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
陈西文集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据报道:原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先生于9月25日,正式获得联合国难民机构批准,成为一名难民。贾甲先生是在2006年10月23日乘飞机以旅游者身份到台湾寻求难民庇护的。

   一个省直机关的中高层科技干部为什么放着舒坦的日子不过要去国外当难民?
   又据7月20日中新社电,由上海飞抵旧金山班机起落架里,发现一冻僵死者。美方机场新闻发言人说,死者约50岁,疑似偷渡者。
   一个大活人,硬塞在飞机的起落架里,从上海飞到美国,动也不能动,飞机在38000尺至40000尺高度飞行,气温在40-℃以下,藏匿处根本没有足够的氧气,一待就是12小时,活人怎能不成死人。
   谁愿意冒着死亡的风险出国?
   谁甘愿以生命来赌他的“美国梦”?
   是什么样的国家这样的不适宜它的人民生存,人们要闯出国门当难民?
   记得2000年6月,英国多佛港那起震惊中外的惨案,57名大陆中国非法移民于货车厢内被闷死。
   2001年10月,韩国媒体报道,26名中国偷渡客因藏匿在狭窄的船舱内窒息而死,韩国蛇头为消灭罪证,将偷渡客的尸体投入大海。
   一系列偷渡客伟哉壮哉惨烈哉的事件,勾起了我曾被关押在看守所时,与一位福建“蛇头”的对话,以及他托付给我的口信。
   他是福建省福州市人,过去还是一个国家事业单位的干部,现在已经定居海外。这次回乡是要带10位同胞出国门。他们以某一国家机关单位出国考察团的名誉出国,谁知,在贵阳机场上飞机时,被发觉有破绽而被贵阳警方关押。
   他不认为他们的行为是犯罪。其他偷渡者也是这样的认为。尤其是听他提审回来与警方振振有词的谈话内容,你会觉得耳目一新,另有一番所指。因为我们在大陆已经听习惯了官方语言或者官方御用文化人对他们的诬蔑和指责。说什么:
   “受西方资产阶级灯红酒绿生活气息影响;
   拜金主义思想严重;
   是蛇头们编织的玫瑰陷阱;
   ‘人蛇’们素质低,被‘蛇头’们坑蒙拐骗,或者说,鬼迷了心窍”等等。好像中国大陆出现大量偷渡客与共产党专制政府无关。
   福建老乡说:政府说我们做“人口走私的买卖,是害人害已的事”。可是,我们的老乡却说,我们是他们的救星,是我们给他们带来了希望。我们做这件事是收了他们一笔钱,但是,并不是有钱我们就会干的。我们要带的人还要同我们有乡亲关系,他们出钱请我们带他们出国我们才会带。我们是看在乡亲要求帮忙的份上,不得已,才回乡走一趟。在国外,挣钱的机会多的是,我们决不可能会落到这样的地步,要靠赚取本乡本土亲人们的钱生活呢。
   看来,这其中的确有隐情。
   福建朋友说(同被关在看守所,我们已经成为朋友):“政府说我们贪财、贪图安逸享乐,干上了逼良为娼的黑道买卖。其实,这句话正好指专制政党政府才对。我们东南沿海地区是改革开放最早的地区,也是大陆最富裕的地区,家家户户有个几十上百万已经不是问题,能拿出几十万的偷渡费去偷渡,能说我们贪图安逸享乐?能说明我们贫穷得非要冒险出国吗?如果只是贪图钱财,我们不必冒着生命危险的出去在当地就能发财了,贪图享乐、安逸的人会有冒险精神吗?难道皮肉上的安逸享受大陆就缺少了吗?当今的大陆中国黄、赌、毒比西方国家更泛滥。何况,偷渡在国内国外都是违法行为。并且,确有出去以后无能力站住脚的。”
   福建朋友继续说:“那么,我们以生命为一博是为那般?‘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除了要有钱财之外,他最渴望的是要有尊严、有人格、有自由的生活。说我们偷渡者贪图安逸享乐的生活,恰恰相反,我们福建人,尤其是我们客家人历来都有一种创业者的精神和一种‘鸟择良木而栖’的主动选择性行为。我们客家人与美国人民的精神有相同之处,当年美国的清教徒是因为在“旧大陆”受尽了长期强权政治的压榨和迫害才冒险乘船到“新大陆”去寻找自由乐园的。我们就是要寻找一个公平合理的生存去处,去那里创业,过一种有人性的生活。我们考虑,那里能够保住我们辛辛苦苦创业得来的财产的安全。美国正是这样的国家,是一个民主法治制度健全的国家,私有财产得到保障的国家,那里尊重人权,给人做人资格,我们才有舍命的决心要到这自由的乐土去。”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的天然本能。迁徙权是人权的基本权利之一。内陆的人,像你们贵州人、四川人、陕西人、山西人、宁夏、新疆、河南等等地方的民工纷纷往我们东南沿海地区去打工,他们看中了我们发达地区出的工薪比他们本地的高,并且,还能有工可做。他们只看到了我们发达地区的钱比他们地方好挣。而我们从发达地区走出国门,是我们还看到了国外比挣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民主制度对人自由生活的保证。西方国家能让我们享有公平发展的机会,而且还有民主、人权保障制度。中国大陆有吗?
   我们为了自由的生活,当然要往那地方去!”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说明我们大陆中国生存环境恶劣,生存成本高,强盗土匪在这块土地上称王称霸,我们这些只想过普通生活,有做人的尊严的人不适宜在这块只识权势不认人权的国度生活。”
   “当然,那些权势者又认为我们不爱国了。其实,我们比他们更爱国。我们在外的福建人每年要从国外汇回福建5亿美元外汇。福州的飞机场就有我们在外华侨的私人捐款。我们出身在这个国家,我们也希望这个国家好。我们虽然在国外定居了,这里还有我们的亲属。我没有力量帮助他们改良生存环境,就只有走下策——偷渡,帮助他们克服当前强权政治制造的灾难。面对强大的专制政府,我们惹不起,走得起!”
   这使我联想起,西方的选民们是用手投选票,偷渡客们是在“用脚投选票”。东南地区闽客两家都有迁徙的历史传统,他们每迁移一次,实际上就是对当下国情的一次否定,对他乡国情的肯定。
   福建友人接着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不能拿到官方的批文出国留学、考察、或者定居,我们又不愿继续留在大陆受权势者们的气。权势者们变着花样要我们纳粮交税,我们养活了他们,他们却时常要给我们穿小脚鞋,给我们脸色看。为了不再受这奴颜媚骨的窝囊气,有机会可走,我们当然要走。不过,小百姓要走只能偷偷的走。不像那些嘴上唱高调的权势者,一边在喊爱国,一边却把自己的子女送出国,把不干净的赃款存贮在国外银行,自己也随身办好了出国护照。我们是从国外赚外币回来,他们是从国内拿走老百姓的血汗钱;我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出国门,他们是花着纳税人的钱,大摇大摆坐空中巴士逃出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罪犯!”
   福建朋友的一堂话语听得让我咋舌,他说的是真话,我无法相劝和驳斥他。
   的确,东南沿海地区大量的偷渡客的事,曾经也让我不解。他们那里可是最先改革开放最先得实惠的地方,他们那里的经济增长速度可是让内陆广大百姓眼红的。仅仅因为钱而冒险偷渡,是没有说服力。据美国移民与归化局估计,每年大约有3万名中国非法移民偷渡到美国,这些人大部分来自福州附近。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这些偷渡客携带伪造证件,通过水、陆、空3种渠道进入美国。有关专家说,每年大约有10万中国人偷渡到其他西方国家⑴。
   有一位加拿大移民局工作的官员,曾经参与加警方一道护送遣返八十多名来自中国福建的非法移民,并前往调查。当他抵达厦门的时候,大吃一惊,原来厦门发展得那么漂亮,繁荣,到处都见经济建设的工程在进行。在长乐、汀江、连江和福州等地,沿途可见一幢幢、一簇簇的崭新洋房拔地而起,从外观上看其豪华程度真令人羡慕。据说,这些洋房大多是这些年来当地人偷渡异国他乡后,孝敬在家亲人的礼物。不过,这次这批被遣返的八十多名偷渡客,每人3——5万美元的偷渡费,又丢大海里了⑵。
   为什么这些人不偷渡往兄弟党的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越南、古巴呢?
   为什么他们选择了美国、西方自由民主的国家?
   同文同种的香港人、台湾同胞没有听说他们要偷渡回大陆,或者说,要偷渡往美国、其它西方国家的。怎么大陆同胞除了有“美国梦”外,还有“香港梦”、“台湾梦”。58年的社会主义历史,大陆人偷渡往香港和台湾的事件从未断过。最为突出的是1962年,在7个星期内,往香港强行闯关而入的,达到26万人。其次是1979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初,从1979到1980年的一年半时间内,单是非法闯入香港的竟达37万人之多。
   我可爱、可敬、可叹、又可怜、可悲、可痛的大陆同胞啊!
   是什么折磨得你们非要以命相拚搏?!
   非要离乡背井地走向异乡?!
   你们可知道,这条偷渡的路上已经留下了太多的白骨和辛酸的泪水!
   我可爱、可敬、可叹、又可怜、可悲、可痛的大陆同胞啊!
   是什么相煎何急?!
   使得你们妻离子散?!
   舍命闯国门去当难民?!
   是一党专制的政府!是握有绝对权力的共产党的霸道统治逼迫你们逃离家乡痛别亲人,你们是逼于无奈才走上了偷渡路。
   据国际媒体报道:中国已经成了西方世界最多政治庇护申请者的来源地。仅英国内政部的资料显示,2001年3月来自中国的政治庇护申请者有500个,4月份有455个,而5月份有575个,在过去三个月里,总共有1000多宗,是2000年整年2625宗的约一半⑶。
   是的,我的福建老乡,你们有经济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寻求做人的平安,你们才偷渡出国。大陆中国的黑恶势力化,有钱也难买到平安。你们不愿意再继续看到恃强凌弱,大鱼吃小鱼的血腥;你们不愿意在官匪勾结,党、政、军、司法为一家共同侵占民众利益的政权下生活;有法不依,不讲理的世道让你们望而生畏。山西黑砖窑的几百名童奴,每年无数在维权路上被政府官员活活打死的普通老百姓。一边是被权势者排斥边缘化的绝大多数弱势群体,昔日的‘领导阶级’工人、农民、市民们;一边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今日的官员、官商一体的权势者、和各类走卒打手们。形成的是尖锐、不可调和的对抗,而非和谐的社会。这样恶性对抗,丢失了道德底线,不讲竞争规则,毁灭性的生存方式令你们胆寒。你们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有毒有血有泪的土地、奴工、专制的黑恶环境便成为了你们的首选。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是我的福建“蛇头”朋友告诉我的。他并让我有机会的话,把他这份心里话告诉世人。
   不过,我还是不赞成我的福建朋友冒险偷渡,一走百了的逃跑下策。不是我要强调我们民主人士强调的承担精神,或者说,与极权专制者对抗的维权,自我保护精神。我要提供给福建朋友们的是贵州李元龙先生提倡的“精神胜利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