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七至一百零四(终) 毕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母遭天谴儿不惧 前车已复后车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五十七至六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鞠躬感谢广大网友捧场 毕汝谐
·编剧毕汝谐战胜党委书记刘幼雪(杨尚昆外甥女) 毕汝谐(纽
·80小时270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
·5天317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
·存殁三邱是性学研究的天竺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7天417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
·8天543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毕汝谐
·纽约作家毕汝谐踩踏存殁三邱(邱父邱母邱国权)跃上新高 毕汝谐
·9天704万点击量!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天870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1天103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3天136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4天1594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5天1837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6天208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7天230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天251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 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9天271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 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天2877万点击量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按:九旬老父,沉屙在身;不孝之子,忧心如焚.
    我特找出一九八五年同时发表于”世界日报”和台湾”海外学人”杂志的旧作"父亲节的思念"(笔名山山);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藉以为父亲祈福.
   父亲节的思念
   父亲节前,各家报纸纷纷推出父亲节礼物的广告,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我初来美国,阮囊羞涩,愿以这篇短文――化为文字元号的深深思念、绵绵亲情――充作菲薄的礼品,献给远在中国大陆的父亲.
   自我呱呱坠地,父亲便是我的可以掩身的大树、可以依靠的高山.我从来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躲藏在父亲身后,这个步步陷阱的世界是何等的凶险……

   我幼时不喜欢走路,偏好坐在父亲的肩头,困惑地眺望这个陌生的世界.父亲毫无怨言地扛着我,代我迈出了最初的步子.于是,这竟然成了我个人生命史的一个象征――在中国大陆那样一种政治环境里,我自己得荏弱的翅膀,根本不足以抗拒空前强烈的风暴的袭击,是父亲甘心忍垢负辱,挺身将我保护下来……
   我是坐在父亲的肩头渡过许多难关的.
   我大约是生有反骨的人.自我懂事以后,便与整个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及至进入青春期,恰逢“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确立了与专制极权制度势不两立的坚定信念.在文革如火如荼的高潮中,我对父亲说出一个成熟了的信念:“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是伪科学.”父亲大惊失色,像是看着麻风病人似地望着我,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你要是在外面这样说,就永远看不见爸爸妈妈了.”
   从此,我成了父亲的枷锁,他因我而心惊胆战,满面愁容;我成了父亲的累赘,他因我而进退失据,无法扬眉……我那时候多么幼稚,竟然凭着血性方刚之勇,做了许多蠢事.至少有两度,我被卷进了反革命集团,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我竟然没有粉身碎骨,竟然奇迹般地全身而退!哦,原来我是落在双亲多年来精心编织的人事关系网之中(2007年7月28日注) ……
   父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父母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就这样,我牵着父亲的衣裾,绕过急流,渡过冰河,走着艰难的人生道路.我们父子感情之深,简直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每天晚间,父亲就寝前都要来看我,双方例行下面的对话—-
   “还有什么事情?”
   “没有了.爸爸,你快休息去……”
   “好,你插门吧.再见……”
   于是,我们就像即将久别似地紧紧拥抱,脸贴着脸,酣畅淋漓地发挥一下其深似海的父子之情.我们一致认为,这种父子情远远胜过文学家朱自清在其散文“背影”中描写的那种父子情.
   我若是留在中国大陆,时时都有被社会吞噬的危险,其方式不外有三:自杀、发疯、入狱.因此,父亲和家人都认为我应当移居海外,而且越早越好.为了攀登这一坡坎,父亲抖擞精神,提携我挣脱了种种羁绊,达至新的起点.他谆谆提醒我要忍耐,不可以造次---“你到底想去哪里――澳洲、美国,还是新疆、青海?”后两处新设了许多劳改营,言之令人变色.
   半年前,我办妥了全部出国手续.当父亲验明签证无误之后,好像禁不住这巨大的幸福似地慢慢蹲下身来,把额头贴在我的膝头,用梦幻般的声音道:“你可以走了……”
   是的,今后的路,父亲再难事事关照,再难援以任劳任怨之肩头,我必须独自走下去……
   此后几天,父亲一下子又变得非常暴躁.几番去王府井购物以及办理杂事,他都是动辄发怒,颇令我手足无措.当然,我明白这是父亲的挚爱在长别(抑或是“永别”也未可知)之前的另一种形式的表现.
   父亲是一位细心如发的人.他提醒我:“首都机场便衣公安很多,你千万不能哭哭啼啼.”在首都机场送我登机时,父亲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表示,像看着陌生人似地看着我,只是那满头鲜见黑色的花发,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中,微微抖动……
   (行文至此,我不禁泪如雨下!)
   从此以后,亲生父子,连心骨肉,便只能神交而无法团聚了!
   父亲的爱,深广而无边际;父亲待我,有百是而无一非;我对父亲,何以报之?!
   原谅我,好爸爸,原谅我吧!
   苍天在上, 祈求假父亲以高年,祈请赐我以机缘,尽管恢弘无边的父爱时时佑护着我,但我还是渴盼看一看我的父亲,哪怕只看一眼……
   仅仅一眼……
   写于一九八五年父亲节前夕
   2007年7月28日注:一九七四年,北京市公安局铁腕打击地下文化沙龙;徐晓(女作家、现任光明日报出版社副主编)因传抄拙作手抄本小说《九级浪》等地下文学作品而坐牢两年,我作为《九级浪》的作者却始终平安无事。所有圈内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遇罗克弟弟遇罗文的未婚妻张富英甚至断定我是官府的线人.当面啐骂我是“警犬”!
   父亲悄悄地告诉我:“XX(政法部门的一位高官;其子女与我家子女以兄弟姐妹互称)伯伯对你的问题有个批示:我们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毕汝谐这样的毛孩子身上,而是要查一查他后面有没有长胡子的主使者;既然没有查出主使者,对毕汝谐和《九级浪》就不要立案了.”停了停,又说,“你的罪恶也很大,这一回是掩盖过去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