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七章、重庆谈判至国共大内战之前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举国欢庆.蒋介石作为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发表演说,“主张人类应向民主与合作的道路迈进,共同拥护世界永久和平”.

   其时,中国成为世界四大强国之一,国际地位大为提高.蒋介石的声望如日中天.美英固然坚决支持国民政府,苏俄也再三声明:承认国民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
   蒋介石企图以政治方式解决中共问题;遂于八月十四日、二十日和二十三日连发三个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国是”.
   毛泽东毅然同意前往重庆.于是,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和国民党代表张治中,乘专机前来延安迎接毛泽东.周恩来立即要警卫人员到飞机上去检查毛泽东的座位和安全带.随后,他登上飞机又亲自检查机上的安全设备,并嘱咐随行的警卫人员说: “到重庆后,你们要机警、细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确保主席的安全,不能有任何一点疏忽.”
   这是毛泽东生平第一次坐飞机,也是他生命史上极具意义的一次飞行.
   毛泽东、周恩来一行到达重庆后,被安排在前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公馆.当天下午,蒋介石在张治中、邵力子的陪同下,来到林森公馆会见毛泽东,周恩来也在场.
   这次会见大约二十分钟,双方确定了代表团成员名单.毛泽东委派周恩来、董必武为代表,国民党方面的代表是张群及张治中、邵力子.
   毛泽东等曾出席各种社交活动,并表演性地高呼“三民主义万岁!蒋主席万岁!”等口号.
   毛泽东滞留重庆期间,发表了引起颇多争议的“沁圆春”词: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看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昔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许多人借此攻击毛泽东满脑子帝王思想,欲步秦皇汉武之后尘.而毛泽东本人曾自辩所谓风流人物是指人民大众,显然并非发自真衷之言.
   毛泽东在与美国著名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曾经说过: “我自幼便景仰秦皇汉武之功.”
   在其晚年,毛泽东终于成为红色帝国的终身帝王.对此,基辛格博士评论道: “毛泽东之于中国,有如美国总统加上罗马教皇.”
   毛泽东在渝住了四十一天.其间,周恩来夜以继日地辛勤操劳,根据毛泽东的决策,与国民党代表进行谈判.
   谈判共举行五次,至十月十日签定了国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其要点如下:
   一、关于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1.抗日战争业已胜利结束,和平建国的新阶段即将开始,必须共同努力,以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为基础,并在蒋主席领导之下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彻底实行三民主义.2.蒋主席所倡导之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要之途径.
   二、关于政治民主化问题:由国民政府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邀请各党派代表及社会贤达协商国是,讨论和平建国方案及召开国民大会各项问题.
   三、关于国民大会问题:关于国民大会代表国民大会组织法、选举法及宪法草案等问题,未获协议;双方同意提交政治协商会议解决.
   四、关于军队国家化问题:中共提出政府应整编全国确定分区实施计划,并重划军区,确定征补制度,以谋军令之统一.在此计划之下,中共愿由现有数目缩编为二十四个师至二十个师,并将整编的部队移至陇海以北,及苏北、皖北集中.政府方面表示全国整编计划正在进行,对于中共整编二十个师,可以考虑,为具体计划本项所述各问题起见,双方同意组织三人小组进行之.
   五、关于受降问题:中共提出重划受降地区,参加受降工作;政府方面表示,参加受降工作,在共军已接受中央命令之后,自可考虑.
   毛泽东在重庆期间多数是住在张治中公馆.周恩来亲自检查那里的安全情况,提出要蒋介石派宪兵担任警卫.
   每当休息的时候,周恩来便到宪兵队去,找宪兵队长谈话,同宪兵们一一握手,对他们表示谢意.当他得知宪兵队菜金很少时,善以小惠笼络人心的周恩来便嘱咐手下: “要拿出点钱出来补贴他们,让他们每天有点肉吃.”
   有的宪兵感动地说: “周先生这么大的官,还和我们握手,关心我们的生活.共产党真是官兵平等.”
   后来,警卫张公馆的宪兵队不断地换防,一个星期换一次.周恩来却说: “这样很好.他们三天换一次,隔一天换一次才更好呢.这样,我们可以扩大工作面,扩大宣传面,扩大影响面.”
   九月一日,中苏文化协会举办苏联民族生活展览,该会长孙科(孙中山之子)邀请毛泽东和周恩来前去参观.周恩来亲自布置,由八路军办事处的干部到展览会周围担任警戒.
   九月二日,毛泽东、周恩来等邀出席了中苏文化协会为庆祝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而举行的鸡尾酒会.本来这种活动在重庆是常有的,并不引起市民的注意.但是,由于毛泽东参加酒会,情形就大大不同了.数千人聚集附近.从七星岗到观音岩,人山人海,人人争睹中共最高领袖的风采.
   酒会上,许多人向毛泽东敬酒,周恩来恐毛的健康受到影响,就代替他干完一杯杯的醇酒.
   十月八日傍晚,著名诗人柳亚子来周公馆拜访周恩来.柳亚子告辞时,周恩来叫秘书李少石(廖仲恺之女婿)乘车送他回沙坪坝住宅.然后,周恩来便陪同毛泽东出席张治中为欢送毛泽东返回延安举行的鸡尾酒会.
   酒会正在进行时,副官赶来,向周恩来报告: “李少石乘车途中遭枪杀,身负重伤,已送市民医院抢救.”周恩来为之一震,但他没有告诉毛泽东,只对他轻轻地说了声: “有点事,我出去一趟.”就抽身走出大厅.
   当他来病房时,李少石面无血色,躺在病床上.周恩来握住他的手,焦急而又关切地问: “少石同志,你怎么样?”
   李少石见到周恩来,吃力地启动着嘴唇,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周恩来悲痛地流出热泪,嘶声道: “少石同志你是个好党员,好同志!.....二十一年前,你的岳父遭到暗刺,我也是在这样的时刻赶到的,没想到二十一年后,你又遭到同样的毒手!......”
   李少石后因伤势过重而死.
   周恩来怀着悲的心情返回酒会会场,把宪兵司令张镇找来质问,要他撤查此事,并要张镇用自己的汽车亲自护送毛泽东回到张治中公馆.
   此事查明并非政治谋杀,而是一椿因车祸引起的开火事件.李少石的汽车撞伤一名国军士兵,却又拒不停车,遭到枪击.周恩来了解真相后,派人去看望那个被撞伤的士兵,对其表示慰问.他还指示八路军办事处在新华日报上发表声明:办事处将为那个被撞伤的士兵付费.周恩来如此处理这一意外事件,手腕可谓炉火纯青.中共立国后,中共宣传机构谎称这是一起意在恐吓中共谈判代表的政治谋杀案件,以此证明国民党并无和谈诚意.八十年代以后,中共因对台统战之需要而道出事件真相.
   “双十协定”签订后,毛泽东决定返回延安.蒋介石要用他的专机送毛泽东,周恩来很为此事担心.恰好张治中透露,蒋介石要他十一日乘飞机去兰州.周恩来立即机智地提出请张治中亲自护送毛泽东回延安,再去兰州.张治中表示同意.十月十一日,毛泽东在张治中的陪同下,乘飞机平安回到延安.
   毛泽东行前曾发表演说,有如下一些动人词句:“中国今日只有一条路,就是和,和为贵.其它一切打算都是错的.”
   全国内战爆发后,国共两党均指责对方背信弃义,言而无信,并列举若干事例,证明对方蓄意挑起内战.
   事实上,国共两党势同水火,皆欲消灭对方而后快,会谈只不过带来一个极其脆弱的和平局面,随时可能被枪炮声所打破.
   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毛泽东和蒋介石均无意为口头上的漂亮言词负责,他们所关注的是各自的党政和军队.
   ---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恩来在批判刘少奇时说: “我参加了旧政协.在旧政协开会以后,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汇报,毛主席说的很清楚.毛主席说这个和平对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训练军队,另一方面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地革命,准备战争.这个精神就把问题说穿了嘛.”
   毛泽东回延安后,周恩来继续留在重庆与国民党人周旋.
   一九四五年十月三十日,音乐家冼星海不幸在莫斯科病逝.周恩来指示发动重庆各界资助,举行追悼会.
   周恩来在追悼会上详述了当时的国内形势,指出:抗战胜利之后,国内有所谓惨胜之说.国统区人民生活困苦,一致希望和平,恢复生产建设.而中共领导的解放区,则人民生活安定,没有苛捐杂税,努力生产,从事建设.
   周恩来就是这样变追悼会为政治宣讲会,宣传中共的主张.
   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国共双方签订停战协定并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即旧政协会议).
   旧政协会议争议的焦点仍然是双十协定中没有解决的军队和政权两个问题.国民党企图以先军队国家化,后政治民主化的手法吃掉中共的军队.而一些中立人士则希望在中国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提出要共产党在军事上做些让步,而国民党在政治上做些让步.
   在这次政协会议上,通过了对中共有利无害的五项协议.这是周恩来联合中立人士力争的结果.
   然而,纸面上的协议并不能解决国共之间尖锐深刻的矛盾.师级规模的军事冲突不时发生,中国的天空上战云密布.在国统区各种形式的明争暗斗无日无之.
   一九四六年二月十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血案”.
   是日,中共策动重庆各界民众举行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员也参加了大会.而周恩来因要会客慢来一步.
   九时许,大会开始.主席团成员郭沫若、李德全、沈钧儒、李公朴、史良、施复亮等走上主席团.突然,主席团周围的部分观众发出嘘声,自称市农会代表的刘野樵跃上主席团,夺去扩音器,自称总主席,宣布开会.当李公朴、施复亮、马寅初前去阻止,刘野樵的拥护者即大打出手,李公朴被打得头破血流.郭沫若上前劝阻,亦遭重拳.
   这时,会场秩序大乱,条凳桌椅横飞.据后来统计,这次受伤者共六十多人,李公朴、郭沫若头部受伤,施复亮腿部被打伤,马寅初身穿的礼服被人剥去.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中共人员生恐周恩来赶到会场吃眼前亏,就赶到会场外面迎他.不久,周恩来到了.这时,李公朴已被送进医院;施复亮躲进市民家里,却还被凶徒追打.周恩来见状非常气愤,仗义前去制止.凶徒们早已打红了眼,马上将周恩来团团围住,蠢蠢欲动.警卫人员连忙拔出手枪,被周恩来严厉阻止,他说: “谁叫你们这样做的?他们不讲理,我们就更要讲理!”
   凶徒们只是一些市井无赖,见势不妙,溜掉了.
   周恩来在较场口事件的次日,携慰问信和鲜花,到医院慰问受伤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