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因为,道,其实是、也只能是不可道的,所谓“道可道”,其实是、也只能是“非常道”了。道的深邃、道的思迷、道的广大无形的根源就源于这里。它始于不确定,想必也只能终于不确定?

   

   也许,道,可能是关于一个事物存在的中转站,因此,道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道所可能连接的事物、还有这个道的言说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这么说,中国人讲道的历史,其实是讲言道者的历史,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知道孔子、老子、庄子、老枭;崇拜孔子、老子、庄子、老枭,但却不知道这些先生们所执之道是什么东西!这种现象对思想的确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果说思想的首要品质是怀疑,那么,你是怀疑“道”,还是怀疑“道”的言说者?

   

   所以,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要对“东海之道”的宣言作出反应,就更加危险。

   

   危险之一。道是一个可以通过思想运动去认识的对象?是一个认识对象吗?如果是一个认识对象,它就必须承受否定的击打,它必须破碎,从而可以被思想拿起或抛去,或者,可以象波普说的那样,它必须可以被”证伪”。那么“东海之道”是可以被“证伪”的吗?当然不能!因此,就可以说“东海之道”是一种意见?一种态度吗?一种对自我在世之姿的自画吗?

   

   危险之二。道是一种终极价值吗?当枭先生说,“东海之道”是“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的时候,你能想象道是什么东西吗?显然,道在这里不是终极的,它是一组有待在政治实践中获得解决的问题,它是可商谈的。那么,这是大道至简吗?

   

   危险之三。“东海之道”是道中之道?是亿万千道的总汇吗?如果不是,那是什么?是内圣?是外王?是上上智?是圆融无碍?说真的,这些疑问是很纯粹的疑问,否定和肯定都是很难的、很危险的。

   

   危险总动员。枭先生为我们的思想设置了障碍,并且令我们不能避让,他要与各式问题、各种人有个了断,于是我们提出了以上疑问,我们是冒着危险、乘者枭先生“心怀大爱”的时候来疑问的,或者算是一种问道吧。

   

   

   一枭附言:所言问题,其实不成问题,枭文早已解决了的。略答几句吧。

   一、东海之道理一分殊,有形上形下之分,内圣外王之别。形上的“理一”部分,主要靠证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被认识;形下的“分殊”部分,则是可以完全被认识的。二、“儒家人道主义的现代化、制度化”属于东海之道形下的、“外王”的一个部分,当然是可商谈的。三、见(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