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因为近来在农村打工,很少上网,一上网就看到了东海一枭的《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道在平常生活中》一文,虽私下早已把东海一枭引为网上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老枭怎么写出了这么一篇狗屁文章!丢脸!

   枭文开篇既言:“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这种肉麻的马屁文字,出自腐儒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出自枭笔,不可思议!

   纪昌学箭,把死蚂蚁吊着看三年,看到的蚂蚁如车轮一般大,他看到的蚂蚁,绝对不会是蚂蚁的本真面目,不是枭兄题目崇尚的所谓“在平常生活中”的蚂蚁(所谓的“道”),而是非平常生活中的、为了满足纪昌射箭目的虚假的蚂蚁。放大镜下的生活不会是平常生活,千读百读,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的《论语》,绝不会是孔学的原意。这就是我一直反对用一以贯之、微言大义的方法学孔学经典的原因。假如孔子复生,用这种方式学《论语》的腐儒们,一定会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孔子的一言一行,都在破坏他们心目中的孔子的伟光正的高大形象。

   其实,任何一段狗屁不通的文字,如果用这种方法来读,都会读出花来。

   这不,老枭马上现身说法,用这种方法解说了《论语》中的“亲仁”二字。

   老枭在以平常心解释了“亲仁”二字的“亲近仁德之人”的本义之后,也觉得“亲近仁德之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管自己的品德如何,一般的人都喜欢亲近仁德之人,而不喜欢亲近奸诈狡猾之辈。这种浅层的解读有些把孔子及其弟子们当平常人了,有损孔子的伟光正的光辉形象。所以意犹未尽,还不过瘾,进一步引申发挥到:“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呜呼,孔门弟子一个个都达到了所谓儒家的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把孔子往哪儿摆呀!老枭嘲笑“啃咸菜谈天下”解孔距离真义十万八千里,自己解孔,又何尝比十万八千里近一点点呀!假若孔子复生,见到“啃咸菜谈天下”说自己“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还可以嘲笑其燕雀安知鸿鹄志,而遇到老枭肉麻的吹捧解说,则只好羞愧得满脸通红地重新爬回坟墓里面去了。

   在这篇文章中,老枭最得意的点睛之笔是下面这段文字:“有些‘今世进士’(指当代知识分子)则从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往后退,沦为极端个人主义乃至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如果不仅鼓吹,而且在个人行为中也彻底地反掉了利他精神仁义道德,处处与儒家对着干,那就不成其为人矣。不说别的,谁敢反掉本文这段‘子曰’,‘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非畜生而何?”

   多么自洽的逻辑呀!因为孔子说了:“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熟读《论语》之人,应当有理由怀疑,此‘谨’字,有可能是‘忠’字之误)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而孔子又是所有的自称为儒家之人的表面上尊奉的祖宗,所以,孝悌谨信爱众亲仁也就成了儒家的专利,谁若反对孝悌谨信爱众亲仁,谁就是反儒,而反孝悌谨信爱众亲仁的“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是畜生的行为,所以,老枭就可以在题目中,理直气壮地宣布: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

   但如果我们也能用这种逻辑推导出“反共的都不是好蛋”这个结论,老枭恐怕会不以为然了:

   毛主席说过:要为人民服务。而毛主席又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尊奉的祖宗,所以,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就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专利,谁若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谁就是反共。而反对官员要为人民服务,希望当官的欺压百性的人都不是好蛋,所以,反共的都不是好蛋!

   只要是人,就有言行不一致的时候,当年中国共产党在给毛主席三七开时,就遇到了毛泽东背离了毛泽东思想的尴尬,儒生们如果能正视孔子,不神化孔子,把孔子看作一个人,同样也会找到孔子违背孔子言论的行为。(枭注:谷洪混淆了中共与儒家的性质、原则之异。)

   例如,我们都知道孔子一贯倡导孝悌忠信,但孔子却在《中庸》中承认,自己也未能做到孝悌忠信:“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

   附录:《道在平常生活中》(假题:《反儒,不是湖涂即畜生》)

   一

   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

   奈何古今读书人包括许多学者儒者,对《论语》大都不求深汲也无力深汲。象这一段: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篇第一》)

   钱穆、李泽厚等大家都解得粗浅。钱曰“本章言子弟为学,当重德行”;李曰“这里并无什么哲学、智慧或知识,而仍然是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云云(详见钱《论语新解》、李《论语今读》)。有个网络名家叫“啃咸菜谈天下”的,解得更加荒唐。他说:

   这是谈自我修养的。古希腊人常常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而孔夫子则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行有余力”了,奴才做得不错了,再去学一点“文”,这个“文”其实也还是工具,距离真理还有十万八千里。

   如此读孔,才真是“距离真义还有十万八千里”啊。

   二

   这段话可读出多重意思。

   首先,爱有差等。儒家之爱,“亲亲仁民爱物”,由近及远,秩序井然。“入则孝,出则弟”是亲亲的表现,“谨而信,泛爱众”是仁民的表现。泛,广泛、普遍意。对民众要泛爱,对民众中有仁德者要特别亲近。同时“爱无止境”,不仅要孝悌,还要“爱众”(还要进一步“爱物”,最后达到“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境界)。

   其次,道德的建立不可躐等,要从孝悌开始,由近及远,下学上达。儒家特别重视孝悌,认为“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是君子之所当“务”、所必“务”。“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事实正是如此,一个对父母兄弟都不好的人,还谈得上别的吗?中共之所以邪恶,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它主张“大义灭亲”。灭亲就是大不义呀。它提倡的“共产主义道德”之所以流于大伪,就是因为其德无“本”啊。

   有人问:如果其它德行与“孝悌”产生冲突怎么办?比如为了勤政“爱众”,为了民主事业而不能尽孝,乍办?枭答:类似冲突一般不会太激烈,可根据具体状况依“义”和“中庸”的原则化解之,只要寻求一个合宜“度”,为勤政“爱众”、民主事业等付出,不仅不违孝道,而且可成为更高境界的“大孝”。当遇到极端情形忠孝不能双全的时候,如何选择就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了。儒者该尽忠时就尽忠(尽心为忠,现代的忠,忠于某种理想事业也),移孝作忠,不违孝道。

   有一个著名的两难问题:母亲与怀孕的妻子同时落水,只能救一人时选择救谁?很多人认为这个难题无解。其实这种时候怎么选择都是大憾大悲,无法选择也不能选择,只能视当时情景凭本能而定,谁方便、凑手就救谁了。

   这段话还有一层意思:德与文的关系。一、先立德后“学文”,“文章”有德行为基础(这里的学文、文章比现代语言中的含义更深广,兹不详论),才不会流于“口头禅”,才能产生持久的影响力。二、有了道德还要有文章,只有多闻博识,才能心胸开广,眼界宽阔,志趣高远。

   三

   孔子对“性与天道”谈得很少。《论语》中的“仁”从形下层面释,“亲仁”原意是指亲近仁德之人。但作为儒学的核心概念,“仁”于孔子之后不断得到深化和扩展。陈荣捷先生认为二程以仁为生生之性,与天合一,至此"仁"始有一形而上涵义及宇宙论根据。其实董仲舒早有仁即“天心”之说、把仁与天道并例了:

   “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事功无已,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春秋繁露?王道第六》)。

   《传习录》载有阳明这样一段话:“即体而言,用在体;即用而言,体在用,是谓体用一源”,阳明的良知乃是本体与作用的统一,仁亦可作如是观。仁即“统摄诸德”,又是“性与天道”,可以说是宇宙间最高真理了。

   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孔子未必然,也未必不然。老枭此解,不违孔学也。

   如果把“亲仁”作这样理解,在孔子这段话中,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都是“亲仁”证道的基础和前提。不过,这个基础和前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鸟巢禅师所说:三岁小儿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但一切圣贤道德、宗教境界乃至天地境界都建立在这些普通道德之上而不离普通道德。倘若一个人不孝不弟不谨不信,别的就免谈了吧。

   很多人象“啃咸菜谈天下”一样轻视“自我修养”,好高务远,“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不知“道在平常日用间”的道理,不知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中蕴含着至高无上的“真理”。

   四

   不少学者及自由主义者以反儒为荣,不知儒是反不了的。有儒者说得好,人是天生的儒家。除了历史上特定制度下的某些“规范”,儒家是常识是常道,是人性是天性,是为人之本,是普适性价值。《学而篇第一》这一小章短短几句话,实际上就很难“反”掉。少数人反掉多数人反不掉,多数人反得一时反不了永久。

   反掉孝悌信爱,反掉仁义道德,人就不成其为人了,人类社会就变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了。反掉儒家,马列趁虚而入,中共趁势而起,造成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好在仁义道德是本能,是天性,个人而言,或许这种本能和天性会一生受遮蔽,永远被破坏,对一个社会而言,它们终究要反弹,要刮垢磨光重造辉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