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一

   本以为黄喝楼主智力大有问题但人品应该没有问题,今天不小心看到他的一段跟帖,感觉其学品也大有问题。黄喝楼主写道:

   利他主义与利己主义不是矛盾关系,这个辩析应该是我的一个原创性发现。波普尔都是把这两者对立表达的。当然,这个发现可能也得益于汉语。因为在西语中,利他主义与利己主义两词,可能不具备像在汉语中这样可以拆开来分析的表意效果。西语中,“利他”,“利己”可能只是一个词,而不是像汉语这样可分拆成两个单字。

   短短一句话,让我进一步透视了此君为学缺乏基本和必要的真诚!利他与利己一体圆融((圆者圆满无缺,融者融合无间)不是矛盾关系,这可以说是我近几年来深入研析和不断阐述的儒学思想重点,也是用以反击性恶论及利己主义、批判黄喝楼主不锈钢老鼠等人“歪理倒见”的最重要理论武器。

   没料到黄喝楼主忽来一个九十度大急转,夺过老枭的惯用兵器宣称是自己的“原创性发现”!这太令人惊诧了。因为黄喝楼主原来恰恰是一直认定利他利己相互矛盾的(而且是悖论呢)。这正是我对他多次开火的问题焦点所在,有大量黄文枭文为证。

   例如,约2006年6月份,黄喝楼主有篇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将儒学与民主、爱己与爱人、利己与利他、维护私权与维护公利都视为无法调和的矛盾或"悖论"。黄喝楼主可以说是自己思想与时俱进“进步”神速,眼一眨老母鸡变鸭,却不能公然把对方的最适用的武器冒为自家产品。白纸黑字也赖皮,如此为学,未免太不诚实了吧?

   二

   铁证之一:

   黄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其中之一就是:“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摘自黄文)。我在2006-7-15《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中是这样反驳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铁证之二:

   2007-3-12《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兼驳翟鹏举《利他主义在实践上的吃人本质》中我写道:

   儒家的利他与利己是一体圆融的,绝不反对人“为自己而活着”,绝不反对自爱自利。它象“仁爱的利他主义”一样重视“利益他人和促进人类的共同福利”,但不以“无私”为前提。同时它与“利己的利他主义”又有所不同,在追求社会共同福利时,并不以个人私利作为行为的出发点。

   儒家强调的是自立立人、自达达人、自利利人、自尊尊人。消极而言,自利自爱以不伤害他人为前提;积极而言,自利自爱自立自达的同时还要利人爱人立人达人。

   儒家倡导有差等的爱,从父母兄弟等血缘至亲开始,爱朋友爱同胞爱人类爱天地万物;儒家讲恕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实施利他行为时,要尊重他人、顺应人性,不能强迫强制。这就使得儒家利他精神合情合义有理有节,防止滑向极端的和“强制性”的利他主义。

   儒家重仁义,义者宜也,任何事情包括仁爱利他行为也要讲合宜适度。孟子就曾严厉批判和反对墨子带有极端利他主义性质的兼说学说(主张爱无差等,不论亲疏一视同仁)。

   在具体事件中,利己利他之间往往有多重可能性和多种抉择。利己利他两全齐美当然最佳。但这种两全齐美的好事不多,更多的往往是利己不利他、利他不利己、利己害他、利他害已等“模式”。利己不利他,正常人的选择;利己害他,小人恶人的行为;利他不利己乃至利他而害已,则属于高道德了。

   儒者的态度首先是争取互惠互利双赢多赢,其次,选择“利己不利他”还是“利他不利己”,怎样选择才合乎“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利己不利他不一定就是不义的。但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儒者都不会也不应利己害他、损人利己,这是原则。

   还要特别说明的是,儒家并不反对合理适度的私心和自利,“有差等的爱”就是对一定程度的私心的认可。一定程度的私心私欲和利己行为合乎天理人性,没有善恶之分,或说是超乎人类社会的善恶概念的天性至善,所谓“无善无恶,是为至善”是也。我在《一切人类,悉有善性!》指出:

   性字由心和生组成,心,仁义礼智等善端,道德之性也;生,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生理之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广义而言,都是一种至善。当然了,如果为了利己、为了追求自己欲望的满足如果而伤害他人危害社会触犯法律,那就变成恶了。

   铁证之三:

   枭文《利己主义要不得!关于枭文“道在平常生活中”答客难》写道:

   其实,利己和利他皆属人的本能,统摄于人性的“本然之善”中(一定程度的私欲与合理合法的利己,是善非恶,只有私欲泛滥过度,利己到了违法悖德损人害世的程度,才是恶。)自由主义也不排除人有利他的本能。“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只把利己视为本能和主观,以利己为主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根源处严重出偏,偏以毫厘差以千里,流蔽不可胜言。

   极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固然不一定排除个人的“利他”选择,但对利他的动机和行为有相当严重的“抑制”作用。特别是在公益事业方面,利己主义者往往退缩冷漠有余,“利他选择”不足。

   一个人主观上没有“利他”动机而行为中不自觉地“利他”,当然不失为好人,但对于公益事业特别是民主事业来说,参与者仅仅停留在“行为中不自觉地利他”的层面,自我要求就太低了点。主观上没有“利他”动机者与主观上有“利他”动机者相比,道德上肯定有差别的,效果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民主自由作为一种特殊的公益事业,是利已利他一体圆融的。但在追求的过程中,往往不利于已乃至有害于已,故特别需要利他主义奉献精神的发扬。片面倡导利己主义,流蔽无穷,遗害多多。

   利他心,是人人皆具的本能,与利已心一起统摄于人性之中。人性的“本然之善”就是王阳明所说的良知,是法尔如此、自然呈现、“不虑而知”、不假外求的“自然灵昭明觉”的“心之本体”。

   铁证之四:

   2006-8-2《想家找家回家!------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四》第三大段中我对一个“小名家”进行了严厉批判。那个“小名家”就是黄喝楼主,当时转贴此文到笔会内部论坛及其它多个论坛就已指出这一点。枭文写道:

   此君将儒家与集体主义等同起来,视为波普尔所谓的“开放社会的敌人”以及威尔逊所谓的无条件的利他主义,更是谬以千里。从个人修养上讲,儒家强调意志道德之自由,可以说是一种人格主义;就政治哲学而言,儒家的民本思想与民主主义精神相通,都是作为政治哲学的集体主义的反动。(曾有短文《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驳斥此君将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对立起来的错误论调,可参阅)。

   其实,任何“主义”不足以范围儒学。儒家强调仁德恕道、仁民爱物,强调社会和文化责任感,但与作为现代专制主义形上背景的集体主义毫无共同点。当然,如果把集体主义褒义、正面地理解为一种重集体重整体的思想,说儒家具有一定的集体主义精神,亦无不可,但必须区分个人修养层面的集体主义精神与作为政治哲学的集体主义两者之异。

   我倒觉得,如果从关注社会公益这一点上看,儒家更贴近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强调的个人利益是全方位的,包括物质、政治、精神各种层面,所以自由主义也关注社会公益,并将之视为个人利益的保障和自我实现的途径。有学者说得好:在自由主义还没有实现的地方,自由主义者有更多的理由为弱势集团发言、为社会正义辩护、向社会不平抗争,这是自由主义在当下中国的题中已有之义。

儒家孝悌为本,亲亲仁民,己立已人,己达达人,自利利他,却不是什么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儒家主张“泛爱众”,爱有差等但无局限,爱父母爱妻儿与爱他人并不矛盾。此君不了解儒家仁爱的圆融,把利己与利他对立起来,把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绝对化,说什么“在里自我反视的七个月中,我问自己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做英雄,还是做凡人?做英雄,对我而言,是为别人活着,做凡人,则是为自己和孩子活着.最后我选择了后者,虽有失落感,但没有后悔!我自认为这才是我最有自知之明的结论.也认为,这才是我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彻底告别集体主义目的至上思维的应有选择。”云云。

   悲哉,此君陷入了理论误区和线性思维还自以为聪明正确,不知如此“学问”,全无根基,不论是为自己为孩子活着还是为别人活着,不论是选择做凡人还是做英雄,都是没有自我的没有重量的。况持此思想理论,再无丝毫“为别人”之意,英雄乎哉?言高行卑,固然可耻,言卑而能行高,吾未之见也。在儒家看来,“士”是社会的中坚和先进分子,负有相应的社会、文化、历史责任。局限于小我,执著于偏见,非真学问、大学问、大智慧也。如此之言出之口普通小民之口,无足怪,出之于士君子之口,就太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铁证之五:

   2007-3-17《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枭文写道:

   利己主义并非全错而是有偏,以此为真理反对利他主义,便成错误,且遗害多多流弊无穷,理由具见枭文。凡崇利已主义者,必持性恶论者。见性不明,以己度人,世间唯有为己之人,绝无利他动机,可谓鼠眼看人低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