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陈维健文集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博讯2005年10月26日)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十九时零六分巴金死了,他活到了一百零一岁,他的葬礼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参加了葬礼,可以说备极哀荣。
    巴金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一直处在病榻之中,其身体状况实如植物人,几乎是一个不能思维不会说话不会写的人,他活着已不是为他自己而活着,一如他在偶而清醒时说:“我是他们要我活着的,活得长寿是一种惩罚”这个“他们”当然是指共产党。巴金作为一个作家的生命,其实早在中共执政的一九四九年就已结束了。在这以后他只是作为一个植物的生命体而存在。他的所有文学作品,“激流三部曲”“爱情三部曲”等,都是在中共执政以前完成的。中共执政以后他几乎停止了写作,不是巴金在中共执政后丧失了写作能力,而是中共的革命的文艺路线使他完全不能写作,因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是不能没有自由而应命写作的,自由可以说是作家的灵魂。在中共的革命文艺路线下,不但巴金不能写作,乃至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都从此放下了笔杆,如沈从文、茅盾、老舍、萧军、冰心、陈学昭、汪静之、叶圣陶、曹禺甚至像郭沫若这样成为中共伶臣的作家,不是辍笔,就是写一些身不由已的应酬之作,整个现代文学作家群,没有写出一部稍微像样的东西,和他们昔日的辉煌已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从中共执政那天起,作家自由创作的生命,已被中共扼杀了,他们的灵魂已被血腥的政治恐怖所层层包裹,特别是开展打击“胡风反党集团”以后,像胡风这样的党内革命作家,都被打成了中共的敌人,那些自由派作家就更是噤若寒蝉,于是他们集体地在文学上失踪,让自己处在一种休眠状态,如同植物人一般。但是尽管如此,到了文化革命运动,这些作为旧时代的文人,仍然首当其冲,他们没有一个逃脱得了被迫害的命运。他们在“牛棚”中饱受凌辱和殴打,在灵魂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他们连做一个不声不响的植物人都不能,不得不向自己和他人泼屎泼尿,作践自己以求存活。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没能存活下来,像老舍这样投太平湖而死。通过文革这场大劫难后,中国现代文人又重新回复到植物时代,他们大都既不写也不说,像植物般地生活,只求平安终老。也有个别在偶有回光反照的时候,道出了他们的真心情,巴金就是其中的一位。
    巴金经历文革十年的炼狱,虽然已无法再从十年的炼狱生活中提炼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但在灵魂和肉体的折靡中,他的灵魂却提炼升华到了一个比他三十年代文学创作更为伟大的一个高度。这就是灵魂的忏悔。文革结束以后,他以年老多病的身体,用哆嗦的手写下了他的灵魂之作《真话集》--《随想录》。他为自己在“牛棚”中不得已而作的检讨感到“恶心、羞耻”,他说印在白纸上的黑字是永远揩不掉的,我们的子孙将成为我们的审判官。当然,巴金所有的忏悔之中的最真诚的心灵诉求和闪光的思想是要建一座“文革博物馆”,他要为十年浩劫中被侮辱被迫害的灵魂请命。然而,在巴金的晚年,当他头顶无数桂冠,政治荣誉,被中共无以复加时,他的这一心灵的诉求,却被无情地销音了。在这以后他又进入植物人时期,中共无论如何利用他的名望,强加话语,他都不知不觉,不声不响,相信他的灵魂如有感觉的话,一定处比在“牛棚”中更痛苦,因为他真的已如一株植物一样,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怒和痛苦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