面的迫切需要(包括文化的建设需要和物质生产发展的需要):看不到在现实中依然存在的已经延续了几千年的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官文化”的腐朽(正是封建“官文化”的毒瘤几乎消解了大陆中国自“共和国”成立以来的所有建设成果);看不到在千千万万中国人心中依然存在的封建意识与封建迷信思想的愚昧;看不到无数下层中国民众在以“民间化”的儒家文化为表征的世俗力量的统治下的野蛮生活状态;看不到无数中国偏远地区的下层农民因为生产力的低下,还在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看不到就是因为“儒家道统”、“官文化”的存在造成中国50%以上的人缺乏完整的现代民主意识和现代权利意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