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章]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太陽與蛇》 第七章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章)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从美国来,觉得中美两国的厕所一天一地,差距实在太大了。而这个五星级厕所收费8角,里面有液晶电视、自动冲水式马桶,无臭味;还有郝司令小心送纸……简直跟美国的厕所差不多了。
    平生未曾踏足女厕, 及至入内,所见皆是女性排泄用具,果然春心大振,立时就有了某种朦胧的为非作歹的欲望。我紧张、兴奋得不知所措,内心深处小小的冒险冲动迅速地壮大了!吴月辉笑嘻嘻地撩拨道:“纽约那边有在收费厕所里打炮的事儿吗?”我答说没有。“没有吧,这就叫中国特色!”
   黑暗中,吴月辉两扇丰腴的臀部雪山般地暴露出来,我抚摩了几下,并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裹上个保险套,抹了些润滑油,直截了当地捅进她的肛门——感觉上,跟手插阴道差不多,只是距离稍稍短些,指尖很快便触到了软骨,我依稀地想到相关的什么医学名词,又自觉不正确;我从手指插入肛门获得了意外的快乐。吴月辉哼叫了起来——虽然明知不真,却也十分煽情;我用指头疏通了若干回合,然后将半软半硬的人鞭(紧张!)送入,抽进抽出;一种莫名的快感使我盲动起来,抽插动做变得既猛又狠,肛门毕竟不具弹性,涩涩的,另有情趣;我狠狠地捉住丰臀,仿佛是捧着一轮圆月前推后拉;且狐疑地认证了阴道的位置——二者相距如此之近,极易混淆——快感就此涨潮般地升了起来;我陶醉地享受着别具一格的性快乐,却也保持着高度警惕:按照中国的民间传说,“炮打旗杆——死!”;说白了,就是肛交时,被人家放屁崩了阳具,很容易落病,不及时治疗必有后患!哦,今夜,我算得是性亡命之徒!
   终于射精了,急急而就,适可而止;吴月辉叫了“哎哟”一声,作为结语;然而,性的不洁就像食物的不洁一样,只要有一点点,就足以败坏我的胃口了,我几乎呕吐了,同时,因为迅速泛起的厌恶感而推开了她……吴月辉呲牙咧嘴地哼哼着,弯着腰,扶着水管,吃力地陪着笑脸:“美国老板,您真厉害,把我捅出屎了!”说罢,坐在了马桶上,发出一阵“齐里库哧”的声音……
   “美国老板,对不起了,我是第一次做后面。服务不好。”
   “……月辉,我也是第一次做后面。”
   “疼死了!美国老板,我会不会得病呀?”
   “不会。歇两天就好了。”
   吴月辉说着奉承话:“美国大叔是聪明人,脑子好使!现在都这么英俊潇洒,年轻时一定不得了!美国大叔一定很有钱,有钱人才会玩这些格涩(特殊)花样……”
   嘿,一进一出公共厕所,我学会了新招数;吴月辉则表情平和,看不出是无奈还是无所谓。
    “两位还滋润?”郝司令捧着宜兴茶壶,准时出现了,笑嘻嘻的。
   我百感交集,道:“马虎,马虎。”
   我从厕所前面的花圃挖出一捧土,筛来筛去,使劲地摩擦十指;嗅了嗅:终于没有异味,只有土腥味了。
    “马虎就好,马虎就好……”郝司令手里玩着一个金钱龟。
   我笑道:“郝司令,小时候在省城,听过您老的大名,如雷贯耳!文革在中国,文革学却在海外!您老说说当年的事吧。”
   郝司令洋洋得意地笑道:“我今年七十三,老了!正在坎儿上……当年,我是省城红色造反总司令,见多识广!文化大革命一起头,为啥闹得那么欢?因为文革是咱们穷人的革命!受罪的都是大官、阔主儿、名人五六的;嘿好,把这些人搓把(折磨)一顿,老百姓抄着手在一边看着,起心眼儿里乐!1967年夏间天,我命令用农村载粪的大卡车拉着田贯平张润这些大黑帮游街示众,满省城转悠……正是西瓜臭了的日子口,满街人都捡起西瓜皮,紧着朝田贯平张润的脑袋上招呼!你还甭说,花插着(间或)也有烂洋柿子、蔫茄子五六的,都是便宜菜,没见谁扔水蜜桃打田贯平张润……田贯平张润反不反毛主席,咱知不道,也不想知道;可他们每个月吃香的、喝辣的,消消停停地挣三百多块!我郝玉善每天起早贪黑,在厂子里当孙子,才挣三十六!光凭这个,臭揍田贯平张润就不屈! 真话!”
   我竖着大拇指,赞扬道:“郝司令,当年,您老带着上百号人抄了田贯平的家,整个省城都被您老给镇住了!”
   郝司令趾高气扬地叫了起来:“……一进田家大院,我立马就怒了!嗬,一家七口,住着好几十间正房,没说的,揍狗日的!迎面过来个丫头片子——田贯平的闺女,抱着个老毛子的洋娃娃,我一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呀——我老婆是农村户,我那丫头在乡下玩鸡呀玩狗呀玩泥鳅,凭什么你在天我在地呀!我起脚就把丫头片子踹一跟头!我心里这个美呀!……得,文革一结束,人家走资派秋后算帐,送我下了大狱!闹了归齐,我这一脚不是踢到丫头片子身上,是踢到钢板上了!15年!熬出来一看,官还是官,老百姓还是老百姓!当官的更恶,老百姓更贱!田贯平的闺女当了市长,我郝玉善的闺女下了岗!早知道这样,我非多踢小丫头片子几脚不可!现如今人家有警卫员门卫护着,我想踢也踢不了啦!就盼着再来一回文化大革命,报仇雪恨!”
   我微笑着逗引郝司令多多说话:“郝司令,蹲了十五年大狱,悔不悔?”
   郝司令像年轻人那样松快地摇晃着身子:“后悔啥?我天生就愿意干这个造反司令!蹲了十五年大狱,咱郝司令还是一身硬骨头!我不理会啥改革啥开放啥新时期,我只知道现在工人不值钱呀!1968年那会儿,牛皮哄哄,说啥工人阶级能领导一切,现如今可好,是一切领导工人阶级了!咱们的老劳模,当年跟毛主席、周总理握过手,那是多大的脸面,光荣!现如今可好,一个嘎吧痞子就能欺负死他们!”
   我不想听这些政治牢骚,又不便当着吴月辉深谈下去,就笑着说:“郝司令,您老让我长了好大见识。以后我再找您老聊聊。再见,再见。”
   吴月辉挽着我走开了。
   我道:“吴大姐,说说你们厂里的事吧。”
    吴月辉道:“厂子?靠不住了!得靠自己。”
   “那你们怎么办?”
   “虾有虾路,蟹有蟹路!都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谁还没个三个亲两个厚的?话说回来,真要闹个反饥饿运动,够市长书记喝一壶!呕!”吴月辉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美国老板,认识我,算您有福气!我能带着您四处开眼!您在美国喝啥奶?”
    “牛奶。不喝羊奶。”
    “喝过人奶没?”
    我吓了一跳:“啥?人奶?!”
    吴月辉笑嘻嘻地道:“是呀,美国老板,我有个小姐妹,也下岗啦,生了个儿子没钱养活,就靠卖自己个儿的奶过日子!改天带您去尝个新鲜,大补!这是人奶,按鸡汤的价格收费,这就看出有多么便宜了!”
    我兴奋起来:“吴大姐,那敢情好——人奶是刘文采的口福,收租院里才有呀! ……”
    “美国老板,按照咱老百姓的说法:改革开放,整个一个万恶的旧社会!大大小小的刘文采还少得了?!”
   “深刻!这话我要写进小说里。”我摸出笔来,嘻嘻哈哈。
    “美国大叔,你要写小说,我这儿故事可多啦,写不完!只要您跟我交朋友,各种各样的好事还多着呢!”
    “那是,那是。”
   街头小贩吆喝着刚刚出炉的三鲜包子, 吴月辉自行伸手取了一个,我付了钱,“得,再吃你几个包子。反正你有钱——咱俩一在天上一在地下。”
    我笑了笑,又买了一瓶雪碧:“润润喉咙吧,你这嘴巴叽哩呱啦挺能说,我爱听。”
   吴月辉劝让着:“纽约大作家,你也喝嘛。”
   我不吃也不喝——大陆假货太多了,连名牌汽水也有假货,花生油芝麻油也有假货。什么“红旗单位”呀“商品信得过单位”呀,统统信不过!别看现在吃的东西花样不少,可是,能让人放心吃下肚子的东西不多!我真害怕这些蒸馏水、矿泉水也是假的!
    我把一百美元拍在吴月辉手上:“好了,认识你这好向导,今晚我算没白出来!”
   “跟着我,您这钱不白花!我呢,得把这美子(美元)攒着——下岗了,可不敢乱花钱!要过五一节了,手头真有点紧呢,美国大叔是活雷锋哇!”
   我取笑道:“雷锋叔叔若是活到今天,也是一位花甲老人,升级为雷锋爷爷了!对于改革开放的许多事情,雷锋爷爷应该有新的想法吧。吴大姐,啥时候去喝人奶呀?”
    “好说,咱们下岗人说话算话,不能把钱秃噜(吞)下去不办实事!再给美国老板一句话:上街小心点。快过五一节了,有些外地民工,打算胡乱抢一把,回家过个肥节。你可别成了人家嘴里的食!现如今人人都在捞钱——有权使权,有钱用钱;没权没钱的,只好抡拳……”
   “谢谢吴大姐。我会小心的。”
   在公共厕所(女厕所!)里干了“走后门”的勾当,我心中有愧,便抖抖索索地在宗华家门口用石灰刷出一道白线,以示辟邪。宗华问起来,则谎称是为了防蚂蚁。
   入乡随俗——我在纽约捡橡子玩,我在滨海捡砂粒玩;反正都是玩!
   人民医院又向我要钱了!说是要做手术,要服用价格昂贵的进口药——净是拉丁语,根本看不懂!听说,医生给患者开的每一支药都是有回扣跟着的;所以,医生给病人看病用什么药,并不是取决于药品疗效,而是看哪家医药公司的医药代表给的回扣多!药价越高,回扣越高……我哪有什么钱呀,只好厚着脸皮去央求9号!9号笑嘻嘻地甩出一句:“行呀,7号,亲我一下!”我只得亲了他一下,凑近时却闻到浓烈的大蒜味。9号带着我去住院处交费,左一眼右一眼地看人,鸡一嘴鹅一嘴地发话;他的生癣的手指夹着钱包,形成的勾、角显出了力度——有意地显摆钱包里花花绿绿的钞票。
   9号踌躇满志:有钱真好!有钱——我就可以买到一个研究生文化的美女、一个甘心居于胯下的奴才、一个听话的好娘们儿!
   ……9号一进我家,盯着我的两只眼睛就凝固了;马上反锁房门,拉下窗帘……俨然是此地的主人。
   男女之间,床固然是雷打不动的终极目标,而辅垫则有多样:书籍最雅,金钱最俗,其余万般则居于中游。9号自恃刚刚替母亲交了大笔手术费,傲气极了——不容分说,狰狞地把我箝入怀中……魔王似的!9号蠢蠢而动:空有一身气力,在床上却无用武之地──该强的地方不强,不该强的地方却如同蛮牛!他挥汗如雨,口秽逼人,两手忙乱地剥夺我的衣服——仿佛惟恐我临时变卦;又因我腰带上的一颗暗纽扣解不下来,竟然俯下头以门齿夺之……我先是一怔,继而被惹恼了!
   9号的粗鲁和笨拙,使我找回了自己──我是5号的未婚妻!而9号只不过是同事!同事是不可以上床的!我好悔呀,紧忙抓起衣服遮羞──却是9号的衣服,弥漫着一股汗臭,便劈头盖面地摔在他身上……
    “我怎么得罪你了?”9号贪婪地盯着美女的阴道,瘟头瘟脑地发问,同样是又羞又气。
   “粗胚……你犯禁了,就得为犯禁付出代价!”美女从牙缝里挤出这话,扬眉吐气(别看你有钱,照样是床上粗胚……你啥也不懂——没看过海龟和女市长的录相带嘛!)!9号一时反应不及,羞愧地低下了沉甸甸的头(美人千载难逢,脾气大!);美女想及缠绵病榻、急待救援的母亲,又改口安慰道:“打炮(并非做爱!),各人有各人的打法嘛,不可能强求一致;9号,你随便好了,不必为了我改变自己的习惯。”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