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
陈泱潮文集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當前中國的現實危險(1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普世價值
·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本质
·《大變革與新文明》—“書成紫薇(習近平)動”(3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全文)
·陳泱潮談昨天開始的北京首屆政治學圆桌峰会的緊迫任務
●2011- 2012部分重要文论
·陈泱潮就“乌坎转机”致习近平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附视频)
·圣诞节祝福暨平安夜礼物:要学会动态观察事物的方法
·CDZCYC191-202:“开万世太平”的伟业与机遇
·@CDZCYC: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CDZCYC 176-182: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陈泱潮推特70-72对陈炳德率中共军事代表团访美的评论
·陈泱潮推特94-101——有感于“驱逐马列”
·论中国民族问题
·陈泱潮推特48-53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上)
·陈泱潮推特54-68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下)
·正直的阿拉伯人狠抽胡锦涛共产党垄断新闻狂搞舆论欺骗的耳光
·浪淘沙:茉莉花革命
·简论现实中美关系的本质及其改善之道
·陈泱潮谈《让子弹飞》的精要之处(外四篇)
·陈泱潮关于被“反共邮组”除名的声明
·中共17届5中全会定制的内外政治路线足勘悲哀
·中共国走向特权黑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征兆
●建构未来超强中国的无价瑰宝
·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之二
●虚君共和新五权建国论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真民主建国论——壬午春节致中华同胞书
·中华合众国筹建宣言
·就2004年台湾大选枪击事件告中国人民书
●中国民主化第三方案——不民主就独立
·“以独攻独”宣言
·中国以独攻独地方民主自治联合会章程(草案)
●全球战略(含中国民主化第四方案)
·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我对“联合国宪章”的修正意见
·《偃武修文战略》序言
·就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事致布什总统
●旗帜
·陳泱潮促進中國民主化1-8套方案鏈接
·中华合众国宪法(草案)--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
·《陳泱潮憲法(草案)》的最大亮點是根治中国亂淵源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一部分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二部分)
·中华(联邦)合众国国旗草案(第一、二部分全文)
●军队国家化
·论军队是成就中国民主化的希望
·紧急征集签名声援和支持军方推动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诉求
· 陈泱潮致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的公开信
·中共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
·就发表《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一文致张伟国先生
·全军退党军队国家化势在必行(多图)
·呼吁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退党书
·军队国家化刻不容缓——2009年人大会议后致中国军队全军将士
·军队国家化的观念必深入人心
·识别谁是真资格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领袖的重要标志
●耶底底亚兜率短评
·〔博讯兜率评论〕前言
·吊江泽民——评其交班遗诏“挥师攻台”
·评中共《反分裂法》
·从新义和团运动看历史的报应
·一份非常清醒的《救国军宣言》
·评反对军人促进民主化的歪论
·陈泱潮评05年中共纪念胡耀邦座谈会
·问胡曾谁最具变数?——也谈曾庆红的历史机遇
·陈良宇落马背后的交易
·狼烟乍冒与事变契机——评中共《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
·是到了军队作出明智选择的时候了!
●警惕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化
·【中共超法西斯核恐怖捆绑战略】的出笼说明了什么?(上)
·【中共超法西斯核恐怖捆绑战略】的出笼说明了什么?(下)
●舆论与宣传
·百姓思潮与舆论导向——真民主建国运动新五权民主宪政能摧枯拉朽
·从多维的堕落看中共欺骗宣传的白骨精化
·强烈抗议《冰点》周刊被非法封杀的签名留言
·从对待袁伟时的态度,看清除中共党文化流毒的必要性和艰巨性(1)
●关于89/6.4血案
·八九6.4经验教训词两首
·从6.4看中共政权本质和中国民运最上策
·给王超华的信:向投身89学潮的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慰问和敬意!
·六四血案教训与目前东北工潮
· 祝贺“青年中国之声”广播电台开通
·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89/6.4二十八周年回顾与前瞻
●2002以来新年献辞
·2002年元旦献辞——开创中国的新纪元
·乌云背后似火烧——2003年元旦献词
·偃武修文、共同扬弃、互动都赢、皆大欢喜
·今日拯救中国的不二法门~联合声明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 (1)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2)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 (3)2006年民主运动的三大任务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 (4)天命前定,成功在望
·金鸡报晓乙酉春节陈泱潮拜年书
·2007年元旦献辞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己丑春节献辞
·2011年元旦特别献辞
·替天行道救世救心2012年元旦献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10/04/2007 (144 reads) [累积37705分 给陈泱潮发悄悄话]
   回答: 螺杆老兄有请:请勿强加一个领袖给民运 草虾 于 10/03/2007
   主题: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博讯论坛]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
   ——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陈泱潮
   2007-10-3

这草虾(草根)曾经白纸落黑字,明确写道,说我陈泱潮对待他如同“慈父”,说我陈泱潮“是个很不错的老人,跟我很友好,我也看他是极有人格魅力的那种奇门散仙”……可是,他在这样说的时候,却毫无道义地对我陈泱潮极尽横加诽谤污蔑造谣攻击之能事!


就连我在贾阔和他电话约好去他家看看,然后一道去吃饭,因而我还鉴于首次去他家而买了礼品去,也居然被他造谣诬蔑成擅自“闯入”他的家!


而且,尤其可恶的是,他还居然捏造事实,写成长文,以《自由文化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有权擅自闯入别人的家?》或者以《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为题,在互联网上广为散发!这篇2007-09-18日发表的严重违背事实对我和贾阔先生的恶毒诽谤和攻击的文章,至今仍然高悬在他做独立评论版主的矛盾江湖的导读头条!


——而且是我上贴到独立评论的《一剥草虾(草根)画皮》的文章不仅被他一再删除,而且连我的笔名也被他封了之后!


他在这篇恶毒的文章中,不仅把我放手让他主持未来中国论坛[议会及议会制度筹备],当作我欠他的一笔人情,而且是欠了他草虾(草根)大人的“不一般的人情”!极其放肆地诬蔑和攻击我“陈先生号称民运之父,但对民运之路最为重要的议会制度,却是一窍不通……”!


天下皆知:我陈泱潮早在30多年前所写的《特权论》第十章,就专门谈了民主制度的方方面面,就专门不仅深刻批判了中共的人民代表大会制,而且就已经专门设计了、明确写出了关于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


但是,草虾(草根)这厮居然以其文人相轻心态、尤其是其特别典型特别丑恶的武大狼心态,故意抹杀、故意糟蹋他的“慈父”!糟蹋他称之为“极有人格魅力的那种奇门散仙”!——这无耻的家伙以恶报善以至于斯!

   这也还罢了,这无耻的东西,还居然敢于欺骗广大读者!
   在他这篇无耻谤文中,竟还诬蔑我和贾阔是不懂规矩、不知礼仪的擅自闯入他的家的匪类!

这样一个无德无道的三寸钉,可不可以当作人的朋友?这样一个无德无道以恶报善的小人,这样一个毫无诚信道义可言的家伙,他的话能相信吗?


请读者诸君比较一下在这同样一件事情上,他草虾(草根)与贾阔先生的说法,到底谁的说法可信?到底谁是骗子?


1、 贾阔回复草虾草根文:《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我作为一个草虾笔下《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文章中的当事人,我对于此文中所提及的那次我与陈老师一同造访草虾住所和在四川火锅城共享晚餐的情形还是记忆犹新的。我认为有必要把那次造访草虾住所的经过做一个实事求是的如实的陈述和证明。
   草虾有一次在网上发贴抱怨说作为他的“老板”陈泱潮先生在新西兰期间也不和他联系不够意思。当陈先生看到这个贴子之后,觉得很委屈。因为,草虾从来没有给陈先生留过他的联系方式。相反陈先生所住酒店和房间号是新西兰一些民运和法轮功朋友都知道的,草虾却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而在网上发帖埋怨陈先生。陈先生当时还为草虾对他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但却没有留过联系方式而遗憾。因此,陈先生特通过我向草虾约个时间大家出来坐坐聊聊。
   我在电话中询问了草虾的口味及喜好之后,我们很愉快的约定傍晚在奥克兰四川火锅城吃涮锅。但是草虾说其夫人和孩子都不赴宴,陈先生说难得来新西兰一次,他的家属不能来一起吃火锅,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因此,我又第二次致电草虾,谈到希望能够到家中去拜访他及夫人,看看孩子。草虾听我说要到家里去拜访,起初有些犹豫,说老前辈陈先生来访他不敢当等客气话,但最后表示非常欢迎,在家恭候。
   因为初次登门,陈先生还特意为草虾及其小孩准备了一些礼物和水果。当驶近草虾住所的区域时,我又再次给草虾通话以确认他家的门牌号。
   之后,我们到达了草虾家。草虾及夫人面带祥和沏茶倒水,大家彼此相互问候表示好感,气氛其乐融融。草虾的儿子对陈老师和我都非常友好,除了开心的讲笑话以外,还把他和家人的照片拿来给我们分享。此时草虾正在忙碌着为家人做饭,翻锅炒菜之声不绝于耳。
   他也并没有邀请我们打开电脑上网浏览。我们也没有提出之类要求。草虾忙做饭,我们两个则和夫人与孩子谈话,看影集。
   天色渐暗,草虾为家人预备的饭菜已经做好。然后,陈泱潮、草虾和我一行三人两辆车驶向四川火锅城。在火锅城老板的招呼下,我们被安排进一个安静而宽敞的包间里,不仅享受了正宗的四川火锅,也聊了很多事…….
   那天我们相处很愉快,正如草虾所说,陈泱潮先生有如慈父般的对待我们年轻一辈,确实十分具有感人的人格魅力。整个过程言谈举止,没有丝毫失礼不当之处。更不存在不请自来擅自私闯草虾先生住宅之事。
   至于草虾先生提到的“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经过我的回忆,那次是我受一位阿姨的委托去草虾家提一辆修好的客车。当时草虾的确从门里探出头来说:“车在修理厂呢,你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
   草虾记忆力减退了,把事情记错了,反而还埋怨我们没有礼貌。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注:
   那段时间由于我的父亲贾甲的境况不乐观,一直存在着被遣返危险。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心情也很压抑。但是我很幸运能够与陈老师相识并能够亲耳聆听陈老师讲述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历史及他本人过去的传奇经历,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方方面面的思考,使我获益匪浅。陈泱潮先生为代表的民运前辈们,尽管经过极其坎坷的人生道路,可以说已经把整个一生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至今仍然孑然一身,没有家庭幸福可言,但是,依旧能够乐观积极的面对人生,坦然从容的面对困难。这种民运精神深深影响和感染了我。我因此很快从苦闷和伤感的生活中解脱出来。陈老师在新西兰的那段日子是我自我的父亲在台湾脱队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在这里向陈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2、 草虾(草根)造谣诽谤文

   草虾 自由文化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有权擅自闯入别人的家? 2007-09-18 06:12:54 [点击:125]
   本文不是江湖是非,而是做人与修炼的常识。
   陈泱潮,草虾,贾阔,三个人在新海洲相处了两个月。大概都可以被广义的计入“民运人士”,都是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都是法轮大法新学员。也许可能都被看作“伪民运”、“伪自由文化”、“冒充法轮功”?
   那么,民运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可以闯入别人的家?
   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博讯论坛] 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这段话憋了很久,本来不想讲,看来不得不说了,请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二位见谅。
   关于陈尔晋先生请我全家吃饭,起初我坚决拒绝,因为没有那种交往。要请呢,也是我请一位老年人,作为新海洲地皮上的东道主,但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因我不喜欢陈先生的文风。陈先生虽是千万富翁出身,银子再多也未必让人稀罕。
   但有贾阔先生介入,就不一样了。我曾问过贾阔:如果你付帐,我同意。贾先生说:好,我买单也是一样。为何呢?因为贾公子是当地的退党服务中心介绍的朋友,其父贾甲老先生落难,草虾写了 《四个政府对贾甲的“不作为”》 [载于香港杂志《动向》2006.11],陈尔晋先生也发起了呼吁信在签名网。要算真正为贾氏动笔写在纸面媒体的作家,草虾是唯一的一个。所以,贾氏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虽然我本来是出于人道主义为之呼吁。但面临吃饭买单的问题,只好拿出来当作说辞了。
   另外,陈尔晋先生也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在未来中国网站的议会分坛,挂名斑竹是陈第一,虾第二,那些议会制度的资料和管理都是草虾做的。虽然陈先生从未发过一个帖子,但我对外抬举他为我的“老版”。[陈先生号称民运之父,但对民运之路最为重要的议会制度,却是一窍不通,或者根本没有一点兴趣,连在议会分坛刷个帖子都不肯;同时他又在网上连篇累牍,这难道不是一个谜吗?]
   所以草虾吃之无愧,等于是吃别人欠我的稿费,何况这二位都欠我的不一般的人情呢?[看官见谅,这些事情必须拿出来抖一抖了]但是,吃饭有吃饭的道理。我本人去吃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吃都不为过。全家去吃呢,这必须是家庭与家庭之间有所交往的才行。所以我的回答是:我自己去你们约好的四川火锅,我自己有车也认识路途。
   谁料那日下午,贾阔先生居然驾车载着陈先生登门,让我极为反感。在文明社会,登门作客是要预约的,特别是陌生人。外面再熟的朋友,未必有资格进入自己的家门;家人也未必喜欢见到外面混的朋友。贾阔与我有这交情,但与陈先生还是初识。虽然贾先生说陈老师要来看看你,但未经我许可怎可擅自领着生人闯入人家?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那个教门允许这样?我不喜欢让人看我穿着睡袍。
   他们进入我家院子,我立刻说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贾先生说,时间还早呢,陈老师年纪大了,让他在你家坐坐吧!到了这个地步,我至少要给我的朋友贾阔先生一点面子。
   网虫朋友到了朋友家,都要问问可否使用电脑,赶紧看看自己常泡的网站,顺便答几个帖子。因此,我主动邀请陈尔晋先生浏览未来中国、新海船、博讯...几个网站,但遗憾的是,下午聊天的几个小时之内,陈先生面对我的电脑,碰都没碰。所以我判断陈泱潮先生是不会打字上网的,至少没有达到日产千节的速度。
   我在外出赴宴之前,给家人做好晚餐,这是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但陈先生笑话我,说明他不是一个懂得履行家庭责任的人。不为家庭履行责任,这样的人最终只配流落街头,尽管他可能坐拥千金。
   还有火锅的几个小时,聊来聊去,陈先生都没有聊到清水君,这太违背常理。因为如果一个人觉得某人是个英雄,特别是与他有着特殊关系的英雄,他会逢人便说这位英雄的事迹,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如果陈先生真的喜欢甚至热爱清水君,那么在草虾这样的善于写人的作家面前,一定要好好吹吹与他相处足月之后身陷大牢的清水君的故事,一定要老泪纵横的恳求草虾描绘清水君的感人形象。2003.01.01起,陈先生就与草虾成为原海纳百川的网友,正是清水君命运的重要阶段的起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