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三章、北伐前后
   中共成立之初,由于党员人数很少,影响力不大,所以中共必得寻求中国政治上或军事上的实力派,作为暂时的同盟者,再徐图发展.
   根据共产党人的理论教条 ,马克思主义者在一定条件之下和一定时期内,可以参加非共产政党或所谓联合政府,与阶级敌人暂时合作.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不乏这样的事例.马克思本人及其同志在一八四八年德国革命中,就曾参加过莱茵省所谓资产阶级民主同盟会.一九一二年,列宁说过: “要想战胜更强大敌人,最精细地、最留心地、最谨慎地、最巧妙地……利用各种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以获得人数众多的同盟者,尽管是暂时的、动摇的、不稳定的、靠不住的、有条件的同盟者.”(见”共产主义运动及其左派幼稚病”)
   一九二零年七月,列宁在共产国际二次大会上又说:“共产国际在落后的国家中,有时必须与资产阶级民主派暂时妥协或合作,但绝不能与他们混合,而要保持无产阶级运动之独立性;虽然这种无产阶级运动尚在萌芽的形式.”
   因此,在共产党人看来,暂时的妥协乃是斗争的另一种形式.
   第一次国共合作,基于三个主要因素:第一、共产国际的影响力;第二、国民党党魁孙中山对中共的包容;第三、中共初期活动需要较强大的、可资利用的盟友.
   一九二二年五月五日,少年共产国际代表来到广州,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会后,大会代表访问孙中山,提出国共“联合阵线”之议. “联合”意味着国共地位平等,遭孙中山拒绝;孙中山对共产党是取“容”而不“联”的态度.
   因此,国共党史对这一段历史的提法不同.国民党称为“容共”,而共产党则称为“第一次国共合作”.
   此后,中共召开杭州会议,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根据共产国际的新指示,作出共产党员以个人资格参加国民党的决议.
   在中共看来, 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不难加以利用,以达到瓦解国民党之目的.
   因而,所谓国共合作,是中共对于孙中山个人的利用,重于对国民党的合作.
   几十年来,在中国的政治天空中,国共两党犹如正负电极,多次迸发出惊天动地的闪电雷霆;然而,其间也有数度相对平静的时期,第一次国共合作(“容共”)时期便是最早的平静时期.
   一九二四年九月,周恩来经香港回到广州.他担任了中共两广区委委员长、常委兼军事部长的职务,是年二十六岁.
   其时,广州是中国政治旋涡的中心.
   一九二四年一月间,国民党联共容共与建立党军同时进行;筹备名留青史的黄埔军官学校,即为建立党军的具体步骤之一.
   国共双方对黄埔军校都很重视.
   国民党元老邹鲁说: “(国民党)改组期间,有一重大之创设,即黄埔军官学校.”中共官方编写的党史认为:黄埔军校的创立,出自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建议.
   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青年佼佼蒋介石被孙中山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五月五日,该校开始招生,得学生四百余人.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日后成为国共两党的军事精英.五月九日,孙中山加派廖仲恺为党代表.六月十六日,黄埔军校正式开学,其正式名称具有浓厚的党派色彩----“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共产党人周恩来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军法处长.
   从此,周恩来开始了与蒋介石的漫长交道.国共两党的恩恩怨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体现出来的.
   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里,有一些共产党人.而军事教官则由苏俄人士担任.苏俄还向该校赠送七大批军械.黄埔军校成立后,当地顽劣势力极为不安.广州商团曾以自卫为理由购械练兵,其所运枪械被蒋介石派兵扣留,双方发生冲突.孙中山命令蒋介石集中兵力,以黄埔学生为主力,镇压商团.根据孙中山的命令,这支部队以“蒋介石为指挥,以廖仲恺为监察、谭平山(中共)副之”;结果广州商团被一举缴械,自此黄埔军校声威大振,美名远扬.
   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期间,仿效苏俄红军的建军原则,创建军队政治工作制度.他认为政治工作在军队建设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在周恩来领导下, 黄埔军校政治部制定了“政治教育大纲草案”,不仅规定军校政治课程与军事课程并重,还规定进行有关“政治学概论”、“经济学概论”等内容的考试.
   一九二五年二月,军阀陈炯明进攻广州,阴谋推翻广东国民政府.广东政府决定讨伐陈炯明.在打击陈炯明叛乱的东征中,周恩来任东征指挥部政治部主任.
   东征军的先头部队,是一九二四年周恩来从黄埔军校毕业生中抽调人员建立的“铁甲车队”,由共产党人担任正副队长.
   这次东征,是周恩来发扬政治工作的威力,努力使国民革命军为中共所用的一次重要实践.
   二月二十七日,东征军攻占海丰城.三月下旬,陈炯明残部被赶出广东,第一次东征以胜利告终.
   一九二五年九月,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
   邓颖超祖籍河南,生于广西.父亲早逝,母亲是位中医.虽然她貌不惊人,却是坚毅、勇敢、乐观、有抱负,与周恩来志同道合,志趣相投.
   这对夫妇的美中不足之处,在于没有子女(“断子绝孙”是中国人最恶毒的诅咒).一九二七年 ,邓颖超因难产失去了即将出世的孩子.此后,邓颖超再也没有生育.
   周氏夫妇都很喜欢孩子.对于那些和他们失去了的婴儿同年出生的孩子,更是别有感情.他们收养了一些中共烈士的后代,当今大陆总理李鹏即是其一.
   -----在公开场合,周恩来对于没有后代持达观态度.六十年代的一个夏天,周恩来去鸳鸯蝴蝶派小说家周瘦鹃家作客,周瘦鹃道: “总理,您没有孩子,我的小女儿就送给您吧.”周恩来哈哈大笑道: “谁说我没有孩子?全国儿童都是我的孩子.”
   一九二五年秋,军阀陈炯明卷土重来,占领东江一带.为了统一广东,国民革命政府决定进行第二次东征,周恩来被任命为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兼第一军党代表.十月四日,东征军攻克陈炯明王牌部队据守的惠州城.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群众运动的高潮是发生于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的上海“五卅运动”(导因为上海日本纱厂枪杀工人顾正红);军事运动的高潮则是蒋介石领导的北伐.
   孙中山于一九二五年三月病逝于北京;其后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遇刺身亡.广东的政治空气极为紧张,国共关系出现裂痕.
   廖案以后,中共采取了“拥蒋”政策.不惑之年的蒋介石,意气风发,手握精兵,兼得中共政治上的支持.在他的指挥下,东征军连战连捷,击退了陈炯明的反扑,从而声望日隆.
   正在这个时候, “李之龙事件”发生了.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共产党人李之龙以海军局代理局长的地位,利用中山舰,做出对蒋介石不利的举动.史称“广州事变” 、“李之龙事件”或“中山舰事件”.此次事变的原因与经过,国共双方的说法完全不同.李之龙被捕后又获释,黄埔军校及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中的共产党人曾被扣押.事变经过,颇为曲折.周恩来曾当面向蒋介石提出抗议.
   “李之龙事件”后,中共在共产国际的压力下,对国民党做出让步.蒋介石的领导威望大为提高,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条件也成熟了.
   一九二六年七月一日,国民革命政府发表北伐宣言.七月九日,蒋介石在广州誓师北伐,并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北伐时,国民革命军约有十万人,北方军阀合约四十万人(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三家).力量对比是一比四.
   蒋介石明智地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对付北方军阀.
   北伐的先锋部队是著名的叶挺(共产党人)独立团.
   北伐军势如破竹,勇不可当.一九二六年秋冬之际,浩浩荡荡的北伐军已经攻克武汉和南昌.
   中共之初,完全照搬城市暴动的十月革命经验.周恩来肩负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书记兼中共江浙区委书记的重要职务,秘密潜入上海.其时,中共策动的上海工人反对北洋军阀孙传芳的第一次武装起义业已失败,周恩来受命制定新的武装起义计划.
   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四日,因寡不敌众,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又告失败.周恩来及时地做了策略上的退却,保存了中共组织.
   三月下旬,北伐军抵达上海. 北伐军在上海附近多次换防,最后换上的是二十六军.这个军是蒋介石收编的军阀孙传芳残部周凤岐的部队.
   周恩来认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时机到了,遂以一百五十支破旧枪枝、三枚炸弹,率众取得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成功.
   而后,周恩来一直留在闸北起义总指挥部整编工人武装.他组织了一个有六万八千的工人纠察队,用缴获的五千支枪武装起来.上海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秩序.
   实干家周恩来在总指挥部专门设立了训育部,加强对纠察队员的军事训练.他还亲自教工人练习射击.
   苏俄独裁者斯大林曾说过: “在中国,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姑且不谈所谓革命与所谓反革命的专指对象是否恰当,他至少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决定一切政治纷争的权威力量是武装.
   毛泽东也曾说过: “枪杆子里出政权.”此言虽然与正宗马克思主义不合(马克思本人多次谈及由资本主义社会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可能性),却是毛泽东自斩蛇造反到入主紫禁城的半生经历的最好总结.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的当天,北伐军白崇禧部队不费一枪一弹开进上海,受到民众强烈欢迎.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是国共两党决裂的黑色日子.对此,国共双方各执一词,说法完全对立.
   笔者认为,由于国共本非同路人,其决裂乃是必然之事.一九二七年春,由于北伐军节节挺进,两党皆抓紧时机扩充本党势力,以便在打倒北洋军阀以后的中国政治舞台上,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因此,国共两党的分家已不可避免.由于共产党的力量远逊于国民党,故首先以武力启衅者似应是后者.至于导火线,则是无关紧要的细节.
   上海这个国际都市理所当然是国共两党必争之地. “四一二”事件发生于上海,并非偶然.
   三月底,以白崇禧、周凤岐为正副司令的“淞沪戒严司令部”成立,命令禁止工人集合、罢工、游行,限制工人纠察队的活动.
   工人纠察队总指挥为顾顺章;他是一名老粗出身的神枪手、业余魔术师;曾充当苏俄顾问鲍罗廷的私人卫士.
   ---国共决裂后,顾顺章被捕,背叛了中共向国民党投降,并出卖了中共首脑机关及地下工作人员.结果他的家属多人被周恩来指派的中共特别武装组织所杀.一人有罪,全家问斩,这种报复未免过于残忍.许多人对周恩来大加指责.其实,此事正是周恩来的铁血党性的正常体现.在他的心目中, “(中国共产)党高于一切”,当党组织及忠贞党员遭遇危险时,只能将人情和人道主义弃置一傍.
   在周恩来身上, “党性”和“人性”是两个轮流坐庄的主宰者. “党性”为正、“人性”副之;两者之间于不同时期、不同环境的此消彼长的斗争,贯穿了周氏的一生.
   周恩来对于严峻的政治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周恩来派人联络周凤岐,争取该部与中共的工人纠察队合作.但是周凤岐爱钱如命,开口便索要五十万军饷,双方自然谈不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