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陈西文集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文章摘要: 正是林牧先生与里根总统的这种不同生活环境,林牧先生是在一个民众受到官权奴役的社会主义社会,人民的生、死、荣辱大权操在共产党极权政府手里,个人只能像圈养的猪那样生活,谁要想脱离圈养,过一种有尊严,有自由权利的人的生活就会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所以,像林牧这种类型的想往自由民主人权的志士生活在中国“党天下”的霸权中就承当了太多的苦难。其《遗书》才显得珍贵,必然不能不成为中国历史上能够进入史册的无价之作。
   發表時間:10/1/2007

   读林牧先生的《遗书》⑴,不禁联想起美国总统里根的《最后一次演说》⑵。两文都是向世人以最后的表述展现,两文的作者当时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两人都辞世于二十一世纪初,林牧先生在2006年10月15日,今年10月正好是周年,里根先生于2004年6月5日,也于人世不久。两位都是为自由民主人权战斗不息的战士。就是在走向生命的终点站,他们同样不敢忘记自己奋斗了终生的事业,在最后需要交代身后事的时刻,催生了这两篇可光辉照人的千古碑文。为纪念两位世纪功臣,特与大家共同分享这两篇文章。
   光照点一、老而亦坚强
   林牧先生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13亿大陆中国人中极少的能够把自由民主当作终生追求的人之一。按照中国模式,奋斗了一生的林老,自己的一生虽然坎坷,也可算是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儿孙绕膝,全家安康,各有所为的。晚年的他可以痛快享有清福,轻闲愉快地渡过余生。然而,传统的中国生存模式已经不再适合一个有良知、有公义心、有责任感的老人,林牧先生已经不像那些已经衰老的老人,也不像那些未老先衰的年青中国人,70多岁的他,肉体是衰老了,但是,精神、理念、对未来中国的展望却愈来愈强烈,愈来愈感人,愈来愈年青。
   “我年已七十,一无权,二无钱,三无气力,过去只凭一张嘴和一支笔为人类服务,可是嘴和笔都被封杀,千难万险地写一点东西,也被特务机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搜查、没收(西安两次,杭州一次)。现在,我唯一可以献给人民、献给人权、民主事业的,只有一条老命了”。
   里根先生则说:“不要以为我喜欢人们谈论我已是时届暮年近黄昏。
   黄昏?在美国没有黄昏。
   我们这里,每天都是旭日东升,到处都是崭新的机会,可以编织各种梦想。
   黄昏?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坦白承认有时我觉得我还是个小伙子,在和弟弟比赛,看谁先从山上跑到罗克河铁路桥下可以游泳的小水湾。
   我知道,哪一天也比不上新的一天更美好,因为在我们的国家,它意味着你身上会发生某种奇迹。
   我们曾经在一起为我们热爱的事业而战斗,但是我们绝不能让火焰熄灭,或者退出战斗,因为战斗永远不会结束,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捍卫我们的自由,一次又一次!
   但是,我要对你们说,如果火光暗淡了,我愿留下我的电话号码和地址,一旦你们需要一名小卒,只须说一声,我召之即来——只要一息尚存……”。
   光照点二、敢于献身的斗士精神
   里根先生在1981年竞选总统成功,在竞选总统成功就职70天的时候,3月30日下午,里根在华盛顿劳联一产联建筑工会的集会上讲演后,从希尔顿饭店走出来。里根满面笑容,向人群频频招手,这时,几颗罪恶的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其中一颗子弹险些命中心脏,不过这位老人竟然奇迹般脱离了危险并迅速康复。继续战斗在世界自由民主阵地的前沿。里根总统与和林牧先生一样,都是视死如归的战士。为了他们自己所倾心的正义事业,他们不怕邪恶势力的迫害和威胁,哪怕魔鬼向他们伸出了魔爪,他们也泰然处之地面对现实。
   在《最后一次演说》中,他表达到:“这就是我们的理想。你们在座的诸位,以及今晚像你们一样也在注视和聆听这次大会的人,都在为实现这个理想而献身。你们不是半途而废的懦夫,你们的行动不仅仅是为了竞选,而是为了一个事业。你们代表着一种人,一种我所熟悉的为自由政府而奋斗的最杰出的斗士”。
   林牧先生在《遗书》中则表达到:“ 为了维护我个人和千百万中国人的人的权利、人的尊严,我决心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我绝不自杀,因为自杀会使法西斯份子找到推卸罪责的借口。我要争取死在法西斯的枪口下或监狱中。这里所说的监狱,包括拘留、逮捕、判刑以及在家或在外的所谓‘监视居住’等种种形式在内。一遇到上述那些形式的政治迫害,我立即绝食并断绝饮水,拒绝任何输液、注射葡萄糖之类延续生命的措施……”
   光照点三、热爱自由的生活,忠诚于自己选定的民主、人权事业
   林牧先生先后曾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副秘书长、国务院科技干部管理局局长、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由于参加胡耀邦在陕西发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改革。失败后受到长达12年的政治迫害。期间两度入狱、两次被开除党籍、8年劳改。1989年“6.4”,在北京参加和支持学生民主运动,第3次被开除党籍。随后,一直遭受专制政府的打压,没有得享太平的生活。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林牧先生仍然忠诚、热爱自己选定的事业。他除了长期担任“中国人权”国内理事,荣誉理事外,还常常带头联名发启公开呼吁、写文章揭露中共的极权统治。
   到最后,他誓愿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在所不辞。他在《遗书》中写道:
   “我所以要献出生命,一是由于生活在目前中国大陆特务控制一切(包括人的生存、人身自由、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科研、写作、居住、旅行、通讯、银行汇兑、等等)这种世界上仅存的几个极端反动、极端野蛮的警察国家,活着是最大的痛苦,死亡是最大的抗议,最大的解脱,最大的幸福。二是由于我感到在国内和国外相当多的政治家和知识份子中(包括西方大国)尊重人、保护人、维护人权、伸张正义的人文精神失落了;苟且偷生、屈辱求活,不敢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的合法权利的人;为了眼前的商业利益不惜牺牲人权、民主、自由的国际公法和人类道义而迁就残害人民的专制政府的人,至少暂时是增加了。我希望用我的生命和鲜血来激励那些保留着人类良知的人:发扬中国知识份子‘以天下为己任’,‘可杀不可辱’和‘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优良传统;发扬西方启蒙运动中‘不自由毋宁死’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高贵精神。用这种精神来推动中国的和平的全面改革,保障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和各项政治、经济、文化权利……”
   里根先生以69岁当选为美国现代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国家元首。在这之前,他两次争取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均未成功。直到第三次,1980年才再次争取,获得成功提名。为了击败以前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极权势力,在国际,他大胆实施了与共产主义极权阵营进行实力竞争的政策,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采取强硬立场,扩大军费开支,并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Star War Project)。里根不断增加各种预算,在美国的债务水平连涨三倍的情况下,最终仍实现了其通过军备竞赛拖垮前苏联之目的。在国内,他重振了美国经济,并且两任内(1981年-1989年)积极推行美国经济复兴计划,削减政府开支,进行税收改革,1986年里根成功地进行了税收法典的改革,扫除了许多克扣制度——免除了数百万低收人者的税赋,在他任职末期,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没有经济衰退和经济萧条的和平时期。
   里根先生忠实于自己的事业,在《最后一次演说》中,他再次强调:
   “我们共和党维护人类的自由,主张全面实现对我们的存在至关重要的自由权利。为了维护自由,使之展现在全世界千百万渴望自由的人面前,我们绝不逃避我们的责任。
   我们相信,要实现持久和平,只能靠实力而不是靠对手的善意。
   我们对政府持正当的怀疑态度,以制止它采取过分的行动。但在它帮助改善我们公民生活时,我们也乐于利用它的力量。
   我们强烈地感到,增加税收不是联邦政府固有的权力。我们认为通货膨胀对穷人、年轻人和老年人是冷酷无情的。”
   里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去做的。同样,林牧先生在他生命最后时期,也在奋力与中共极权制度作斗争。
   光照点四、心中只有民众、只有生他养他的祖国
   里根总统在《最后一次演说》中纠正人们的说法,他说:
   “每当听到有人说我是在1981年1月20日成为总统的,我就觉得我必须予以纠正,因为我并不是自己成为美国总统的,我只是受权暂时管理一个叫做总统制的机构,而这个机构是属于人民的。
   我曾经多次祷告,感谢所有给予我这一信托的美国人。今晚,请再次接受我们——南希和我——的由衷的感谢,感谢你们赋予我们一生中这一特殊的时刻。
   刚才,你们又用一篇感人肺腑的颂词给这种荣誉锦上添花。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因此听到别人称赞我们取得的成就,也不免有点沾沾自喜。但是,今晚,我们首先要记住,真正值得称颂的是2、45亿美国公民,是他们构成了我国宪法开宗明义的头四个字,也是最伟大的四个字:我们人民。
   美国人民承受过巨大的挑战,把我们从民族灾难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建立了我们强大的经济实力,重振我国在国际上的声誉,他们是出类拔萃的人,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美国人。所以,如果今晚要向谁表示敬意的话,那就应该向遍布这块土地上的英雄豪杰们致敬!他们是实干家、梦想家和新生活的建设者。没有他们我们在民主制度下的光辉实践就将一事无成。”
   里根接着表达了对祖国,这块自由的国土的崇爱:
   “我知道以前我也这样说过,但是我相信是上帝把这块土地放在了两个大洋之间,让世界各地的特殊人物发现了它,致使这些人因酷爱自由而远离故土云集到这片土地上,使之成为一束夺目的自由之光照亮了整个世界。
   富有想象力是我们的天赋。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男孩的想法,他在我就职不久给我寄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爱美国,因为在美国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参加童子军。在美国随便信仰什么都行,而且只要有能力,就能够成为你想成为的那种人。我爱美国,还因为我们有大约200种不同味道的冰激凌。’
   这就是小孩子眼里的真理。结社自由、信仰自由、满怀希望和获得机会均等的自由。此外还可以追求幸福——对这个孩子而言,就是在200种不同的冰激凌中进行选择。
   这就是美国,每个人不分男女都幻想着能给人以希望的美国。正因为如此,我们对全世界来说就像一块磁铁,吸引人们冒着被子弹击中的危险以生命为代价越过柏林墙来到这里;吸引人们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乘一叶扁舟渡过汹涌澎湃的大洋来到这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