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怀念一只喜鹊]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劫后诗存说明
·复小王子的信
·关于严正学案给徐文立先生的信
·给自由圣火同仁的新春问候
·和对手叫板,你准备好了吗?
·中国——关于“和谐”的存照
·寻找李毅兵(阳春白雪)
·刘荻的检查
·刘荻真的无罪!
·关于姜力钧被逮捕的旧新闻
·不锈钢老鼠的不起诉决定书
·狱中诗词选
·关于幸福--答一个朋友的疑问
·牢中素描 三首
·狱中诗:秦城代代有奇冤
·辽宁网络活跃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遭中共以颠覆罪判刑
·姜力钧受审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BBC: "中国控异见者姜力钧颠覆"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异见人士姜力钧 被判入狱四年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姜力钧等网路言论被捕者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一只喜鹊

   
   
    怀念一只喜鹊
   
   

   
   
   
   
              每天
              无数次的造访
              驻足于灰暗的屋顶
              灰暗的墙垛
              灰暗的……
              这里好像只有
              一种颜色
   
              没有漂亮的羽毛
              美丽的尾翼
              只有
              忧伤的翅膀和
              一双凝着泪光的
              眼睛
   
              她能识别
              猎人身上的气味
              那气味来源于
              同伴被炸飞的血
              这是京都北郊
              特有的一种喜鹊
              是秦城仅有的
              惟一的
              一只
   
              她自由地出入高墙
              小心地避开电网
              逃过黑暗的枪口
              罪恶的准星
   
              她没有动人的歌喉
              她不喜欢唱歌
              更不喜欢翩翩起舞
              她在墙外的那棵
              高傲的白杨树上
              用坚强的树枝筑巢
              然后烙上自己的
              体温
   
              不怕狂风摧折
              暴雨肆虐
              雷电侵袭
              ……
   
              每天清晨或者傍晚
              不管是旭日初升
              还是落霞将尽
              她日复一日地
              盘旋于我的头顶
              深情地呼唤
              我的名字
   
              然后是
              一声比一声急促
              一声比一声紧迫
              一声比一声清晰的
              家
              家
              家……
   
              (2003年5月12日于秦城)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14] 修订:[2007-03-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