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作者 :川江号子,
   枭声依旧。 这个时代需要枭声,但我认为枭声绝不应当是这个时代的主响。 枭声有用,可以滋补人心、人性,涵养人道、人文。
   枭声又无用。枭声是补药,不能救死扶伤;枭声是远水,不解近渴。
   枭先生是个老中医,面对的却是一个垂死的病人。望闻切问是他的道。做过道场之后,开出的药方只有一味,就是儒草。儒草没有现成,就叫病人或家属去孔庙寻根,说是挖出之后,慢慢熬制,吃上一百副,包好;不仅好,还能养得白白胖胖。殊不知一碗药还没灌下去,病人就死了。

    儒草是枭医生的祖方,是包治百病的药王。枭医生是药王菩萨。 枭医生行的是中医,也练气功,他打通了任督二脉,于是对付病人,也用针灸和气功佐治。
   正如中药不能成为当今医界的主流,枭声也自然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唱。
   病人危急,需要打针、输液、开刀。打针的哧哧声、输液的滴答声、刀子的咔嚓声,形成民主医院的合唱。在民主医院里,中医门诊偏于一隅,好不寂寥!枭医生又不甘空耗光阴,又想治病救人,也不想退居二线,去疗养院坐诊。这该如何是好呢?
    枭先生穿越时空,纵横驰骋;古今中外,上下其手,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如此这般,纵使空乏其身,也必徒叹枉然。
   见文如见人。枭先生的个性,天马行空,嫉恶如仇,正如《西游记》里的孙行者,替天行道,除魔降妖。孙行者最终去西天取得真经圆成正果。但不知枭先生何时才能舍小经念大经,舍难经念易经,舍老经念新经,舍了歪经念正经,改弦更张,弃暗投明。
    枭先生执著于道,四处传道授道,扯住人就讲:我们论道,我们论道!仿佛阿 Q
   ,扯住吴妈就说:我们困觉,我们困觉!——枭先生绝顶聪明,只是感觉走火入魔,死认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徒令众人苦闷。
   见我批评,枭先生或许会说:不在道上,不值一辨;或者说:兄弟,请道上说话。兄弟不才,不在道上,不与论道。普通人凭常识就能判断清楚的事情,何必非要遁入道中去扯呢?
   我有三篇拙文,分别叫《不要妄谈文艺复兴》、《自由文化运动,民族的希望》、《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的生路》,讲的都是常识。这是三碗冷饭,对枭先生而言,也可能是未曾煸过的剩饭。枭先生若不嫌弃,就凑合着用一用,咀嚼咀嚼,尝尝味道。文中设定了若干问题,都是些骨刺,为免先生鲠着,我将其一一剔出,展列如下:
   以儒学为母体,能孵出新文化的雏形么?以儒学为温床,能育出现代文明的新苗么?以儒学为框架,能画出平等自由的蓝图么?以儒学为窠巢,能引来赛先生德先生安家落户么?
   儒学微言大义,仁智各见,门派迭生,泥潭越搅越浑,如何以有涯之生将其廓清?
   如果不先开挖河渠,如何使传统文化的死水变为生生不息的活水?民主土壤是儒草毒性的天敌,而封地王土却是儒草毒性的温床,以现实之局限,如何驱毒?如何免疫?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究竟有多大的互容性?硬生生的将它们揉捏在一起,它们能互相融合么?在传统文化的老化血管里输入现代文明的新鲜血液,会不会产生排异反应?有毒的鸡肋,弃之有何可惜?白纸不好画画么?踏上美洲大陆上的那群拓荒者,不是在一张纯白的空纸上用最短的时间画出了一幅最动人的图景么?
    三碗饭吃罢,就请先生顺便作答,答得上来,恭喜过关;若答不上,三碗不过冈,就请先生改"道"罢。
   首发《自由圣火》
   
   一枭附言:本文结尾提出的“若干问题”,大量枭文论之已透,早有答案,不赘。我要指出的是,比喻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有时本要借用比喻说明问题,却会离“本体”越来越远,成为“一行白鹤上青天”去也。故在谈论思想学术问题时,尤其要慎用比喻。作为观点商榷、思想批判的文章,本文几乎全靠比喻说话,很不严肃,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确是“不值一辨”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