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们说:“您可否就美泰两国的狱政作一比较?”
   C先生想了想,说:“泰国监舍设备远远不及美国——泰国天气很热,却不象美国这边有空调;伙食也差,灯光不足……我的眼睛就是在泰国监狱里看书看坏了。看守打人,这是东方监狱普遍存在的现象,泰国也不例外。你犯了错要挨打,不犯错也要挨打——看守想活动一下筋骨,过一过打人的瘾。在美国联邦监狱里,不打不骂不辱,看守称囚犯为‘先生’,主动道‘早安’、‘晚安’……这在泰国是不可想象的。另外,泰国看守普遍受贿,贫苦囚犯的日子就比较难过。在美国联邦监狱里,我还没见过一个收贿的看守。泰国监狱里缺医少药,有钱囚犯可以自费就医,贫苦囚犯只能等死。囚室里水龙头坏了,要囚犯出资更新……可我还是甘愿留在泰国服刑,我想见见我的孩子。我连一天也不想呆在美国了。”他终于流泪了。
   
   二十二、 大海作证
   
   “大海作证,我是冤枉的!……”
   
   S先生,一位中等身高、年过花甲的男人,一看到我们便如同逢遇久别的亲人,只顾叫屈。
   他出身行伍,在海军舰艇上当技师。整天不离机械,一干就是二十年。其间无功亦无过,平平淡淡。海军待遇高,即便是三年困难时期,全国上下饿肚子,舰艇上也是有荤有素,管饱。八十年代初,以营级转业,在地方上依旧干着老本行。偶尔还跑跑外籍远洋轮,去过七十几个国家。只要上船,每月两千美元稳拿。老伴贤惠,儿女争气(一为工程师,一为医生),买了不止一套商品房。小日子过得和很滋润。不少人见他都眼红。他自己则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我一同入伍的,有人当了副省长了,也有人成了下岗职工,找不着饭辙(饭碗)……”
   前年秋天,他上了一条英国货轮,挂巴拿马国旗。先去了立陶宛,而后满载着生铁去美国。船长是菲律宾人,大副是大陆人,海运学院科班出身。他是轮机长。全船共二十五人。
   行至大西洋,他发觉情况异常:不知打哪儿上来一百多个福建人,男男女女。他连忙去问船长和大副,该二人一言不发,只是用凶狠可怕的眼光盯着他,盯得他心里发毛。船至美国领海,即被武装舰只截获,然后移民局的特工们上来了,不问皂白将全体人员尽数逮捕……
   S先生很镇静,若无其事。他在心里叨咕着年轻时候常说的一句俏皮话:“心里没病,不怕吃冷年糕。”然而,他被投入拘留所后获知:这是联邦案件,没有一年时间结不了案。既便是冤枉,也要候上一年。
   S先生心慌意乱了。船长和大副却是稳如泰山。他们花重金聘请大律师,频频与检察官磋商认罪条件,并要求转为检方证人,以图轻判。这一来,S先生便是“倒霉(煤)上唐山”了。他在公设律师的陪同下见到检察官,呼冤不止。检察官问:“我们相信你事先并不知情,没有参加预谋。但是,你发现一百多人上船,为什么不报告?”S先生道:“老天爷,大海茫茫,我上哪儿去报告?!向谁报告?!再说,万一船长和大副把我杀了往大海里一丢,怎么办?!”检察官道:“你是轮机长,自然要承当法律责任。”S先生急喊:“我没拿过一分钱?”
   S先生将自己归为“说清楚对象”,而联邦检方却视之为同谋嫌犯。于是,他面前摆着两条路:或是认罪,刑期一年半左右;或是打官司,由陪审团裁决,若裁定有罪,刑期为十年左右。船长、大副以及上百名偷渡客都热切地盼望他打官司,以便出庭“咬”他,换得轻判或留在美国。
   正当S先生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随船的小蛇头被法官重判了八十七个月。只因他咆哮公堂,大喊大叫:“带几个人来美国有什么罪?!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哪一个有大清国的签证?!……”
   S先生见势不妙,只得含冤认罪。判刑十四个月。毕竟,几十年来经见过许多大风大浪,他很快便随遇而安了。他给儿子打电话说:“没法子,爸爸只能暂时在这里养老了。”他遵守狱规,不足一年便满期了。移民法官按照常例问他返回祖国有无恐惧感?S先生哈哈一笑:“那是我自己的国家,我做梦都盼着早一天回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S先生发誓今后永远不再跑船了,省得被坏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他说:“我只想养养花、钓钓鱼、抱抱孙子……当当老太爷,享享清福。跟船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烦了、该歇歇手了。”
   谨此祝福S先生晚景安逸、愉快。
   
   二十三、狱政狱规
   
   泰国人C先生的一席话,使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于美国联邦监狱的狱政狱规。看守对囚犯不打不骂不辱,如何行得?各国监狱均有明文规定保障囚犯权益,却是难以实行,既便美国的州监狱、郡监狱也是黑幕重重,而联邦监狱却是狱政清明,原因何在?
   经多方考察,我们发现个中奥秘在于囚犯手中掌握“杀手锏”,足能制约监狱管理人员。这便是囚犯投诉管道——BP8、BP9、BP10以及BP11等投诉表格。BP8表格直送监狱长,BP9表格直送监狱局,BP10表格直送华盛顿司法部;而BP11表格则越过司法行政系统,直接送交法院。
   按照法律,任何人不能阻挠上述表格的递交过程。各级主管必须亲自对投诉的事端进行调查,认真批复。无论事端的真相如何,该投诉表格将纳入有关监狱管理人员的档案,并对该员的晋级、调薪产生直接影响。
   美国人讲究制衡,在联邦监狱,处于绝对优势的管理人员,因这一投诉机制而对处于绝对劣势的囚犯有所忌惮,后者的正当权益得以保障。
   为防止管理人员互相勾结、形成朋党,联邦监狱的组织机构是由几个平行的系统组成的。一条是看守系统,二条是督导系统,三条是案件管理系统,四条是社会服务系统,五条是宗教人员系统。由于看守与囚犯接触最为密切,故流动性极大,看守来不及与囚犯产生恩恩怨怨便被调往别处。
   监狱管理人员薪资平平,但福利极佳。而且,做满二十年至二十五年后即可退休,享受全额退休金,直到死亡。这种经济手段促使监狱管理人员珍惜这一工作,小心谨慎,以免因过失而自毁后路。
   无怪乎许多囚犯异口同声:“美国有两好——一是美元好,二是(在联邦监狱)坐牢好。”
   相比之下,州监狱、郡监狱缺乏这种一条龙式的囚犯投诉机制,仅仅放置投诉箱,形同虚设;故凌虐囚犯的事故层出不穷,时时见诸于报端。
   联邦监狱禁止打骂囚犯,也不能长时间锁铐囚犯、更不能减扣饭菜(有时开饭迟了,囚犯们便发出一阵鼓噪:“不要用饥饿惩罚我们!……”),那么,某些顽劣之徒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非也。如前篇所述,资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也不白给,对于违反监规的囚犯,可以停止亲友探视、打电话、购物……乃至小号关押。更厉害的一手,是借口更换监狱携该人上路,脚镣手铐加身,整天只发两个三明治加一个小苹果,从早晨折腾到夜晚,却仍然送回原监房……第二天照旧。如是者多日,再强横的囚犯也得服软。而且,事后无处投诉——法律对在监囚犯的待遇有明文规定,对转监途中的囚犯待遇却是空白!可以说,联邦监狱利用法律漏洞整治顽劣囚犯。
   据一些资深囚犯透露:二十年前,坐联邦牢远比现在舒服。只消坐满刑期的65%即可出狱,而现在至少要坐满85%;当年每月可接受一个不超过三十磅的邮寄包裹,现在取消了;当年每月妻子探监可以留宿一夜,现在只能促膝交谈,连过分亲密之举都要遭到看守的申斥……总之是今不如昔。
   美国人重视生命价值。联邦监狱有一条专门规定:若两名囚犯动手打架,必得将其中一名转至其它监所,使二人永远不得相见,以免日后报复,造成伤害。这一规定大大减少了囚犯互殴的可能性。
   联邦监狱规矩多多,却并不严苛。总体说来,是一种军事化的集体生活。无怪一位曾在美国陆军服役的囚犯说:“除了锁门和不准外出,这里和军队生活没有两样。”
   最后要特别指出的是,联邦监狱依警卫程度分为高、中、低三级。这里指的是中、低级监狱。高级者恐怖传闻不断,是另一回事了。
   
    二十四、联邦必胜
   
   L先生是广东顺德人,老三届。文革最乱的时候游泳到了香港。先当地盘工,后来经商,什么都插一脚。后因洗钱罪被联邦法院判刑十五年。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他首先唱了一支毛主席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以示不忘文革峥嵘岁月。
   我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洗钱罪会判得这么重?”
   L先生长叹一声:“我是香港永久居民。靠着勤劳加上运气好,手上有了几家公司、几家店。美国这边有个贩毒的朋友邀我帮忙洗钱,我一时贪心,就上了贼船。后来朋友落网,牵连上了我。我在香港被捕,港英当局跟着老美指挥棒转,将我引渡来美。行前,法官还问我:‘你愿不愿去美国?’我冷笑道:‘我说不愿意就不去了?你们早已安排好了,何必问我?!’次日,香港几家报纸都登出了我和法官的对话。”
   我们问:“你从前来过美国没有?”
   L先生说:“从来没有。我根本不喜欢美国。谁料一来就扎进了联邦监狱。主管我这个案子的联邦检察官,正是大名鼎鼎的小龙女……她一条腿有些跛,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
   所谓“小龙女”是女检察官庞默的绰号。她因辣手摧残几个亚裔帮派而得此名。黑白两道,尽人皆知。
   L先生苦笑道:“我初次来美,哪里知道联邦官司水深水浅?想想,先请个律师吧。有的律师一听就害怕了:‘联邦政府把你从香港引渡来美国?这样的案子我们不接……’华裔律师胆小,接不了大案子。后来我请了一个意大利裔大律师,他看了全部案卷后,认为我这案子很乐观。本来嘛,我在香港的公司有名牌会计师做帐,帐面上风光漂亮,天衣无缝,哪有什么证据?这样的案子在香港法庭准赢!小龙女表示,如果我认罪,判刑在五年以下。我轻蔑地一笑:‘打官司,打定了!’官司打了二十天——十天挑选陪审团员,十天开庭审判。检方只有两名证人:一个是我的朋友,另一个是朋友的朋友,我根本不认识。这两名证人在法庭上信口开河,把洗钱的数额夸大了几十倍!结果,十二名陪审团员一致裁定我有罪!我那个主审法官又是纽约东区联邦法院最厉害的法官,八十多岁的白人老头,有个女儿因嗜毒身亡,所以他对所有与毒品有关的案子一律加重处理……就这样,我判了十五年!我进来后才悟出一个理:联邦必胜,联邦无敌!跟联邦打官司,绝没有好下场!”
   我们道:“请说得详细一些。”
   L先生口若悬河,显然是久结于心,不吐不快:“打官司应当公平。和联邦打官司,毫无公平可言!人人皆知,在美国打官司没钱不行,你有多少钱?联邦以国库为后盾,你尚未出场便居于下风!联邦有权,既可以用减刑来收买污点证人,又可以用暂缓入狱收买已判刑的囚犯!在这种情势之下,什么口证弄不到?!联邦还可以用手中之权隐匿对被告有利的证据、生造对被告不利的证据……这官司怎么打?!小龙女百战百胜,一九九六年却突然提出辞职!”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