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贾阔: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陈泱潮文集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贾阔: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附件1:草虾(草根)道貌岸然的造谣和诬蔑


附件2:网友斥责草虾卑鄙的手段:为人做事不可走极端

   送交者: 贾阔 于 北京时间 09/22/2007 (74 reads) [累积120分 给贾阔发悄悄话]
   

    主题: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博讯论坛] 我作为一个草虾笔下《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文章中的当事人,我对于此文中所提及的那次我与陈老师一同造访草虾住所和在四川火锅城共享晚餐的情形还是记忆犹新的。我认为有必要把那次造访草虾住所的经过做一个实事求是的如实的陈述和证明。
   
    草虾有一次在网上发贴抱怨说作为他的“老板”陈泱潮先生在新西兰期间也不和他联系不够意思。当陈老师看到这个贴子之后,觉得很委屈。因为,草虾从来没有给陈老师留过他的联系方式。相反陈老师所住酒店和房间号是新西兰一些民运和法轮功朋友都知道的,草虾却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而在网上发帖埋怨陈老师。陈老师当时还为草虾对他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但却没有留过联系方式而遗憾。因此,陈老师特通过我向草虾约个时间大家出来坐坐聊聊。
   
    我在电话中询问了草虾的口味及喜好之后,我们很愉快的约定傍晚在奥克兰四川火锅城吃涮锅。但是草虾说其夫人和孩子都不赴宴,陈老师说难得来新西兰一次,他的家属不能来一起吃火锅,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因此,我又第二次致电草虾,谈到希望能够到家中去拜访他及夫人,看看孩子。草虾听我说要到家里去拜访,起初有些犹豫,说老前辈陈老师来访他不敢当等客气话,但最后表示非常欢迎,在家恭候。
   
    因为初次登门,陈老师还特意为草虾及其小孩准备了一些礼物和水果。当驶近草虾住所的区域时,我又再次给草虾通话以确认他家的门牌号。
   
    之后,我们到达了草虾家。草虾及夫人面带祥和沏茶倒水,大家彼此相互问候表示好感,气氛其乐融融。草虾的儿子对陈老师和我都非常友好,除了开心的讲笑话以外,还把他和家人的照片拿来给我们分享。此时草虾正在忙碌着为家人做饭,翻锅炒菜之声不绝于耳。
   
    他并没有邀请我们打开电脑上网浏览。我们也没有提出之类要求。草虾忙做饭,我们两个则和夫人与孩子谈话,看影集。
   
    天色渐暗,草虾为家人预备的饭菜已经做好。然后,陈泱潮、草虾和我一行三人两辆车驶向四川火锅城。在火锅城老板的招呼下,我们被安排进一个安静而宽敞的包间里,不仅享受了正宗的四川火锅,也聊了很多事情…….

那天我们相处很愉快,正如草虾所说,陈泱潮先生有如慈父般的对待我们年轻一辈,确实十分具有感人的人格魅力。整个过程言谈举止,没有丝毫失礼不当之处。更不存在不请自来擅自私闯草虾先生住宅之事。

   
    至于草虾先生提到的“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经过我的回忆,那次是我受一位阿姨的委托去草虾家提一辆修好的客车。当时草虾从门里探出头来说:“车在修理厂呢,你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
   
    草虾记忆力减退了,把事情记错了,反而还埋怨我们没有礼貌。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注:
   

那段时间由于我的父亲贾甲的境况不乐观,一直存在着被遣返危险。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心情也很压抑。但是我很幸运能够与陈老师相识并能够亲耳聆听陈老师讲述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历史及他本人过去的传奇经历,关于对中国民主革命的方方面面的思考,使我获益匪浅。以陈泱潮先生为代表的民运前辈们,尽管经过极其坎坷的人生道路,可以说已经把整个一生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至今仍然孑然一身,没有家庭幸福可言,但是,依旧能够乐观积极的面对人生,坦然从容的面对困难。这种民运精神深深影响和感染了我。我因此很快从苦闷和伤感的生活中解脱出来。陈老师在新西兰的那段日子是我自我的父亲在台湾脱队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在这里向陈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http://peacehall.com/forum/boxun2007b/384363.shtml
   
    附件1:

草虾(草根)道貌岸然的造谣和诬蔑

   
    送交者: 草虾 于 北京时间 09/18/2007 (152 reads) [累积7840分 给草虾发悄悄话]本文版权由草虾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主题: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博讯论坛] 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这段话憋了很久,本来不想讲,看来不得不说了,请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二位见谅。
   
    关于陈尔晋先生请我全家吃饭,起初我坚决拒绝,因为没有那种交往。要请呢,也是我请一位老年人,作为新海洲地皮上的东道主,但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因我不喜欢陈先生的文风。陈先生虽是千万富翁出身,银子再多也未必让人稀罕。
   
    但有贾阔先生介入,就不一样了。我曾问过贾阔:如果你付帐,我同意。贾先生说:好,我买单也是一样。为何呢?因为贾公子是当地的退党服务中心介绍的朋友,其父贾甲老先生落难,草虾写了 《四个政府对贾甲的“不作为”》 [载于香港杂志《动向》2006.11],陈尔晋先生也发起了呼吁信在签名网。要算真正为贾氏动笔写在纸面媒体的作家,草虾是唯一的一个。所以,贾氏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虽然我本来是出于人道主义为之呼吁。但面临吃饭买单的问题,只好拿出来当作说辞了。
   
    另外,陈尔晋先生也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在未来中国网站的议会分坛,挂名斑竹是陈第一,虾第二,那些议会制度的资料和管理都是草虾做的。虽然陈先生从未发过一个帖子,但我对外抬举他为我的“老版”。[陈先生号称民运之父,但对民运之路最为重要的议会制度,却是一窍不通,或者根本没有一点兴趣,连在议会分坛刷个帖子都不肯;同时他又在网上连篇累牍,这难道不是一个谜吗?]
   
    所以草虾吃之无愧,等于是吃别人欠我的稿费,何况这二位都欠我的不一般的人情呢?[看官见谅,这些事情必须拿出来抖一抖了]但是,吃饭有吃饭的道理。我本人去吃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吃都不为过。全家去吃呢,这必须是家庭与家庭之间有所交往的才行。所以我的回答是:我自己去你们约好的四川火锅,我自己有车也认识路途。
   
    谁料那日下午,贾阔先生居然驾车载着陈先生登门,让我极为反感。在文明社会,登门作客是要预约的,特别是陌生人。外面再熟的朋友,未必有资格进入自己的家门;家人也未必喜欢见到外面混的朋友。贾阔与我有这交情,但与陈先生还是初识。虽然贾先生说陈老师要来看看你,但未经我许可怎可擅自领着生人闯入人家?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那个教门允许这样?我不喜欢让人看我穿着睡袍。
   
    他们进入我家院子,我立刻说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贾先生说,时间还早呢,陈老师年纪大了,让他在你家坐坐吧!到了这个地步,我至少要给我的朋友贾阔先生一点面子。
   
    网虫朋友到了朋友家,都要问问可否使用电脑,赶紧看看自己常泡的网站,顺便答几个帖子。因此,我主动邀请陈尔晋先生浏览未来中国、新海船、博讯...几个网站,但遗憾的是,下午聊天的几个小时之内,陈先生面对我的电脑,碰都没碰。所以我判断陈泱潮先生是不会打字上网的,至少没有达到日产千节的速度。
   
    我在外出赴宴之前,给家人做好晚餐,这是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但陈先生笑话我,说明他不是一个懂得履行家庭责任的人。不为家庭履行责任,这样的人最终只配流落街头,尽管他可能坐拥千金。
   
    还有火锅的几个小时,聊来聊去,陈先生都没有聊到清水君,这太违背常理。因为如果一个人觉得某人是个英雄,特别是与他有着特殊关系的英雄,他会逢人便说这位英雄的事迹,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如果陈先生真的喜欢甚至热爱清水君,那么在草虾这样的善于写人的作家面前,一定要好好吹吹与他相处足月之后身陷大牢的清水君的故事,一定要老泪纵横的恳求草虾描绘清水君的感人形象。2003.01.01起,陈先生就与草虾成为原海纳百川的网友,正是清水君命运的重要阶段的起点。
   
    还有一位曾节明先生,到处推销陈泱潮的天药网,而且曾与陈泱潮郭国汀联名发起反对胡锦涛的请愿签名行动--能与陈泱潮郭国汀齐名的,当然也是一位民运豪杰。曾节明先生以民运人士的身份进入热血汉奸网站,化名董平要当斑竹,投名状就是那个充满了党文化残渣的论坛规则。我仔细驳斥了他那满脑袋忠君爱国的规则,打碎了他的斑竹美梦。但我只是出于认为曾节明的思路不适合热血汉奸的思想纯净,还当他是民运人士,所以心中存有一份歉意。因而我向陈先生提起他的好友曾节明先生,想请他转致我的歉意。但陈先生笑而不语,没有谈及一个字关于曾节明。最后呢,陈先生拜托我在新海船为他张贴那张加冕图。
   
    似乎,陈先生与清水君情同父子,对未能阻止清水君进入12年大牢,至少应该良心有愧吧?那个时候很简单,假如真想阻止一个人的危险行程,哪怕磕破脑袋也要阻止呵,何况是清水君的12年刑期才换来两顶世界级的光冕:爱民党总顾问陈先生,人权大律师郭先生。但是郭国汀作为辩护律师,好像不曾写过《我所见到的清水君》之类的文字;陈先生在新海洲的两个月,只顾吹嘘自己,而不介绍清水君的英雄事迹。似乎清水君只是一个用完就扔的尿罐,而不是让他们感念在怀的一位英雄。
   
    我,不得不愤怒。
   
    写于2007.09.19
   附件2:

网友斥责草虾:为人做事不可走极端


按;草虾发表诬蔑造谣文章<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之后,自知心虚理亏,于是采取卑鄙的手段,一方面将我陈泱潮在独立评论-矛盾江湖的名封了,同时一再删除了曾节明先生转贴的我答复他造谣诬蔑诽谤的文章,另一方面却长期把其诬蔑造谣帖子<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悬挂在其矛盾江湖导读头条.以至为正直网友所不齿,在矛盾江湖发出了如下抗议;

   作者: 穿墙屁 我腆着老脸,给草虾先生说一句 2007-10-17 18:59:54 [点击:62]
   看来您真是这里的斑竹
   您的那篇“针对”陈先生的文章(<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已经在导读头条超过一个月了吧。。。。
   即便您都是对的, 是大圣人;
   而陈先生万恶, 该千刀万刮,
   惩罚也足够了,该换换导读来。。。
   这里新的、精华优秀文章很多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