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
毕汝谐文集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你再说说市长书记吧。”
   “田市长躲开了,她不能不躲呀,前夫是美国佬,风言风语不断,这会儿站在示威群众跟前,保不齐也要挨骂!美国佬成了箭靶子, 田市长犯不上当箭垛!所以,张书记只好硬着头皮扛着。这两天,张书记没回家,一直在市委机关值班;听电话班的小姐说,他的眼珠子熬得通红,头发乍起来了——就跟刚从南斯拉夫打仗回来似的! 底下人都害怕在走廊里撞见他。张书记难呀,据说,中央有几点特别指示,由于事关秘禁,张书记田市长这一级的领导都不知道,就更不必说我们当秘书的了……”
   博士听得满意,嘴上却说:“张秘书,贵党内部纪律严格,我不便深问了。”
   这时候,一群娃娃在幼儿园教师的带领下横穿斑马线, 两个娃娃打架了:“是你先踩了我的脚……”、“是你先揪我头发……”、“昨天我还给过你巧克力呢……”、“那前天我还给过你桔子糖呢……”两个胖娃娃拳来脚往,隔断了游行队伍。
   博士轻叹了一声:“中美之争——依然是幼儿园的水平。”
   张芝英道:“陆博士,你说什么?”
   博士发觉这话过头了,连忙补救回来:“我是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瞧,连幼儿园的娃娃们都上阵了……”
   哦,冤家路窄!“血腥玛丽”不合时宜地尾随着幼儿园的娃娃出现了——身上挂着个醒目的汉字条幅:“我是瑞士人!”,借以避祸;我装成陌路人,从她身边经过……
   命运作舛——一时三刻,怕是走不了了!
   我先前踌躇满志,招摇过市;现如今却是藏头缩脑,唯恐惹人注目。于是,我戴上花白、高发线的假发;按照化老妆的要求,粘贴了话剧演员的八字胡,用薄荷蒸汽吹熏眼睛,造成布满血丝的效果——以防走在街上,被熟人认出来……
   博士来到环球商城观看巨屏电视——滨海市电视台直播室。张红军正在接受首席主持人乔慧采访,神态略显悲愤;后面的布景是电视墙。这是本市的主导舆论——电视台执舆论界之牛耳,老百姓坚定地相信:真理就在电视台这边!
   乔慧说了几句开场白,然后,恭敬地把话筒递给张红军。
   张红军说了几句大同小异的套话,力图把话题局限于南斯拉夫,无涉本市;而后抖擞精神,朗读《人民日报》以及《滨海日报》的大字标题。
   张红军的带痰音的喉咙,说话时虽然有些浑浊,却仍然洪亮有力。
   接着,田宗华上台了, 落身于前面竖着“田市长”标牌的座位,拿出报纸,高声朗读胡锦涛副主席的电视讲话;抑扬顿错的声调,不亚于中央电视台的金嗓子。而后,一言不发,情绪有些低落。
   南斯拉夫炸馆事件之后,不知不觉地,我和宝贝不再以公婆相称,而是共同使用一个“哦”字——“哦”字代表我, “哦”字代表他;“哦”字代表我们之间的一切。有时候,甚至连“哦”字都省略了,只是咕哝一声……
   这种反常的做法,不仅源自彼此的性格,而且与整体社会气氛暗暗合拍。然而,群众上街后,这个“哦”字又被我们不约而同地废弃了,代而替之的则是“你”——这个人称代词里包含一层警觉的寒意:“你原来就是你呀……”只是谁也没有点穿罢了。下一步又将如何呢?
    一位特邀嘉宾——坐着轮椅的老者,在儿孙们的拥戴下入场。他是本市党龄最长的老党员,九十多岁了。
    老者发出了叽叽哝哝的声音,经儿孙翻译为白话:“同志们,我虽然老了,还可以上前线,主权的事不能手软!没别的,这两天,我让儿孙们整天学习中央领导的讲话,念一念,议一议,谈一谈……挨着个儿表态!谁也躲不掉!”
   大特写:这位九旬老人的相当有威严的眼神。
   张红军上前给老者行礼,道:“许老,您老人家硬硬朗朗,结结实实!准保能看见中国实现共产主义!”
    老者再度咕哝了什么,儿孙们翻译为普通话:“我捐献一千元!一千元!……”
   儿孙们向首席主持人乔慧解释道:“离休这些年来,为省下几毛钱的邮费及一两元钱的车费,老人总是早晨7点钟就出门,坐轮椅去市纪委和滨海公园,从来不坐公共汽车……”
   滨海电视台从当日节目表里取消了美国电影“拯救大兵雷恩”,临时换上去港台武打片子——“咦!”、“啊!”、“秋秋!”、“杀!”、“呼呼!”……
   特别电视节目结束后,张红军抹着头上的大粒汗珠,吃着大份额的肉丝盖浇饭——电视台的工作餐。并且,忙里偷闲地瞟了瞟美丽的女主持人乔慧。
   嘿,乔慧这丫头长得可真漂亮!比女英烈朱颖强多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是政治上右、私生活方面左——大力吸引外资,苦苦守着黄脸婆;又有谁知道我的苦衷呢?
   在内心深处,我一直暗暗地羡慕我家老头子——除了继母赵志梅,还拥有朱桂芬等等一系列编外女人,“好汉霸九妻”!了不起! 哼哼,五十年代,老头子正当壮年,常去北京北海滑冰场出风头,来来去去一阵旋风,肩章上两颗亮闪闪的星——中将!老头子年轻时是个‘白迷’,白玉霜最拿手的那几出色情戏:“王少安赶船”、“马寡妇开店”、“潘金莲”等等,全都如数家珍!小时候,老头子常常不在家里过夜,说是下连队检查点名……我们都相信。那个年代,头脑简单,容易受骗。后来,文革大字报揭发,老头子实际上是和军区文工团的一个小寡妇睡觉去了!从此,老头子头顶的神圣光环就不存在了……
   哦,老头子这人政治上左,生活上右!一边推行极左路线,一边乱搞女人——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隐秘的正比关系:越左越搞,越搞越左!这种极左路线与性生活的复合作用真是可怕! 老头子临终前,接受高级别的医疗看护,十几个医生、护士围着老头子一个人转悠——他自然不必花一分钱。可是,老头子还没咽气呢,医院外边就有人放开二百头挂鞭庆贺了……不得人心呀。老头子的讣告见报后,许多被他整过的干部群众喝酒庆祝,重新过了一个年!老头子生前尊贵,死后倒霉——骨灰盒上粘满了唾沫鼻涕,还有烟蒂烫出来的坑坑疤疤;老头子生前整过的男人、始乱终弃的女人,使用这种方式进行报复。惟独朱桂芬是个例外——
   ……老头子的遗体火化后,朱桂芬抹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私下里对我说:“首长这人心肠不坏,他也不是成心要整治我;老了老了,不这么连踢带打的,首长硬不起来呀!我疼得哭了,首长半天不吱声,闷葫芦似的;首长叫人端了碗红枣汤,看着我喝下去;才开口说: ‘桂芬,你为我受苦了!’……这事儿赖不着首长——老了、老了,老小孩嘛!”
   这些年来,我刻意地与年轻女人保持距离。像我这个级别的官员,尚不能像老头子那样,在男女关系上肆意放纵,各级纪委和广大干部的眼睛都盯着呢。然而,我并不满足于守着悍妻胡菊贞;一直想寻找机会搞一搞乔慧,却也总找不到合适机会——必须干净、利落、无生育关系(当然要有金钱关系!)、无后遗症!结果,这邪念拖来拖去便淡了,再拖来拖去便没有了……
   这时,乔慧主动地凑了过来:“张书记,您好,我有个事情想求您:每年春节,省电视台都办一台文艺晚会,我想当一号主持;听说您和省电视台戴台长熟悉……”
   低烈度的淫念,火苗般地在心头窜了窜;张红军点头道:“好好, 改天,我来做个小东道,请戴台长出来聚一聚。”
   机会送上门了!我把手插进裤兜,暗暗地掐了阳具一下——用北京土话来说,这叫“哥五个打一个”!海龟那家伙想必是精通中西合璧的房中之术……哦,赶明儿,真要私下里向他拜师求教了。
   哦,小时候,我亲眼看见老头子把我的生母绑在暖器上,用我的跳绳抽得她嗷嗷叫……我吓得几夜睡不着觉!心里想,将来长大了,我一定要对母亲好,一定要对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好!这一回呢,一定要对乔慧好!
   张红军竟然笑出了声。
    林黛玉:美国佬装洋蒜呢——炸哪儿不炸哪儿,都应当有事前的研究和可行性分析;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怎么可能是误炸呢?中国人不可侮!
   济公:历史不是命定的, 不受理性逻辑的指引;历史常常被偶然事件、被许多不是问题的问题所误导,从而引入了歧途。几个无业游民刺杀了斐迪南大公夫妇,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林黛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克林顿应当把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
   济公:难!黛玉小姐!你住在潇湘馆——环境很单纯;你没有在美国生活过,不知其复杂性——1963年,肯尼迪总统被人打死了,查了六六三十六年,查到今年1999年了,也没查出个所以然!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发生在美国本土之外,又有国际战争的客观环境,怕是只能不明不白了……
   林黛玉:中国人应该怎么办?
   济公: 中国人应该自强不息!世界贸易史是从海盗开始的——远在古希腊时代就是这样:打得过你,他就是海盗;打不过你,他便是商人!爱国当然是真理,可是,真理不见得永远是对的!“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样一些颇含正义性的口号,实在是对于敌情我情的无知,根本不具备落实于现实的可能性!美国佬若是故意炸馆,必然把中国人的愤怒考虑在内,游行十天半月也不过如此!更何况,反美,这是一把双刃剑——中美两国的最后摊牌,必然产生一系列恶性反应,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依我看,中国人比较明智的回应是忍辱负重,奋发图强!假如像前苏联那样,瘟头瘟脑地跟在美国佬屁股后面搞军备竞赛,就大糟特糟了!
   滨海广场的烈士纪念碑前,鲜花和挽幛与时俱增,全数都是敬献给三英烈的。许多衣着时髦、浑身飘香的女孩子愤然离开了舞厅,踩着脱自迪斯科、探戈、华尔兹的优雅步伐加入反美游行队列——一边跟着头头脑脑呼喊口号,一边偷嘴吃着膨化食品。她们之中,包括敷粉过份的“滨海牡丹”和“滨海芍药”……
   示威人流汹涌街头。大股、中股、小股……不一而足。许多人的胸前,都绣着个斗大的、颜色各异的“不“字(由此可知,他们大抵都看过“中国可以说不”这本反美畅销书);人人都走不快,也不想快走,一步挪不出三寸;还有一些老头子老太太——人老了,但是,他们的爱国热情,并没有随之衰退,成双成对地挽手游行,不知羡煞了多少年轻男女。
   停在路旁的一辆辆急救车、通讯车——标明着政府的立场,极大地鼓舞了示威者。
    他们相跟着从博士身旁经过,反美言词洋洋乎盈耳——
   “克林顿这种色鬼没有道德观念,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炸大使馆,太可怕了!连希特勒也没干过!”
   “这克林顿比希特勒更厉害!克林顿坏是坏,可咱们偏偏拿他没辙(法子) !”
   看,工人和下岗工人组成的雄壮队伍出现了,高举着各种标语牌——“最最强烈地抗议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野蛮行径!”、“美国践踏国际法!”、“反对霸权,反对侵略!”等等;他们轮流呼喊着“反对轰炸!”、“还我尊严!”、“严惩凶手!”、“和平万岁!”、“爱我中华!”等口号,放声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和“国际歌”……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