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一

   多年未曾回故乡过年了,今年准备回去与父母弟妹团聚。这几天,不由得频繁想起狱中友人和同道,想起他们的父母妻儿弟弟妹妹。有些狱中人如师涛、杨天水、郭飞雄、郑贻春、严正学等,与我曾有过网络交流。郑贻春在《汉语文学网》常跟我贴(我曾整理发表),杨天水多次赠诗于我,且是为林案写呼吁文章最多的人;师涛曾向其所供职的媒体推荐拙作(未用),还在电邮中说过一句话:你是我网上最尊重的人(大意),我很感动,一直没忘。我真怕自己辜负了他们和有关朋友对我的尊重与期望。

   

   据了解,不少民主志士生活都很艰难,系狱者的家庭经济状况更是不问可知。每念及此,忧心难忘,前不久特作出了捐赠全年稿酬的决定:除《自由圣火》外(暂留《自由圣火》一家稿酬聊慰家人、略维生计吧。)凡海外各刊所发枭文,稿费均有劳各刊物代捐给狱中及笔会有关同道。此意作之已久,但当年有酬文章不多,空头人情无益。后来枭文发的多了,却又为林案所缠(为之耗资数万),不得不先顾及亲人和乡亲。现在,失业多年的枭婆在一家公司打了一份工,我也终于可以腾出空来“还愿”,心下大慰。

   

   《民主论坛》是对老枭最为厚爱、刊发作品也最多的海外中文刊物,几乎逢枭必发,改版后几乎每日一篇枭诗枭文。已与该刊洪哲胜主编约定,新年的四季稿酬分呈四人,已敲定杨天水等二位。《民主论坛》是笫一个向我约稿的海外媒体,老枭“出道”几年来枭声不断,与洪哲胜的支持鼓励分不开。他作为台湾人对大陆民主事业倾注了无数心血,我们自已如再不争气,真是枉为中国人了!

   

   从现在起,《北京之春》《议报》《民主中国》及其它未点名各刊均依此办理,太忙怕烦,恕不一一。今后凡枭文之稿酬不必寄我,有劳各刊代捐。具体给何人,由各刊自择,只要是狱中自由作家及民主人士均可,不必征求我的意见(有时我或会提名及建议)。我要郑重说明的是,我能这么做,离不开《自由圣火》的厚爱和支持。该刊创办以来,大量刊用拙稿,铭感无已。特留该刊稿费作为自己生活基本保障(见笑了)。

   

   二

   儒家主张仁政,推崇王道,强调道援,着重从制度上保障与解决民众的各种困难,在个人的辞受取与金钱交往方面则十分慎重。贫如颜子,孔子并不少助之,是怕"累于道",因为"君子之与受,视诸道而已。非其道,一介不以与人,一介不以取诸人"(王艮)。孟子说过:可以与,可以无与,与伤惠。故老枭自己生平最害怕求人相助特别是在经济上,颇有一种“伟人的骄傲”(任不寐语),也不轻易为人呼吁或募捐。

   

   但是,该手援时不手援,该"与"而不"与",也有违仁德义气,有伤于惠。儒家不局限于“妇人之仁”但绝不排除“妇人之仁”。当年为病重的杨春光筹款,近日为苦难的杨川遗属化缘,皆义所当为,不能不为。多年来也小小支助过一些同道,毕竟零碎。现在是根据仁义原则,认为自己必须这么做。

   

   我知道有些人在“偷偷”资助,更知道“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精神的可贵和“恶畏人知便是大恶,善欲人知便非真善”的古训,以前也是这么要求自已的,写此文前,曾“害怕”招致高人大德的嘲笑而有所犹豫。

   

   但为了抛砖引玉,故不自隐。因为我更希望以自己的行动唤醒世人对“我们的英雄”(相对他们的英雄而言)的关注,让更多的人与我一样能多想想那些为民众、为民族而入狱的先行者,让更多的人对他们有所帮助(顺便借此机会请有关狱中人家属公布或向有关刊物告知银行帐号)。

   

   个人区区之力太有限了。特别是在在这个礼崩乐坏道德沙化的时代,默默“独善”固然高尚,“偷偷”地行善固然可嘉,但我认为大文化人不应止步于此,还应进一步以己之善去“化”人“转”世,召唤更多的人一起为善一起上升,一起为民主先行者狱中英雄士力所能及地献出一点爱。

   

   此举也是表达自己内心的一种愧咎感。王心斋先生每论世道,便谓自家有愧。当年不明所以,觉得这位心斋先生有病:世道是世道,自家是自家,并不相关嘛,世道不好,你愧什么,那不是自作多情么?没料到近几年来自己也病了,论及世道、想起狱中人自家有愧,想起杨天水,尤其愧上加愧!

   

   杨天水以颠覆罪入狱,所谓的罪证之一是他参加了"中国天鹅绒行动"。我曾对体制内有关朋友表达我的严重不满,曾作文《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曾在《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中斥问有关部门:就算"中国天鹅绒活动"有颠覆的危险,就算他参加了这个网络活动,与我相比,他也不过是个喽罗(在此向尊敬的杨兄道个歉),我网选大总统才是首犯呢。

   

   三

   由于种种原因,我这个“天鹅绒”首犯、反专制“名家”目前仍逍遥法外,有关部门对我尚不失尊重,一家人日子也还过得下去(我们在外面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比系狱同道活得自在,比他们的家属活得好),理当对失去自由的、特别困难的同道略有帮助。同时也借此机会呼吁海内外热心人士和有关组织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对他们多多施援。

   

   另外我还希望监狱方面及有关干警在职权许可的范围内,对狱中的自由作家民运人士多予关照,至少“手下留情”;希望中共有关部门能够“法外施仁”、“从宽处理”,早日还他们自由身。毕竟,民主作为一种公益事业和进步事业,是利民利国并有利于绝大多数党内、体制内人士的。民主人士所追求的自由人权和尊严,属于全体中国人士,也属于你们。

   

   刚才在议报论坛看见邓永亮的文章,打不开正文,但从标题已知《杨天水的身体状况恶化》。我很心疼,故这里特别竭诚恳望江苏方面认真研究我的建议,及早释放我的同案犯老杨。老杨可是我不久将来“和谐大会”上前排就坐的重要角色,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或者万一哪个侠士哪天一不小心想出什么妙计来营救之,那就大事不妙!

   

   在新的一年里,希望广大同道给予监督,别让我偷懒,呵呵。只要没有意外(比如入狱),我会一如既往地勤于笔耕,为了自己心安,为了朋友义气,更是为了略尽文化历史之责任。我还有太多的话要说,还有更多的理要讲,还有更高的道要进一步彰明、宣传、弘扬之!

   东海一枭2007-1-16

   原载《议报》第28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