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
陈泱潮文集
·ZT我对中國和台湾问题的思考
·13.佛教徒回歸釋迦牟尼原教旨唯一真神上帝如來信仰,是末日得救的保障
·民主化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歷史潮流!
·14.中國暨全球華人華裔基督徒,擔負著大復興上帝信仰的神聖使命
·15.具有戰略性全域性的偉大事功是對神聖上帝耶穌基督最好的侍奉和貢獻(2圖
·4.依據佛教主要經典《金剛經》,弄清 “如來”之真實含義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1圖)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就上帝本體實存無形無相事告全球一神論者書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2: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2015年复活节摆放在基督祭坛上的献礼(组图)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3:
●对假耶稣假基督张国堂的致命批判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就非最高权力机构和非掌握政法系统机密的人来说,《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当时特有的、今天依然可见的理论深度和整个改革思路,足以令当时的所有读者,产生发聋振聩的感觉。当然,更会引发中共思想理论意识形态专业工作者的高度重视和关注。
   
    我想,恐怕正是这个原因和青少所上述三个任务的需要,使联合筹备成立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的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领导,才会把目光集注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及其远在边疆地区社会底层的作者身上。
   
   
   6、深刻难忘的第一印像

   
    我和张黎群先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团中央大楼政策研究室谢昌逵办公室。那天门敞开着,我正坐在面门的方位,和谢昌逵谈话。忽然有一位身材魁梧头发浓密乌黑,显得十分健壮的中年人,似乎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出现在门口。他专注地看看我,就径直向我走来。谢昌逵赶忙起立介绍,说:“他就是张黎群同志……”
   张黎群先生边听谢昌逵介绍,边十分亲切热情地和我紧紧握手!
   
    张黎群先生给我的第一印像是,他的眼睛显得非常睿智、明亮,热情而充满善与义!
   
    他的眼神对我而言,感到非常的慈祥、非常的友好,有一种纯粹天然的亲近感!
   
    他的手浑厚温暖有力!他作为领导和长者,反而向我微倾的身体,使我深深感到我和他之间,似曾相识……
   
    那一刻,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位好领导、一位心怀坦荡,我完全可以信靠的好人!
   
    对于我这样一个童年丧父、不仅一直遭受着严重压抑、而且遭受过铁窗酷刑的严重摧残,以至于曾是面临过死刑威胁几于绝望的青年人,那一刻深感幸运的感觉,此刻犹存我心,令人难以忘怀!
   
   7、不耻下问,虚心追求新知

   
    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分在理论组。
   
    当时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充满了朝气。尽管我的正式学历只是中专,但是,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不仅是把我作为实际上已经具有研究生学力,才接收我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而且是把我当作老成持重,已经具有相当学术造诣、德才兼具,前途看好的后起之秀看待。大家对我都十分友好和尊重。尤其是两位领导,对我都给予了相当感人的关心和爱护,令人难忘。
   
    由于《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的原因,同事们往往谦虚地和我探讨相关的一系列理论问题。
   
    张黎群先生也多次不耻下问,不仅很有兴趣地就《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有关问题听取我的陈述,而且还向我询问了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关于异化问题和马克思关于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论述等等理论问题。
   
    我也总借这样的机会,除了大力宣传、深入阐述和发挥我的《特权论》思想观点之外,还积极鼓吹青年马克思的异化论等等可用于推动共产党进行民主变革的思想,以期说明共产制度异化和进行民主变革的必然性。
   
    记得多次中午在团中央饭厅就餐的时候,张黎群先生总来相就我,和我坐在一桌,而且,他总要单独多买一个菜给我,或者邀我同吃。我们边吃边聊,往往就在这种无拘无束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谈论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和改革开放的一些现实问题,或者评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些人、事,例如重新评价赫鲁晓夫等等。有时也互道一些家常琐事,个人经历。
   
    张黎群先生具有四川人“摆龙门阵”(即聊天)的特点,十分活跃健谈。我那时也正是意气风发之际,往往指点江山,警句妙语连珠,有问必答。我们很谈得来。彼此之间,大有忘年之交的情谊,而没有上下级之间那种拘谨。他不耻下问,虚心学习新知的精神,在那段时间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像。
   
   8、热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

   
    那段时间,整个中国都处在一种向好的方向转变的气氛之中。这是我们今天从那时过来追怀胡耀邦时代的人们,都不免会具有的共识。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在张黎群先生的领导下,更是显得朝气蓬勃。
   
    1980年开始的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工作,是在11届3中全会后“新时期”的标志下,前所未有的实行民主自由竞选。
   
    早在年中,我在云南时,就积极鼓励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等民运朋友积极参加本单位的人民代表竞选。由于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所没有过的民主选举,当然会遭到中共传统的保守势力的竭力反对。改革与反改革,在自由竞选人民代表的问题上,必然产生尖锐的对立和斗争。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在竞选过程中,都遭到很多压制和非难。
   
    我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不久,适逢北京人大代表换届选举。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的热潮十分高涨。仅北京大学就有18名学生报名参加竞选,提出竞选纲领,发表竞选演说。前民刊人士【北京之春】的王军涛、李盛平,【沃土】的胡平,都参加了北京海淀区北大人民代表的竞选。
   
    面对这样的形势,我通知山东以宣传《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探讨新形势下民主革命理论为宗旨的民刊【理论旗】主编牟传珩来京,白天去各高校观察、交友、访问,晚上回来和我同住,交换观感情况。他在这次赴京考察学习活动中,获益良多,结识了不少民运活跃人士,包括后来崭露头角的方觉等人(详见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我是枫叶编辑的书》)。
   
    整个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在张黎群先生的领导下,热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我接受任务,到各高校观察竞选情况。回来汇报都是给予了积极的正面的反映和报告。同时,也把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在竞选过程中遭遇到的种种问题,甚至连同他们给我的书面材料,乘机反映上去。
   
    张黎群先生曾就北大竞选事,亲临北大,召集参选人谈过话,尤其对王军涛、胡平等人,给予了特别的鼓励。
   
    钟沛璋先生率谢昌逵等人也亲临北大一分校竞选会场,听取了李盛平的竞选演说和答辩。
   
    这时的中国真是大有希望!
   
    我在这种感受下,放弃了出国组织【民主国际】的打算,决心留在国内,借助并支持胡耀邦~张黎群这样一些充满人性的共产党人,使中华人民共和国获得新生,民主革命取得成功,从而促使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邪路上走回正道,毕四功于一役。
   
    在我当时看来,如果这时就能从竞选人民代表开始,逐步启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当时不仅一、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深患“恐苏核大战威胁症” 的欧美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对我国的鼎力支持;二、而且既能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又可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三、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超级奴役制度;四、有效制止因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和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问题,统一祖国……
   
    因此,1980年11月,当北京香山枫叶红了的时候,李盛平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组织的一次游香山观红叶的活动,我也去了。这次郊游,除李盛平外,还有当时的北大学生会主席张炜以及胡平、闵琦(他此时已作黎澍助手)等人。记得在留言条幅上题词签字时,胡平写的是前人一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就能够运动地球”。我也好像加了新意,借用了毛泽东的《沁园春 长沙》一词中的意境,题曰:“又是满山红叶时,问苍茫大地,今日谁主沉浮?!
   
   9、改革开放后鲜为人知的第一次学潮

   
    中共11届3中全会后,第一次学潮,乃是1980年11月因为当局违背选举法,而造成的湖南长沙高校的抗议活动。
   
    因湖南省委连续数次违法取消长沙数所高校人民代表选举结果,而导致这些高校师生连夜上街游行以及静坐示威,最后组成了由陶森为团长的长沙高校22人代表团赴京上访。
   
    我在当时的民政部长程子华之后,看望和会见了陶森等人,发表了支持学生依法选举和谴责湖南省委违法干预竞选结果的谈话。
   
    我首先指出,这次全国范围内自由竞选人民代表,是党中央贯彻执行11届3中全会解放思想改革开放路线和精神,建立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一项十分重要的战略决策,是开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局面,杜绝社会主义制度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重大举措。高校学生,作为新时期的知识分子,在世界走向民主化的时代浪潮中,积极响应党中央解放思想的号召,敏锐地正视我国社会方方面面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敏锐地正视我国科学技术社会生产力相当落后的根子,正是在于我国政治生活中缺乏民主,因而积极投身到此次按照宪法规定进行的公民自由竞选人民代表的活动,无愧新时期大学生的称号!你们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选举自己信赖的人作人民代表,你们的权利应当受到尊重和保护,你们的选择合理合法,也完全应当受到尊重和保护!任何人不得违反宪法把选举当作玩弄人民的儿戏!任何人不得违反宪法剥夺你们的权利、蹂躏你们的意志……
   
    我的讲话,并无煽动学生闹事的意图,而是依法支持正义,顺应民心、化解民怨、理顺民气,既有利于缓和矛盾,又有利于引导民众推动整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学生有气,官方有病。顺气治病,才有稳定。
   
    当我后来在监狱中看到李鹏处理89学潮的态度和做法时,深感这不仅是水平太差失策的问题,简直就是不通人性!共产党邓小平用这样不通人性不尊重民心民意的畜类蠢货当总理,怎么不会背时怎么不会捅出大乱子?!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陶森的父亲是一位老红军,是中共建国后第一位、并且也许是唯一一位以将军身份,主动向毛泽东提出申请,并获得批准解甲归田的人物。因此,陶森本人对我运用民主竞选,反对和杜绝社会主义国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讲话,十分赞成!他爽快地接受了我把情况上达中央后,尽快返回学校的建议。他后来还和那次陪同我前去看望他们的牟传珩保持着联系(详见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我是枫叶编辑的书》)
   
    陶森等人回到长沙后,用大字报公布了赴京上访结果,当然以我对他们的讲话作为指责湖南省委的“尚方宝剑”。
   
    毛致用为第一书记的湖南省委,旋即为此专门打报告向中共中央点名指控了我。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