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毕汝谐文集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在景山学校上小学时,我很爱听相声。那时正是三年困难的时候,高层有一种开明意见:“现在物资供应紧张,让大家精神上放松一下吧!”于是,不仅许多消失经年的传统相声又重返舞台,且有“笑的晚会”、化妆相声(“资本家与洋车夫”哄动一时)等等新贡献,令人喜不自胜。
   平时,我收看收听电视机收音机里的相声节目,寒暑假则去剧场现场欣赏。我最喜欢去东安市场内的一个游艺场,那里条件简陋,观众可以随时入场或者退场,按每十分钟三分钱计费。每逢星期天,北海公园里也有相声大会,只消五分钱便可以大饱眼福。
   我最熟悉的作品有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解学士”、“假行家”等;对口相声“夜行记”、“买猴”、“关公战秦琼”、“昨天”、“戏剧与方言”等等。最推崇的演员为侯宝林、刘宝瑞、郭启儒、马三立等。
   相声听得多了,自不免跃跃欲试,也想上台露一露脸。在东安市场,我亲眼见到女人说相声:一个剪短发、病黄脸的中年女人,穿着灰不溜秋的大褂,操着烟酒嗓,像男人一样说学逗唱……因此,我对舞台全无神秘感——既然女人能说相声,我为何不能?

   上台!
   班上有位王姓同学,也是狂热的相声迷。他家有许多相声唱片,每天跟着学说,百听不厌。我与他一拍即合。
   有了相声搭档,还要有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分头寻找,发现适合少年儿童的相声真是少而又少!许多著名段子充满“我爱人”、“我孩子”之类的情节,不宜小孩子表演。上海“少年文艺”杂志上倒是经常发表相声,却又多是国际政治题材,八成以上为抨击美帝,例如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说成是“海参炒木耳”、“爱伸耗子脚儿”;肯尼迪则是“啃你爹”。其它的则是歌颂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大团结的段子,立意固然崇高,可惜笑料不多,不像相声,颇似对口词。我们都不喜欢。
   为了寻找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真是把腿都跑细了。历年的“曲艺”杂志都翻了个遍,一无所获。我们不禁遗憾地暗想:每年六一儿童节,叔叔阿姨都说要给孩子们最好的精神食粮,怎么就没有人想到替小演员写些精彩的相声段子呢。马季倒是写了一个“英雄小八路”,说的是炮击金门期间,前线少年积极助战的英雄事迹,可惜实在太长了,我等如何背得下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和王同学总算在一个外省出版的晚会节目集锦中,找到一个长短适中、包含许多绕口令的相声段子。我们每日演练,卓有进步,自是信心十足。在迎接1962年的班级新年联欢会上,我一人出了两个节目,一是独唱“我骑着马儿过草原”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当时中苏尚未正式决裂,所以这支歌尚可演唱),一是相声表演。两个节目均大受欢迎,特别是后者,笑声、喝彩声不绝,极大地鼓舞了我和王同学。散会后,我们已是众口夸赞的相声新秀了。
   
   此后,我和王同学说相声的热情更加高涨。一边演练新段子(成人题材在所不辞),一边拜师求艺(频频求教于专业及半专业的相声演员)。我们屈指盘算着:春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不愁没有上台的机会。
   正在此时,出了个岔子:北京青年曲艺团打算招收一批小学员,其中包括说相声的。王同学闻讯大喜,非要拉着我同去报名。这一下,我反倒犹豫了:在我对未来职业的种种憧憬之中,从未将相声演员考虑在内。即令我没有充足的社会生活经验,也知道这一行在三百六十行里并非高居前列。然而,我怎么能向头脑发热的王同学泼冷水呢?于是,勉勉强强地道:“你一定要报名,我就跟你去吧。”心想:先去看看再说,反正报了名人家也不一定录取我们。王同学大喜:“吃过午饭来我家找我,一同去。”
   谁知,我按时去王家,没有见到王同学,迎接我的是一脸秋霜的王叔叔,他劈面便道:“毕汝谐,你想当相声演员就自己去报名,不要招惹 某某(即王同学),他要升中学、考大学,将来争取留学苏联呢。”
   我有口空嗫嚅,明明是受了委屈,却无言以自辩,只得讪讪退去。
   从此,我再也不和王同学说话了。相声搭档就此拆伙,我自然也就说不成相声了。久而久之,我很少听相声了。
    2001年初秋写于法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