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北京“密友”排座次]
陈奎德作品选编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密友”排座次

   最近(2001年2月),由于美国总统与国务卿相继公开表示关切,中共帮助伊拉克改善空防系统的消息浮出水面。白宫官员指出,任何国家帮助伊拉克政权进行这种安装工作都违反了联合国对伊拉克的禁运行动,而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特殊的责任,应当保证对伊拉克的制裁得到执行。

   此事不由人不联想到中共的外交方针,并弥漫发散开去,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北京的“铁杆朋友圈子”的“联络图”。

   首当其冲者当然就是“反西方英雄”伊拉克总统侯赛因了。在北京眼中,侯赛因代表另一股牵制美国在全球力量的势力,中国解放军也可从伊拉克学到如何增强自己的防空系统,且可用以对付台湾,是为铁杆一号。

   其次,则非米洛舍维奇莫属。这位刚被本国人民用选票撵下台的南联盟前独裁者,曾经豪气干云,既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灭绝“非我族类”的阿族人,又敢对抗北约对其军事设施的空袭和国际法庭的制裁,的确为彪炳于20世纪的“反潮流”暴君。

   第三,恐怕就要轮到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了。这位仁兄终于圆了他的“通天教主”毛泽东的共产大梦,把千千万万城里人驱赶到了农村,一举“消灭了城乡差别”;以革命的名义屠杀了几百万自己的同胞,一举“消灭了阶级差别”。虽然自己最后也在自家人马的叛变中死于非命,虽然其骨干目前正在以“反人类”的罪行被起诉并受到审判,而北京也在大力撇清自己与此事的干系。但谦虚是没有用的,其铁板钉钉遵循伟大领袖毛的训导并付诸实施的史无前例的“伟、光、正”灭绝政策,已经铭刻在历史上了。

   再往下,北朝鲜的金正日无疑是实至名归的小兄弟。不过这位嬉皮士政客行事诡秘,既不讲国际准则又不讲“帮规”。他发射几颗导弹搅一搅“后殖民主义”的世界秩序,北京无疑会暗中喝彩,但其人居然又与美帝眉来眼去,要它继续在朝鲜驻军,并且不经过我北京这座桥梁而直接与南韩互访,这就犯了帮里的天条,是需要约束约束了。

   进一步排下去,名次就不分先后了:无非是缅甸的那帮独裁军人、伊朗的神权领袖、古巴的终身执政卡斯特罗、利比亚的疯子国际恐怖主义后台卡扎菲,等等......不过不应忘记的是,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此人虽多年前就在民众革命中命丧黄泉,但他与北京政权的感情确非言语所能形容,忘记了他是不够仗义的。

   这一张名单列下来,你不得不服祖先洞见的精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与这样一批国际“人渣”为伍,纵使中南海诸公面无惭色甚至面有得色,但小小老百姓恐怕脸皮就没有如此之厚了,也许只恨没有一条地缝可以钻吧。

   不过,说北京完全没有羞耻心也是不公平的。最近些年来,北京与上述“政权”的实质性合作就很低调,从不公开过分张扬;而且,一旦被国际舆论捅出,总要遮遮掩掩扭扭捏捏半天,最后才吞吞吐吐地承认一点。这与当年毛泽东很不相同。这次帮助伊拉克对抗国际制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今年来,北京政权口口声声要与“国际社会接轨”,人们好奇的是,它究竟是要和哪一个“国际社会”接轨?是与侯赛因等人代表的“国际社会”接轨,继续沆瀣一气,朋比为奸呢,还是改弦易张,弃暗投明,与文明的主流国际社会接轨?

   这不仅关乎北京领导人的面子,更关乎中国的前途,能不慎乎?

   (首发于2/25/2001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