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十四、危国苦人
   在联邦监狱里,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人物,无足轻重的可怜虫。他们并无大恶,却被判处漫长的徒刑。
   这个危地马拉人即是一例。
   他现年四十六岁,细皮净肉,不笑不说话,一笑便露出残破的门齿。他原是危地马拉偏远地区的一名香蕉工人,为脱贫致富,于十五年前偷渡来美。不久即被移民局查获,关押一段时间递解回国。他不甘失败,第二次,第三次……偷渡美国。每次入狱的时间都成倍地加长--四个月、十个月、二十八个月;这一回是第四回

   ,他被判处五年监禁。按照美国法律,这是相当重的惩罚,许多杀人犯、大毒枭也不过如此。
   他没有文化,见识不多。我们对他的采访不得不依靠一名西班牙语译员。我们提起蜚声世界、曾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危地马拉长篇小说《总统先生》,他根本不曾听说。
   他笑吟吟地道:“我生在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地方,地图上根本找不到。我在香蕉园干活儿,太太在家里操持,我们有四个孩子、一只公鸡、一头公猪、一头母猪和一些猪仔。我们家乡很穷,没有电视、电话、抽水马桶。大家世世代代都过穷日子。愚昧、无教育。有一年来了个日本观光客,巫师说他要偷走小孩子的心肝,村民们便一拥而上,把他活活打死了……”
   在如此闭塞,落后的穷乡僻野,收音机是传播外部信息的唯一工具。他经常收听“美国之音”,着迷了,上瘾了,横下一条心,抛妻弃子,成为偷渡大军的一员。
   他不通英语,身上又没有钱,只能下死气力换饭吃。好在美国南方很多农场短缺季节工,找点儿零活干并不困难。可惜生活刚刚步入正轨,他便在移民局的不定期的突击搜查中落网了。
   他说:“第一次坏就坏在这块刺青上!”他撩起衣襟,让我们看那一排排西班牙语纹身,翻译解释说,这是他四个孩子的名字。移民局探员一见这个马上把他抓了起来。
   他被关进移民局拘留所,又转进联邦监狱,四个月后由执法官员押进机场,递解回国。机票他是见不到的,人家直接交给了机长。初次失利并未使他气馁,他在老婆身边呆了半个月,便卷土重来了。
   他把汗水换成美元,全数寄给太太。妻儿欣喜若狂扑克不必说,邻人们亦奔走相告……一日之间,他成为家乡最享盛名的传奇人物。父老乡亲争说他在美国发了横财,具体数目在众口中节节上升,这位偷渡的苦工竟至成为富可敌国的大亨……
   恰在这时,他第二次就擒。刺青是刮去了,但这次是眼神露了马脚——探员与他目光相交,他心虚胆怯,不敢正视,马上被隔离起来。
   十个月后,他回到家乡。家里焕然一新,各色电器应有尽有。他稍事休息,便又重返征途。却被墨西哥蛇头暗中举报,下狱两年后打道回府。这一套司法程序:逮捕、上庭、坐监、递解……他已经非常熟悉了,成为不折不扣的偷渡油子。深知如何保护自己,躲避各种可能的灾祸。
   第四次潜来美国,居然平安滞留达八年之久。他在建筑工地上干劳动强度大、危险性高的活计,日薪二百美元。以危地马拉的生活标准衡量,这几乎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颇得工头赏识。第四次被捕纯属偶然:他开着大货车途经一个多事的地区,警察拦阻过往车辆,进行例行检查,而他根本没有驾驶证件……
   他很满意美国联邦监狱的各项条件,认为一切OK。特别是黄豆可以随便吃,这在家乡是做不到的。只是对儿女的惦念,使他倍受熬煎。
   “放你回去,你还偷渡吗?”我们提问。
   他坚定地道:“还来。在这里干一个月,老婆孩子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年,为什么不来?”
   那么,第五次被捕后,等待他的将是多少年呢?
   十五、古巴毒枭
   他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五官鲜明、体格健美、行坐有姿、声若洪钟。久闻古巴多美男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他以类似中国北方男子的爽直道:“我进来七个月了。前半年不服用心理医生发放的镇静剂根本睡不着觉。最近才好一些。我进来之前,每天赌马、赛车、炒股、潜水、乘热汽球、打高尔夫球、饮红酒……当然还有泡妞儿。真是天堂的日子!……”为了加重语气,他使用了“eiel(天堂)”这个法文单词,体现了自身的修养。
   他是哈瓦那人。在大学里修的专业是德语。二十一岁那年,于海滩邂逅一位西德女游客,双双坠入情网。他们在柏林生活了三年,友好地分手了。他很快又娶了一名美国女游客,遂移民美国……我们望着他那英俊的脸庞,心中暗忖:他走到哪儿都会受到女士们的拥戴。
   凡事过犹不及。他很快就厌倦了温柔乡里的好日子,千方百计求刺激。他发现人世间唯有吸毒最为刺激。飘飘然、熏熏然,给个总统也不换!物别是一种名为“Mathanphetamine”的毒品,问世已久却鲜为人知,堪称极品。它类似可卡因却又胜之百倍,吸上一口,亢奋异常,三天三夜不想合眼!
   毒品虽好,价格实在不菲。一盎司高达一千八百美元!到哪儿去弄这许多钱呢?他涎着脸皮向卖主——一个秘鲁胖子——杀价钱,结果讨了个没趣。秘鲁胖子铁面无情,分毫不让,却建议他走以毒养毒的路数,自己分销毒品。他急于吸毒,一口答应了。
   此后,他定期从秘鲁胖子处领取毒品。胖子打开房门,隔着防盗铁闸交货。允许他赊账十天八天。他尝到甜头,越做越大,自创一套供销体系,不把秘鲁胖子放在眼里了。他还将最好的朋友拉下了水。那是个富家子弟,父亲靠出版折扣券专册发了大财,堪称白手起家的典范。却不料独养儿子悄悄干着贩毒勾当。
   快乐日子如同流水,一下子过去八年。有一天,秘鲁胖子忽然找上门,说是要介绍一名重要客户。这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白人,自称是新入门的上游客户(俗称大盘),满嘴黑社会切口。他却觉得不对劲,凭直觉判断这人是联邦特工,不象江湖人士。
   他把疑虑讲给好友,却引来一阵嘲笑:“嘻,你八成是吸毒把脑子吸坏了,竟然把阔佬错当成特工!”
   他哑口无言,心中却结了个疙瘩。按照这一行的惯例,他先卖了两盎司样品给中年白人,然后再干大的。
   这时候,他已经将数百万美金投入各种正当生意。每天上午,他去公司里转转,与女秘书调笑一番,然后打道回府。全然不知巨大的祸事已渐渐临近了。
   后来,他收了中年白人四千元定金,偕好友飞加州买来半磅Mathanphetamine,买价一万一千美元,中年白人答应以二万二千的价格收进。待他们飞返巴尔的摩飞机场时,中年白人笑吟吟地迎上来:“我等你们很久了。”
   他听出话里的锋机,转身欲逃,迟了!六名化装成旅客的大汉从不同角度扑了上来,高叫:“不许动!我们是DEA(联邦缉毒局)的特工!……”
   押解途中,好友低语:“都怪我,把特工错当成阔佬!”
   他苦涩地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中年白人建议他转为线民,诱捕加州的上线,就象那个秘鲁胖子那样,换得轻判。他一度动心,却又考虑到上线势力庞大,这样做很可能性命不保,于是拒绝了。不久,他听说以墨西哥产毒地纳亚里特州发迹的上线最终还是落网了,不禁深为懊悔……他被判处十年徒刑,好友是七年。
   此刻,他面对我们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他入狱后一度觅死觅活,目前总算适应了新环境。一天二十四小时,吃饭、睡觉、做工、看书、给女朋友打电话……空闲的时间很少。他过分坦诚地告诉我们:女朋友掌握了他在外面的财富。我们亦过分热心地劝诫他:这样不行。早早晚晚,你将再次老调重弹——“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十六、伪钞专家
   他是保加利亚人,三十有许,生得一副好相貌,疑是屠格涅夫所著小说《前夜》的主人公英沙罗夫。金色长发松松地梳开来,自成一派风流。
   他的父亲是日夫科夫政府里的高官。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父亲是男儿的人生第一位教师。父亲的形象,深刻地影响着他的性格、心理机制、性倾向、人际关系……他自懂事起,便决心成为父亲那样的强者。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八九年苏东波过后,日夫科夫政府倒台了,他的父亲沦为一介凡夫。他只得自己出来闯世界。他跑到美国淘金,渴望成为富豪。
   他坦诚地道:“……我热爱美元。甚至看到一元美钞,眼睛也会发亮。而得到美元的最佳方式,就是自行印制美元。”
   他纠合几个朋党,齐心齐力为恶。他们都是灵俏人,又都有黑手起家的冲天干劲,分头行动,一举印制成功。
   我们提问:“怎样印制伪钞?”
   他潇洒地甩了甩金色长发:“首先,我们选中索菲亚的一间印刷厂,利诱工人于夜间加班印制伪钞。我们中间有位技师,在现场指导操作,诸如在纸张中加水印和金属线,在颜料中混合荧光粉等等。伪钞印成后,则通过保加利亚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们,偷运到美国……”
   我们继问:“你们的伪钞什么价格?”
   他答:“票面的百分之四十。自然,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是我们的伪钞质量实在好,仿真度达九成。我们的印刷技术不逊于美国国家印钞厂,只是苦于找不到真钞的那种纸张——联邦当局严格控制,市面上根本见不到。若要买一所造纸厂,那成本就太高了……”
   他们以疯狂的速度印制的伪钞,然后在全美各地大肆购物,他们最喜欢购买各种名牌数码照相机、电脑、电子器材、玩高尔夫球机器等等。还在五花八门的高消费场所挥金如土……
   他们个个都是表演家。饰演的角色均系精心设计,语言及肢体语言一律到位;每一个细节都不马虎,处处小心,以免露馅。他们个个都有随机应变的急智,口才极佳,随时随地可以大扯其谎;偶然引起怀疑,人家问一句,他们便口若悬河地答上一百句,令对方惭愧不已……几年下来,岁月不败。
   他们个个都是贪得无厌的野心狼。聚首商议之后,将犯罪活动升级。他们令空中小姐在各大银行开设户口,然后将大宗伪钞存入。之所以使用那些空中小姐,是因为他们深信面目姣好的美貌女子具有迷惑性,男性雇员往往不疑有诈。
   起初,他们的娘子军屡屡得手——她们利用银行即将关门、客户拥挤的当口,将伪钞混在真钞中出手;窗口的男性雇员(仅限于男性!)被美丽的笑脸耀花了眼目,哪里还有心细辨那一迭迭钞票?只有一两次,男性雇员觉得纸张有异,她们便老练地撒娇道:“一不小心,把钱包误放进洗衣机里了。忙中有错嘛。”男人们也就不再言语了。
   夜路走多了,不可能不遇鬼。这些同一出处的伪钞引起FBI的密切注意。侦察范围逐渐缩小。某日,娘子军重施故技,却被男性雇员使用“拖”字诀缠住了,直到特工们赶抵银行……
   为求自保,娘子军迅速反水,一五一十地供出后台老板。这个伪钞集团就此覆灭了。这位保加利亚公子哥儿于赌城拉斯维加斯落入法网。其时,他的双手已被铐住了,两眼却依然不离赌桌,面不改色地道:“赌完这一局就跟你们走,行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