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旧作,“枭鸣天下之三七四”。当时对佛学的认识尚一关未透、对儒学亦隔一层未彻,在儒佛两家之间摇摆不定(正处于归本于儒的“前夕”,)思绪时有迷茫,内心时感乏力,竟有皈佛念头。至今回思,惭愧无已。好在继续研修吾儒大道之后,进一步发现儒门中自有至乐,自有妙境,自有真谛,更有人生坚固根蒂和正确方向。

   

   在此要对中共致个谢,它无意中成了我练骨练胆、尽心尽性、养浩气致良知的最佳助缘。这也是当年始料未及的。困苦艰危真的是人生最好的营养啊!想起文天祥在押送途中所做的一首五律诗: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每一个字都是贴在我心深处,简直就是代我写的。现在的心境,正是“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没有任何遮蔽,一切无忧,一切无惑,一切豁然开朗!回首几年前的旧我,真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之感。我比文天祥幸运得太多了!

   

   南老将此诗解为文天祥在死难关头受授密宗“大光明法”,我觉得牵强。其实,光明,也是儒家明心证道后的一种体会。文天祥本有深厚的理学底子,生死关头彻底见性,是非常正常的。我在《本体二论》中说过:

   

   圣境光明。王阳明诗曰:“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他最后遗言是“此心光明”。这种内在的光明,正是人性的光明,良知的光明。充满这种光明的生命,当然是最为伟大,最具尊严的。

   

   同时,对李师的思念之情不仅未淡,反逐年而增。此文(《寻师启事》)发后,曾因人中介与一位释圣地大和尚通电,却非李师,同名而已。当年初相见,李师已逾四旬,而今当有六十多、近七十岁矣。有知李师佛踪者,务恳惠告为荷。

   2007-4-25

   

   

   佛称尘世为娑婆世界,意为不美满多痛苦也。佛学作为传统文化中最为博大精深的一部分,不啻为慰藉心灵解脱苦难的精神妙药、超越尘世自度度人的智慧慈航。老枭还是小枭时,就曾视佛门为逃避痛苦的捷径。

   

   那是高中毕业后,因故“落第”,来到县城读补习班,因追一女同学不得,剃了个小光头,在伊人宿舍楼前(这位初、高中女同学同样未考上大学,其时已应招入厂当了工人)徘徊一夜,凌晨买票直赴杭州灵隐寺跪求出家。纠缠数日不被接纳,所带很两耗尽。

   

   正当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之际,在寺中认识了厦门来的李圣地居士。李师热情慷概,与我一见如故,食我衣我,然后上火车、坐汽车、搭拖拉机、再步行数公里,不远千里把我送回父母身边。

   

   李师说我慧根具足,倘能皈依我佛,必有大成,向我祖父、父母郑重建议,要荐我去新创办的佛学院就读,被祖父母严辞拒绝。而我失恋悲痛渐淡之后,成名成家的野心复活,也不甘晨钟暮鼓以终老了。李师甚是惋惜。

   

   师执教厦门佛学院,几年后又应赵朴初之邀北上执教北京佛学院,与我都保持信件联系。最后一信约是八七或八八年寄的,告我即将赴德国弘法。当时我供职县因委,不久辞职离乡闯荡去了,与李师就失去了联系。数年后“衣锦还乡”,寻觅李师信件,已被家人当作杂物“清理”了。

   

   当年出家依佛的念头纯属自暴自弃心血来潮,但饱受失恋之苦,没走向其它邪路而是想到了“佛”,可见老枭与我佛还是有宿綠在。大半生来,在求知求财、忧家忧民之余,陆陆续续研读了不少佛学经典(南怀谨居士讲述过的佛经,大陆出版了的,大都读过)。尽管是不求甚解、风行水流式地,未曾艰苦修行,但“佛”就象一个玄妙的影子,不论贫富穷达,始终秘藏在我内心深处,挥之不去。当我大言大语狂态大作时,当我以恶对恶凶性大发时,当我骂党骂世傻气冲天时,当我与美眉赤膊大战时,我知道自己嘴角都含着一丝对自己的冷笑。仿佛远处总有别一个我,冷冷地看着此时此地我的荒唐胡闹。

   

   近几年来,看够了官场丑剧国民丑态,尝够了人心腐败社会黑暗,对国事世事的失望,对世态俗态的透视,让我陷入了空前的厌倦迷茫之中,迫切希望在觉悟人生参悟真谛方面更上一层楼。同时,几年如一日,终日坐屏前,一日数千字地写个不休,感觉自已都变成“话痨”了。由于持久的伤时忧世心情灰黯,加上电脑幅射等綠故吧,三年似乎老了十几年,脸色灰白了,头上有白发了,眼晴近视度急速上升,酒量和健康迅速下降,亟须休养一段时间了。

   

   前不久好友雄哥来访,我曾透露出想拜高僧为师的念头。家中有妻有子双亲在堂,国事暗里透光尚未绝望,责任在身,尘綠未尽,目前还不可能正式出家皈依。只是希望找个淸静寺庙静静地生活一段时间,不问家事不问国事,养身养气,习经念佛,自求多福,自度心灵。-----当然,要觅如此寺庙如此师,大不易,一般寺庙比闹市更嚣尘,非我所宜,一般僧人与俗人无异,我避之唯恐不及,还不如于青秀山下或西子湖边闭关自修的好。

   

   此文兼作寻师启事吧。一寻李圣地师,请李师不论在国内国外,务请与我联系,以释学生十年牵挂。师当年交游广阔,师友广布,有知其“下落”者,也望惠告消息为荷(伊妹儿[email protected]);二来是寻合适的寺和有綠的师,进一步真修实证。

   

   正是:饱参生死寻禅那,遍历炎凉感旧恩。

   东海一枭2004、1、2

   

   首发《民主论坛》2007-4-25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