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陈西文集
·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用选票改变中国——地方主义的兴起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
   
   
   
   文章摘要: 共产党最热衷熟知于掌握政权,陌生轻蔑民权;对权力是趋之若鹜,反感民众维护自己的人权;因而执政于大陆的共产党政府感兴趣的不是民权的崛起,而是大国官权的崛起。于是,就有"大国崛起"的狂躁,当大国的官权与公民社会的民权产生冲突时,官权就会压制民权,甚至打击民权。

   
   
   作者 : 陈西,
   
   
   
   共产党最热衷熟知于掌握政权,陌生轻蔑民权;对权力是趋之若鹜,反感民众维护自己的人权;因而执政于大陆的共产党政府感兴趣的不是民权的崛起,而是大国官权的崛起。于是,就有"大国崛起"的狂躁,当大国的官权与公民社会的民权产生冲突时,官权就会压制民权,甚至打击民权。
   
   回顾已经结束的"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对"第一、二届贵州人权研讨活动"进行实话实说:两届人权活动都充满着官权对人权的威胁,官权对具体人权活动设置的阻碍,官权对人权活动的粗暴干涉和打压。
   
   官权一年四季都在大陆中国横冲直撞,到处招摇撞骗。或吓唬平民百姓,强占民宅民地,驱赶失地上访民众;或强暴法轮功成员,强奸法轮功要义,肆无忌惮抓人关人判人有罪,制造冤假错案;或实施强权统治,打压异议人士,迫害维权律师和民主党人士。
   
   是遏制官权的时候了!
   
   当一年一度的人权纪念活动来临时,无数的弱势群体,特别是一直在遭受强权政府迫害的人士多么想在这时重申自己的权益,强调自己做人的资格啊!
   
   2006年贵州的人权研讨会,我们总结去年的经验,决定低调进行,压抑一些情绪上的举动,理性的开展人权活动。从10月起,我们向省市全国人大、政府、和联合国秘书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了"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的《建议书》"。11月13日,陈 西、李任科携带《建议书》主动前往当地的执法机关与之进行沟通。并讲到12月人权纪念活动的初步设想。
   
   让政府的执法机构充分地了解情况,不以仇视的眼光看待执法者,站在执法方的角度换位为对方设想,在有利于法治国家的建设,有利于公民社会的建设,有利于政治秩序井然改革和国家的和谐发展的前提下,我们谈了政府官员关心的问题。双方在知法、理性、平等、诚信的状况下对话,应当说是满意的。
   
   可是,一进入"人权周",官权的老毛病就发作了,官权没有忘记对人权进行恐吓。
   
   人权周第一天早上,陈西接到国保支队打来的电话,叫当天去公安局。特别交待,只一个人去,不要再喊其他人同往。
   
   下午,陈西到达贵阳市公安局雄伟气派高规格的办公大楼,独自一人坐电梯到国保支队10楼的楼层。受到支队正副队长及其他官员的接待。
   
   原来,官方仍然不愿意我们这些公民在"国际人权日"里开展与之相关的人权活动。
   
   当听我把人权日里即将要举行的人权研讨会再公开讲述一遍后,支队长严肃地讲到:我们去年几十上百人盯住你们,数辆警车待命,这不是做戏给你们看的,你们只要胆敢亮出"人权的横幅",我们就要抓捕人。在这里,我不是以我个人的名誉,而是以市公安局的名誉告知你。不论搞什么"人权"活动,要集会,要游行示威都要合法,不合法的,我们坚决取缔,严惩不怠。
   
   我回答说:我们会依法举行这次国际人权日纪念活动。如果要在公共场所集会,我们会到相关部门去办手续;要在公共场所游行示威,我们会去申请许可证。如果是在我自己的家,在我朋友的家,在私人领域,我们就不必去申请。私人领域是属于个人的领地,未有物权人的同意"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属于那里管辖的,有一个管辖权明确的问题。请政府机构遵守《行政法》中"职权法受"的原则。
   
   "我们叫你单独来,因为你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我们一再给你打招呼,你不听,我们这种机关是做什么的,我们可要'杀鸡给猴看'了!"
   
   我说:你这是人治的语言,不是法治的语言。"杀鸡给猴看"怎能吓唬得到我。我坐了13年大牢,在我身上有恐惧感吗?追求正义事业只让我愈来愈信心倍增,矢志不渝。尤其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信仰者与肉体的人比较起来,信仰者不会因死亡的威胁而放弃自己的信念,信仰者不会因功利或苦难贫困改变自己前进的方向,或者退缩。
   
   我是一个基督徒,同时也是一个民主党人!
   
   如果说,专政机关要对我采取不正当的强权,我已经准备再次的承受。在一个官权横行霸道的人治国家,我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准备时刻无怨无悔无恨地承受专制强权政治的打击。
   
   用御用专家何柞麻院士的话来讲:谁叫你生在中国呢!
   
   在一党专政的中国,任你欺、任你打、任你压迫、任你关、任你杀是没商量的。57年专政的血泪史,无话语权,选举权就是铁证。
   
   谈话中,官方还让我带话给另外两位这次人权活动的联系人廖双元和李任科:
   
   "告诉廖双元、吴玉琴俩,她们做的事,写的文章我们是记录在案的,不要认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国家形势很好。任何人都可以报考公务员,李任科的女儿在读大学,李任科做这些事情会影响他的女儿将来报考公务员。因为政审过不了关吗"。
   
   两个半小时的谈话中,有威慑,有劝告,也有关心你的意思。文明社会执法机构公务员的角色退位到野蛮的官府中"情治部门"的角色。所谓各个击破,心理上威慑瓦解,软硬兼施不择手段。全不考虑公民社会的存在和健康发展的远景,习惯于官府独大无法无天,民间社会弱小畸形发育不全的病态状况。
   
   不过,与2005年的"贵州首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相比较,我认为,这次的公安办事要更文明一些,更细致一些。这也让我理解去年为什么我夫人家里要逼迫她与我离婚。因为去年"情治部门"的工作做到了我夫人的家里,70多岁的双亲要承受官权的威风、胁迫、劝告和关心是很难的。特别是,俩老是历次政治运动的经历者和受害者。今年官权不再涉及我的家人,只针对我个人,我有这个承受力。
   
   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只是我希望明年官权更加收敛一些。执法机关始终要坚定自己执法机关的天职,不应当去做某个党派的帮办,更不应该成为有钱有势人的帮凶。官权独大的社会不是健康的社会。收敛权力就是控制权力,限制权力,清理官府手中的自由裁量权。我们搞维权,或者说搞人权活动也是这个理。
   
   
   
   绿色文化者:陈 西(首发于<自由圣火>)
   
   2006年12月28日 于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