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陈维健文集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博讯2005年10月26日)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十九时零六分巴金死了,他活到了一百零一岁,他的葬礼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参加了葬礼,可以说备极哀荣。
    巴金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一直处在病榻之中,其身体状况实如植物人,几乎是一个不能思维不会说话不会写的人,他活着已不是为他自己而活着,一如他在偶而清醒时说:“我是他们要我活着的,活得长寿是一种惩罚”这个“他们”当然是指共产党。巴金作为一个作家的生命,其实早在中共执政的一九四九年就已结束了。在这以后他只是作为一个植物的生命体而存在。他的所有文学作品,“激流三部曲”“爱情三部曲”等,都是在中共执政以前完成的。中共执政以后他几乎停止了写作,不是巴金在中共执政后丧失了写作能力,而是中共的革命的文艺路线使他完全不能写作,因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是不能没有自由而应命写作的,自由可以说是作家的灵魂。在中共的革命文艺路线下,不但巴金不能写作,乃至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都从此放下了笔杆,如沈从文、茅盾、老舍、萧军、冰心、陈学昭、汪静之、叶圣陶、曹禺甚至像郭沫若这样成为中共伶臣的作家,不是辍笔,就是写一些身不由已的应酬之作,整个现代文学作家群,没有写出一部稍微像样的东西,和他们昔日的辉煌已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从中共执政那天起,作家自由创作的生命,已被中共扼杀了,他们的灵魂已被血腥的政治恐怖所层层包裹,特别是开展打击“胡风反党集团”以后,像胡风这样的党内革命作家,都被打成了中共的敌人,那些自由派作家就更是噤若寒蝉,于是他们集体地在文学上失踪,让自己处在一种休眠状态,如同植物人一般。但是尽管如此,到了文化革命运动,这些作为旧时代的文人,仍然首当其冲,他们没有一个逃脱得了被迫害的命运。他们在“牛棚”中饱受凌辱和殴打,在灵魂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他们连做一个不声不响的植物人都不能,不得不向自己和他人泼屎泼尿,作践自己以求存活。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没能存活下来,像老舍这样投太平湖而死。通过文革这场大劫难后,中国现代文人又重新回复到植物时代,他们大都既不写也不说,像植物般地生活,只求平安终老。也有个别在偶有回光反照的时候,道出了他们的真心情,巴金就是其中的一位。
    巴金经历文革十年的炼狱,虽然已无法再从十年的炼狱生活中提炼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但在灵魂和肉体的折靡中,他的灵魂却提炼升华到了一个比他三十年代文学创作更为伟大的一个高度。这就是灵魂的忏悔。文革结束以后,他以年老多病的身体,用哆嗦的手写下了他的灵魂之作《真话集》--《随想录》。他为自己在“牛棚”中不得已而作的检讨感到“恶心、羞耻”,他说印在白纸上的黑字是永远揩不掉的,我们的子孙将成为我们的审判官。当然,巴金所有的忏悔之中的最真诚的心灵诉求和闪光的思想是要建一座“文革博物馆”,他要为十年浩劫中被侮辱被迫害的灵魂请命。然而,在巴金的晚年,当他头顶无数桂冠,政治荣誉,被中共无以复加时,他的这一心灵的诉求,却被无情地销音了。在这以后他又进入植物人时期,中共无论如何利用他的名望,强加话语,他都不知不觉,不声不响,相信他的灵魂如有感觉的话,一定处比在“牛棚”中更痛苦,因为他真的已如一株植物一样,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怒和痛苦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