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博讯2006年10月14日)
    雪山上的雄鹰是我采访的另一个逃亡者的故事。比起上述的这对姐妹花来又更为曲折,也更为艰难。由于他住在下达兰萨拉的成人学校,离我所住的地方有三个多小时的行程,所以联系了几次一直没有我们二人共同空余的时间。但这一天他来了,是一个晚上,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了我的旅馆。他是由桑杰嘉陪着一起来的。他站在桑杰嘉边上要高过半个头,扎着一把披肩的长发,胸口的黑毛压不住地从T恤的领口中透出来。他是一位高大粗犷而又英俊的藏族男子,和桑杰嘉的隽秀正好形成了一个对比。当我起来和他握手时,他的手是那么地粗壮有力,但他对着我微笑的时候却近乎有一点腼腆,与他谈话始终感到一种质朴和憨厚,象是一块厚实的土地。他的名字叫才旦加。这是他的真姓实名。他说,我不怕共产党,你用我的真名可以了。我的名字在公安局都有记录。我推开被褥让他坐在我的床沿上,开始我的采访。
   
    才旦加今年二十六岁,是青海民族师范学院的学生。他说,我是在共产党的学校里成长起来的。在中学时,他是一个思想非常进步的学生,他说,当时我的理想就是当解放军。在高中的时候,我的思想在一个僧人的启发下才起了变化。他给我讲了许多有关我们藏民族的历史故事,讲了流亡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使我开始对自己的民族有了认识,思想感情才开始有了转变,对共产党产生了逆反心理。到了上大学时,这种心理更为强烈了。后来听到土登为了西藏的自由在印度自焚身亡,心里产生了感动,于是有了报效民族之心,想逃到达兰萨拉来做些事。他说,当时有一个朋友来和我商量,一起逃亡到达兰萨拉,但是后来这个朋友变卦了,我就又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来有二位女同学逃到拉萨来找我,要我帮助她们逃到达兰萨拉,于是我再一次地动了心,开始和她们一起准备逃亡达兰萨拉。但是我没有想到,我逃亡达兰萨拉的历程会是那么地曲折和艰难。我总共逃亡了四次,真是九死一生才到了达兰萨拉。
   

    第一次逃亡,我记得是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从拉萨起程的,在这以前,我们找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向导。找到向导后,因为需要凑到一定的人数才能开拔,所以我们又等了一段时间。在西藏现在有一些人是专门做去达兰萨拉生意的职业向导。这些人虽收入高,但危险性也大,政府抓住了要判大刑,比逃亡者还要严重,所以他们都十分地小心。这次逃亡,除了途中的车费以外,我们每人给了向导二百元钱,说好带到尼泊尔后,每人再给四百元,这样的价钱是不算高的。因为这一次我们一起去的人很多,约有五十多人。
   
    在出发以前,我们准备好了糌粑、棉衣、毯子等途中所必须的东西,这些东西装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包。我们坐的是一辆东风牌的大卡车,五十多个人,再加上这些行李,把帆布车箱挤得紧紧的。由于怕被发现,后面的帘子也都放下来,里面的空气非常地混浊,我们在里面感到气闷,再加上汽车开在高山上时空气稀簿,每到停车休息下来小便的时候,大家都大口大口地透气。由于怕被查获,我们的车都是白天躲在山道上,晚上才开始开车,就这样我们日伏夜行,在颠簸的山道上开了三天。车开到日喀则正值清晨四点,这个时间也是大家最累最迷糊的时候,大家在车中你靠着我,我依着你,摇来晃去的,忽然感到整个身子一倾,车子翻到山沟里去了。车箱中是一片叫喊声,向导要大家安静也没用,在叫嚷中大家纷纷地逃出车。好在沟不深车子没有翻跟斗,人都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擦了一点皮。但是车子是没办法起来了,只能用吊车把它拉出来,如果喊吊车过来的话,就容易被发现。向导让大家在山沟里躲起来,离出事地点远一点的地方,自己和司机去找车,要我们大家等待他们回来。但是在他们车还没有找回来以前,我们不知怎么的给交通管理站发现了。管理站立即汇报到日喀则公安局,当公安赶来时,大部分人都逃跑了,有些带着小孩的人则待在那里没有动。当时一起逃亡的有一个最小的只有二岁,他在路上一直都哭个不停。这些没有跑的人后来都给公安抓获,但是因为不在边境上被抓的人都不承认去达兰萨拉,他们在日喀则公安局拘留所关了一天,也就放他们回去了。我则在公安到达前就和一批人逃跑了,我回到了拉萨。这样我的第一次逃亡就很快地结束了。
   
    第二次逃亡,是在二个星期以后。我回到拉萨,那个去寻车的向导也回到了拉萨。他说上一次司机没找好,害了大家,这一次他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司机让大家放心。这一次人数比以前少了一些,共四十七人,多数还是前一次去的那一批人。这一次的路线和上一次一样,也依然是日伏夜行,不过这一次的司机技术好象确实好了很多,车也开得很稳,车上的人因少一些,坐着也舒泰一些。过了日喀则,又到了已近边境的定日县。在定日县,汽车就不能向前开了,因为前面都是无路可通的荒野。我们下了车开始步行,开始了正真的逃亡。一开始上路,大家随即发觉带的东西都是太多了,大大的行包背在身上在荒野中行走,造成了极大的不便,我个子较大,就帮着一些妇女背一些东西。但是整个队伍还是不能很快地行走。这个地区,分布着雅鲁藏布江的许多支流,我们一共涉过三条支流。这些支流虽然水都不是很深,能够淌水过去,但水流都很急,而且水十分的冰凉,我们这支四十多人的男女老少队伍,每渡一次河都要化费很长的时间。孩子要把他们驮在背上,行包要放在头顶以免被弄湿。过了河又得把湿衣服换下来,如果不把湿衣服换下来,身体立即就会被冻僵,因为我们逃亡的时候已是九月入秋的天气了。经过几次渡河的来回折腾,大家的体力也都下降了,而且已经没有了干衣服。穿在身上都是半干半湿的潮衣服。有许多人开始生病了。有一个尼姑,她的名字我忘了,发生了高山反映四肢无力无法行走,靠我们几个男子背着她走。当涉过河流来到一片牧场看到牧羊人时,大家都说走不动了,央求向导停下来休息,买一只羊吃,补补身体。向导要我们再坚持一下,他说,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雪山脚下了,到了雪山脚下那边比较安全一些,到那儿以后再作整休,然后翻越雪山到尼泊尔。
   
    但是他看大家实在走不动了,又有那么多的病号,也只好让大家休息。我们在牧人那儿买来了二只大肥羊,就在野地里支起了架子,开始杀羊割肉烧羊肉了。羊肉在火中发出了吱吱的声音,缕缕的香味在原野上扩散开来,大家围着烤着羊肉的篝火,吃着喷香的羊肉,不但肚子感到了充实和温暖,身体也暖融融的,把这些天来涉水过河的寒气都赶跑了。这时候从远处过来四个人,我们当时还以为是和我们一样的逃亡藏人,所以我们还挥着手让他们过来,一起和我们共享美食,但是当他们走近时,我们都吓呆了,原来这四个人都是解放军。他们一边放着枪,一边把我们围起来,在这个无处藏身的荒野,我们能向那里逃呢。再说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的病号和老小,子弹又唰唰地在我们头上飞,大家都只有抱着头伏在地上不动,待着束手就擒。
   
    他们过来后,首先用枪顶着我们男人,让我们把鞋带抽出来,然后让我们两只手反在背后,他们用我们脱下的鞋带,把我们两只手的大姆指绑在一起。这种绑法比两只手绑在一起还要难受,细细的鞋带钳在指姆骨上,疼痛麻木得失去了知觉。好在他们只绑了我们男人,妇女和孩子都没绑。他们把我们绑完以后,就开始翻我们的旅行包,凡是值一点钱的东西他们都收走了,留下东西就随便往我们脖子上一套。由于行包没有双手帮助,勒在脖子上不但沉重而且难受。就这样他们押着我们走了三四个小时。由于我们的双手被反绑在后面,身体仿佛失去了稳定性,所以走得不快,他们就用枪托打我们,有些人冷不防被打,就摔倒在地上,来一个嘴啃泥,爬在地上蠕动着不能起来,他们就用脚死命地踢。在我们走的过程中,他们一直用步话机在联系。所以当我们走到公路口时,已有十几个军人和卡车在等着我们了。我们因手被反绑着不能爬到卡车上去,解放军就把我们象沙包一样推扔上去。好些人的脸都被磕破了。
   
    卡车到了定日县武警总部以后,我们才被松绑,这时候我们的大姆指都已紫得发黑,几乎坏死了。我们一个一个地被叫到一间小屋里去审讯。小屋里除审讯的人和一个记录的人以外,还有两个手拿电警棍的人。他们让我们蹲在地上手抱着头。问我们家庭情况,到印度去的动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思想。我们如稍微回答得迟疑一点,或回答得让他们不满意,他们就用电警棍殴打我们。他们说,你们都是上了达赖的当,他是一个骗子,你们到印度去是找死。他们还逼着我们说达赖喇嘛的坏话,我们不说,他们就用电棍戳我们男人的下身。我这样的大个子,都被电棍戳得浑身发颤,人象抽筋似的发出尖叫。他们看我们这个样子,还哈哈大笑起来。我们在定日武警总部一共关押了四天。在这四天里,我们男的强迫给他们干农活出大粪,妇女则为他们洗衣服被子,打扫卫生。我们如脸上稍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就对我们拳打脚踢,而且还不让我们吃饱。四天后,他们看看差不多活也干完了,就把我们送到定日县公安局。公安局又对我们重新进行了审讯,而且比武警要详细得多。好在分安局里有一些干警是藏人,虽然对我们很凶,但没有怎么打我们。我们在那里也为他们干了二天活。
   
    然后他们把我们转送到定日县公安一处,在雅鲁藏布江边上的一个叫尼日的看守所。在押解过程中,当我们穿越一个树林的时候,我们的向导跑了。当公安发觉以后立即开枪去追,算这个向导命大,没有给追上。向导知道自己是要判重刑的,所以他和我们不同,无论如何一定要逃跑。我们也为他能逃走而感到庆幸。也后悔当时没听他的话,一鼓作气走到雪山,不买羊吃,不坐下来休息,也许我们就逃过了这一劫,现在想已在尼泊尔了。
   
    尼日看守所共有十四个房间,房子不大,可是要住四十多个人,小间也要住二十几个人。晚上睡觉是没办法平躺下来的,侧着身子,还要人贴着人。房里还有一只粪桶,这么多的人用,都满溢了出来,只好拉在地上了,整个房子里是臭气熏天。睡在粪桶旁的人无处下塌,只好往里面挤,里面的人只好半坐着起来。大家轮着躺下来。看守所的伙食比拘留所的还要差,不但每天给我们只吃二顿,每顿是一瓢糌粑,一瓢茶。糌粑都是变质发霉的,绿色的霉菌在上面点点都是,吃进嘴里难以下咽。茶,说是茶,但既无一点奶香也无一点茶香,褐色的象泥浆水,沉积一会儿,里面会有半杯土。吃这样的食物,又睡在这样恶浊的环境中,大家都开始拉肚子了。一拉肚子,本来就粪满为患的房间就更加灾难深重了。许多人没有办法,肚子咕嘟一叫,就只能在自己的墙根上解决了,弄得屋子全是粪便和猪栏没有什么二样。我们多次要求狱警,让我们打扫一下屋子,但是他们不但不给打扫,还辱骂我们。有一个我们学校物理系的同学,他的肚子拉了很长的时间,每一次看他蹲在墙角落双手托着双颊,脸上都呈现出极度痛苦的表情,而且他拉的次数越来越多,虽然已拉不出东西来了,但他还是在拉。有一天我们看着他拉着拉着,突然大叫一声就摔倒了,我们过去一看,他的一段肠子带着血拉在了肛门外面,真是恐怖万分。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叫起来;"要死人了!要死人了!"看守听到我们这样的叫喊,以为我们要暴动了,拿着枪过来。后来看到那个学生躺在地上肠子流在外面那恐怖的样子,知道要出人命了,就让人把他抬出去。他们进到房间,也都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股呕心的样子。于是他们总算让我们把房间的粪便清理了一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