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向北京奥运说“不”!]
陈维健文集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北京奥运说“不”!

   
   (博讯2006年6月25日)
    中国该不该办奥运,在这个事关中国民族精神的问题上,可以说众口一词地拥护赞成,办奥运能提升中华民族的精神,办奥运能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威望,办奥运能增强中国的国力,能使中国的经济更为繁荣。就是反对中共的大多数异见人士、民运人士在这个问题上都显得神色凝重,讳莫如深,或者干脆表示,我们虽然反对中共的一党专政,但是办奥运我们不能反对,因为那不是共产党的事,而是国家和民族的事。那些不多的几个反对奥运的人士,不是被指为逢中必反,就是被指为汉奸卖国贼。
    国际奥运会始于1894年,当时清政府接到国际奥委会的邀请,由于清皇朝不知奥运为何物而没有参加,直至1932年中华民国政府才派了中华体育代表团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第十届奥运会。49年中共执政以后,中国大陆十几亿人口与奥运几乎绝缘了四分之一的世纪,直到中国重新回到国际社会,在1979年日本的名古屋奥委会会议上,给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奥运的席位,中华民国则以台北的名义参加。也许洛杉矶始终要与中国有缘,198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参加的奥运,23届奥运在洛杉矶召开,许海峰一声枪响拿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块金牌,这一声枪响不但激发了中国人的体育热情,也使中共感到,利用奥运宣扬民族主义精神,从而提高民众对中共政权的拥护是一帖良药,是最好的民族主义催情剂。从此,中国体育运动,不但成了民族主义运动,也成了政治政治运动。从许海峰的一声枪响到唐功红的一举成名,中国在20年间从奥运夺得了整一百枚金牌。从而使整个中国沉浸在体育的狂热之中,奥运几乎成为中国的拜神运动和民族图腾。但于此同时中国老百姓所占体育运动的场地依然不到一只球鞋的面积,也就是说,中国在成为体育大国的情况下,中国老百姓依然和体育没有任何关系,运动员是精心培养的专业人士。中国为了将奥运成为维护政权,标榜政权的运动会,不遗余力地煽动申奥狂热。在申奥的那几年,申奥几乎成了中国人的心病。2001年7月13日当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传来,国人那种由衷的激动,彻夜的狂欢几乎到了巅狂的程度。但是在中国申奥成功的时候,也是中国社会矛盾处在积蓄爆发的时候,中国官场的贪污已到了疯狂的阶段,中国民众的反抗峰起云涌,中国的金融已危机四伏。奥运无疑成了中共的一根救命稻草,中共抓住奥运,企图以奥运来延续政权的生命。于是从申奥成功那天起,中国的一切工作都要为奥运开路,一切工作都要为奥运着想,只要是奥运,就是花金山银海在所不惜,要把奥运村建成最为现代化最为豪华的奥运村,奥运的开幕闭幕式要把它演绎成空前绝后的中华民族精神大演出,实际上是张艺某撒银烧钱胡编乱造恶形恶状的三等货。在中共看来只要奥运办成功了,中共的香火就不会灭,奥运几乎成了中共的神话。不过2006年6月11日当离开2008年奥运不足二年的时候,奥运的神话被打破了,北京市副市长奥运工程总指挥刘志华突然被双规。其理由是在北京郊外建造了他包养众多情妇的行宫,在他被双规后,北京立刻引发了政治大地震,奥运的副总指挥和奥运工程有关的承包商也统统被拘并波及到天津,天津副市长检察院院长也被审查,有关人员纷纷逃向海外。
    刘志华、金焱作为奥运总指挥和副总指挥,被临阵斩将,应是兵家大忌,斩刘志华可以说是到了不得不斩的程度。一方面作为奥运工程的总指挥,奥运工程末落成,其行宫先落成可见奥运工程的贪污已到了何等样疯狂和无耻的程度。上有总指挥这样一个大贪在,其下者各级各部工程官员的贪污就可想而知了。另一方面,如果刘志华仅仅因为贪污腐败,中央绝不会在意,要处理也要到奥运结束,奥运的面子是最重要的,奥运的面子就是中共的面子,谁愿意自破其面呢?而且中共曾经扬言过,奥运工程一定要把它办成最廉洁的工程,再说对于危机重重的中国社会来说,中共历来是把稳定放在首位,稳定是压到一切的。斩刘志华一定有比贪污和稳定更重要的原因,在中共官场上什么是重要原因呢,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共内部的争权夺利。刘被中央纪委突然双规,可见这种斗争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我们暂且不管党内的斗争,就凭奥运工程出了刘志华这样一个总指挥和已经被揭还末被揭的贪官们,奥运也必须停办,奥运工程已经成为中共官场最大的贪脏纳污之地,因为即使中共将现有的奥运工程的贪官污吏清除出局,再调任一批官员,那么恐怕连奥运工程都完成不了,现在这批官员对奥运工程贪得已差不多了,再换一批干部,对工程不熟悉先不说,这些新上任的干部都是一批饿狼,看得前任贪污已看得眼红性起,轮到自己已是残羹剩汤,还不大贪特贪一场。工程款不是追加,就是更为偷工减料,奥运工程只能是豆腐渣工程,到比赛时这些楼台场馆恐怕是凶多吉少。
    奥运工程已成了中共官场利益追逐争夺之地,和鱼肉百姓之地,奥运工程也成为中国社会腐败、掠夺的象征。作为这样一个充满了贪欲,充满了欺诈、充满了污秽、充满了争夺的罪恶之地,和奥运罪恶连结的是整个中国的黑暗,当今的中国是贫富差距极端的社会,在权贵者一扔千金之下,是几亿中国人生活在每天一美元以下的贫困之中,他们没有足够的衣食,他们读不起书,看不起病,又受到各级官吏的敲诈勒索而无处申冤。于此相应的是维权人士遭迫害,异见人士遭拘禁,新闻媒体遭管制,网络空间遭封杀,如果奥运会还既定在这样贪污腐败人权恶劣的环境里召开,那么奥运会也就是默认了这样的罪恶,也沾污了奥运的精神纯洁。最近访问中国的欧洲副议长爱德华先生在看到中国的腐败和人权的严重侵害时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以这种方式来准备奥运会,那他们就打错算盘了。”
   
    中共无论从奥运工程的贪污、还是和奥运工程贪污相连的民众的贫困、人权的迫害、新闻的管制、政治的专制来说,都已去失去办奥运的资格,如果中共真的还想把奥运办下去,那么必须洗新革面。首先成立以中国维权律师为主的奥运监督委员会,以维护奥运工程不被贪污挪用,奥运工程投标不被欺诈,并将奥运有关的官员的家庭财产全部公布于市,奥运工程所有的账目都要公开,并在网上可以由民众自由查阅,在2008奥运召开以前,必须释放所有因良心、政治、宗教原因被关被判的人士,废除对互联网的监控和封锁,还互联网以信息流通和发表观点的自由,以此表明中共对罪恶的忏悔,释放顺应民主的意愿,使北京奥运成为中国民主、自由、人权的出发点。否则,一切奥运的参赛国,一切心怀良知真正热爱中国的人士,都应该站出来向2008北京奥运说“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