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枭者,夜猫子是也。这家伙长相丑陋,喜欢昼伏夜出,惯于以怪异的叫声吓人,大为中国人所憎恶。然而,西人偏于夜猫子身上发现了难能可贵的一面,说这生灵能未卜先知,预报吉凶。人类中不是也有一种人能够未卜先知吗?这就是知识分子,于是在西方,夜猫子成了知识分子的代名词。

   

   夜猫子喜欢怪叫,老枭也喜欢怪叫,这或许就是老枭之所以自名为老枭的原因吧。然而,我不知道老枭喜欢做那一种夜猫子,是做令人憎恶的恶鸟?还是做预报吉凶的先知?

   

   我猜他是想做先知,不想做恶鸟,然而事实上他却做了恶鸟。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只会重复别人说过的话,一会儿是佛陀怎么这么说,一会儿是孔子怎么这么说,满口里觉悟、道心、佛法、儒术,嘴皮子煞是滑溜,就是发不出一点自己的声音来。

   

   老枭还喜欢作诗,七言格律,平平仄仄,合辄押韵,真有点那么回事,可是,他的诗篇像是从坟墓里扒出来的。看着老枭的诗,你会想:这是哪个倒霉的酸秀才,一辈子没中过功名吧?是谁把他的诗从坟墓里扒出来了?

   

   老枭自视很高,他觉得自己诗也好,文章也好,学问也好,道行也好。老枭的诗好,但这是按照三百年前的标准说的。老枭的文章也好,但他如果能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更好了。老枭的学问,那是没的说,佛陀说过什么,孔子想过什么,他全知道;他是佛陀和孔子肚子里的双料的蛔虫,但这也形成了老枭的缺点:佛陀没吃过的,老枭不敢吃;孔子没想过的,老枭不敢想。至于老枭的道行,很简单,顺着佛陀和孔子的肠胃爬来爬去,爬上爬下,永远不敢爬出这两个人的肛门。

   

   可怜的老枭啊!

   

   枭是一种有翅膀的生灵,天生应该在天空里飞。可你为什么老喜欢在别人的肠胃里爬来爬去?

   

   佛陀的哲学,是一座精神的迷宫。以佛陀的智慧,倾他一辈子的心血,佛陀打造了这座精神迷宫,最大的用处就是盛放他自己心中的幻灭。我们不知道佛陀是因为什么精神幻灭的,可是我们知道,佛陀不爱尘世,也不相信天国。佛陀憎恨肉体,可你如果说佛陀更喜欢精神,也不符合事实。佛陀如果喜欢精神,他为什么要打造一座精神的迷宫,不但把自己、而且把那么多人的精神囚禁在里边?

   

   老枭的精神就囚禁在佛陀的精神迷宫里。说实话,看着这么出色的智慧被佛陀的精神迷宫给困住了,我深为惋惜。但是很遗憾,我也不知道领他走出这迷宫的道路。我想告诉老枭的是:要走出佛陀的精神迷宫也许很简单,只要你敢于拆掉佛陀的宫墙就行了。

   

   佛陀的精神迷宫,用几样非常简单的建筑材料构造而成。什么虚空,超脱,觉悟,无我,像这样的精神材料在两千年前的古印度遍地皆是,佛陀不过是个精神上的捡破烂王。

   

   与佛陀相类似,孔子也是一个捡破烂大王,不过是格调更低,手段更烂,胆子更小。孔子说过许多非常不错的漂亮话,但这又怎么样?漂亮话谁不会说?至于道理,孔子的道理孔子自己都说不清楚。孔子的弟子反复地问孔子:师傅啊,你的“道”究竟是什么呢?——每当这时候,孔子就三缄其口。孔子临死的时候,哭得鼻子一把泪两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道”。

   

   后人总结,孔子的道就是仁和礼。基本正确。仁就是爱人,可孔子乱杀无辜,他一点也不仁。礼就是一系列具有原始色彩的礼仪规范和制度规范,可这些规范按照春秋时期的文明标准已经完全落后了。可怜的老枭啊,如果你有机会到非洲走一趟,你会发现,在某些原始的野蛮部落里,至今还流行着一种类似于周礼的东西,那就是孔子的宝贝疙瘩。

   

   你如果足够幸运,你还会在那儿遇见另一个孔子。你会发现:他正在那儿教导自己的黑人同胞克己复礼呢!

   

   孔子复礼,侥幸成功。老枭再想“复孔”,就绝无成功的可能了。为啥呢?——中国人绝不可能重犯第二次错误。

   

   可老枭不但想复孔,还想礼佛。在老枭看来:儒也好,佛也好,宋明理学也好,大乘小乘都好。老枭你是一个捡破烂的吗?怎么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出现过的精神破烂,你见一个捡一个,照单全收,全无取舍?

   

   老枭对这些精神破烂表现出一种宗教般的狂热。在老枭看来:佛学不是玄学,而是哲学;不是哲学,而是信仰。在老枭看来:儒学不是一种学说,而是一种真理,并且是最高级的真理,是永恒的“圣道”。老枭相信:这些东西之所以好,因为它不言而喻,不证自明。

   

   老枭的肚子里装满了精神破烂,就想着四处去兜售。可怜老枭连加工一下精神勇气都没有,他向人捧出的是原汁原味的佛和儒。

   

   老枭还喜欢谈民主。民主不是精神破烂,可当老枭把民主和精神破烂放在一起兜售,他玷污了民主的尊严。

   

   行了老枭,您还是歇歇吧。你的精神破烂没有人喜欢。你只能耸人听闻,而不能未卜先知。你是一只令人憎恶的恶鸟,而不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预言家。

   

   (枭注:诸般问题,枭文中尽有答案,懒得多说了。浊世众生刚强,不易调伏。究竟谁可怜,非常人所知也。瞧你呆在这角落怪可怜兮兮的,我帮你把骂文多转些地方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