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因为,道,其实是、也只能是不可道的,所谓“道可道”,其实是、也只能是“非常道”了。道的深邃、道的思迷、道的广大无形的根源就源于这里。它始于不确定,想必也只能终于不确定?

   

   也许,道,可能是关于一个事物存在的中转站,因此,道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道所可能连接的事物、还有这个道的言说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这么说,中国人讲道的历史,其实是讲言道者的历史,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知道孔子、老子、庄子、老枭;崇拜孔子、老子、庄子、老枭,但却不知道这些先生们所执之道是什么东西!这种现象对思想的确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果说思想的首要品质是怀疑,那么,你是怀疑“道”,还是怀疑“道”的言说者?

   

   所以,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要对“东海之道”的宣言作出反应,就更加危险。

   

   危险之一。道是一个可以通过思想运动去认识的对象?是一个认识对象吗?如果是一个认识对象,它就必须承受否定的击打,它必须破碎,从而可以被思想拿起或抛去,或者,可以象波普说的那样,它必须可以被”证伪”。那么“东海之道”是可以被“证伪”的吗?当然不能!因此,就可以说“东海之道”是一种意见?一种态度吗?一种对自我在世之姿的自画吗?

   

   危险之二。道是一种终极价值吗?当枭先生说,“东海之道”是“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的时候,你能想象道是什么东西吗?显然,道在这里不是终极的,它是一组有待在政治实践中获得解决的问题,它是可商谈的。那么,这是大道至简吗?

   

   危险之三。“东海之道”是道中之道?是亿万千道的总汇吗?如果不是,那是什么?是内圣?是外王?是上上智?是圆融无碍?说真的,这些疑问是很纯粹的疑问,否定和肯定都是很难的、很危险的。

   

   危险总动员。枭先生为我们的思想设置了障碍,并且令我们不能避让,他要与各式问题、各种人有个了断,于是我们提出了以上疑问,我们是冒着危险、乘者枭先生“心怀大爱”的时候来疑问的,或者算是一种问道吧。

   

   

   一枭附言:所言问题,其实不成问题,枭文早已解决了的。略答几句吧。

   一、东海之道理一分殊,有形上形下之分,内圣外王之别。形上的“理一”部分,主要靠证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被认识;形下的“分殊”部分,则是可以完全被认识的。二、“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属于东海之道形下的、“外王”的一个部分,当然是可商谈的。三、见(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