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2006、8.6在《民主论坛》发表小诗《落水》。川歌兄将落水理解为入狱,作《读一枭诗落水有感》寄我,殷切鼓励,热情表态,足见同道患难相助之深谊,我和之以《落水之二》。
   日前在有关诗歌网站重发三首落水诗,引发事诗友们的诗兴,纷纷以《如果老枭落水》为题赋诗,以反讽、冷嘲、调侃、开涮乃至咒骂等各种“垃圾方式”表达对老枭的关爱,可谓佳作纷呈,精彩叠出。古今诗词唱和无数,新诗互和则寡见,亦新诗界佳话也。
   兹将同题诗十四首、加上以前我与川歌的三首落水诗集成一束统一展出。同时,谨以小诗《老枭是个老不死》言志兼致谢。诗曰:

   《老枭是个老不死》
   皮旦说
   如果老枭落水了
   可能庙里又多一个鬼
   北京评论会“沉痛悼念”
   他还要专门发帖《哭老枭》
   皮旦不知道
   老枭落水是有可能的
   尽管可能性也不大
   落水而死则绝无可能
   不管落进什么水
   哪怕落进恶江险河怒海
   落进深不可测的中南海
   老枭也不会死
   枭婆有命
   天有命
   我怎敢随随便便死去
   2007-3-12东海一枭
   川歌:《读一枭诗落水有感》
   如果一枭落水了
   我们不会不无动于衷
   不会将双手抱在胸前
   怀着恶意去观望他落水时的
   窘态,不会
   我们不会不将我们全部的爱
   全部的援救手段一起用上
   为了这位落难的大师巨匠
   壮志伟愿雄文丽诗震动天下的好汉
   我们都将跳入那滚滚激流之中
   为了艰涩的救援或是一同罹难
   附一枭:《落水》
   我尽力俯下身子
   把手伸到最长
   却依然够不着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激流把你们一个接一个卷走
   岸上只有我一个人
   徒劳地呐喊呼救
   最后跳入滚滚洪涛
   忽然醒了过来
   徒劳地呐喊呼救哭泣的是我
   正在被激流卷走的是我
   没有任何人伸手
   你们都在岸上观赏嘻笑
   有人俯下身来
   为了把我转瞬即逝的丑态
   看得更清楚
   2006-8-3
   首发2006、8.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落水》之二---答川歌
   我不会呼救的
   如果我落水
   即使不是主动跳下去
   也是早已预料到了的
   正好熟悉水性
   正好学习游泳
   正好与水打成一片
   让死水开花
   岸上是老枭
   水里一样是老枭
   而且可以让水
   把我洗得更干净
   呛几口水算什么
   即使埋身水底
   我也会升起来
   成为黑夜最亮的星
   水古:《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一定是去取水
   泡乌龙茶
   给我与憨豆喝
   皇帝尝不到的味道
   我们这群枭人
   都尝到了
   2007-3-10北海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比较有可能的一点是
   庙里又多一个
   不得安宁的鬼
   政府又省一些麻烦
   我本来想将又省一些麻烦
   写成又省一粒子弹
   想一想可能性比较小
   除了别的方面
   主要因为搞死老枭这样的家伙
   不见得非用枪支
   另一点比较有可能的是
   北京评论会有一帖及时推出
   上写“沉痛悼念垃圾派的真正朋友老枭先生”
   下面的跟帖应该不少
   其中一帖发自皮旦,写的是:哭老枭
   2007-3-10
   谢琼杰:《老枭落水了吗?》
   老枭落水了吗
   不可能吧
   在我的印象中
   老枭刚毅、敏锐
   矫健的身姿
   只属于蓝天
   它悠然的盘旋
   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曲线
   从戈壁沙漠
   到海角天涯
   明察秋毫
   傲视天下
   啊!这一次
   老枭真的落水了
   也许是人类滥杀野生动物
   老枭跳水躲避风潮
   也许是在陆地上曲高和寡
   老枭知音太少
   想找龙王闲聊
   也许是在红尘日久
   老枭满身尘污
   想在清水中荡涤羽毛
   你看,沧海横流
   方显英雄本色
   老枭搏击中流
   不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
   有道是
   天上也逍遥
   水上也逍遥
   管上:《如果老枭落水了》
   老枭落水了
   我第一感觉是爽
   老枭终于落水了
   很多人在岸边拍手叫好
   这个不思进取的思想者
   这个污泥浊水里游弋的龙
   疯狂的水草紧紧地捆绑着他
   他无力的双手露出水面
   模仿他的先人阿Q
   认真画了最后一个圈
   老枭终于落水了
   人民站在桥上
   看风景
   想听垂死者低沉的呐喊
   2007。03。11
   开物:《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肯定是一条死狗
   即使在第一现场
   即使有人想见义勇为
   必定会有人抢先跳入水中
   做打捞状
   折腾半天
   即便最终把老枭捞上来
   肯定是一条断了气的死狗
   即使当天晚报有条消息
   讲的也是那个已无踪影的人如何品德高尚
   绝不会提及死狗老枭
   07.3.10.临屏即就
   草根:《诗赠老枭:老枭落水了》
   老枭落水了
   大家都知道
   老枭收到的马屁
   超过80公斤
   草根穷痞子
   看到老枭落水
   想到老枭的邀请:
   欢迎到我头上撒尿
   于是草根
   掏出jb
   在水里撒尿
   撒到海也哭了石也烂了。
   草根喝多了硫酸
   尿液酸性较强
   看到老枭的尸体慢慢消融
   好像一个古老的朝代
   被太阳的触须吞入腹中
   穿越平凡:《老枭落水记》
   老枭落水
   会吗
   这个,那个
   可能
   比如老枭酒后
   瞧到河里有美人鱼
   向枭招手
   枭一定会去
   自由哦
   脱裤子的自由这个第一
   孔孟之道哦
   儒家说食色人之性也
   捉得美人鱼
   一可纵色
   二可煮食
   枭自然喜个不亦悦乎
   大儒者
   出世入世
   入水捉鱼为民煮食
   这个、那个
   自由
   民煮
   共食
   美人鱼
   随便:《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俺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合上金刚经
   然后,沿着春天的鸟叫上山
   俺去找那块石头
   几千年沉的石头,使用率很高的石头
   俺抱着找到老枭落水的地方
   估摸一下 -- 差不离也就行了
   然后扔下去,轰 --
   等一切重新安静下来之后
   俺会回到柴房
   那时,过路的人,都会听到颂经的声音
   漂泊客:《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水神会格外开恩
   先呛几口清酒
   再敬满腹乌水
   一头猪就会浮出水面
   银河的主人终于到老家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死神没有机会给他游泳
   黑色的王国需要他的文彩
   黄泉路上一路风光
   正是老枭显身手的时刻
   他哥们阎王早已急不可耐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绝不会去扔石头
   那是二枭的事
   我会用草绳系上活扣
   将他高高吊起
   让他和他偶像萨达姆一样光荣
   秀木缝春:《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肯定不会引起我很大的化学反应
   因为我不知道
   老枭是谁
   谁是老枭
   我只知道有一个叫助理老枭的人
   经常在北评上发发贴子
   发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响
   跟贴者甚少
   只有皮旦偶尔提一贴
   但这个助理老枭
   是否就是落水的老枭呢
   没有谁明确告知我
   今天我就姑且
   把助理老枭当作老枭看待吧
   那么这个落水的老枭
   就是一位诗人
   也是一位民主斗士
   由此我便知道了老枭落水的原因
   是他的孤独
   把他推下了水
   是因为他有悲愤
   水便把他搂在了怀里
   好让他舒服些
   我不知道我对老枭的这些推理
   是否符合客观事实
   反正我又不认识落水的老枭
   老枭又不认识我
   我只知道在这个时代里
   诗人是孤独的
   民主斗士是悲愤的
   为此我要为落水的老枭叫好
   因为他比我们更早地
   得到了解脱
   无名氏:《如果老枭落水》
   朋友增多
   影响增长
   道义GDP
   当然更是
   大增特增
   老枭属龙
   如果落水
   风生水起
   一潭死水就活了
   除了某一方
   各方机会
   都来了
   沉沉死气一片
   多少望眼
   已欲穿
   老枭还不落水
   更待何时?
   但是
   胡总书记指示
   不要制造龙
   不要为龙的腾飞
   制造机会
   2007-3-10
   东海一枭:《枭友憨豆说》
   憨豆说
   老枭落水天下震动
   让我苦笑
   即使我是金属钠
   落水就炸
   声音也必被封锁
   局限在几个小圈子里
   传不出多远的
   老枭落水
   受震的是小小枭家
   还有憨豆及其他
   几个朋友
   也会动一动
   至于天下
   不会有丝毫动静
   鸡争犬斗依旧
   狼嚎鬼哭依旧
   不会有任何变化
   2007-3-10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会吃惊
   然后
   在第一时间
   在自由中国
   和民主论坛
   发个文章
   这样
   可以搞些稿费
   然后
   我用这些钱
   去洗澡和搞小姐
   事实上老枭落水和我
   没有任何关系
   我的一个心爱的晚辈
   就是落水而亡的
   现在想起来
   我还心疼痛
   不过我还是依然活着
   事实上
   在这个世界上
   只要有钱用有B搞
   谁落水都去他妈的
   力比多:《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就会送你一个巴巴掌
   儒家讲了几千年
   肯定是死的
   有时间为证
   康熙不是死了吗
   孔子的骨头也不是死了吗
   谁都逃脱不了死
   如果你真落水了
   如果你硬想把
   儒家整复活的话
   你就是魔鬼
   你就死的更快
   从根本意义上说
   就像人们
   从来不晓得你一样
   倘若再把时间倒转一到
   哪怕是一万遍
   即使儒家复活了
   那还是真的儒家么
   鬼也!你还是要死
   2007年3月9日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老枭落水了
   我才懒得施救
   老枭落水决不是祸
   是福,亿万苍生的福
   他水性好,落水后
   自能搏击激流
   趁着他尚能日食十斗
   你们快推他下水吧
   苍龙入水
   便是尔得小人之祸
   长短句:《如果老枭落水了》
   过了N年
   有人问
   我们
   才想起
   好像有过
   那么一个网虫
   
   踏歌而来:《如果老枭落水了》
   如果我当时正好就在
   旁边
   我会充满同情地看上
   一眼
   然后深深思索
   应该去喝咖啡
   还是去看
   一场电影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