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毕汝谐文集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在景山学校上小学时,我很爱听相声。那时正是三年困难的时候,高层有一种开明意见:“现在物资供应紧张,让大家精神上放松一下吧!”于是,不仅许多消失经年的传统相声又重返舞台,且有“笑的晚会”、化妆相声(“资本家与洋车夫”哄动一时)等等新贡献,令人喜不自胜。
   平时,我收看收听电视机收音机里的相声节目,寒暑假则去剧场现场欣赏。我最喜欢去东安市场内的一个游艺场,那里条件简陋,观众可以随时入场或者退场,按每十分钟三分钱计费。每逢星期天,北海公园里也有相声大会,只消五分钱便可以大饱眼福。
   我最熟悉的作品有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解学士”、“假行家”等;对口相声“夜行记”、“买猴”、“关公战秦琼”、“昨天”、“戏剧与方言”等等。最推崇的演员为侯宝林、刘宝瑞、郭启儒、马三立等。
   相声听得多了,自不免跃跃欲试,也想上台露一露脸。在东安市场,我亲眼见到女人说相声:一个剪短发、病黄脸的中年女人,穿着灰不溜秋的大褂,操着烟酒嗓,像男人一样说学逗唱……因此,我对舞台全无神秘感——既然女人能说相声,我为何不能?

   上台!
   班上有位王姓同学,也是狂热的相声迷。他家有许多相声唱片,每天跟着学说,百听不厌。我与他一拍即合。
   有了相声搭档,还要有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分头寻找,发现适合少年儿童的相声真是少而又少!许多著名段子充满“我爱人”、“我孩子”之类的情节,不宜小孩子表演。上海“少年文艺”杂志上倒是经常发表相声,却又多是国际政治题材,八成以上为抨击美帝,例如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说成是“海参炒木耳”、“爱伸耗子脚儿”;肯尼迪则是“啃你爹”。其它的则是歌颂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大团结的段子,立意固然崇高,可惜笑料不多,不像相声,颇似对口词。我们都不喜欢。
   为了寻找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真是把腿都跑细了。历年的“曲艺”杂志都翻了个遍,一无所获。我们不禁遗憾地暗想:每年六一儿童节,叔叔阿姨都说要给孩子们最好的精神食粮,怎么就没有人想到替小演员写些精彩的相声段子呢。马季倒是写了一个“英雄小八路”,说的是炮击金门期间,前线少年积极助战的英雄事迹,可惜实在太长了,我等如何背得下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和王同学总算在一个外省出版的晚会节目集锦中,找到一个长短适中、包含许多绕口令的相声段子。我们每日演练,卓有进步,自是信心十足。在迎接1962年的班级新年联欢会上,我一人出了两个节目,一是独唱“我骑着马儿过草原”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当时中苏尚未正式决裂,所以这支歌尚可演唱),一是相声表演。两个节目均大受欢迎,特别是后者,笑声、喝彩声不绝,极大地鼓舞了我和王同学。散会后,我们已是众口夸赞的相声新秀了。
   
   此后,我和王同学说相声的热情更加高涨。一边演练新段子(成人题材在所不辞),一边拜师求艺(频频求教于专业及半专业的相声演员)。我们屈指盘算着:春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不愁没有上台的机会。
   正在此时,出了个岔子:北京青年曲艺团打算招收一批小学员,其中包括说相声的。王同学闻讯大喜,非要拉着我同去报名。这一下,我反倒犹豫了:在我对未来职业的种种憧憬之中,从未将相声演员考虑在内。即令我没有充足的社会生活经验,也知道这一行在三百六十行里并非高居前列。然而,我怎么能向头脑发热的王同学泼冷水呢?于是,勉勉强强地道:“你一定要报名,我就跟你去吧。”心想:先去看看再说,反正报了名人家也不一定录取我们。王同学大喜:“吃过午饭来我家找我,一同去。”
   谁知,我按时去王家,没有见到王同学,迎接我的是一脸秋霜的王叔叔,他劈面便道:“毕汝谐,你想当相声演员就自己去报名,不要招惹 某某(即王同学),他要升中学、考大学,将来争取留学苏联呢。”
   我有口空嗫嚅,明明是受了委屈,却无言以自辩,只得讪讪退去。
   从此,我再也不和王同学说话了。相声搭档就此拆伙,我自然也就说不成相声了。久而久之,我很少听相声了。
    2001年初秋写于法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