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七至一百零四(终) 毕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母遭天谴儿不惧 前车已复后车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五十七至六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鞠躬感谢广大网友捧场 毕汝谐
·编剧毕汝谐战胜党委书记刘幼雪(杨尚昆外甥女) 毕汝谐(纽
·80小时270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八、警察毒枭
   
    他正值壮年,四十七岁。由于保养得法,看上去象是三十七,用北京土话来说,这叫“少兴”。
    他是香港人。早年曾投身皇家警察,沐风浴雨十七载,依年资小有提级。如果他循常人轨道一路下去,此公今天便是一名平庸而可敬的小警官, 也许有柴米油盐的烦恼,却难有轰动一时的故事。
   四十岁那年,他被魔鬼夺去了意志,干厌了警察,决心改行当罪犯。他一出手便不同凡响——以公斤为计算单位倒卖海洛因,惊动了黑白两道。

    我们好奇地问他何以转过这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他轻描淡写地答道:“几位警界老前辈,辛辛苦苦干到退休,带上一千万港币移民加拿大,折成二百多万加元,买个房子几十万加元。加拿大没有工作机会,剩下的钱很快就坐吃山空啦。所以,我得早早想办法……”
    他来自警界,见惯生死场面,也有一定的智商和筹划阴谋的才能。很快地,纠集十几个同党,以纽约为基地,向全美数十个城市的吸毒者供货――纯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的海洛因,年营业额达数千万美元。
    他摇身变为新富,挥金如土。广置房产,更换名车。其父母都是几十年的老美国,见他因股票投机一步登天(这是他对外宣称的赚钱方式),自不免炫耀于亲友之间。他早年离异,独生女儿是高中生,亦深以父亲为骄傲。只可惜巨金并不能使其自动跻身华裔社区的上流社会,建立新的人际关系。名门名人依然视他为小警察,将其排挤在社交圈之外。
    后来,密西西比州一些年老体弱的吸毒者突然毙命,尸体解剖证明是因为服用高纯度海洛因所致。这自然引起了药品管制局及FBI的关注。联邦当局遂展开跨机构的联合调查,确认这条线输送的海洛因,比市场上的普通海洛因(纯度为百分之三十)要可怕得多。
    经过一年左右的秘密调查,他的底牌终于暴露了。他勾结墨西哥毒枭,从墨西哥纳亚里特州的罂粟种植地取货,通过严密的分销渠道进入美国,在纽约包装后再销往全美各州。有时候是通过特快专递运毒,有时候则是利用无知少女搭汽车或乘飞机,把毒品送给分销毒贩……他的黑手甚至伸进了几个州的戒毒中心,给戒毒人士提供毒品。
    他的钱越来越多,神经系统越来越紧张――有一次在唐人街掏香烟时钱包掉在地下,他竟不敢弯身去捡,唯恐身后有人施放冷枪……
    他也曾打算金盆洗手,却因贪欲不能罢手,每一次都自我安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被捕那天,他对全副武装的特工们说:“你们总算来了。”那口气一如闲话家常。
    一人系狱,全家倒霉。老父女儿成为大众嘲骂的对象。未及一年,老父肛门处发现两个恶性肿瘤,其中一个更顶着大肠;女儿无颜见人,独自遁回香港,很快就传出有损名誉的风言风语……
    他毕竟见过许多世面,在狱中若无其事。每天只是打乒乓球。当初,他要在桌面上把球颠一下才发得过去,如今已是左右开弓的健将了。他随身揣着女儿的彩照―― 一个新潮少女,穿着讲究的深咖啡色蛇皮背心连蛇皮短裤,尽现“蛇女”形象。
    他洋洋得意地道:“坐牢嘛,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我吃得下,睡得好。进来三年了,还没判刑——正在和联邦谈判认罪条件呢。”
    看起来,他真正是一位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分手时,我们喊了一声“鲁迪”(他的英文名字),他竟吓得一哆嗦,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状……
   
   九、北京冤魂
   
    并非人人都能够平平安安地走出美国联邦监狱。有些人因各种原因死于狱中。
    自杀为最主要的原因。犯人初入狱,即填表回答各种问题,其中之一是:“你是否准备自杀?”如果有人答是,他就会被请入特别监舍,接受严密监视。狱中无铁器,于是,有志于寻短见者不约而同地想到自缢——简单、快速、有效。不少人因而直达天国,也有那未遂者,被监狱当局绑在铁床上,以绝其念。
    但是,北京人李某并非死于自杀。这个案例值得一提。
    李某是北京人千真万确,其身世背景却不清楚。许多相互矛盾的说法自其生前便广为流传,死后自然无法澄清。比较可信的情况是:他在北京不得志,做过小本生意,下深圳倒腾过服装等等。后来随大流去过日本,名为语言学校学生,实为赌场里的马浪荡。小钱赚了几文,不解渴,抓住个机会来到纽约。他住梦也不曾料到:生命的倒数计时开始了。
    李某在中国餐馆里打苦工,起早贪黑。他随缘结交了一批酒肉朋友,吃喝玩乐。一天,一个哥们儿要搭他的车去新泽西州,李某一口答应,哥们儿嘛,有什么说的?他们上了高速公路,却发现后面不即不离地跟了一辆丰田车,里面坐着黑白两色的彪形大汉。那哥们儿见状有些紧张。进入新泽西州后,丰田车加速截住了他们,原来大汉们都是FBI的特工。哥们儿浑身发抖,而且,他对李某说是装了换季衣物的皮箱里,几包毒品赫然在目!李某吓得尿都撒了出来,只顾大声喊叫“冤枉”,人家喝令他闭嘴。案件进入联邦法院,李某因无钱雇请私人律师,只得接受公设律师的服务。公设律师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联邦案件休想打赢,还是早早认罪为佳。他问认什么罪,答是串谋(Conspiracy)贩毒罪。李某只顾喊冤,人家只是微笑。李某被送入联邦监狱,先在纽约市,后在纽约上州。他认识了许多难友,法律知识突飞猛进。他明白所谓串谋罪是多么可怕的罪名,而且并不需要多少铁证。联邦检方最喜欢以串谋罪起诉被告。他是在现场被擒住的,人货并在,还有什么说的?况且,哥们儿为了减轻罪名,已开始乱咬乱攀,准备陷李某于主谋之罪。一切的一切均对他不利。同时,他在狱中处境欠佳:难友们自成圈子――白人、黑人、犹太人、华人(内中又分为广东、福建两大块)……中国北方人仅他一个,形单影只,十分孤独。所幸,同室有个广东新移民李大哥,对他百般照顾,使他感受到同胞的温暖。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日,李某于入狱六十九天后猝逝。他的死使看守和李大哥均大惊失色。李大哥并住进小号两个月,方洗清了谋杀嫌疑。李某的死因委实平淡无奇:自然死亡。
    转过年来,李某的母亲自北京来到纽约,为爱子料理后事。白发人送黑发人,煞是凄怆。这里面还有个插曲:正当李大哥蹲小号之时,另一个姓李的香港人冒称李某生前好友,与李某之母取得联系,并赚得数百元谢仪(在监狱里,这算得是大钱!)。李某之母且致函给那位伪李大哥,称:“我和未过门的儿媳来到纽约,为李某料理后事。验尸报告谓他亡于恶性心律不齐及二心瓣狭窄,系自然死亡。我们将带着他的骨灰回家。白发送黑发人,上帝太不公平!说起来,李某虽然三十五岁了,但是没有社会经验,一旦遇上大事,就挺不住了,成为异国他乡的冤魂……”
    顺提一下,伪李大哥向我们展示此信,又收取了五美元的小费。真是精明到了极点。
    李某的未婚妻一时想不开,闹出自杀未遂的插曲:她自行以空针筒将五十CC的空气注射到左手臂血管中,随后服用大量镇定药物企图殉情……所幸发现及时,又从鬼门关返回人间,闻者无不叹其节烈可嘉。李某得此红粉知已,当能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十、银行强盗
   
    他虽然二十九岁了,可怎么看都象个孩子。特别是他露出微笑的时候,怯怯的,带着不见世面的稚气。后脑梳着个小辫子,走起路来一颠一晃,很俏皮。
    他是名噪一时的银行大盗。他和他的同党落网时,边续几天在报纸、电视上抢了克林顿总统的风头。
    我们问他:“你们是怎样想起要抢银行呢?”
    他用少见多怪的目光打量着我们:“不抢银行,难道去抢坟场?世上什么地方钞票最多?——银行!”
    这个团伙共五名成员,清一色都是哥伦比亚人。他们童年时即移民美国,同住一幢大楼,彼此守望相助。从而建立了共同行善或者为恶所必不可少的信念——相互信任。
    五人之中有一位是银行职员。他眼见花花绿绿的钞票自手边经过,不免垂涎三尺。某次五人聚会,他玩笑式地提议打劫银行,竟得到一致响应,于是,他们迈出走向深渊的第一步。
    手枪、汽车很快就搞到了,假面罩也买来了。那是曼哈顿一家戏剧用品商店特别制做的假面罩,戴上后可以看到外面,而外人却不得识其真面目。每个售价一百美元。
    按照银行职员的情报,每逢月尾月初,银行里都有大宗现钞,正是下手的良机。打劫那天,他们嚼着口香糖、玉米花,说说笑笑地赶赴做案现场,松松垮垮,就象是参加一场嘉华年会。
    进入银行,四人拔枪大喊:“抢劫!都趴下!”而银行职员则在外面守着汽车……整个过程顺利得超出预料,他们满载现金而归。却也留下了日后破案的蛛丝马迹:联邦反银行抢劫专家根据现场录影带,判断他们带有哥伦比亚口音,从而大大缩小了侦破范围。
   清点赃款,逾二百万美元。他们欣喜若狂,马上开始策划下一次行动。就这样,花旗银行、大通银行、大亨银行……无不成为他们抢劫的对象。他们从来不碰小银行及少数族裔开办的银行。要干就干大的。
    得手之后,照例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他们跑到拉斯维加斯、雷诺等赌城,乐不思返。然而,这个五人帮渐渐出现了裂痕,起因是女人。
    有一天凌晨时分,他和担任司机的银行职员在酒吧饮酒作乐。他们坐在二楼有利位置,可以清楚地扫视全场每一个女人。他们一边倾谈一边喝酒,不时有妖冶女郎上来搭讪。后来,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孩索性坐在他们中间。她穿着粉红背心白裙,与银行职员亲亲热热,对他则不屑一顾。现场音乐噪杂,两个狗男女勾肩搭背,咬着耳朵调情;女孩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银行职员很自然地接过来吸着……他自觉无趣,便告了早退,但是心中埋下了嫉妒的种子。这种子果然在日后的抢劫行动中生根、发芽。
    几天后便是一次新行动。五人帮均着崭新西装,各司其职。走进银行,他还想着那两个狗男女,在拔出曲尺手枪时,竟鬼使神差地朝天花板放了一弹,以泄心中之忿……殊不知这一枪犯了大忌,为联邦警方提供了物证。事后,包括银行职员在内的同党齐声谴责他无故滥射,他用充满醋意的目光盯住情敌,并不申辩。
    多行不义必自毙。五人帮终于悉数落网了。按照法律,他本可能被判卅五年,但由于退赃积极、彻底,仅判十年。然而,对于二十六岁的他来说,十年也是漫长岁月,红了石榴,黄了芭蕉,他的青春注定要消失于铁窗之后。
    他在牢里时时思念亲人:小女儿出牙发烧,嘶声啼哭;老父的心脏病又发作了,也不知随身有没有药;太太与母亲经常斗嘴,只因缺少他这个劝架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