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陈破空文集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陈破空
   
   1月11日,中共军队发射地对空导弹,摧毁一颗人造卫星。这颗卫星,是1999年中国发射的“风云1C”气象卫星。北京的动作,震惊世界。因为,在此之前,还没有一个国家做出类似举动。

   
   毫不遮掩,北京公开展示实力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国向中方提出抗议,要求解释。他们的愤怒集中于三点:其一,在摧毁试验之前,北京没有知会其他国家(早在1967年,“全球外层空间条约”就规定了各国太空行为通报制度);其二,被击毁的卫星,在太空散落上万块碎片,严重污染太空,并危及其他国家卫星的运行。初步估计,受此影响的卫星达到120颗;其三,用导弹击毁卫星,是一种军事行为,违背了中方“和平利用太空”的承诺。各国没有说出口的忧虑则是:中共能用导弹击毁自己的卫星,又如何不会击毁他国卫星?
   
   面对国际社会的质问,中共官方起初断然否认,后来又闪烁其词,拖了12天,才终于承认确有其事。于是,美国方面有人猜测:用导弹击毁卫星,恐怕是中国军方的擅自行为,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可能并不知情。实际上,胡锦涛知情又如何?不知情又如何?
   
   从发射卫星,到摧毁卫星,显示中共实力的大跃进。实际上,北京展示军力实力,一波接一波,不仅毫无遮掩,而且达到公开炫耀的程度。不久前,北京高调炒作:中国军队拥有的歼10战斗机,性能不断跃升,已经可以抗衡美国的F-16,自称“猛龙过江”;接着,又刻意报道,中共积极营建航空母舰,已经进入实施的关键阶段。
   
   中共的胆大妄为,使国际主流社会开始相信: “中国威胁论”(应为“中共威胁论”)正在应验;北京终于开始显露其“庐山真面目”,公开展示其区域乃至全球霸权野心。
   
   《时代周刊》,错误解读中国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今年初,美国《时代周刊》刊登封面文章,题为《中国:一个新王朝的开端》(China:Dawn of a New Dynasty),对中共军力扩张作出空前温和、甚至“正面”的解释。文中认为,虽然中国军费开支在10年内增加300%,但“中国并不至于像二战前的德国或日本那样破坏世界和平”,还说,“北京也将容忍两岸关系的不确定性”、“对台湾动武的机会很小”、“中美不至于因此开战”,等等。文章作者因此建议,美国应该与中共合作,谋求共同利益,甚至应该把中国拉进“G8”(具有工业化和民主化特征的八强集团)。
   
   另一本在英国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也曾把中共穷兵黩武,仅仅解读为“一个大国的虚荣心”。 《时代周刊》的说法,与此呼应。可惜,《时代周刊》话音刚落,中共就发射导弹,摧毁卫星,以实实在在的动作,给予明明白白的回答:北京的野心,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而要向海洋进发,向太空挑战。
   
   再说,《时代周刊》的那篇文章,以中共是否对美国和国际社会暂时构成威胁,来鉴定中共的危险程度,却忽视了一个重大事实:中共的威胁,不仅朝向外部,更朝向内部,尤其在现阶段。
   
   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共军力的两次最大调动和使用,都是枪口朝内,以中国民众为靶子。一次是“文革”,毛泽东自恃军权在握,打倒政治对手,制造全国性动乱,并调动军队大规模“支左”;另一次是“六四”,邓小平调动三分之一的正规军、共计三十多万军人,包围北京,血洗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扑灭民主之火。
   
   中国经济发展,以牺牲人权为代价。如果此等模式成功,就意味着,将可能有更多的国家,群起效仿:以钱为本,草菅人命。如果国际舆论对这种劣质模式视而不见,甚至赞赏有加,无异于助纣为虐。当内部的独裁得以巩固之后,向外界的推销,就显得十分自然。朝内的枪口,也可以朝外。
   
   中国崛起,是善的强权,还是恶的强权?
   
   《时代周刊》的文章,似乎是要让外界对中共“放心”。然而,恰恰就是该文刊出之前,北京才刚刚发布了《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透露:今年,即2007年,国防预算高达2838.29亿元,比去年又跳涨了14.68%。各国情报系统的资料则显示,中共实际军费开销,比它公布的数字,还要高出几倍。结合到人民币汇率一直被人为拉低,如果以其真实价值估算,中共军费开销,极为惊人。
   
   中国经济增长率高达10%,被外界认为当今世界最快。但中国军费增长更快,从1990到2005年,中国军费每年都以两位数的幅度暴涨,年平均增幅达15.36%,远远高于国民经济增长。
   
   按理,经过连续十五年的高增长之后,中国军费开销似乎应该缓一缓,把更多的财力,投入“和谐社会”的营建。尤其当前,台湾岛内,因蓝绿内斗,互相牵制,“台独”声势有所减弱。加之,有如李敖那样的亲共政客或流氓政客作祟,台湾连“军购案”都无法通过。中共再度狂涨军费,还说是为了对付“台独”,理由显得勉强。
   
   在最近发生的一起恐怖攻击中,再次浮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美国驻希腊大使馆遭到袭击,发射的火箭,来自于中国。中共未必与这起恐怖攻击相关,但至少表明,中共的蛛丝马迹,随处可见。以其长期为流氓国家背书的纪录,中共的举动,实在值得国际社会警觉。
   
   关于军费增长,中共自己的解释是:“主要用于改善军人工资待遇和部队生活条件,加大武器装备和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确,中共对外、主要从俄罗斯大量采购军备,从未间断,至今没有停止的迹象。与此同时,不断提高军人待遇,频繁为官兵加薪,幅度动辄高达50%,为中国社会各阶层所仅见。
   
   几度“改善”后,部队官兵的生活水准,已经达到“奢侈”的程度。北海舰队甚至报告:由于官兵“吃得太好”,体重超重者,从3.7%骤增至34.6%,为此“严重影响了战斗力”。加上军官普遍堕落,骄奢淫逸,中共与清廷的相似性再露端倪:中共的“北海舰队”,已经变成晚清的“北洋水师”,表面上“船坚炮利”,内部却腐败透顶。可能在另一场“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
   
   今天,满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崛起”(应为“中共崛起”)。如果中共崛起为强权,毫无疑问,那是一个恶的强权。中美争霸,一个恶的强权,一个善的强权。世界将因此分成两极,恶的一极和善的一极。前者推销独裁,后者弘扬自由。这不仅将再现苏美对峙的冷战态势,而且,因为中共更加借助经济手段,比苏联更具有迷惑力和欺骗性,因而更具有长远的毁灭力。对人类来说,犹如新的梦魇。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7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