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湖湘先生:

   先生虽于佛理未必圆融,然境界超绝,隐隐有华严之风。然佛法修证讲究义理与禅定并重,二者层层回向而因果归一,方可不落歧途。先生于世间法慧眼独具,堪可钦佩。然观先生此文(《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心甚忧之。先生过于执著自我之“良知”,若进一步发展,恐将蹈当年尼采之途。一孔之见,姑妄言之,先生姑妄听之。

   东海一枭:

   子贡曰:“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言不可不慎也。”有时不经意间一言半语,就可让人察知自已的学识智慧品质之种种。你上面短短几句话,就让我发现了大问题。

   大半辈子出入中西,沉浸传统,其中又以儒佛两家为最,自信对佛法的参悟把握全面而深刻。但深而又深之后,发现佛学固然极为圆融高妙,但作为安身立命之学,与儒学相比,在根本处仍然不够究竟。注意:不是我对佛法认识有偏,而是我认识到佛法有偏(程朱则有狭小之嫌。已有多篇枭文斥小弹偏,今后会进一步深入斥程朱之小、弹道佛之偏)。故最后归本于儒,并进一步援佛入儒。

   援佛入儒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必须通透佛儒,才能将佛理中合乎儒学最高义理的部分汲取到儒学中来。有人请教我具体如何修东海之道?我答以“格致正诚修齐治平”八个字。其实东海之道在外王方面摄西(民主自由)入中,与传统儒家已有所不同;在内圣功夫具体“修道次第”上,与佛教相比,传统儒家包括理学心学略嫌“粗疏”(形式上),这方面佛家是大有可“援”的,老枭于此“野心勃勃”哪。

   如果真发现了我于佛理有不够圆融处,那是非常了不起的(堪称当今佛门“绝顶高手”矣),倘概予指点,我求之不得---那也是对我最友爱的表示。泛泛而言就很无谓了,也暴露出你治学及待人方面的某种态度轻浮。日前刚表扬你颇有谦德,一转眼就没了?经不起夸啊。“未必圆融”四字与“莫须有”三字异曲同工哦。记住,对他人、尤其是对老枭这样的人物进行学理批评,是不能姑妄言之的,一定要以负责任的态度,“用事实说话”!

   其次,“先生过于执著自我之良知,若进一步发展,恐将蹈当年尼采之途”这句话问题就更严重了!

   尼采以“上帝死了”的惊世宣言摧毁了西方传统精神哲学,建立起一种个体本位的现世生存实践哲学,堪称西方文化史上承前启后者,现代西方文化的主流思潮不少可以在尼采那里找到源泉。少年时初触尼采,也颇为惊艳,但后来随着学儒学佛的深入,就发现了超人之说的粗陋浅薄。

   兹不详论,仅指出一点,在本体层面,超人学说其实是缺乏超越性和形上依据的。尼采不知道“上帝死了”,天(道也,本体也)没死也不可能死。上帝留下的位置,即使“超人”也是没资格坐的。(上帝在基教中相当于本体。《圣经》云:"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在希伯来文中,道既是语言,也是上帝,又指世界的本体,可见上帝与道都居于本体的地位。只不过从中华文化的角度看,这个“本体”太不“靠谱”耳。现在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也纷纷凑基督教的热闹,把尼采脚下的上帝重新捧到神台上去,实属精神倒退。)

   人性本乎天道(本体),人性以天道为本,但天人不二而亦有分。人毕竟为形气肉体所限,对天道只能证悟无法取代,人可以尽力地去知天配天,但无论怎么发展怎么“超人”,都成不了“天”更取代不了“天”。用儒家的眼光看,超人学说是一种“以人僭天”狂妄悖逆的学说。古人云,“僭天之分,必有天灾”。僭天者与逆天、亵天、渎天者皆不祥。尼采晚年的疯狂,其来有自。

   儒学及良知学是古今中外最为圆正的学说,比较而言,连极圆极正的道学佛学在根本上都未免有所偏。学道学佛都不排除落于歧途乃至走火入魔的可能。至少,学到深处高处、悟道得道之后,很可能就回不到大地上来了。我自己倘非孔孟死死拉着,也差点儿回不来呢。唯独入我儒家之门上我东海之道,只要真修实学,无论怎样穷高极深,都不会出偏,不会耽于空寂、沦于虚静而不能自拔。儒家要建立的“诗意的栖居”,是实实在在落实在大地上和生治中的。

   学儒学得越深入越不会出偏。只要执著良知,无论怎样“进一步发展”,都绝不可能“蹈尼采之途。”良知学与超人学南辕北辙天壤悬殊,毫无可比性,把它们“联想”到一起,纯属混扯,说明你对两者理解都很有限。

   阳明学是儒家内圣学发展的极至,良知学乃阳明学的核心。良知乃天道赋予人之本性,就是“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仁。明心见性的功夫,就是良知显现的过程。执著了良知,就不受“小我”、“自我”的局限了。所以“执著自我之良知”这句话本身就是不通的。对于“执著”的理解及态度,儒佛而家有异,儒家要求执善固执、守死善道,也就是要求始终坚持和执著良知。枭文《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结尾曰:一切以良知为标准,良知才是天地间一切的主宰、最高的标准。此言完全符合儒家最高义理。

   王阳明有两段话我最是喜欢,曾多次引用,这里再为你引一下。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又说:“我的灵明,便是天地鬼神的主宰。天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仰他高?地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俯他深?鬼神没有我的灵明,谁去辨他吉凶灾祥?天地鬼神万物离去我的灵明,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了。我的灵明离却天地鬼神万物,亦没有我的灵明。如此,便是一气流通的”(《传习录》)

   对良知学心存疑虑者,敬请三复斯言!

   2007-3-10

   凌楚风:

   老枭还有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心么?

   东海一枭:

   凌楚风网友所问,是回我“大圆满法主顿超顿悟,圣者刹那心识离垢便可登圣位,日常生活定中离垢便可登圣位”之言的。似乎一有分别,便不知“道”。不分因与果、权与实、真与俗而侈言无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见理不明,真妄人也!

   佛学言有权实、谛分真俗。权是方便善巧,权宜之言,俗是俗谛,第二义谛,局部真理。例如,《法华经》就是以“开权显实”为主旨的。释尊在本经中明言,声闻綠觉两小乘都是权宜方便的教法,只有菩萨乘才是“一佛乘”的究竟,才是第一义谛和至高佛理。

   众生平等、人人皆可成佛,是就各人在因地上具理而言的。众生因业力和果报不同,在相位上众生依然有生老病死以及八苦的不等。如果只是具理的佛性,没有事功的修行,众生是众生,诸佛是诸佛,不能勉强凑合来讲平等。

   华严云: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但因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无碍智自然现前。然而,众生都是妄想执著的,在因地俗谛上,垢是垢净是净、去是去来是来、凡是凡圣是圣,当然是有分别的。在俗谛上说万物皆空,是“恶取空”,在因地俗谛上说没有垢净去来凡圣之分别,岂非“恶取”平等?------也是“恶取空”的表现!

   五浊恶世,众生刚强,难以调伏。对那位不知因果权实真俗之义的凌楚风网友,我叫他闭门三天,写法华经一遍。这是明明白白地给他指明路径了。此君不悟,仍絮絮调笑自鸣高明。维渊君看不过眼,告诉他:“依我看来,东海先生论道数语,皆合乎中观正见,其人已证般若实相,妙相端严,殊胜殊胜。道本不可道,一落言荃,便为下乘。然不由此,众生无明可能拔除?东海先生权摄方便,强为道破,实是大慈大悲。”

   维渊君能通过喜笑怒骂之状见到枭身殊胜庄严,可谓慧眼独具(佛教有五眼说,其中慧眼见一切众生诸根境界,与世俗“慧眼识英雄”之类的世间智慧有所不同),实在了不起,哪知凌楚风仍然“起不了”,居然冷笑说“在下实在看不出枭君哪里悟了道”,真孺子不可教也。

   古人诗曰:上人心猛利,一闻便知妙。中流心清净,审思云甚要。下士钝暗痴,顽皮最难裂。直待血淋头,始知自摧灭。今时今世,上士中士已无多,老枭渐谈渐高,能看懂一点的人自然越来越少,多数人作“下士大笑”状。真乃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轻浮也)啊。

   古时有大禅师棒击二僧,一人怒目相向,一人欢颜下拜。怒目者忽有所悟,亦下拜。禅师回拜,哈哈大笑而去。而今老枭大棒挥舞砸遍江湖,就象砸在花岗岩上。不,就算顽石亦点头了,多数脑袋比花岗岩更刚顽呢。

   不少人粗学儒佛,喜欢高谈阔论,其实都是半吊子。“半吊子”表现各异,或眼界太浅境界太低,眉眼大细器量太小,或犯贡高我慢意必固我的通病,或观人不真见理不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毫无根据地随意论断他人,凭一双贼眉鼠眼的肉眼,对别人行为无多了解,对别人言论未深领悟,就敢随便判断他人“未得言得”、“未悟言悟”…等等等等。

   儒门庄正,至仁至义,佛门广大,大慈大悲,很多人学儒学佛却不求甚解或“似学非学”(装装样子),纷纷学成了狭人混人愚人伪人妄人顽人,而文不对题的谬言、似是而非的戏论简直是如山似海触目皆是。时代风气如此,不亦悲乎!

   2007-3-7

   金石流:

   维摩居士与大圆满法没有任何关系,大圆满法,属藏传佛教,有整个一套系统。藏密,尤重修气脉,修明点,没有明师指导,没有深入其中,看过几篇普及文章,就随口乱道,难免惹人笑。

   东海一枭:

   我在答客难(之九)中提及,维摩诘所修必是顿超顿悟的“大圆满法”,金石流回帖如上,殊不知“看过几篇普及文章就随口乱道难免惹人笑”的恰是他自己。

   维摩居士不仅与大圆满法大有关系,而且本身就是密乘大圆满祖师宗师,这是根据《维摩诘经》及《弟子品》、《菩萨品》等佛经,从维摩诘的生活、作风,从其思想见地以及持咒而神通游戏的行为等等而得出的结论。维摩诘不离贪嗔痴的作风,出入淫舍妓院赌博场所的生活方式,“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以五逆相而得解脱”等思想见解,倘非修密乘大圆满的菩萨,便都不可解。说来话长,兹不详论了,总之,不论一般专家学者及佛门中人如何看待,从维摩诘作风、从见解而断,维摩诘必修大圆满无疑。《维摩诘经》中维摩居士“弹偏斥小”,斥小乘之小,弹大乘之偏,其所发扬的,正是大而圆的大圆满见。

   金石流居然以“藏密创教祖师是莲花生大师。”驳我,文不对题。难道只有创教才称祖师?老子为道教元始天尊,能说老子创了道教么?此君复“建议枭兄用百度搜索一下”,不知网上东西很多作不得数的。尤其是儒学佛学,网上不学无术、胡言乱语的东西太多。况莲花生创教藏密,何须置疑?此君老拿一些常识问题絮絮卖弄不休而又错漏百出,却极端地自以为是,真刚强愚顽可忴可笑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