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枭者,夜猫子是也。这家伙长相丑陋,喜欢昼伏夜出,惯于以怪异的叫声吓人,大为中国人所憎恶。然而,西人偏于夜猫子身上发现了难能可贵的一面,说这生灵能未卜先知,预报吉凶。人类中不是也有一种人能够未卜先知吗?这就是知识分子,于是在西方,夜猫子成了知识分子的代名词。

   

   夜猫子喜欢怪叫,老枭也喜欢怪叫,这或许就是老枭之所以自名为老枭的原因吧。然而,我不知道老枭喜欢做那一种夜猫子,是做令人憎恶的恶鸟?还是做预报吉凶的先知?

   

   我猜他是想做先知,不想做恶鸟,然而事实上他却做了恶鸟。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只会重复别人说过的话,一会儿是佛陀怎么这么说,一会儿是孔子怎么这么说,满口里觉悟、道心、佛法、儒术,嘴皮子煞是滑溜,就是发不出一点自己的声音来。

   

   老枭还喜欢作诗,七言格律,平平仄仄,合辄押韵,真有点那么回事,可是,他的诗篇像是从坟墓里扒出来的。看着老枭的诗,你会想:这是哪个倒霉的酸秀才,一辈子没中过功名吧?是谁把他的诗从坟墓里扒出来了?

   

   老枭自视很高,他觉得自己诗也好,文章也好,学问也好,道行也好。老枭的诗好,但这是按照三百年前的标准说的。老枭的文章也好,但他如果能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更好了。老枭的学问,那是没的说,佛陀说过什么,孔子想过什么,他全知道;他是佛陀和孔子肚子里的双料的蛔虫,但这也形成了老枭的缺点:佛陀没吃过的,老枭不敢吃;孔子没想过的,老枭不敢想。至于老枭的道行,很简单,顺着佛陀和孔子的肠胃爬来爬去,爬上爬下,永远不敢爬出这两个人的肛门。

   

   可怜的老枭啊!

   

   枭是一种有翅膀的生灵,天生应该在天空里飞。可你为什么老喜欢在别人的肠胃里爬来爬去?

   

   佛陀的哲学,是一座精神的迷宫。以佛陀的智慧,倾他一辈子的心血,佛陀打造了这座精神迷宫,最大的用处就是盛放他自己心中的幻灭。我们不知道佛陀是因为什么精神幻灭的,可是我们知道,佛陀不爱尘世,也不相信天国。佛陀憎恨肉体,可你如果说佛陀更喜欢精神,也不符合事实。佛陀如果喜欢精神,他为什么要打造一座精神的迷宫,不但把自己、而且把那么多人的精神囚禁在里边?

   

   老枭的精神就囚禁在佛陀的精神迷宫里。说实话,看着这么出色的智慧被佛陀的精神迷宫给困住了,我深为惋惜。但是很遗憾,我也不知道领他走出这迷宫的道路。我想告诉老枭的是:要走出佛陀的精神迷宫也许很简单,只要你敢于拆掉佛陀的宫墙就行了。

   

   佛陀的精神迷宫,用几样非常简单的建筑材料构造而成。什么虚空,超脱,觉悟,无我,像这样的精神材料在两千年前的古印度遍地皆是,佛陀不过是个精神上的捡破烂王。

   

   与佛陀相类似,孔子也是一个捡破烂大王,不过是格调更低,手段更烂,胆子更小。孔子说过许多非常不错的漂亮话,但这又怎么样?漂亮话谁不会说?至于道理,孔子的道理孔子自己都说不清楚。孔子的弟子反复地问孔子:师傅啊,你的“道”究竟是什么呢?——每当这时候,孔子就三缄其口。孔子临死的时候,哭得鼻子一把泪两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道”。

   

   后人总结,孔子的道就是仁和礼。基本正确。仁就是爱人,可孔子乱杀无辜,他一点也不仁。礼就是一系列具有原始色彩的礼仪规范和制度规范,可这些规范按照春秋时期的文明标准已经完全落后了。可怜的老枭啊,如果你有机会到非洲走一趟,你会发现,在某些原始的野蛮部落里,至今还流行着一种类似于周礼的东西,那就是孔子的宝贝疙瘩。

   

   你如果足够幸运,你还会在那儿遇见另一个孔子。你会发现:他正在那儿教导自己的黑人同胞克己复礼呢!

   

   孔子复礼,侥幸成功。老枭再想“复孔”,就绝无成功的可能了。为啥呢?——中国人绝不可能重犯第二次错误。

   

   可老枭不但想复孔,还想礼佛。在老枭看来:儒也好,佛也好,宋明理学也好,大乘小乘都好。老枭你是一个捡破烂的吗?怎么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出现过的精神破烂,你见一个捡一个,照单全收,全无取舍?

   

   老枭对这些精神破烂表现出一种宗教般的狂热。在老枭看来:佛学不是玄学,而是哲学;不是哲学,而是信仰。在老枭看来:儒学不是一种学说,而是一种真理,并且是最高级的真理,是永恒的“圣道”。老枭相信:这些东西之所以好,因为它不言而喻,不证自明。

   

   老枭的肚子里装满了精神破烂,就想着四处去兜售。可怜老枭连加工一下精神勇气都没有,他向人捧出的是原汁原味的佛和儒。

   

   老枭还喜欢谈民主。民主不是精神破烂,可当老枭把民主和精神破烂放在一起兜售,他玷污了民主的尊严。

   

   行了老枭,您还是歇歇吧。你的精神破烂没有人喜欢。你只能耸人听闻,而不能未卜先知。你是一只令人憎恶的恶鸟,而不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预言家。

   

   (枭注:诸般问题,枭文中尽有答案,懒得多说了。浊世众生刚强,不易调伏。究竟谁可怜,非常人所知也。瞧你呆在这角落怪可怜兮兮的,我帮你把骂文多转些地方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