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第一章]
毕汝谐文集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第一章

故乡,故国!久违了!
   我回到了中国大陆——熟悉而又陌生。
   长城长,万里长。我的面前是一堵长城——有的地方坚固,有的地方颓败;有的地方雄厚,有的地方薄弱;有的地方警卫森严,有的地方无人把守……此行成败攸关——成功,我便是太阳;失败,我就是蛇!
   我就像聊斋里的崂山道士,穿壁而入……铁幕?竹幕?都不是。似乎没有任何一种幕。开放的中国敞开了怀抱。海关检查委实有失严谨——我原已通过海关了,却又佯装糊涂地跟随着另外一个官方代表团出关了;及至发现了“错误”,又顺当地二度入关,始终无人盘查无人置喙……旅途中一直紧绷的心弦,就此松了下来。
   哦,这里是滨海市。美丽的海滨市。近年来,这个地级港口城市成为计划单列市,享受了特殊政策的关怀。

   我还没有走出滨海机场,就看见阔别多年的宗华了——电视画面上的她, 眉目依然端庄秀丽,几乎没有中年暮气,嗓音仍旧柔和悦耳:“……同志们,随着海水养殖技术的飞速发展,一公顷海面的产值,大约相当于十公顷耕地的产值——这是专家们的统计结果……”
   也许,我有些神经过敏了:宗华的眼睛里,含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忧郁——这是一种深更半夜为噩梦或者闷雷所惊、却没有知心男子在旁的忧郁;“……联合国秘书长 在本年度的海洋事务报告中指出:全球23万亿美元的国民生产总值中,海洋产业总产值约为一万亿美元,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提供的价值达到十二万亿美元……”
   ……当年,少女宗华风华正茂,站在篮球场这边端线,信手将篮球一甩,便可以飞越过对方底线,潇洒、漂亮!哦,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便向着她了!
   宗华的声音跟随着博士走上街头:“……因此,我们必须利用我市天然优越的条件,把海水养殖业搞上去!……”
   博士打了个的,这个青年司机欺负美国来客,有意在市区乱兜圈子,被博士笑嘻嘻地喝了一回:“哥们儿!别玩不仗义的!出国之前,我几乎每年夏天都来滨海避暑,大街小路无不熟悉——骗我?门儿也没有呀!”声音洪亮,没有旅途劳顿之色。
   青年司机惊叫道:“嘿!海外客,你这口北京土话真不糠!”只得老老实实地开车;他有些悔祸,又主动提议减收车费。
   阔别十几年,滨海的市容大变其样了。到处都是建设工地,尘土飞扬;拆旧屋,建新厦,连空气都是浮躁的。二环、三环的立交桥都已竣工。滨海经济起飞了——直接动因,是肇源于外资滚滚涌入。
   粗粗一看,街面上,老百姓的衣着尚不及深圳、珠海那样新潮,依然带出北方人特有的淳朴。很明显,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大幅度地提高了,腰包里的钞票多了;由于物价低,比起普通美国老百姓也差不多了,就是私家轿车还很少……
   博士住了几天大酒店,然后在市区边沿的罗马花园租了一套公寓房——两室一厅,有国际直拨电话。这样,联络海外就很方便了。
   清晨,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海腥,街道上飘浮着若有若无的薄雾……起床号声断断续续地从滨海舰队大院传了出来,博士忆及年轻时接受军事训练的旧事,以及此行的真正目的,百感交集。
   一早起床,散步到农贸市场买来刚刚上市的红萝卜、苹果,榨取新鲜果汁。
   商品丰富了,买东西用不着走后门了。商家漫天喊价,消费者漫天砍价……想当年,田老张老家都有个高干特(别)供(应)本;买大虾、螃蟹很方便,羡慕死人了。现如今,只要有“梯(钞票)”,等于人人都有高干特供本!
   进口食品也很多。美国红提、新西兰苹果、德国通心粉、澳洲龙虾、欧洲红鳟鱼、法国红葡萄酒,以及泰国、日本、越南、菲律宾、智利、澳大利亚等国的水果,陈列在各大超市,应有尽有;人在滨海,吃遍全球。
   博士喜欢独自在大街上闲荡,走到哪儿是哪儿。街头巷尾,到处都是人。少数为富贵闲人。多数是贫困闲人——大都是外地来的盲流,以及下岗人员;他们尚未找到满意的活法,都在大街上晃荡。
   在海外,不时地听到一些可怕的消息:李济深、邹韬奋的儿子在家里、在街上被坏人杀害了,还以为国内治安糟得很呢;其实,绝大多数人活得太太平平。
   博士四处游逛,胡思乱想——时而打的,时而步行;兴之所至,看到什么就买什么——本地农民出产的“神圣矿泉水”、印有“滨海海洋学院”字样的T恤,各式各样的所谓金链银链……然后,把它们统统送进垃圾箱。
   博士顺利地领到了滨海市居住证——这一批海归博士共七人,都拥有外国护照或者永久居留权。拿到居住证,便可以堂堂正正地享受国民待遇了。由于张红军书记、田宗华市长敢为天下先,促成《滨海市海外留学人才居住证管理办法》出台,比深圳、珠海早了一步。
   披着爱国海龟的外衣,很容易在内地的中小城市受到大人物般的礼遇。
   宗华肯定已经知道我回来了——滨海市不大,这类消息传得很快;现在,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不着痕迹地地邂逅我的前妻。
   我在市区陆续发现几家地下网吧。滨海市有大约四百家领到经营许可证的电脑网吧——大者有一百多台电脑,小者有二三十台电脑;另有地下网吧数十家。他看中一家名为“蒙娜丽莎”的地下网吧,设在文革年代挖出的防空洞里,小铁门从里面锁上,空气恶污,收费极其便宜——专供初学者上网过瘾。观察数日,觉得很安全,就在这里给琳达发送了回到中国后的第一则伊妹儿 (E-mail)——报个平安而已。
   然后,上搜狐网玩玩游戏,间或跟青年网友耍耍贫嘴——新新人类追赶时髦,有钱有时间就去泡网吧,寄伊妹儿;对于他们,文化大革命就跟春秋战国一样遥远,一样无所谓。
   我常常一边品着生火腿、哈密瓜,一边在网上找乐子。我在一个想是年轻人捧场的网站上,看到许多香艳的栏目——“第一次性接触”、“床单为证”、“一夜情深”、“与色狼共舞”、“鲁男人本色”、“性性相印”、“小小红娘”、“未婚者禁入”等等,就欣然参加进去了。而后,又在QQ与陌生人聊天,听到这样一个半晕半素的笑话:三个女人——婆婆、媳妇、女儿,为了挣钱建屋,结伴南下广州,当了三陪小姐;后来,三个女人染上一身性病回家, 三个丈夫——公公、儿子、女婿——受不了了,齐齐向法庭递交离婚申请……对方把这叫做情趣段子。
   我于日常生活守身如玉,进入虚幻空间却极不检点,借由网络应用键盘和鼠标,胡乱地隔空做爱——一周内,便与十一个人利用网络做爱,其中包括五男六女,老中老外都有。他们当中有同性恋者、有夫之妇、中产阶级的职业女性以及女中学生;有时则是两女一男或者两男一女滥交……一次又一次花样百出的意淫而已。每每进入性交网络, 我便眉飞色舞;网上的男士女士的态度完全两样:男士通常比较直接,一上网,便会将脑子里的狗杂碎变成色情对白,一五一十地打出来,一旦获得性满足后,便离开网络;而女士则喜欢先闲聊片刻,打听对方的生活状况、饮食起居的细节,婆婆妈妈;然后回到本题。这些狗男狗女本非才子佳人,却偏好自扬其短。
    网络把远隔千山万水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从而使人们可以分散地完成以前必须聚集在一起才可以完成的事情。
   我的网名是“济公”。
   琳达用伊妹儿下达第一道命令:解放军新型旅级防空雷达AS901系统,已经于今年正式编入第1集团军、第31集团军以及滨海舰队;这组雷达之所以会曝光,是因为在开机阶段时,曾经被E-2T及C-130HE这两种电子侦察机截获,进而证实这种新型旅级防空雷达已经秘密布置在滨海市附近。就战略而言,这种武器系统并不能即刻让解放军取得对台湾战斗的优势;但是,如果全面配属到第一线部队,将会严重影响台湾军队目前于近岸、滩岸以及城镇作战的攻击力量……目前,这种雷达在大陆东南沿海业已广为布置,估计主要是对台湾的军事动态进行侦测,而近期内,估计也将支援解放军在滨海附近诸岛实施的海空实兵实弹操演……详情盼告。
   未及回复,琳达又迫不及待地下达新的指令了——竟然要求我去搞滨海舰队反潜(水艇)联合演习的情报,包括通讯呼号、波长等等,巨细无遗。
   我心中只是冷笑:美国佬莫非当真以为鄙人是三头六臂之人?!我自然不便正面回绝琳达,便推说回来后水土不服,身体不适——三叉神经痛。
   一个英俊男子和一个美丽女子办案归来,相偕进入滨海市国家安全局办公大楼。俊男穿着开司米毛衣和兜兜裤,浑身透着洒脱、俊朗、无畏的鲜活气息,而脚下的懒汉式便鞋、手腕上的一款钢带手表,又带出无视俗流的叛逆韵味;美女穿着蓝色上衣、防雨绸长裤、白色运动鞋,显得清雅、朴素,宛若出没于大学校园的毕业班女生;只是,脖颈上有一件精致小巧的假项链,带出一抹职业女性的风采;她的身材较高,步幅比较大,走动间散出幽香。他们都是二十出头,风华正茂;英俊男子是2级警督(正科级侦察员),代号为“5号”;美丽女子为1级警司(副科级侦察员),代号为“7号”,皆本领不凡。他们迎着摄像监视器走过来,脚步欣快,经电脑检验指纹后,通过了厚重的玻璃墙,进入滨海市国家安全局的一间办公室,向等候已久的孙力处长汇报工作。
   俊男立正站在孙力面前,道:“孙处,我们在经办‘1002’案件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些问题: 滨海市政府设有保密领导小组,由一位副秘书长担任组长;但是,他们从不召开专题的研究保密工作的会议,形同虚设;市政府办公厅值班室是重要的保密岗位,管理却很混乱,政治警惕性、组织纪律性以及保密观念等等都很差……”
   站在一旁的美女补充道:“孙处,市政府办公厅值班室的值班人员也不固定,经常是由全厅科级以下干部轮流值班,工作归工作,人事归人事,没有专人负责……”
   孙力认真地点头道:“好,5号,7号,你们辛苦了;这个问题,我会向劳威武局长汇报的。”
   为了宣示“商人”的身份, 博士一头扎进了滨海商界——逢人便说是奉久卧病榻的麻老之命,专程来滨海市考察洽谈新的投资项目,从而得到人们的尊敬和信任。
   麻原彬的银星集团公司设在滨海国际商厦。
   根据市场需求,博士找到滨海市远洋食品公司,把一大批无人问津的腌海鱼包了下来,转手销售给纽约的一个韩裔老板。小试牛刀,旗开得胜。滨海市远洋食品公司对博士心存感激,到处赞扬博士是“以色列人”。
   商界自有商界的日常八股: 融资、开发布会、打信用证、到货、商检、提货、销售、货币回笼……
   商界的主要交际方式就是吃饭、喝酒以及出入夜生活场所采花、扑蝶。
   博士经常煞有介事地打电话给纽约的金融分析师、公司客户、提供商、包装厂、批发商等等,了解第一手的经济动态以及最新的金融信息;然后以各种渠道流布开来;据他说,在海外,搞信息技术最吃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