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真反儒者,畜生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反儒者,畜生也!

    反儒,不是糊涂即畜生!
   道在平常生活中
    ----反儒派批判(一)
   
   一

   古今中外无量书籍中,《论语》是最浅的又最深的书,是最好读又最难读的书,它是最值得百读千读用心读、值得把每一个字都咬碎嚼烂了吞下去的书。就仿佛一口深深宝井,无论放下去多大桶,都能汲上满满的水来。如果仅放下碗大的桶,浅汲即止,就太可惜了。
   
   奈何古今读书人包括许多学者儒者,对《论语》大都不求深汲也无力深汲。象这一段: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篇第一》)
   
   钱穆、李泽厚等大家都解得粗浅。钱曰“本章言子弟为学,当重德行”;李曰“这里并无什么哲学、智慧或知识,而仍然是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云云(详见钱《论语新解》、李《论语今读》)。有个网络名家叫“啃咸菜谈天下”的,解得更加荒唐。他说:
   
   这是谈自我修养的。古希腊人常常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而孔夫子则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行有余力”了,奴才做得不错了,再去学一点“文”,这个“文”其实也还是工具,距离真理还有十万八千里。
   
   如此读孔,才真是“距离真义还有十万八千里”啊。
   
   二
   这段话可读出多重意思。
   
   首先,爱有差等。儒家之爱,“亲亲仁民爱物”,由近及远,秩序井然。“入则孝,出则弟”是亲亲的表现,“谨而信,泛爱众”是仁民的表现。泛,广泛、普遍意。对民众要泛爱,对民众中有仁德者要特别亲近。同时“爱无止境”,不仅要孝悌,还要“爱众”(还要进一步“爱物”,最后达到“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境界)。
   
   其次,道德的建立不可躐等,要从孝悌开始,由近及远,下学上达。儒家特别重视孝悌,认为“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是君子之所当“务”、所必“务”。“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事实正是如此,一个对父母兄弟都不好的人,还谈得上别的吗?中共之所以邪恶,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它主张“大义灭亲”。灭亲就是大不义呀。它提倡的“共产主义道德”之所以流于大伪,就是因为其德无“本”啊。
   
   有人问:如果其它德行与“孝悌”产生冲突怎么办?比如为了勤政“爱众”,为了民主事业而不能尽孝,乍办?枭答:类似冲突一般不会太激烈,可根据具体状况依“义”和“中庸”的原则化解之,只要寻求一个合宜“度”,为勤政“爱众”、民主事业等付出,不仅不违孝道,而且可成为更高境界的“大孝”。当遇到极端情形忠孝不能双全的时候,如何选择就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了。儒者该尽忠时就尽忠(尽心为忠,现代的忠,忠于某种理想事业也),移孝作忠,不违孝道。
   
   有一个著名的两难问题:母亲与怀孕的妻子同时落水,只能救一人时选择救谁?很多人认为这个难题无解。其实这种时候怎么选择都是大憾大悲,无法选择也不能选择,只能视当时情景凭本能而定,谁方便、凑手就救谁了。
   
   这段话还有一层意思:德与文的关系。一、先立德后“学文”,“文章”有德行为基础(这里的学文、文章比现代语言中的含义更深广,兹不详论),才不会流于“口头禅”,才能产生持久的影响力。二、有了道德还要有文章,只有多闻博识,才能心胸开广,眼界宽阔,志趣高远。
   
   三
   孔子对“性与天道”谈得很少。《论语》中的“仁”从形下层面释,“亲仁”原意是指亲近仁德之人。但作为儒学的核心概念,“仁”于孔子之后不断得到深化和扩展。陈荣捷先生认为二程以仁为生生之性,与天合一,至此"仁"始有一形而上涵义及宇宙论根据。其实董仲舒早有仁即“天心”之说、把仁与天道并例了:
   
   “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事功无已,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春秋繁露•王道第六》)。
   
   《传习录》载有阳明这样一段话:“即体而言,用在体;即用而言,体在用,是谓体用一源”,阳明的良知乃是本体与作用的统一,仁亦可作如是观。仁即“统摄诸德”,又是“性与天道”,可以说是宇宙间最高真理了。
   
   所以“亲仁”二字可进一步解释为尽性知天。亲密接触“不违仁”,继而与“仁”打成一片,明心见性肉身成“仁”。如此,“亲仁”就是儒家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了,岂仅“作人的非常具体的规范”而已?孔子未必然,也未必不然。老枭此解,不违孔学也。
   
   如果把“亲仁”作这样理解,在孔子这段话中,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都是“亲仁”证道的基础和前提。不过,这个基础和前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鸟巢禅师所说:三岁小儿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但一切圣贤道德、宗教境界乃至天地境界都建立在这些普通道德之上而不离普通道德。倘若一个人不孝不弟不谨不信,别的就免谈了吧。
   
   很多人象“啃咸菜谈天下”一样轻视“自我修养”,好高务远,“把探索真理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不知“道在平常日用间”的道理,不知孝弟谨信爱众等德行中蕴含着至高无上的“真理”。
   
   四
   不少学者及自由主义者以反儒为荣,不知儒是反不了的。有儒者说得好,人是天生的儒家。除了历史上特定制度下的某些“规范”,儒家是常识是常道,是人性是天性,是为人之本,是普适性价值。《学而篇第一》这一小章短短几句话,实际上就很难“反”掉。少数人反掉多数人反不掉,多数人反得一时反不了永久。
   
   反掉孝悌信爱,反掉仁义道德,人就不成其为人了,人类社会就变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了。反掉儒家,马列趁虚而入,中共趁势而起,造成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好在仁义道德是本能,是天性,个人而言,或许这种本能和天性会一生受遮蔽,永远被破坏,对一个社会而言,它们终究要反弹,要刮垢磨光重造辉煌!
   
   不少反儒者有“三无”特征:不了解中华文化,不认识自心本性,无智也(这里的智,指的是儒家“智者不惑”的智,尽心尽性知命知天的智,不是一般的知识和智慧);视性恶为本然,视道德为工具,以仁义为虚妄,以“利已”为真理,无根也;由于生命无根,自身缺乏追求正义事业美好理想的持久内力,缺乏奉献利他的道德自觉,对别人更缺乏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无力也。
   
   有一副绝对,上联是“今世进士尽是近视”,用来形容这些人物颇为恰当。这些人物“各大门派”中都有,以自由主义者居多。本来就是病夫,错把泄药当补药,给自己和别人猛灌。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如此追求民主,不啻竹篮打水!
   
   有些“近视”者言论上反儒但行为上合乎仁义标准,与儒家默契一致,这种情况属于认识水平、思想能力问题,或属于“泼洗澡水将婴儿一并泼掉”的问题。他们反儒,是误把儒家与专制主义混为一谈,所反的其实是特定制度下某些具体道德规范及某些伪儒、小儒的具体行为,是“小康之学”中被专制主义歪曲异化了的部分。
   
   有些“今世进士”(指当代知识分子)则从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往后退,沦为极端个人主义乃至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如果不仅鼓吹,而且在个人行为中也彻底地反掉了利他精神仁义道德,处处与儒家对着干,那就不成其为人矣。不说别的,谁敢反掉本文这段“子曰”,“入则不孝,出则不悌,不谨又不信,泛恨众,而远仁,行有余力,则以学赌”,非畜生而何?
   
   “啃咸菜谈天下”居然从这段话中读出了“孔夫子把如何做好一个奴才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错得一踏糊涂,但无论如何抨击孝悌爱众亲仁学文等德行,相信他未必真的以不孝不悌无信无爱自勉并以之为荣吧?
   2007-4-3
   首发《民主论坛》2007-4-4 http://asiademo.org/

此文于2007年04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