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刘晓波有进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有进步

   刘晓波有进步

    ----兼论道统和政统

   

   一

    在我印象中,刘晓波对中华文化一直是持反对态度的,而且是极端的蔑视和贬斥(记得八九后有一本叫什么“黑手”的小册,里面载了不少老刘批儒之言)。所以我曾一边赞美刘晓波精神,赞美为他的“反骨”与孟子的浩气一脉相承,一边又嘲笑他傻博士一个,对其某些反儒观点提出激烈批评。

   

    2003年,我曾致信老刘,希望就儒家思想与民主自由之关系进行一次“海波之争”。我说:儒学与民主之关系究竟如何,儒学体系与现代价值有没有融汇贯通的可能,兹事体大,值得好好探讨。以前的争鸣仅限于学术界,于现实隔了一座山。兄何不与我同扮愚公角色,联系现实政治开展文化争鸣,将火从虚拟网络烧向现实社会?

   

    我还激将:前砸兄一文,未见反击。贬我者以为兄不屑,褒我者又以为兄不敢。今有人代老兄出手,却纤手无力,亦可笑也。兄何不亲予反击,与我从正反两面做点大众启蒙工作(撇开个人荣辱利弊不论的话,我认为争吵是真理最好的传播手段)?击我愈猛愈好,不必客气。

   

    晓波回函的大意是,他对儒家的态度并无改变,不拟就这个问题与我争论。信中还提到了他一个研究儒家的朋友的什么观点,他表示不赞同。

   

   所以,老刘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他的思想、他对中华文化的偏见已经顽固地定型了。多言无益,求同存异吧。另外,当时我也陷在一个思想误区里,以为,能否在传统文化中发掘出民主基因和普适价值,能否为民主制度找到文化之根,能否从本土文化的角度批判和清算专制主义,与民主追求相比,并不重要。为了“团结”,对诸多“反华”(反中华文化)谬论一般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偶尔还“附和”几句。

   

   后来才逐步认识到,这些问题并非无足轻重。追求民主是当今中国急务,但如何追求,却关系重大。追求途径、文化立场、思想背景等问题,直接涉及到民主事业成败利钝和中华民族的兴衰荣辱!

   

   二

   且不说能否把自由主义以及基督教快快“拿”来凭空移植到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且不说排斥中华文化能否在中国建立起民主社会,就算成功了,我估计,我与极端“反华分子”们估计仍难免“一场恶斗”哩。

   

   然而,今天有人“惊诧”相告:刘晓波有变!依据是最新刘文《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中的一段话:

   

   “最后说颠覆性。仍然是众所周知,当中共党天下取代了皇权家天下之后,皇权时代的法统与道统相分离的传统也随之终结。尽管家天下与“党天下都是独裁统治,但二者还是有所不同——法统和道统之间的关系不同。家天下是法统和道统的相对分离,而党天下是二者的完全合一。前者的独裁程度远不如后者高。从汉武帝开始的历代王朝,都是依靠血缘法统(皇家)和非血缘道统(儒家)来维系的。皇权以血缘关系确立和传递法统,但他们只是法统的创立者和传承者,而不是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来自一代代儒生,他们把儒家学说所描绘的社会秩序奉为“行天道”。正是由于道统和法统的分离,儒生出身的官僚集团才能够借助道统伦理来制约法统权力。也许,儒生官僚集团会在官场权争中失败,但他们所维系的儒家道统却历久而不坠。而且,每一代有作为的皇帝,在挽救其被宦官集团或外戚集团弄得危机四伏的家天下时,都要借助于道统的合法性及其儒生官僚集团。”

   

   这些话从儒者嘴里说出来,很正常,但从反儒派主将老刘笔下流下来就颇不寻常了,令人吃惊,令人欣喜,值得我好好喝一声彩!

   

   牟宗三先生有道统、学统、政统三统之说,但他把政统看成现代民主政治,认为中国文化只有道统而无学统与政统。但学界一般都把政统作老刘所说的法统来理解。关于道统与与政统(即)之关系,蒋庆先生在《儒家的生命之道与政教传统》中谈得颇为透彻。蒋说:

   

   “在儒家看来,道统的核心是道德标准与精神价值,由伏羲尧舜孔子等古圣人创立,由民间历代圣贤大儒代表并传承,是衡量社会政治的最高价值标准,是评判国家政府的独立精神力量,而“政统”则由皇帝或政府承担与代表,只表明皇帝或政府具有世俗权力的合法性,而不具有精神权力的合法性,即不具有道统上的合法性。在道统与政统分离的中国传统社会,没有一个皇帝敢说自己代表“道统”(社会道德精神上的合法性),因为皇帝知道,道统自古以来都由尧舜孔孟及民间大儒代表,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只代表政统(政治权力承接与使用上的合法性)。因此,他们不但不敢与圣贤争道统,反而降尊卑怀诚心尊重道统,敬畏“道统”,愿意接受“道统”的评判监督。”

   

   不过,这段蒋言有些“理想化”了。历史上道统与政统的关系,以秦汉为分界线,前后有所不同。之前是道尊於势,道统高于政统,以道统自任的士阶层与君主分庭抗礼甚至为帝王师(与后世奴儒型的所谓帝王师不同);秦汉之后是道屈于势,道统表面上高于、实际上屈于政统。所以“没有一个皇帝敢说自己代表道统”之言也不很确切。满清政府表面尊孔,实际上历代皇帝已将道统纳入政统之下,由自己代表起来了。

   

   三

   老刘对道统的评价很公道。正因为有道统的维系,家天下相对比党天下的独裁程度要低,社会文明度要高。当然,现在党天下家天下都是落后的。历史早已步入公天下的时代,道统早已到了开出“牟式政统”的时候。此话题大,兹不详论。

   

    偶尔对儒家说了句公道话,不表示老刘今后不再反儒,更不说明老刘就从反儒派主将变成支儒拥儒者了。但至少,他已开始“一分为二”,相信他不会再笼而统之地视儒家为民主大敌、思想垃圾。虽然有限,毕竟有变,这就很了不起。让我喝一声彩,为老刘思想的小小转变和进步。如果解读有误,请老刘指正。

   2007-3-31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4-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