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
毕汝谐文集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宗华来到市府电话会议室,收看省委、省政府联合召开的南斯拉夫炸馆事件电视电话会议。首先是重播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对全国人民发表的电视讲话;以及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发表的书面讲话——一致抗议北约暴行,支持政府立场。然后,张方仁书记和符建利省长代表全省人民作了简明扼要的表态讲话——完全与中央保持一致。
   电视信号消失后,宗华主动地跟与会者打招呼,握手。
   市长热线电话响个不停——不举贪官,不报物价,只谈南斯拉夫!在一片反美口号声中,已经被博士吹了耳边风的宗华,尚不能区分爱国与祸国的差别,未敢深深地卷入……
    为了应对南斯拉夫炸馆事件,张红军特地召开了一次常委扩大会议。这一扩大,就把五大班子的正副主管连同正副秘书长一起纳入,还有若干德高望重的离休老同志列席。张红军要的就是这种同仇敌忾的热烈气势。

   我从旁人的眼神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猜想是跟小星有关联——家门不幸啊,这孩子在美国在中国都是不争气啊……怕只怕那几个早早退下来的老家伙抓住机会,借题发挥;所以,今天把他们请进了常委扩大会议,给足面子,也就闹不起来了。中国美国已经是战略伙伴关系了, 中国大使馆冷古丁(突然间)挨了导弹,说翻脸就翻脸了!昨天,满大街的人都说:“美国,我爱你!”;今天,他们却一律改口说:“美国,滚你的!”形势改变了,不能不改口——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国情政情吧,短期之内改不了。
   果不其然,人人争先发言,往常因既得利益以及宗派关系所形成的沟与墙,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了。凡有子女在美国留学定居者,反美调门比别人更加响亮。大家按照中央的精神,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反美口号,借以强化气氛;在这种时刻,表态稍慢,便是政治错误!相形之下,宗华只是简单地表明立场,就显得大为逊色了。不过,在座者都知道市长有个从海外归来的美籍前夫,情况特殊,也不对她有什么高要求了。
   张红军带队去美国招商的外事任务也取消了。
   张红军骚着日渐斑白的短发,低声地不带官腔地道:“同志们,中国大使馆冷古丁(突然间)挨了导弹,一下子把老百姓的火儿引过去了!下岗工人全都上街了——这回不是冲着政府,是冲着美国佬……”
   党外副市长韩秋霞道:“……那个下岗女工朱桂芬穷是穷,可她是真心爱国! 朱桂芬的摊子上再也不卖美国烟了,逢人就说:‘不能让美国佬赚了咱们的钱又来打咱们!’这话有水平——”
   张红军赞扬道:“听听,这就是下岗女工的觉悟!穷不怕,穷要穷得有骨气,穷要穷得有尊严!我们受党的教育、培养多年,难道还不如下岗女工?”
   ……滨海电视台女主持人乔慧手拿话筒,在朱桂芬的摊子前进行采访——一阵嘹亮的反美口号传来,吸引了朱桂芬的注意力,她激动得脸颊泛红,喊道:“游行起来了,说什么我也得上街参加游行!”
   乔慧道:“朱师傅,您是病号呀。”
   朱桂芬固执地道:“我是首长的人——首长反美我也反美!首长最恨美国佬了,他的膀子上挨过美国佬的弹片呢。”
   乔慧暗忖:“您算是张老什么人呀?”她想说您和张老那不是什么体面事情,因朱桂芬额角青筋绽起,便只是叹了口气……
   常务副市长宋瑛慢吞吞地道:“朱桂芬的话固然中听,可是,她的社会身份不高;我看,还是要请各界头面人物出来说话。”
   市委宣传部长何军是个面目和善的谢顶的胖子,即使在这么严肃的时刻,也不见疾言厉色;他笑眯眯地道:“张书记,田市长,宋副市长,韩副市长,请你们放心,批判美帝,我们自有几十年来形成的一整套成熟的宣传模式,照方抓药就得了……”
   张红军面孔铁青,走过来说:“何军,你可要严格把关——本市的示威游行不见报、不上电视,就当没有这么回事儿!只准转播中央台、省台的新闻节目, 既不冒进,也不落后,不准搞什么花样,不准越雷池一步!……不要把事态煽动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你敢乱来,我就罢了你的官!”他伸出的手指,几乎戳到了对方的脸上。
   “张书记,没问题。”何军脆快地答应着,“几天前,观众们都争着看美国大片,国产片不吃香;嘿嘿,轰炸中国大使馆的这事儿一出来,谁敢哈着美国佬谁挨揍!这不,老掉牙的黑白片子——‘打击侵略者’呀、‘英雄儿女’什么的,全都拿出来放映了!”
    宗华心事重重地接道:“何部长,学生们上街游行这事,省里有令:要保护学生们的爱国热情,媒体只能颂扬溢美,不许批评指责!何军,平常你房子住得大、车子坐得好,搞点以权谋私的鬼把戏,老百姓看在眼里,也不会吭声;可眼下是非常时期, 广场、大街这种公共场合,群众的激情炽烈而盲目,很容易在别有居心的引导下不知不觉地转向……群众不承担政治责任,我们得承担!赶紧回去抓工作吧。”
   “是。”何胖子乖顺地消失了。
   张红军又说:“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群众上街冻不着,饿不着,随他们去闹一闹吧。警方要多出一些人,官衣便衣一起上……”
   济公:从人体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老百姓猫(藏)了一冬天,正该上大街去施展身手,从事户外运动——踏青、远足、团体操什么的。五月份风和日丽,人们理所当然地喜欢活蹦乱跳地呆在街上,不喜欢循规蹈矩地守在家里。狂飙般的五四运动、四五运动、六四运动……日期相当接近,并非偶然。想想吧,89年那场政治风暴闹得那么大,自然气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这是毛泽东主席说的。
   林黛玉:哦,有道理。
    公安局长刘新华道:“张书记,田市长,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刚才有人打电话到市公安局户籍处,说是寻找失踪人口‘张红军、田宗华’,讽刺你们两位躲了起来,不参加游行……万一群众喊出过激口号、出现过激行动,怎么办呢?”
    张红军轻飘飘地道:“只要不是太出格儿的, 装没听见,装没看见。”
   刘新华不依不饶地钉问:“张书记,现在不是1989年了,群众的情绪没准儿失控……若有太出格的,我们该怎么办?请张书记给个分寸吧。”
   张红军的面部表情变得很沉重:“刘局长,加强值班,及时报告,有闻必报,一事一报!由我拍板!这几天,要重点派专人保护那些外资公司和外籍人员,稳住局面。闹出乱子,做蜡(为难)的还是我们!我会打电话给你,现场商量对策。”
   “是。”
   张红军转向宗华:“现在,我们一起去电视台吧。”
   博士甩掉了吴月辉,给张芝英打了个电话:“张秘书,市里有什么精神呀?”
   “陆博士,见面谈!”
   “在哪儿见?”
   “环球商城后面,统一夹道口上。”
   来到约定地点,左等右等,不见张芝英;博士以为走岔了。有个花甲老头佩带着街道联防的红袖章,雄赳赳地过来了;博士拦住他问路:“按岁数,我该叫您一声老师傅呀。”
    “还是叫同志吧。你没见美国佬攻打咱大使馆?叫同志比叫啥都亲近。”
   手机响了。张芝英笑呵呵地道:“博士,堵车了。我一时赶不过去,请你再等一会儿……”
    “张秘书,我一个人呆在这儿,太无聊。”
   张芝英笑道:“博士,你看看街上那些漂亮女孩子,不就变无聊为有趣了?”
   此言极是——三月上坟看娇娇。几十年如一日,这个习惯看来终生无法改变了。
   哦,女人!纵然是反美风暴掀起来了,风暴眼里的滨海女人依然美丽夺目!眼前是飘来飘去的有如天仙般的校园少女,耳畔是绵绵不绝的莺声燕语,使我充分地感受到生命的光热和青春的美好——我用殷切的目光,盯逐着每一个中等姿色以上的年轻女人,脑子里胡乱地编排一些与她们身世有关的香艳故事……心里扑腾着一阵阵热浪!滨海真正是好地方!满街的裙袂飘舞起来,随便一个女孩子就像是李媛媛、中野良子——我崇拜这两位中日电影明星。
   初夏时节,滨海市的女孩子喜欢穿吊带裙,而且,常常在裙子外面再加一件艳丽的短袖上衣。今天,不少女孩子甚至把反美标语——皆以中英两种文字写就——系在吊带上面,俏皮!哦,她们从长辈嘴里听说过文革呀、六四呀、上街游行热闹呀,潜意识里也想亲身试一试,今天总算逮住机会了……
   从前,常说共青团是共产党的助手。现在,满大街也找不出一个佩戴团徽的共青团员,这个组织似乎名存实亡了。
   张芝英姗姗来迟,开门见山地道:“博士,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挨炸了,老百姓上街了!让不让群众上街?市府领导层有分歧——既令是抗美援朝回来的市政协主席,也反对上街!可是张书记和田市长联手拍了板,说是不妨借沟出水!滨海老百姓实在呀,市委怕他们上街闹事,原本准备以不下岗、不提前退休、不减福利来换取职工不上街;老百姓大公无私,硬是来了个急转弯,把矛头指向了美国佬!张、田两位市领导,已经被下岗工人挤兑得没法子了,却因为贝尔格莱德走出了活棋;美国炸了中国大使馆……”
   博士聚精会神地听着,“张秘书,别说贝尔格莱德了,集中说说滨海市……”
   张芝英道:“博士,下岗工人的爱国心被激起来了,谁还好意思跟政府过不去?个人的事儿再大也是小事,国家的事儿再小也是大事——都是中国人嘛,胳膊肘不能朝外拐!”
   博士问道:“张秘书,你怎么看呢?”
   张芝英无所谓地道:“我一个小秘书嘛,自然是按领导的吩咐办事,不能含糊! 尽管人人都在痛骂美帝,可是,大家伙儿心如明镜:这件事的内幕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有些高级知识分子和统战对象,私下里有议论;还有呢,一些市民用快递给张书记和田市长寄来了钙片,意思是嘲笑他们骨头太软!我们底下人悄悄地把钙片扔了,没敢报告领导……”
   “张芝英秘书,你说,你说。”
   张芝英关切地道:“我有个朋友是公安局的,线报多着呢——今天警方几乎是全体出动了……陆博士,你是从美国回来的,小心街上的人哄你……争面子,是我们这个民族最要紧的事情。”
    博士冷笑一声:“我是美国佬——脸皮厚得像城墙转角,不怕哄!那年,纽约唐人街银宫酒楼闹劳资纠纷,工人们堵在门口,对每个就餐者冷嘲热讽;我却若无其事,安享美食,完全无所谓。谁高兴哄我,就让他去哄好了!”
    言毕,张芝英拿出一份三室一厅的期房合同(已付款九万多元),请博士过目,笑而不语。
   博士一把接了过来,痛快地道:“这事我包了——替你扫清尾款!”
   张芝英兴奋地叫道:“博士呀,这三英烈,我最欣赏朱颖,她那张不戴眼镜的照片,多么清纯,多么秀丽……看了叫人揪心!美国佬杀死了朱颖,可耻!可恨!太野蛮了!我也要跟着市府队伍上街啦!”
   “张秘书,别去了——上街示威的人多得很,不缺你一个。”
   张芝英笑道:“陆博士,我一定得去——从前想留学美国,读个MBA,签了七、八次,回回拒签!这辈子,我反正是去不了美国啦,干脆反反美国,过过瘾!看起来,街上一直闹下去才好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