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旧作,“枭鸣天下之三七四”。当时对佛学的认识尚一关未透、对儒学亦隔一层未彻,在儒佛两家之间摇摆不定(正处于归本于儒的“前夕”,)思绪时有迷茫,内心时感乏力,竟有皈佛念头。至今回思,惭愧无已。好在继续研修吾儒大道之后,进一步发现儒门中自有至乐,自有妙境,自有真谛,更有人生坚固根蒂和正确方向。

   

   在此要对中共致个谢,它无意中成了我练骨练胆、尽心尽性、养浩气致良知的最佳助缘。这也是当年始料未及的。困苦艰危真的是人生最好的营养啊!想起文天祥在押送途中所做的一首五律诗: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每一个字都是贴在我心深处,简直就是代我写的。现在的心境,正是“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没有任何遮蔽,一切无忧,一切无惑,一切豁然开朗!回首几年前的旧我,真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之感。我比文天祥幸运得太多了!

   

   南老将此诗解为文天祥在死难关头受授密宗“大光明法”,我觉得牵强。其实,光明,也是儒家明心证道后的一种体会。文天祥本有深厚的理学底子,生死关头彻底见性,是非常正常的。我在《本体二论》中说过:

   

   圣境光明。王阳明诗曰:“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他最后遗言是“此心光明”。这种内在的光明,正是人性的光明,良知的光明。充满这种光明的生命,当然是最为伟大,最具尊严的。

   

   同时,对李师的思念之情不仅未淡,反逐年而增。此文(《寻师启事》)发后,曾因人中介与一位释圣地大和尚通电,却非李师,同名而已。当年初相见,李师已逾四旬,而今当有六十多、近七十岁矣。有知李师佛踪者,务恳惠告为荷。

   2007-4-25

   

   

   佛称尘世为娑婆世界,意为不美满多痛苦也。佛学作为传统文化中最为博大精深的一部分,不啻为慰藉心灵解脱苦难的精神妙药、超越尘世自度度人的智慧慈航。老枭还是小枭时,就曾视佛门为逃避痛苦的捷径。

   

   那是高中毕业后,因故“落第”,来到县城读补习班,因追一女同学不得,剃了个小光头,在伊人宿舍楼前(这位初、高中女同学同样未考上大学,其时已应招入厂当了工人)徘徊一夜,凌晨买票直赴杭州灵隐寺跪求出家。纠缠数日不被接纳,所带很两耗尽。

   

   正当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之际,在寺中认识了厦门来的李圣地居士。李师热情慷概,与我一见如故,食我衣我,然后上火车、坐汽车、搭拖拉机、再步行数公里,不远千里把我送回父母身边。

   

   李师说我慧根具足,倘能皈依我佛,必有大成,向我祖父、父母郑重建议,要荐我去新创办的佛学院就读,被祖父母严辞拒绝。而我失恋悲痛渐淡之后,成名成家的野心复活,也不甘晨钟暮鼓以终老了。李师甚是惋惜。

   

   师执教厦门佛学院,几年后又应赵朴初之邀北上执教北京佛学院,与我都保持信件联系。最后一信约是八七或八八年寄的,告我即将赴德国弘法。当时我供职县因委,不久辞职离乡闯荡去了,与李师就失去了联系。数年后“衣锦还乡”,寻觅李师信件,已被家人当作杂物“清理”了。

   

   当年出家依佛的念头纯属自暴自弃心血来潮,但饱受失恋之苦,没走向其它邪路而是想到了“佛”,可见老枭与我佛还是有宿綠在。大半生来,在求知求财、忧家忧民之余,陆陆续续研读了不少佛学经典(南怀谨居士讲述过的佛经,大陆出版了的,大都读过)。尽管是不求甚解、风行水流式地,未曾艰苦修行,但“佛”就象一个玄妙的影子,不论贫富穷达,始终秘藏在我内心深处,挥之不去。当我大言大语狂态大作时,当我以恶对恶凶性大发时,当我骂党骂世傻气冲天时,当我与美眉赤膊大战时,我知道自己嘴角都含着一丝对自己的冷笑。仿佛远处总有别一个我,冷冷地看着此时此地我的荒唐胡闹。

   

   近几年来,看够了官场丑剧国民丑态,尝够了人心腐败社会黑暗,对国事世事的失望,对世态俗态的透视,让我陷入了空前的厌倦迷茫之中,迫切希望在觉悟人生参悟真谛方面更上一层楼。同时,几年如一日,终日坐屏前,一日数千字地写个不休,感觉自已都变成“话痨”了。由于持久的伤时忧世心情灰黯,加上电脑幅射等綠故吧,三年似乎老了十几年,脸色灰白了,头上有白发了,眼晴近视度急速上升,酒量和健康迅速下降,亟须休养一段时间了。

   

   前不久好友雄哥来访,我曾透露出想拜高僧为师的念头。家中有妻有子双亲在堂,国事暗里透光尚未绝望,责任在身,尘綠未尽,目前还不可能正式出家皈依。只是希望找个淸静寺庙静静地生活一段时间,不问家事不问国事,养身养气,习经念佛,自求多福,自度心灵。-----当然,要觅如此寺庙如此师,大不易,一般寺庙比闹市更嚣尘,非我所宜,一般僧人与俗人无异,我避之唯恐不及,还不如于青秀山下或西子湖边闭关自修的好。

   

   此文兼作寻师启事吧。一寻李圣地师,请李师不论在国内国外,务请与我联系,以释学生十年牵挂。师当年交游广阔,师友广布,有知其“下落”者,也望惠告消息为荷(伊妹儿[email protected]);二来是寻合适的寺和有綠的师,进一步真修实证。

   

   正是:饱参生死寻禅那,遍历炎凉感旧恩。

   东海一枭2004、1、2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5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