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陈维健文集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博讯2007年1月17日)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概念,如何放在一起呢?新年伊始,中共教育有关部门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的十八年时间里,大学学费上涨了二十五倍,在中国居民的消费指数中排行第一位,大学已成为向学生敛财的地方。在这份报告的后面,是无数间东倒西歪的土坯教室,和无数个失学的儿童,以及含辛茹苦地读完了中小学考上大学又无钱进入大学的学生,和无数个为此发生悲剧的家庭。在中国经济连续高速增长,沿海城市以及内地县城都高楼大厦林立的今天,中国高等教育和乡村普通教育境况却是江河日下,越办越糟,以至到了民众读不起书的地步,实在是匪夷所思。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为了挽救由于其无视教育所产生的恶果,推出了“希望工程”,而所谓希望工程就是本应由政府担负起的教育责任,让国内民众企业和海外华侨来担负。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希望之所在的主体工程教育,采取“希望工程”这样的方式,不但是一种极不负责的决策,也是一个政府的耻辱。这种依靠民间捐款的教育工程不可能达到振兴教育的目的,在“希望工程”失败以后,又推出了教育产业化的政策,而教育产业化同样也不可能达到振兴教育的结果。教育永远只能是一项投资事业,把教育当产业,只能是杀鸡取卵。大学学费十八年增加二十五倍,那已不是搞教育了,而是将哺人育才振兴民族的教育成为杀人越货的掠夺经济。使一个个希望培养孩子成材的家庭陷入破产的困境,把无数个本可入读高校的学生拦在大学门外。日前看了一篇文章,讲到当年国民党时期四川军阀省主席刘文辉当时针对四川教育说过一句落地有声的话:“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这个刘文辉就是当年家喻户晓的大地主刘文彩的弟弟。为此当时四川省所有的县政府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有的甚至要靠木桩来抵住墙。而当时的学校即使乡村山庄学校,也都是有模有样的,有的还相当富有气派,学生都有漂亮的校服可穿。相比当今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由于少有教育投资,乡村学校大都是危房险屋,有的甚至在牛棚里,在山洞里,在大树下教学,学生没有课桌椅,老师没有黑板粉笔,其景其情,惨不忍睹,一个以耕读传家的千年文明古国,到了二十一世纪共产党手里,乡村教育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在乡村教育穷困潦倒的同时,中国的各个县政府建筑之堂皇,形同五星级宾馆,即使贫困县的县政府也不例外,连美国这样富裕发达的国家比之也为之瞠目结舌。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一组中美地县市政府办公大楼对比的照片,再参照中国乡村学校的照片,实在惊心动魄。如果以刘文辉的标准,这些县的县长应该统统就地正法,一个都逃不过。但是这些县长在共产党手里却可以面对乡校的断墙残垣,逍遥地坐在宫殿般的办公楼里,大楼墙上还脸不红心不跳地挂着人民政府的招牌。
    刘文辉一介武夫,又处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尚能如此重视教育,说明当年中华民族之文化脉络还依然存在,知道教育乃是一国之本,教育办不好,国家也办不好,政府房子破一点没关系,最多也是一个面子问题,但学校不能破,学生不能受罪,因为他们将来是中国的栋梁。教育是一个国家之命脉,这个道理当年的军阀能懂,当今执一省之长,大都有学士、硕士甚至博士学历的的中共官员不会不明白,所以才有了“希望工程”“教育产业政策”。但拿“希望工程”“教育产业政策”和“就地正法”比之,我们来看民国时期的教育和中共管制下的教育,我们只能说共产党连军阀都不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