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陈破空文集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1999年12月31日,20世纪的最后一天,身处权力巅峰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突然宣布提前卸任,震动世界。在此之前,叶氏两度当选俄罗斯总统,并以强有力的管制,确保一个大国在急剧变革时期的平稳过渡。叶利钦提前卸任,部分原因是苦于心脏疾病。却也粉碎了政敌加于他“恋栈权力”的流言。事实上,作为首任民选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已经成为俄罗斯的“乔治。华盛顿”,而名垂青史。
   在漂亮退场的前面,是叶利钦纵横政坛十几年的风云生涯。上世纪80年代,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推动民主改革,为极权而沉闷的苏联,带来崭新气象。身为政治局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叶利钦,呼吁更彻底的政治改革,为此遭到保守派的围攻而退出苏共权力中心。
   但叶利钦却因此获得苏联民众的支持。先后当选“苏维埃代表”(议员)、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议长)、俄罗斯联邦首任民选总统。
   1991年8月19日,苏共上层保守派发动政变,软禁戈尔巴乔夫,试图把苏联拉回到极权专制时代,叶利钦挺身而出,领导民众抗争,迅速平定了政变。跳上坦克、振臂疾呼的高大形象,使叶利钦成为人类自由的象征。

   原本就是拼凑而来的松散苏联,经不起政变的冲击,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在严峻的历史关头,身为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顺应民意,直面现实,承认苏联解体,并以“独联体”模式,善后庞大帝国解体后的纷争。
   世纪之交,几乎没有一个政治人物能够同时驾驭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巨大双轮,叶利钦是唯一的例外。他以罕见的勇气和智慧,同时主导俄罗斯的民主政治转型和市场经济改革。
   体制的转型,犹如产妇临盆,经历不可避免的阵痛。俄罗斯经济一度下滑,民众生计一度艰难。比邻俄罗斯、继续独裁的中共,借机抹黑新生的民主俄罗斯,以“经济崩溃、民不聊生”相挖苦。然而,在叶利钦的领导下,困境中的俄罗斯民众,即便在那两个最难熬的严冬里,也没有一个人冻死,更没有一个人饿死。(对照:中共当政时期,曾饿死3,800万中国民众。)
   可幸的是,经过叶利钦大规模的私有化改革,俄罗斯建立起真正的市场经济,虽然不尽完善。俄罗斯很快走出“货架空空”和“严冬漫漫”的困境,国民经济随后迈入复苏期。在叶利钦当政的最后两年,俄罗斯经济开始增长,并逐渐提速,呈现起飞态势。
   叶利钦竭尽所能,做了他应做的事情。但悲天悯人的他,在卸任时,还是对那些仍然处于困难生活的民众,真诚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这样的博大胸怀,正是苏联历史上那些傲慢的共产党“领袖”们,永远无法企及的人格高度。
   如今,俄罗斯经济全面起飞,重新崛起之快,令世界讶异。许多人以为,俄罗斯经济今日的荣景,仅仅是普京治理有方的结果。事实上,叶利钦当年以强势手段,所奠立的市场经济基础,才是俄罗斯经济崛起的开端。
   俄罗斯经济学家指出:如今的石油价格,是叶利钦当政时期的四倍以上;富藏石油的俄罗斯,藉世界石油价格的大幅上涨,而迅速积累财富,普京当政,刚好赶上这一时期;普京与叶利钦领导的俄国,分别处在不同时代,而叶利钦领导的,恰恰是俄罗斯历史上最艰难最复杂的时期,需要更高的智慧和才干、意志和勇气。
   这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古话:“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叶利钦是第一个宣布退出共产党的人,那时,苏共还在执政,苏联尚未解体;粉碎“8.19”政变之后,叶利钦毅然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组织,终止共产党在俄国各政府机关、企业、和军队的存在;随后几年,叶利钦还成功阻止了共产党的数番复辟图谋。
   同时肩挑政治与经济改革重担,又一直为心脏疾病所苦,叶利钦难以做到事事完美。为“民族主义”思潮所逼行的车臣战争,一度是叶氏的败笔;选择普京作接班人,更成为叶氏晚年的重大失误。
   前苏共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当政后,大开民主倒车:废止地方选举,大权独揽;重新控制媒体,延为己用;以铁血手段对付反对派的街头示威;批评普京的政治人物或记者,或遭下毒,或遭暗杀,接二连三;普京将原先的俄罗斯富豪一个个送进监狱,却把自己的亲信扶植成新的富豪,甚至连这些富豪的婚姻,普京都可随意干涉,足见其独裁之至。
   叶利钦退休后,从不干政。但对普京的倒行逆施,也终于忍无可忍。
   前不久,叶利钦打破沉默,指出,俄国不能脱离1993年经过全民公决而通过的宪法。这显然是针对普京“改变上下两院组成结构”的动作。与此同时,叶利钦言词锐利地警告:“扼杀自由,践踏民主权利,只能意味着恐怖主义分子的胜利。”
   叶利钦突然去世,固然源于心脏病,但如果日后传出另有隐情,也不会太让人感到意外。(比如,叶氏昏迷送医后,惯用“特务治国”术、多次对人下毒的普京集团,会不会从中做手脚?)
   从苏共高官到民主斗士,叶利钦,这个亲手埋葬了苏共和苏联的当代英雄,令阴暗的独裁者发抖,却让渴望自由的民众欢呼。如果说,20世纪,是一个巨人辈出的世纪,那么,鲍里斯。叶利钦,民主俄罗斯之父,堪称20世纪最后的巨人,他用有力的双手,把俄国和世界都推到了新世纪的大门口。今虽长逝,他那伟岸的背影,将长留人间,永垂史册!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